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三章说实话的人
    第二十三章说实话的人

    赵婉看着铁心源把城主府里的鸽子全部放掉了,每一只鸽子的脚上都拴着一根竹管。

    鸽子在城主府上空盘旋几圈之后,就一哄而散。

    铁心源等鸽子已经飞的不见踪影了,才回过头对赵婉道:“巧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过来,等青唐一地确实安全无恙了,你和王渐就回东京去,记着照顾好母亲。”

    “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鏖战?”赵婉有些不愿意。

    铁心源点点头道:“没错,你们在我身边我的胆子是最小的,当你们不在我身边的时候,即便是老天爷,我也敢向他叫阵!”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最坏的结果?自然是哈密成为一片焦土,大食人死伤惨重,最终止步在这里。”

    “我是说你!”

    “我?我有枣红马当坐骑,没人能追的上我。”

    “你让我带上巧哥,水儿,火儿,玲儿他们的孩子去东京,是不是在为以后做准备?”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是,我们的事情,我们这一辈人就要完成,我从来都没打算把子孙都赔进去。

    哈密要是完蛋了,那就让他完蛋,只要我们努力过了,问心无愧就好,我们以后还要过安稳日子呢。“

    “你连破釜沉舟的决心都没有,如何保证百姓能和你生死与共?”

    赵婉有些生气,胸脯起伏不定,小脸涨的通红。

    “破釜沉舟?那是项羽那个蠢货才干的事情,因此他才是最大的失败者。

    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亲人当做哈密国的祭品?这不是一个思维健全的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我今年才十九岁,哈密国完蛋了,你为我就不能在建立一个楼兰国?

    只要我愿意,在西域这个地方,我想建立多少个国家就建立多少国家。

    建国这种事情,对我没有多少难度。”

    赵婉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从未觉得像今日这样陌生,忍不住发急道:“既然你不在乎哈密,为什么还要呕心沥血的建立这个国家?”

    铁心源笑着将赵婉揽进怀里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呕心沥血了?

    哈密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试验品,我只是想试验一下能不能依靠他成就我征北大将军这个梦想。”

    赵婉的身体抖动的如同一片树叶,颤声问道:“你对我父皇心怀不满?”

    铁心源认真的看着妻子的眼睛道:“想多了吧,我想当征北大将军和你父皇有什么关系?

    我在做我该做的事情,你知道我这个人有多懒,如果不是因为我喜欢做件事,求我,我都不做。“

    赵婉确认丈夫说的都是真话,焦急的道:“那你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做?”

    铁心源抽抽鼻子道:“因为我喜欢东京汴梁城!”

    “这和东京汴梁城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只有东京汴梁城才能让我有一丝丝故乡的感觉,我想让这座城池继续辉煌下去,每天夜晚都灯光闪烁,即便在高高的天国也能看见。”

    “可是东京汴梁城好好地在哪里啊,你如果喜欢,我们可以回去住在那里。

    另外,你本就是东京汴梁人,那里原本就是你的故乡,为什么会说一丝丝?”

    赵婉听了丈夫的胡言乱语之后更加的害怕了。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星空,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铁心源温柔地道。

    “我自然知道,好多回都是我陪着你看星空的,你总说东京不是一个看星空的好地方,还总说有什么光污染,让你看不清楚星星。

    不说这些,你先告诉我你建立哈密国的初衷。”

    铁心源叹了一口气,发现和赵婉说实话很难让她理解,遂笑道:“北海结冰了,蛮族要南下,这次南下可不是抢点东西就回去这么简单。

    这一次,他们南下之后就不打算回去了,他们会一路向南,如果可能,他们会一直走到大海的边缘。”

    “杞人忧天……”

    赵婉见铁心源说话没个正形,好好的谈话被他给毁了,这非常的煞风景,不过还好,他的心情还是好的。

    “你从来就不愿意和我好好的说话。”

    这是赵婉最后从嘴里挤出来的一句话。

    铁心源诧异的抬起头,说实话没人信让他很受伤,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存在了一秒钟就消散了。

    他抚摸着赵婉缎子一般柔滑的长发笑道:“我几乎是在用命打算和你好好地过一辈子,有这个前提,其余的你就当不存在。

    你天生就是一个高贵的公主,我希望你不论是在大宋还是哈密都能永远的高贵下去。

    傻姑娘啊,公主只有在猛士的保护下才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没有猛士保护的公主,会成别人一个可以炫耀的战利品,大宋的公主不应该有这样的命运。”

