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请君入瓮
    第四十章请君入瓮

    “你被人骗了。”

    话说的很肯定,非常的具有权威性,因为这话是欧阳修说的。

    “刘贡父为人狷介,否则也干不出让官家难受的事情,他狂放不羁的模样是假的,是装出来的。

    因此,他说的话也就是假话,是蒙骗人的话。

    一个正经的史官自然言出凿凿,落地有声,可是啊,一个当过官员,还做过大官的史官说的话,可信度就不高了。

    史官是干什么的?

    干的一切都是为了求真这两个字。

    官员如果求真,早就被弹劾一百遍了,地方上的情况千奇百怪,事事求真,他一年能干多少事?官府的考核有上千条线,只干了少数,你说他这个官还能当下去吗?

    既然他能从县令升任知府,还担任了两个地方的知府,这说明他曾经说过很多昧良心的假话。

    可他骨子里是史官,假话说多了,就觉得对不起人,心里又有了负担,这才装作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顺利去职,等待自己杀死心魔,然后东山再起!

    来我哈密未尝没有自我放逐的心思。”

    欧阳修没了差事,过的极为悠闲,一身燕居常服,手握加冰的葡萄酿,两个美貌的胡姬正在给他捏腿。

    大冬天里他的屋子热的像是一个烘炉,因此欧阳修说话的时候也不忘记摇着鹅毛扇。

    “可是,先生啊,我觉得他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啊。”铁心源擦一把汗,想走又有些不甘心。

    “没道理的假话能骗到你吗?

    他说自己是你千金买来的马骨,这话没错,论起身名,刘贡父值千金。

    他话里话外的想把自己放在一个史官的清流位置上,就未免有些欺我哈密无人了。”

    欧阳修去了哈密国相,身份又恢复了然地位,铁心源连忙给他的玻璃高脚杯里倒满了葡萄酿,甚至还亲自加了两块冰。

    “刘贡父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就是那句货到地头死!哈哈,他给你出主意祸害别人,你怎么就没想着用这句话来收拾一下这家伙?

    请君入瓮的故事你应该知道啊,放着刘贡父这样一位有经国大才的人不用,实在是太可惜了。”

    铁心源摆足了学生的态度,施礼道:“还请先生明示。”

    欧阳修摆摆手道:“不用明示,霍贤他们正在筹划明年开春之时的国策,你不妨把刘贡父也加进去。

    霍贤这些人有勇猛精进之心,史官却有食古不化之能,两厢融合,才符合治国的中庸之道。”

    太有才能了,说的太有道理了!

    铁心源出了欧阳修的宅子,依旧对欧阳修的见识和经验啧啧赞叹。

    说起来,忠臣要比奸臣还要狡猾,才能收拾得了奸臣,这句话说的太正确了。

    欧阳修的一番话,彻底的让铁心源明白了一件事,嘴巴上说出来的事情,和实际要面对的事实有很大的差距。

    刘攽给铁心源画了一张巨大的烧饼,问题是这个烧饼没法子下嘴。

    人才的流动需要国力来支撑,只要有了梧桐树,金凤凰自然会来,如果只有一颗枯树,上面只会落乌鸦,或许还有西域特产兀鹫。

    铁心源不用想就知道,霍贤那群人制定的改革方案肯定是漏洞百出的,铁心源上中学的时候就学过王安石的各种可怕的变法,后来上大学的更是彻底的批判的重新学了一遍王安石变法。

    说起这场变法,铁心源要比霍贤等人更加的清楚明白。

    很多变法的内容其实就是好心办坏事这种中国特有的官场模式。

    如果把刘攽这个官场老油子放进去,说不定起到特殊的效果。

    “参知政事?你说老夫的官职是参知政事?可是老夫只想留在哈密国亲眼看着这个国家兴起,看他一点点的变富,变强,最终雄踞西域!”

    刘攽听到铁心源给他安排了官职,立刻就有一万个不愿意,他连大宋的高官都不愿意做,如何肯担任小小的哈密国的参知政事。

    铁心源笑而不语,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刘攽。

    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快,刘攽就苦笑起来,他想起了昨日忽悠铁心源的那些话。

    货到地头死,他如果不帮铁心源,他就没有法子在西域写他的史书。

    刘攽来哈密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补全自唐朝时期汉人退出西域之后到现在的这一段历史。

    金瓯缺一块,这是史官们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不论是汉代,还是唐朝,在西域这片土地上,汉人都是绝对的主宰。

    现在,大宋的边地西扩,已经触摸到了西域的边缘,如何能不关心这里生的事情,以及这里生的变化。

    就在来清香城的路上刘攽就知道了一个大变化,那就是哈密国从喀喇汗国手里收复了于阗,哈密的双头大将军阵斩于阗副将尤里卡一下一万两千人,活擒于阗总督玉素普,坑卒四千。

    这样剧烈的社会变化,史官如果不写,实在是太失职了,要知道,不论是张骞出使西域,还是班绝域五十国,亦或是高仙芝兵败怛罗斯,都是史书上鼎鼎有名的重要篇章,如果缺少这些篇章,史书会失色很多。

    “俗务不可太多!”

