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章马太效应
    第二十章马太效应

    忠诚是帝王心中衡量一个人最重要的砝码。

    才高八斗都没有忠诚来的重要。

    因此啊,一个国家中掌握最重要权力的人一般都不会太聪明。

    聪明人的心思太多,太难以掌控,一个帝王在用人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把聪明人放在与他性命攸关的地方上。

    这就是为什么东方朔那样一个聪明人结果当了一辈子的弄臣。

    杨修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被曹操砍头的原因所在。

    准确的说,帝王的智商就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智商,这是一定的。

    很多时候百姓都能发现管理自己的官员好像特别的愚蠢,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就是皇帝要的效果。

    一个比皇帝聪明并且不知道藏拙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在大宋,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最后只能把自己当猪养,聪明而且总是胡来的寇莱公之所以被比他愚蠢好多的王钦若排挤掉,主要就是真宗皇帝受不了寇准总比自己聪明。

    被人硬架到澶州城墙上看野蛮的契丹大军,这绝对不会是一场令人愉快的经历。

    王大用当初就不该听王渐的话多在哈密停留三个月,按照圣旨要求的时间办完事就该回东京。

    栈恋不归说明王大用更喜欢哈密,而不是大宋,再加上一个夏悚扇阴风点鬼火,王大用被人用槛车运回东京就水到渠成了。

    赵婉警告过铁心源,说他父亲的心胸并没有别人想的那样宽广,铁心源知道之后也没有去提醒王大用,在王大用走的那一天,铁心源不止一次的拉着王大用的手希望他能留下来。

    可惜,王大用豪爽的接纳了铁心源送给他的钱财,带着两袖金风洒泪而别。

    铁心源最近的夫妻生活过的非常舒坦,都说生儿子打扮母亲,这句话用在赵婉的身上再准确不过了。

    自从儿子落地,短短的三个月时间,赵婉就重新恢复了昔日的风采,甚至更胜往昔。

    吹弹得破的娇嫩脸颊,乌黑的头发,丰腴了三分的身体无处不在散发着惊人的诱惑力。

    赵婉抱着补偿丈夫的心思婉转承欢,让铁心源觉得夜夜笙歌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是一个大美人,要是搂在怀里时间长了,胳膊依旧会发困,铁心源现在就是这样。

    赵婉发现了丈夫的窘境,起身将头发挽了一个发髻,然后重新靠在丈夫怀里,头发能帮他分担一点重量。

    铁心源瞅瞅睡在摇篮里的儿子小声对赵婉道:“我怎么总觉得那个小子在偷看?”

    赵婉白了铁心源一眼,三个月的孩子连灵智都没有开,看见了又能如何?

    铁心源可不这样认为,自己十个月的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天知道这个小子是不是在装傻。

    **着身体来到儿子的身边,仔细的观察之后,终于确定这小子现在还很傻,这才跳上大床,准备进行下一段。

    被铁心源莫名其妙的行为打断了刚才的暧昧气氛,赵婉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对铁心源道:“王大用被你坑惨了,我听王渐说下场难料啊。”

    铁心源烦躁的道:“现在这个样子就不要谈别的男人成不成?”

    赵婉扒开铁心源胡乱动弹的手继续道:“你要是打算用这个人我有办法把他弄回哈密给你当枢密使。”

    “后宫不得干政!”

    “胡说八道,我大宋后宫干政的还少了?刘娥当了我父皇几十年的太上皇也没有把大宋弄垮。

    多大点一个国家,还没有我娘家一个州大,跑到我跟前说后宫,也不嫌臊得慌。”

    赵婉没了互动的兴致,铁心源的兴致也就慢慢的没了,抱着枕头准备去床角,免得被这个妖精弄得不上不下的。

    刚刚安稳,赵婉也抱着枕头来到了床角,凑在铁心源身边道:“不喜欢女人干政,我们就说点别的,今天还早,多说会话,要不,说说内宫?“

    铁心源叹口气道:“还是说王大用吧,他的事情你不用出手,你要是出手了,王大用就来不了哈密了,我已经有了安排,不出意外他只有回哈密这一条路好走了。”

    赵婉立刻坐起来瞅着丈夫笑道:“就知道是你安排的,现在,王大用也应该知道是你陷害他,哈哈哈,我等着看王大用和你吵架。”

    铁心源笑道:“吵不起来的,王大用一旦来了哈密,我们就成了君臣,他会抱着一副复杂的心思为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赵婉跟着叹了一口道:“君臣有别,这四个字让我苦了这么些年,说是父女,也是君臣,说是夫妻,现在也是君臣,一说到君臣,人活得就没意思了。”

    铁心源不耐烦的道:“喜欢干政就去干政,不要说这些酸话。”

    赵婉大怒,一巴掌拍在铁心源的光屁股上道:“你就是一个昏君,这才是试探,要是我真的想要干政,难道说你真的会答应不成?“

    铁心源也跟着坐起来怒道:“老子怎么就是昏君了?”

