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一章欧阳修的担忧
    第三十一章欧阳修的担忧

    西域的秋日短暂而多彩。

    漫山的红叶刚刚变红不久,美丽的树叶上就铺满了白色的霜花,这让红叶变成了霜叶,红的紫。

    欧阳修看起来很辛苦,总是咳嗽,张风骨来看过,只说偶染风寒,疲劳过度,休憩一段时间就会复原。

    病人一定要少说话,多喝水,然后多睡觉。

    可是欧阳修不是这样,他总是不肯安静下来,即便是不断地咳嗽,也要把自己的建议跟铁心源说清楚。

    “但凡是开国之时,百姓穷困,官府给百姓提供农具和种子,而后从来年的收益中归还,这确实是一条良策。

    北魏拓跋宏用过,隋文帝用过,唐太祖李渊用过,我大宋自然也用过。

    可是,这样的国策只适用于一时,而不适用于一世。更不适合用在我哈密。

    哈密之地物产丰富,耕地广阔,一户百姓所受公田乃是大宋的三倍有余,也不缺牛马,山川水泽鸟飞鱼跃,食物得来容易,百姓耕作一年,就能安家立户衣食无忧,耕作两年自然就能步入小康。

    此时,官府应当收缩扶助范围,并且开始收回第一年给农户的扶助钱粮。

    如果继续加大补贴,就会在国内产生出大量的懒汉来。

    这一点,在宋人和汉人身上表现的还不明显,他们对财富的渴望是没有尽头的。

    可是,那些回鹘人就完全不同,他们只要看到家中还有食物,就不会想着去劳作,宁愿在旷野中闲逛,也不肯继续劳作让自己变得富裕起来。

    如果只是少数人,老夫自然不会担忧,可是,这样的人在回鹘人中非常的普遍。

    最可怕的是回鹘人的数量占据了我哈密人口的六成五还要多,他们如果不知道进取,哈密想要变成最富裕的国家基本上就没有希望。

    霍贤预备启动第三次扶助政策,老夫以为不妥,大王这些年对哈密的投入不是过少,而是过多。

    大王,无穷的补贴只会养出很多懒人来,此风断不可长,唯有奖勤罚懒,才能让哈密国的百姓人人争先,以富裕为荣,以穷困为耻。

    勤俭持家,积极向上才是一个强国能够长盛不衰的基础,我们需要从一开始就给百姓不停地灌输这样的理念,夯实我们哈密的立国之基。”

    铁心源点点头道:“国相说的在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如果一个人才从根子上长歪了,也就不可能成材了。

    霍贤先生新任国相,他想借用补贴来提高官府的威信,也在情理之中。

    先生不必担忧,霍贤提出的新年补贴,我只同意了冬季的取暖补助,其余的并未同意。

    呵呵,无论如何本王也要给我们新上任的国相一个脸面,表示一下支持之意。”

    欧阳修的眉头依旧紧锁,张嘴想要说话,被铁心源阻止了,只好一口口的开始喝早就煮好的梨汤。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铁心源从旁边的盘子里取出一块晶莹的糖块对欧阳修道:“先生请看,这种糖块乃是我哈密自产的好东西,您想不到吧?”

    在一边服侍的苏轼连忙从盘子里取出一块糖块放进欧阳修的嘴里。

    欧阳修品尝一下,笑道:“好东西啊,能否出大宗的货物?”

    铁心源笑道:“这种糖块是从甜菜里面提炼出来的,前年的时候有波斯商人从西大食海带来了种子,我母亲在王室花园里种植之后,收获惊人。

    今年就多种植了一些,交给将作营之后,他们先是制造出糖霜,然后用黄泥,木炭,将颜色不正的糖霜提炼成洁白如云的糖霜,最后放进木桶,连上棉线,没想到糖霜就凝结成了这种模样。

    张风骨拿走了一些糖块和药,据他说,这种糖块味甘、性平,入肺、脾经;有补中益气,和胃润肺的功效。

    还有养阴生津,润肺止咳,对肺燥咳嗽、干咳无痰、咯痰带血都有很好的疗效。

    听说先生咳嗽不止,我就取来一些,希望先生能早日康复,一个健康的先生,是我哈密百姓的福气。

    另外,我预备把这种糖块叫做冰糖,先生以为如何?”

    欧阳修笑道:“甜如蜜,色如冰,称为冰糖恰如其分,老夫病体康愈之后就准备回大宋,这样的好东西,大王不妨给老夫装上几车,回到东京之后也好哄哄小儿辈。”

    铁心源笑道:“这是自然,先生回程之时自然要有百车相随,否则,一旦先生带着空空的行囊回到东京,日后还有谁愿意来哈密这苦寒之地。”

    欧阳修呵呵笑了两声,正色道:“苦寒之地?哈密的冬天确实冷,然则,老夫却没有感受到多少寒意,出则有上百护卫随行,入则有高楼华厦,忙时废寝忘食,闲时,有醇酒美人。

    这里的生活比老夫在东京的生活还要豪奢几分,谁敢说我哈密乃是苦寒之地?”

