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三章仇恨导致的失职
    第三十三章仇恨导致的失职

    晓星残月。

    高大的昆仑山遮蔽了半个天空。

    虽然只是八月,昆仑山下的寒气已经非常浓重,西域干燥,很少有寒雾聚集,昆仑山下却不是这样。

    这里树木丛生,从阔叶林到针叶林再到灌木层层分布泾渭分明。

    杀下满是大大小小的湖泊。如果仅仅是论湖泊数量,即便是水网纵横的大宋江南,也没有西域多。

    湖面上的寒雾被山风送到了岸边,浸湿了阿大的铠甲,阿大在睡觉,阿二却睁大了眼睛,有两个脑袋的优势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身前的火堆燃烧的旺盛,橘红色的火焰在天明前的黑夜里显得非常明亮。

    在阿大身后的阔叶林下,躺满了用睡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军卒,在不远处,战马不安的用蹄子刨着地面,树林里不时传来的野兽咆哮声,给了它们很大的威压。

    一阵脚步声传来,阿大睁开了一双猩红的眼睛,却没有立刻站起来,更没有去抓身边的斩马刀。

    阿二已经告诉他来的是铁三百这个斥候将军。

    火堆边上还插着几条烤鱼,微微的冒着热气,一身寒气的铁三百来到火堆边上,取过一条鱼三两口就吃的干干净净,意犹未尽的又拿过一条继续开吃。

    阿大把身边温热的酒无声的递了过去,铁三百喝了一大口,费力的吞下鱼肉对阿大道:“穆辛放弃了于阗国,仅仅颁下所谓的神谕,让于阗总督玉素普带领于阗**队追杀我们,还发出悬赏令,声明斩杀我哈密军一人,就有两个金币的赏赐。”

    阿大皱眉道:“我们作战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拖住穆辛,给大王更多的准备时间。

    如果他走了,我们即便是夺下于阗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哈密国的国策就是努力的发展精华地带,羁縻四周,于阗国迟早要被羁縻的,现在,我哈密还没有做好准备,夺下于阗没有任何的用处。

    另外,我很想知道,尉迟雷为什么会在塔沃城大开杀戒,我只要他收尾,没要他屠杀!”

    铁三百探出手烤着火道:“这件事我知道,塔沃城以前就是尉迟雷这一支的封地。

    四十年前城破的时候,尉迟雷还只是八岁的孩童,说来令人寒心。

    当初城破的时候,杀尉迟雷族人最凶的不是喀喇汗国人,而是塔沃城里他们昔日的部族。

    尉迟雷本来好好地在收拾战场,不知怎么的,就发狂了,不仅仅是他发狂,跟随他的于阗王族老兵也发狂了,他们动手杀了塔沃城城主一家。

    结果屠杀一开始,就没办法收尾,最后波及到了全城,屠城这时候已经没办法避免了。”

    阿大皱眉道:“他应该是看到了昔日的仇敌,只是,他知不知晓自己已经违反了军令?

    我哈密森严的军令都不能让他稍微抑制一下自己心中的仇恨吗?”

    铁三百抬头瞅着阿大道:“大将军要斩杀尉迟雷严明军纪吗?”

    阿大怒道:“就是因为他的大屠杀,才暴露了我军的意图,让穆辛有了警觉,明白我们现在无论如何都拿不下于阗,这才提前离开了于阗,尉迟雷罪不可赦!

    尉迟雷什么时候来东山拗与我们汇合?”

    铁三百瞅瞅已经发白的天边道:“明日午时,他被玉素普咬的很紧,至少要打一仗才能脱身。”

    阿大叹息一声道:“他回来了就收缴他的兵权,至于如何处置,交给大王烦恼吧,我如果擅自斩杀大将,会让大王很难做。”

    铁三百点头道:“这样也好,尉迟雷来于阗,目的在于煽动于阗百姓造反,现在这个目的没法子完成了。

    他在塔沃城杀了上万人,于阗人应该没人信他会善待于阗百姓了。”

    阿大皱眉道:“尉迟雷年纪大,经历过于阗国灭亡的惨剧,有些事忘不掉正常,如果来的是尉迟文,或者尉迟灼灼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铁三百也跟着叹息一声道:“都是多年的老友,实在是不愿意看他出错,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就用槛车送他回哈密,如何发落就看大王了,这是我们这些老友唯一能做的事情。”

    阿大重重的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道:“哈密军律向来没有人情好讲,尉迟雷即便是回了哈密也没好果子吃,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帮老雷最后一次,就在且末河把玉素普吃掉,他既然要报仇,就报个彻底干脆。”

    铁三百起身道:“大将军的意思是我们不再隐藏实力了?直接追击穆辛?也跟着放弃于阗?”