    “乾卦上最可怕的一卦就是群龙无首,这是天道崩坏之兆,令出多门和群龙无首是一样的可怕,我哼唧几声,你就大开方便之门,以后要是再来一个女人,跟你腻歪几下,你是不是也会答应她干政?”

    铁心源挠着头发考虑了一下道:“咱们家现在就四口人,母亲和你我是不防备的……”

    “人的感觉都是后天慢慢培养起来的,万一你要是再培养一个我们这样的女人……”

    铁心源抽着鼻子咬着牙道:“可能会答应,如果对她的感觉真的到了你和母亲的地步,可能会答应。

    在我看来,你们比国家重要多了……”

    赵婉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夫君,也不知道是老天爷眷顾我,还是惩罚我。

    身为女人,谁都愿意嫁给一个有情义的夫君,可是啊,这有情义的人什么职位都能干,就是不能干皇帝这个职位,您以后一定要改!“

    铁心源重重的点点头道:“一定会改的!”

    说着话就抱起赵婉丢到大床的另一边,自己拉起一张薄毯子倒头就睡。

    等铁心源睡起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升起老高了,这几日的放纵多少有些吃不消,尤其是经历了昨夜的压榨之后,腰椎下面好像空空的。

    赵婉早就不见了踪影,儿子也不见了,摇篮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一只造型丑陋的棉布狗熊躺在里面。

    侍女伺候着穿好了衣衫,水珠儿也不在,新来的侍女梳头发的本事很明显的没有练到家,挽发髻的时候把头皮拔的生疼。

    来到书房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欧阳修没等见铁心源,丢下一份文书就回相国府了。

    打开文书之后铁心源才知道,这个老家伙骗人又得手了,哈密钱庄又有十四万贯的钱财入账。

    虽然是人家存在钱庄里的,约定好了随用随取的,铁心源还是直接把这些钱当成自己的钱了。

    西方马太福音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句话太有道理了。

    如今的哈密在西域就如同一架抽水机,正架在别人家的水塘里疯狂的抽水。

    和原始时期没有多少区别的西域世界,自从有了哈密这个物产丰福的地方之后,哈密聚敛财富的势头就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一个非长美好的日子,不论哈密出产什么,都会被有着无穷购物**的西域人全部买走。

    十六个瓷窑的烟火终日不绝,魔鬼地附近烧制陶器的黑烟十里之外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哈密国做过统计,瓷器,陶器,铁器的交易规模早就超过了茶叶和盐巴。

    虽然还比不上玛瑙和丝绸,从总量上来看,超过它们是迟早的事情。

    很多时候哈密国的交易是用以货易货的方式来完成的,如今的哈密,缺少的是货物而不是什么金钱。

    因为生产力底下的缘故,牧人需要放牧很多牛羊才能保证有足够多的牛羊可以度过严冬。

    同样是因为生产力底下的缘故,农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种植更多的庄稼。

    柳条筐需要一个技术熟练地人来编织,一天只能编织两个,牛皮绳需要人们先把牛皮裁成条,然后再编织,一天的时间编织不了多少。

    哈密河里的平底船,以船帆和船桨为动力,再加上水流的力量航行,一天最多不过走百里左右……

    哈密有一个将作营,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有些不一样,虽然这里的机械仅仅是最原始的,他也超越了西域人的认知,远远地走在他们的预料之外。

    穆辛这时候宁愿满世界的去平叛也不愿意在准备不足的时候向哈密发起进攻。

    原因就是哈密的发展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当他以为哈密仅仅有一座城池的时候,过了一个残酷的冬天之后,哈密城和天山城就已经矗立起来了。

    当他认为哈密只有十几万人的时候,仅仅用了一年多,哈密就变成了一个有两百万百姓的中等国家。

    很多时候,不是穆辛不愿意快速的向哈密发起进攻,而是,每当他认为自己准备的力量足够摧毁哈密的时候,那个奇怪的国度又有了新的变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