    铁心源说这些话的时候赵婉就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这是她辨别真话和谎言的特殊行为,自从两人成亲以来,她用过无数遍。

    鸽子在戈壁上想要飞的很远对鸽子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在这片土地上,不但有兀鹫,有苍鹰,还有鹞子,在这些猛禽的眼中,鸽子是一种不错的美食。

    铁心源很想用猛禽来充当信使的,可是,但凡是猛禽,它们的领地观念就非常的强大,一般都会守在自己的地盘里不愿意乱跑。

    好在距离短,大部分鸽子还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只有一小部分鸽子需要飞往遥远的东京,它们的命运难以言说。

    萨迦活佛的窗口站着一只鸽子。

    诵经完毕的撒迦活佛打开窗户,探出手让鸽子自己跳上手掌,取下鸽子腿上的竹管,将它放在窗台上,随手撒了一点奶渣和青稞作为犒劳。

    看完铁心源发来的密信之后,撒迦活佛就坐在窗前的蒲团上,瞅着眼前绵延不绝的雪山陷入了沉思。

    即便是在七月中,大雪山上依旧寒气逼人,萨迦活佛住的太高,以至于窗口的风很大,沉重的布幔也随风舞动,鸽子吃完了奖赏的食物,就自己飞进鸽笼里面去了。

    过了很久之后,萨迦活佛睁开眼睛,刚才还微微颤抖的手现在已经变得沉稳无比。

    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桌面上的铃铛,一个年轻的僧人就推开大门,双手合十等待活佛差遣。

    “请仁宝上师和十二法王来这里议事。”

    年轻僧侣施礼之后就退出房门,他很想替活佛关上窗户,终究还是退了出去。

    不久之后,有低沉的钟声在大雪山城响起,所有的僧人都停下手里的工作,齐齐的抬头向大雪山最高处的那座红色天堂仰望。

    “铁心源,老衲相信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要继续相信下去,请佛祖保佑,弟子不得不再次入世,不论生死,这一场大战终究是要亲眼目睹才能放心……”

    撒迦的呢喃声刚刚出口,就被大风吹散了。

    身在哈密的欧阳修刚刚处理完文牍,正闭着眼睛享受杯中的香茗,鸽子咕咕的叫声让他睁开了眼睛。

    瞅着在窗台上来回踱步的鸽子,苦笑一声,就起身捉住鸽子,取下竹管之后,掏出里面的绢帛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变得严肃。

    亲自从文牍架子上取下厚厚的一叠文牍,打开第一本思索了一下就对廊下偷懒的苏轼道:“派出急脚驿递,召集除清香城,楼兰城之外的十六位知州来哈密议事。”

    苏轼皱眉道:“秋收就要开始,这时候……”

    欧阳修挥手道:“去召集吧,我们要开始打仗了。”

    苏轼愣住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急匆匆的去安排信使了。

    战争的准备早就做好了,只不过以前是以防守为目标,现在要变成进攻,事先做好的很多准备工作就要推倒重来。

    欧阳修很想告诉铁心源能不打仗就不要打仗,可是,这些话他说不出口,他自己也知道,对于西域,铁心源和孟元直比他更加的熟悉。

    冷平也看了一只鸽子,很熟悉,这只鸽子还是自己带来天山北路然后放飞的,现在,它又飞回来了。

    看完鸽子带来的消息,冷平苦笑一声,匆匆下了阁楼,来到贺元伍居住的小楼里。

    王胄带着一群人出去劫掠去了,贺元伍从早晨就开始饮酒,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

    见冷平来了,就醉醺醺的招呼冷平和他一起饮酒看歌舞,还把围绕在身边的西域舞姬朝冷平那里推过去两个。

    冷平和贺元伍喝了两杯酒之后笑道:“大王,咱们附近已经没有什么肥羊了,兄弟打算走远一点,好让我们兄弟猫冬的时候能多喝两杯酒。”

    贺元伍笑道:“王胄兄弟传来的消息不太好?”

    冷平笑道:“附近连人都没有多少了,如何能找到好东西?”

    贺元伍大笑道:“这一定是别的兄弟抢在王兄前面了,早就告诉过王兄,下手一定要快,一定要狠,别让那些穷鬼有哭穷的机会,对付这些蛮夷,只要你先杀掉他们的一半人,剩下的人就一定会把粮食和财宝交出来。

    即便没有粮食和财宝,把人拉回来也能卖钱,上一次王兄一口气向哈密卖了八万多人就是一场创举。

    现在已经有人向我们要奴隶,定钱都已经缴纳了,告诉王兄,把人拉回来就是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