    铁心源沉默了片刻道:“东京米贵居之不易,兼之人心不古,煎迫过甚,真希望先生就长居在这清香城,不论是修心养性也好,闭门著述也罢,至少能落个清静。”

    欧阳修微微的闭上眼睛,铁心源的一番话让他感到暖和,他听得出来,铁心源是真的不希望他离开。

    在哈密不觉已经快要三个年头了,他亲眼看着哈密从穷困破败的撮尔小国变成了一个人人向往的繁华胜地,若说他对这里毫无感情可言,那是骗人的。

    “不知道今年会有多少黄羊从清香城回归天山?”欧阳修的声音很小。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不论有多少,都会平安的经过清香城回归天山。

    想要恢复往日的盛景,非一朝一夕之功。”

    欧阳修点点头,睁开眼睛看着铁心源道:“大王应当看好霍贤,他们来意不纯。”

    铁心源笑道:“王介甫的故智重现而已,一切尽在掌握中。

    只是公主也预备回东京省亲,这一路上就拜托先生照顾了。”

    欧阳修瞅了铁心源一眼道:“王世子也去?”

    “犬子年幼,还离不得母亲。”

    “如此也好,哈密与喀喇汗的大战已经开始了,王后与世子离开哈密,大王正好可以放开手脚大战一场。”

    “本王也正有此意,火药的研制已经进入了第三代,操控八牛弩的人数也从十二人减少到了三人,神臂弩已经装备到了队正一级,弩炮的数量有足足六百架。

    我很想看看穆辛彪悍的大食骑兵,勇猛的波斯剑士能在这些武器的覆盖下坚持多久。”

    “士兵,我们的士兵是最弱的一环,所有的武器都依靠人来操纵,没有好的战士做后盾,再强大的武器也不过是一堆死物。”

    “这也是我最忧虑的地方,因此,才会派阿大阿二,他们率先攻进于阗国,才会派孟元直率先进驻楼兰城。

    只有打一仗,才能检验出我哈密的真实战力。”

    欧阳修欣慰的笑了,铁心源没有因为国力的提升就变得骄傲自大,他依旧和建国初期一样小心谨慎。

    只有一直保持谦虚谨慎心态的人才能把自己的路走到最后,走到最好。

    苏轼送铁心源出来的时候,铁心源看着苏轼一言不。

    苏轼有些慌乱的避开铁心源犀利的目光低着头道:“家父年迈……”

    “你不用多解释,在你心中,哈密依旧是一个由野蛮人统治的国度。

    我虽然不清楚你的这种奇怪而无知的心态是从哪里来的,你不留在哈密见证一个帝国的诞生,恐怕是你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

    苏轼挠挠脑门道:“不后悔,不后悔,我已经看到了这个国家的雏形,就能在心里构思出这个国家将来的模样。

    我不是看不起哈密国,是我自己不喜欢长久的留在一个地方,每天看着天山,冰川,看着荒原,牛羊,看着沙漠,胡杨,我已经疲惫了。、

    需要新的环境来让我重新变得活泼起来,或许,看惯了大漠,再去看看烟雨江南也不错。”

    铁心源无奈的拍拍苏轼的肩膀道:“你在哈密赚了不少钱,不如拿着这些钱去大宋做一个永远的旅人,没钱了就告诉我,我资助你游历。

    只是莫要去做官,你做官的下场实在是难以预料,我宁愿你拿着钱自由自在的游走在山川湖泊之间,也不愿意看到你被人家四处配,饿着肚子看世间景致。”

    苏轼抬起头道:“我当官没问题啊,胡杨县被我治理的不错,今年的收成比去年多了足足十二倍,还向哈密城递解了十六万担粮食。

    县里的学府已经具备,先生,学生的数量都已经达标,一年审结了六十八桩案子。

    百姓乐耕,童子好学,民风淳朴,除了没有做到路不拾遗之外,很不错啊。

    我今年的考评可是上等,你不会以为是先生对我徇了私情吧。”

    铁心源额头的青筋暴跳,强忍着要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低声怒吼道:“在这里,我纵容你,先生庇佑你,同僚帮助你,百姓尊敬你,我就算是牵头猪放在胡杨县什么都不干,也能干出这些政绩。”

    铁心源泄完了扭头就走,只听得苏轼在后面大喊大叫“——你羞辱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