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冷平的理想
    二十五章冷平的理想

    冷平从灰尘堆里取出一个还算完好的银盘道:“老王,你信不信,如果我们不杀掉贺元伍,孟元直马上就会杀掉我们。”

    王胄冷笑道:“孟元直在那里?”

    冷平指着外面已经有些发暗的天空道:

    第“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如果贺元伍不死的话,我们三个都会死。”

    王胄对冷平的话嗤之以鼻,认为他是在给自己推脱。

    把银盘重新丢在地上,冷平拍拍手上的灰尘,压低了声音道:“老王,你难道就不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吐蕃人如此的好说话。

    真珠是这支队伍里最桀骛不驯的家伙,对你我二人从不假辞色,今天,我只不过随便威胁了两句,他就乖乖的臣服,帮我们进攻贺元伍。

    他的族人住在哈密城,真珠和他的手下抢到的钱粮流水一般的送回哈密城,因此,他的族人过的很好。

    老王,哈密什么时候准许吐蕃人住进哈密城了?”

    王胄打了一个哆嗦,瞅着冷平不由自主的道:“该住在大雪山城!”

    冷平苦笑道:“日落时分,飞鸟不投林是个什么状况?”

    王胄毫无意识的回答道:“林中有埋伏。”

    冷平笑道:“既然如此,我们杀掉贺元伍有什么不对吗?哈密大王的手段比大宋文官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他比较重视武备,不作践武人罢了。”

    王胄一屁股坐在一张破烂的桌子上拍着脑袋道:“你的意思是大王派来杀贺元伍的不只有我们两个,吐蕃人真珠也担负着这个使命?

    另外,你的意思是,城外的树林里还藏着一支军队,如果我们没有当机立断的下手,外面的军队就会联合吐蕃人连我们一起杀掉?”

    冷平嘿嘿笑道:“我是不打算去求证,要不,老王你去问问孟元直那个活阎王?”

    王胄摆摆手道:“从一开始,大王就对我们这些外人有戒备,你看看,哈密军中的武官,全部来自大王的心腹之人,我们三人只能带着雇佣兵为哈密清缴马贼,顺便帮他打几场恶仗。

    我一直认为我们如果进入哈密军中,无论如何也比那些从未带过兵的人强,不明白大王为何宁愿让那些人慢慢的摸索,也不愿意让我们接手。

    现在明白了,大王信不过我们!”

    冷平摇头道:“这事怪不得大王,他没有对不起我们,还记得我们在京兆府军营,听说自己一个月能有那么多卖命钱的时候有多高兴吗?

    只要大王不欠我们的钱,就没有对不起我们这一说,毕竟,当初我们是一五一十说好了并且拿了钱才到哈密的。”

    王胄闷哼一声道:“我们亏大了。”

    冷平纵声笑道:“是啊,亏大了,这些年我们给哈密赚了多少银钱,平灭了多少股马贼,我都数不清了,可这怨得谁来?

    我们没眼光,没心胸,更没打算,我们不吃亏谁吃亏去?大王不赚钱谁赚钱?”

    王胄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不生气?”

    冷平笑道:“如果这事是你干的,我一定会暴怒,大王干的我就不生气了。”

    王胄耻笑道:“欺软怕硬?”

    冷平摇摇头笑道:“这说明我这些年以来终于给自己找了一个比我厉害的主子。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不就是我们这些武人孜孜以求的吗?

    从南征之事就能看出,卖给大宋不划算,有一个见识比我高,心胸比我开阔,出手比我大方的主子比什么都强。

    老王,我决定彻底的向大王效忠,赌上我的一辈子,看看到底值不值,你呢?”

    王胄长吸一口气道:“和你们一比我就是一个傻瓜,既然是傻瓜,就不要多拿主意,跟着一些不会太害我的聪明人,说不定能有一条活路。

    对了,你既然说孟帅在外面,我们要不要请他进来?”

    冷平笑道:“还是算了,现在把他请进来,以他的脾气恼羞成怒之下说不定会打人。

    论起武功,十个冷平都不是孟帅的对手,可是论到行军布阵,消息埋伏,我率一千悍卒就能活擒孟帅。”

    王胄笑道:“你平日里不是都藏拙的吗?”

