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被人钻空子了
    第三十二章被人钻空子了

    欧阳修从哈密国相的位置上下来了。

    下的非常彻底,不但交出了国相大印,同时也交出了哈密城卫军的指挥权,走马驿递中八百里加急的通讯权,任免知府以下官吏的密甲花押本簿。

    他甚至在第一时间就搬出了国相府,在清香城租了一座三进的大院子暂时安置下来。

    霍贤也没有客气,先是接收了哈密城里的国相衙门,而后就随着欧阳修一起回到清香城,接收了国相府。

    他甚至没有对国相府重新装修,连国相府里的从吏仆役都没有更换,在第二天就带着一群人住进了国相府。

    铁心源知道霍贤的时间很紧张,他依旧有些不喜欢。

    人情和礼仪这两样东西听起来虽然空洞,却是区分人和禽兽的一道分水岭。

    铁心源喜欢人与人之间多一些情分,少一些倾轧,喜欢人们把一件枯燥或者冰冷的事情办得情意绵绵。

    汴京楼的孟开山绝对是一个情意绵绵的人。

    清香城里不允许有奴隶,这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官府颁布的新律法。

    可是孟开山的汴京楼里面全是奴隶。

    自从哈密国大开国门欢迎所有的商贾,驼队,甚至马贼在哈密国做生意之后,哈密国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商埠。

    只要是西域之地出产的东西,在哈密都能见到。

    现在所有的商贾们都清楚的知道,想要获得大宗的货物,只有来到哈密国采购。

    想要获得最好的货物,只有进入哈密城才能买到。

    当然,想要获得最顶级的享受,拿到世上少有的奇珍异宝,那么,只有来到清香城才能办到。

    汴京楼的对面开了一家开封楼,场面很大,据说楼里面的侍女,歌姬,厨子,跑堂全部来自大宋开封城。

    这让孟开山的客人一下子就少了很多,毕竟留在哈密的宋国官吏们,在享受够了异族美女的温柔之后,难免会有点思乡之情。

    于是,开封楼里的生意也逐渐变得红火起来。

    汴京楼在和开封楼较量的时候落於下风,如果不是因为汴京楼里的歌姬,舞姬们都是奴隶,她们早就被开封楼开出来的优厚待遇给抢走了。

    废除奴隶制度,是铁心源一直要推行的制度,他不是因为可怜那些奴隶才这样的做的。

    他只想用这个制度把哈密国和西域别的国家区分开来,好让所有不甘心当奴隶的人有一个可以投奔的地方。

    毕竟这个世界是由那些不甘于现状的人推动前行的,任何一个不愿意做奴隶的人,都是一个有追求的人,这样的人在哈密越多,哈密未来就更加的具有活力。

    兼容并蓄,广纳贤才就是铁心源对哈密国的要求。

    奴隶必学解放,这是哈密国正在推动的一项铁律。

    这条国策对奴隶来说是一桩好事,可是对孟开山来说就是大难临头。

    和他抢生意的不仅仅是开封楼一家,瓦市子上一家接一家的酒楼开张,每一次都让孟开山的心头隐隐作痛。

    如果自家的歌姬,舞姬,都被人家抢走了,汴京楼还开个屁啊。

    在清香城想要用流氓手段打压别人后果很严重,由铁三百这个混蛋调教出来的密谍,对任何在清香城捣乱的人都不会客气。

    在清香城犯罪和在其余地方犯罪是两回事,哪怕是吐口痰,在清香城遭遇的罚款都是其余地方的五倍。

    孟开山不愧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人,在研究了新律法之后,这家伙就送出来很多请帖,他准备纳妾了,一次纳妾一百一十四人堪称空前绝后。

    纳妾和招纳仆役是完全的两回事,前者在主家可以有财产要求的,后者,只能得到薪水。

    一次性在清香城招纳百十位仆役的大商贾多了去了,其中前些日子来清香城的蜀中大绸缎商就一次性的招纳了不下两百名仆役,丫鬟,马夫。

    听说这个绸缎商是一个绝世美人儿,在王宫里面居住了半个月之后,立刻就把瓦市子里面最好,最大的一块地拿走了,如今那块地上正在起高楼。

    王室的风流韵事自然是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在这个传说中,一个身怀内媚,并且长得国色天香,在大王的床榻上使尽十八般武艺的蜀中丝绸女大老板的生动形象就在市井间流传开来了。