    刘攽提出了条件。

    “不多,也就是修整,监察相国府出台的法令。”

    “你不信任霍贤他们?”

    “和信任无关,这是国事,国事总要相互督查,相互监察,才能出台最适合百姓,最适合哈密国情的国策。

    如果对相国府没有任何的监察,这才是对相国他们最大的不尊重。”

    “不用说的这样好听,老夫担任参知政事就是给霍贤他们添堵的,是也不是?

    是不是都没关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老夫自然会干好自己的职责。

    只是,你一个小小的哈密国,就设置相国,参知政事,以后是不是还要设置太尉府?”

    铁心源笑道:“军事力量走上一个新台阶之后,自然是要将所缺官职一一补齐。

    事实上哈密国一点都不小,按照秋天的户籍统计,我哈密已经有五十八万又四千三百一十一户,总计两百一十四万八千七百三十八人。

    仅次于大宋,契丹,西夏,为西方第四大国,有这些官职不算多。

    人家小宛国只有一千八百多人,还有护国候,左右将军,左右校尉这样多的官职呢。”

    哈密国的底子刘攽知道,他只是很惊讶小宛国这个小小的国家依旧存在。

    “这个国家竟然传承了千年?”

    “是啊,还在,不过,国王可能换了四五百茬都不止,占据着且末河边的一个山谷,有一座城堡,靠养羊,卖玉石度日,和我哈密非常的友好,本王世子出世的时候人家的太子还来观礼过。”

    刘攽赶紧回到自己的桌子后面,把这些事情记下来,然后对铁心源道:“参知政事的差事老夫接下来了,老夫也不在乎得罪霍贤这群人。

    可是,老夫的参知政事府邸你要抓紧落实,我看欧阳修住的那个三进的宅子就很不错。”

    “为何?”

    “为何?为何老夫知道是欧阳老儿出的坏主意吗?

    请君入瓮,是欧阳老儿的拿手好戏,就你?年纪轻轻,多少还有些少年人的心思,还想不出这么阴毒的计策。

    最近哈密国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欧阳老儿是你的第一任国相,应该也是你最信任的人。

    你怎么可能不找他商量这些国事!”

    刘攽抱着一瓶酒去泡温泉,找铁锤,铁棒姐妹两按摩,这是他每天都要干的事情。

    来的第一天,他就向铁心源讨要这一对解语花,在听说人家姐妹两是平民,拿着哈密黄色户籍,是一等户不容侵犯,铁心源也不能随便把她们姐妹送人,这才绝了心思。

    和这些老贼打交道非常的累。

    回到城主府之后铁心源就瘫倒在锦榻上不愿意动弹。

    赵婉说的刘攽,和欧阳修口中的刘攽根本就是两个人,赵婉只能看到表象,而欧阳修就能一眼看穿刘攽的心肝脾肺肾。

    这就是差距。

    铁心源觉得自己还需要修炼。

    恍惚间觉得有东西在舔舐自己的手,睁开眼睛之后就看到了铁狐狸,铁妞妞抱着一壶茶站在铁狐狸后面。

    铁心源哎哟哎哟的坐起来,铁狐狸自动跳进他的怀里,大尾巴盘旋一下就把自己的鼻子护了一个严实。

    “哥哥,我想回大宋一趟!”铁妞妞乖巧的给哥哥倒了茶水。

    “不准!”

    铁心源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通融余地。

    铁妞妞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扭身跑了。

    不一会,王柔花走了出来,随手拍打了儿子一巴掌道:“就不能和你妹子好好说话?”

    铁心源笑道:“没法说,我知道她想回去干什么,八岁了,知道找自己的父母了。

    与其拿话蒙骗她,不如一口回绝,她的父母都在哈密,回大宋做什么。

    孟元直和卓玛这两个混蛋,我一想起来就来气!”

    王柔花笑道:“这话可不能告诉妞妞,否则哈密会乱套的。”

    铁心源忽然想起来,母亲现在一般是不离开温泉边别院的,今天怎么跑来了。

    王柔花笑道:“你们夫妻就是一对糊涂蛋,小婉又有身孕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