    阿大淡淡的道:“于阗现在对哈密来说连鸡肋都算不上,除掉玉素普不过是顺势而为,拖住穆辛东进的脚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从大王那里传来的消息来看,形势对我哈密极为不利,契丹人已经战胜了高丽,大军不日就要回归。

    契丹人连年征战,国力困乏,即便是收到了高丽人的朝贡,也无力改变现状,现在听说我哈密富庶,难保不会起征伐之心,以劫掠哈密来充实国库。

    西夏人对大宋占领河湟也极为不安,更担心我们哈密与大宋结盟,共同讨伐西夏。

    事实上我哈密与大宋结盟乃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藏讹庞图谋青唐失败,想要打破僵局,自然会先拿我哈密开刀,只有灭掉哈密,他才有力气面对大宋的进逼。

    这些事情很可能就会在三两年之间发生,最坏的结果就是同时发生。

    因此,大王才会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下令攻击穆辛,用进攻来训练军卒,从而达到优先消灭穆辛的目的。

    这是在和时间赛跑啊。”

    铁三百吐出一口寒气笑道:“该来的总会来,战斗就是了,不过啊,大将军想要帮助老雷干掉玉素普,我们必须在中午之前感到且末河,我这就派人去通知老雷,争取一战解决玉素普。

    他总是跟在我们后面,如同苍蝇一般讨厌。”

    天色大亮了,军卒们陆续起身,很快,东山拗里就满是火堆,昨夜在寒雾中睡了一觉,虽然有睡袋取暖,头脸上却冷得厉害。

    一个个搓着面颊烤火,等待伙夫们送早餐过来,一些感到饥饿难忍的家伙,取出平日里不舍的吃的肉干,发那个在火上烤一下,然后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一点,再赶紧收起来。

    吃过早饭之后,大军就整装离开了东山拗,向东进发,时间必须控制好,尉迟雷传来消息,他与于阗总督玉素普的军队将在中午时分遭遇。

    尉迟雷手中只有两千骑兵,参与屠城的就是这两千骑兵,自从离开塔沃城之后,就被玉素普的军队紧紧的咬住,一路边战边走,已经交锋了四次。

    如果再不能摆脱追兵,尉迟雷的两千骑兵,很可能会被玉素普率领的三万余人围困,最终饮恨于阗国。

    尉迟雷非常的难过,之所以会落到现在的境遇,完全是自己的过错,如果不屠城,自己的大军会提前一天离开塔沃城,在骑兵全力赶路的情形下,没人能追上他们。

    不过,他并不后悔,如果时间倒流,他依旧会选择那样做,甚至做得更加的彻底。

    于阗国与喀喇汗国的战争已经进行了上百年,中间互有死伤,也互为仇敌。

    明知道对方是仇敌,那么,战败之后仇敌会对你做什么他有心理准备,如果胜利者是于阗国,他一样不会对喀喇汗国的人客气。

    发生在仇人身上的事情无论多么骇人听闻,都在理解的范围之内。

    让尉迟雷无法忍受的是家奴的背叛。

    他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塔沃城被攻破的时候,那些疯狂的家奴是如何对待自己曾经的主人的。

    尉迟雷记得自己的母亲,那个优雅的有一双巧手的女人是如何被那些家奴用石头活活砸死的。

    他更加记得自己儒雅的父亲,那个绘画技法已经达到天人合一境界的男子,是如何被那些奴仆们打的头破血流最后丢进熊熊燃烧的火堆里面的。

    优雅的母亲死了,儒雅的父亲死了,忠心的管家死了,而那个背叛了主人,杀死了主人的管事却活的好好地,年过八十依旧童颜鹤发!

    在看到那个老奴的那一刻,尉迟雷所有的理智都消失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举起长刀的。

    清醒过来的时候,塔沃城已经处处冒烟,尸横遍野,明知道这样不妥当,尉迟雷却觉得痛快无比。

    大军已经吃了饱饭,静静的留在苴末河边等候斥候禀报玉素普先锋大军的位置。

    一旦玉素普的先锋大军进入三十里范围之内,大军就会迎头痛击。

    在这片平原上给玉素普一个难忘的教训,这一次,尉迟雷打算动用火药弹和猛火油。

    拉赫曼背着大弓不断地奔驰在军伍的前方,不断地大声为军卒鼓劲。

    军卒的大吼声震耳欲聋,战意高昂。

    尉迟雷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如果能在这一场战争中死去,或许是最幸福的事情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