    孟开山恨不得自己化作女儿身也爬到大王的床榻上去,可是,这终究只是一个疯狂的想法而已。

    没办法给大王献身,他就准备对汴京楼里的所有当红歌姬,舞姬献身了……

    只要按照哈密国的律法给小妾一定的家产,并且在不强迫的前提下,能娶多少小妾完全看个人的能力,哈密国需要更多的人口。律法不禁止。

    等到这些给客人表演歌舞并且陪睡的小妾们年老色衰之后,给她一笔钱粮,打她离开自谋出路就成了。

    这样的事情不犯法,却绝对冲击了哈米国人对娶老婆这种事情的看法。

    拿自己的小妾去取悦客人赚钱,这在大宋可能不算一回事,但是,在哈密这个没有多少士大夫的地方,绝对是违背公序良俗的大胆举动。

    官府先确定孟开山这家伙没有犯法。

    衙役们专门来到汴京楼,按照名单找了每一个打算嫁给孟开山当小妾的歌舞伎,每一个都问了三遍,在笑翻天的歌舞伎群中,衙役们确定了一件事,孟开山真的没有用强迫的手段,一个都没有。

    孟开山这里没有问题,可是官府这里就有了问题。

    这些来自龟兹的歌舞伎们在哈密是没有户籍的一群女人,也就是说,这群女人除了表演歌舞之外,没有任何可能的谋生技能。

    这样的人,想要取得哈密户籍,堪称难于上青天。

    现在好了,他们嫁给了拿着黄色户籍本本的孟开山,这些胡姬就自动取得了蓝色户籍本本。

    有了蓝色的户籍本本,哈密官府就要给她们分配口粮田,如果这些胡姬再获得孟开山这个黄色户籍人口的担保,她们就能在哈密做生意,甚至组建商队。

    官府很郁闷,认为孟开山这是在耍无赖,这样的口子完全不能开,如果开了,对哈密的户籍制度就是一种摧残。

    以后,从外面来的人,只要找一个拥有哈密黄籍的人结婚,哪怕是假结婚,都能混哈密国二十亩土地回去。

    这是一个漏洞,一个大漏洞,必须尽快补上,同时,也要给孟开山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不能老是依靠钻哈密律法的空子来占便宜。

    开玩笑似的娶了一百多个胡姬当小妾,他立刻就能拥有两千多亩土地……

    这个卷宗最终放在了铁心源的案子上,这事需要圣裁。

    铁心源看到了卷宗的内容之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拍着桌子大笑,惹得赵婉抱着铁喜惊恐万分。

    “律法不禁皆可行!”

    这就是铁心源给卷宗下的批语,肯定了孟开山做法的正确性。

    而后,才在卷宗上写上训斥官员的话语。

    孟开山靠本事找到了哈密那个简单的律法的漏洞,自然是没有错的。

    这样做能够最大化的完善哈密国的律法,让那些制定律法的官员们,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对哈密是好事。

    官府的事情没有做到位,凭什么恼羞成怒的要去惩罚人家孟开山?

    即便要堵漏洞,也要把人家孟开山的事情办完,给人家的一百多个小妾蓝色户籍,然后给人家分派两千多亩地,最后再补充律法,制定一个让别人无法钻空字的律法。

    一百多个蓝色户籍没多大问题,哈密国每年都要下不少于三万张蓝色户籍。

    两千多亩地也没有多大问题,自从砂岩城的地下河被引上地面,瀚海之中很快就出现了一大片可以耕作的土地,虽然贫瘠了一些,作为草场还是没有问题的。

    并且,随着河流向前延伸,适合耕作的土地会越来越多,两千多亩地算不得什么。

    这个学费需要交。

    清香城知府彭礼拿到铁心源批阅过的文书看了一眼就苦笑起来。

    随手在卷宗上把杜甫的《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七绝句中的一稍微改动一下就写了上去。

    “孟开山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写完之后对从吏道:“准许孟开山纳妾,给人家的小妾准备蓝色户籍,命户房开始给孟开山的小妾们丈量土地。

    我看,就放在黑虎岭一带吧。”

    从吏抬头看了一眼府尊,低声道:“黑虎岭如今还没有开完毕,只有咱们的大军和一些从大宋来的悍贼被安置在那里,一来开,二来固守黑虎岭要地。

    再者黑虎山距我清香城一百二十里,蓝籍百姓原则上不去那里。”

    彭礼冷哼了一声道:“孟开山既然有胆子考教官府,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告诉孟开山,明年开春如果没有人耕作黑虎山农田,官府就会收回那些口分田,还会罚钱。”

    从吏狞笑道:“也好,下官正好带着文书去参加孟开山的婚宴,看看他如何耕作黑虎山脚下的土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