    冷平摇头道:“扮猪吃老虎只可得逞于一时,要是总是当猪,时间长了也就成猪了。”

    冷平说完话扬声叫过亲兵,要他带人去树林里告诉告诉孟元直,自己一定会用好这六千雇佣兵,将穆辛的主力死死的拖在鄯善。

    城堡里的烟火逐渐熄灭,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孟元直全身铠甲站在汗血马身边如同一尊雕塑,在他的身后,五百精骑同样肃立在空地上,除了战马偶发发出的响动,竟无一人出声。

    在半空盘旋的飞鸟,渐渐地散去,孟元直这才下令全军休憩。

    孟元直的副将是自己的儿子孟虎,两年多的军伍生涯下来,昔日跳脱的小伙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军人。

    给父亲搬来了一个马扎请他坐下,而后小声道:“鸟不投林,城堡里的人会发现的。”

    孟元直喝了一口水道:“真珠没有传来别的消息,那么,场面应该已经被冷平,王胄两人控制住了。

    老子就是要他们知道,别以为大王一定要借用他们的力量来收拾贺元伍,想要灭掉贺元伍大王有无数种选择,之所以让他们下手,是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同时也给他们一个警告,免得步了贺元伍的后尘。”

    孟虎笑道:“爹爹,谁都以为我们去了楼兰……”

    孟元直冷冷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军中无父子,以后要叫我大帅。”

    孟虎天生就怕父亲,连忙闭嘴不言,一张脸涨的通红。

    军法官周琰带着一个人匆匆的走了过来,对闭目养神的孟元直道:“真珠派人传话,冷平,王胄已经诛杀贺元伍一并叛贼,如今,乌鸡城已经安定。

    冷平正在那贺元伍的积蓄犒赏三军,三天后就要启程去鄯善了。”

    孟元直看了一眼跟随周琰过来的吐蕃人,缓缓地点点头对周琰道:“要人拼命,就不能不给好处,眼皮子放宽一点,贺元伍的那点钱粮,我们还看不上。”

    周琰笑道:“军律总还是要遵守的。”

    孟元直道:“驱使雇佣兵是要给钱的,就算冷平,王胄,真珠这些人不需要,西夏人,契丹人,以及西域的野人还是需要的。

    此事休要再提。”

    周琰躬身领命道:“末将遵令,只是,必要的记录必须要有,否则,就是下官失职了。”

    孟虎想要冲上去把这个从文官转变过来的家伙揍一顿,被孟元直挥手撵走。

    周琰抱抱拳就离开了。

    孟元直对儿子道:“去看看,冷平他们有没有使者过来,如果有就带过来,如果没有我们去乌鸡城。”

    孟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远去的周琰,骑上马出了林子。

    不大功夫就带着七个雇佣兵打扮的人走了过来。

    孟元直和那些人一句话都没说,直接骑上马,下令全军向西走。

    冷平的亲兵一头雾水站在林子里眼看着孟元直就要离开了,连忙大喊道:“孟帅,我家将军说,他会死死的把穆辛的主力拖在鄯善的。”

    孟元直勒住战马的缰绳回头道:“告诉冷平,这一战如果有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老夫麾下有两个校尉的职位给他们留着。”

    冷平站在乌鸡城头,眼看着一溜烟火从林子里飞了出来,而后一头向西,不由得笑着对王胄道:“如何?”

    王胄没好气的道:“被你说中了,现在雇佣兵们已经有了交待,可是鄯善之地的喀喇汗军队依旧有六万之多,足足是我们的十倍,我们有什么本事死死的拖住他们?”

    冷平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牛皮地图道:“这是我临走之前大王交给我的,说是一个波斯商人留下的商路图,恰好就是鄯善,龟兹,回鹘这一带,把这里的山川地势标注的非常清楚。

    我来天山北路,又重新打探了这里的地势,对付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穆辛还是有办法的。”

    王胄吃了一惊道:“大王没要我们和穆辛死磕?”

    冷平摇头道:“大王说,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不了就投降,他会把我们赎回来的。”

    王胄发现自己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皮子哆嗦了很久才道:“败军之将?”

    冷平打断他的话道:“大王说打仗其实就看谁最后活着,谁的人活的多,打败了不要紧,我们下次再继续,被人活捉也没什么,只要尽力了,就一定要谋求活着。

    只要人活着总有一天终究会胜利的……大王说,他宁愿花钱把我们赎回来,也不愿意把这些钱当抚恤发给我们的家眷……老王,现在,你还怀疑我效忠大王的决心吗?”

    王胄长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就带上我,水里火里我们一起去。”

    冷平畅快的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抛开杂念,一心一意的把大王交代下力的差事办好。

    孟帅给我们留了两个校尉的位置,我总觉得有些憋屈,这六千悍卒一旦用好了,我们自己就能独成一军,为什么要去孟帅手下受气?”

    王胄笑道:“你要收编这些雇佣军?”

    冷平狞笑道:“为什么不?这支军队是我哈密国最凶悍,最精锐的一支军队,正是我们兄弟平步青云的阶梯,老子为什么要放过?”(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