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八章男人的劣根性
    第十八章男人的劣根性

    铁心源从沉思中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赵婉抱着孩子坐在他身边,一双大眼睛里弥漫着寒气。

    “国事考虑完了,是不是该告诉我这个当王后的一声,尉迟灼灼什么时候开始自称臣妾的?”

    “有吗?”铁心源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也没有想起尉迟灼灼什么时候是这么自称的,一般不是都自称微臣,或者奴婢的吗?

    铁心源到底是装傻,还是真的没注意,赵婉还是能看出来的,她很确定,自己夫君确实是没注意到。

    眼中的寒雾退去了,找来一件薄薄的毯子盖在铁心源的身上,咬着牙道:“我本来是一个淡定的性子,这是有人在把我活生生的向泼妇堆里推啊。”

    “我没有……”

    “知道你没有才对你这么说,我父皇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我母妃可从来都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

    以前给你看的是传自我父皇的大度,以后你看到的将是来自我母妃的小肚鸡肠。”

    见赵婉有些气急败坏,铁心源探手摸摸赵婉的脸蛋安慰道:“想多了。”

    这种事不好多解释,解释的多了就是心虚的表现,把重要的话淡淡的说出来才具有安慰性。

    “可总是一件麻烦事。”赵婉觉得很委屈,尉迟灼灼那个死女人在用命来纠缠夫君,这让赵婉的自信心崩溃的很厉害。

    “这种事情很难跟尉迟灼灼说明白,如果仅仅是男女间的那点事,快刀斩乱麻就行了,问题是尉迟灼灼身后还有一个于阗王族,这群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他们对我们很重要。

    现在啊,那群人就把我对尉迟灼灼的态度当做对他们于阗王族的态度。

    弄得我进退两难,只好这样绷着,时间长了或许就能解决,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

    赵婉靠在铁心源的怀里抽泣道:“妾身知道最好的解决法子就是娶了她,可是,妾身……”

    铁心源笑着擦拭掉赵婉的眼泪道:“我是一个多么混账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我真的是一个见了美女就喜欢的人,你就算是哭死也拦不住我。

    现在只有一个老婆,不是母亲阻拦的结果,也不是你当泼妇的结果,是我自己不愿意……

    我们从小就在一起,当我第一次在城墙上看到你的时候,心里就非常的舒坦,哪怕当时你正在偷我家的梨子。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有时候非常的微妙,喜欢的哪怕长得丑,脾气坏都是喜欢的,不喜欢的,长成天仙模样都没用,最多就是想占占便宜。”

    赵婉抽抽鼻子,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动作铁心源爱死了,当初两人坐在汴河边上发傻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干的。

    正打算让赵婉多温习两下好好地回味,赵婉脸上的神情又有了变化:“你们男人都是这么想的?”

    铁心源四处瞅瞅,找不到一个背黑锅的,铁二端着好大一锅东西进了他的屋子,闻味道像是羊肉。

    喜欢占女人便宜这种事情还推不到他一个马木留克太监骑士身上,只好故作苍茫的叹口气道:“是啊,男人就这德行,得不到的总是多一些好奇……

    那啥,你好好看着儿子,我去看看欧阳修到底是怎么骗那些土鳖的钱粮……“

    不顾赵婉在后面叫唤,仓惶逃走!

    出门的时候看到尉迟灼灼靠在自己的屋子门口,笑的如同一只小狐狸一样,铁心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用更快的步伐离开了城主府。

    穿过广场,走在街上的时候,才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带着侍卫走过街市,听着自己的死忠百姓谄媚的问好声,这才找回一点自信。

    从后门进了相国府,这里埋伏着两个刀斧手,用不着通报,铁心源直接穿过欧阳修家的后花园打算去看看他是怎么办公的。

    花园里莺莺燕燕的一大群,还有两个敞开胸围子睡午觉的,铁心源扫视了一眼,很雄伟,看样子欧阳修的爱好和自己很一致。

    “哈密国重契约,这是远近闻名的,而哈密钱庄更是远近闻名的好商家,他们把自己的声誉看的比命都重要。

    前段时间钱庄宁愿自己亏损也要保证商家利益的传闻都听说了吧?

    把你们的钱放在钱庄,随用随取,只要交一点微不足道的保管费用就成了。

    放心,有黄金谷和玛瑙滩作保证,钱庄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兑换不出钱来?

    你们看看,这是我哈密钱庄新近铸造的钱,怎么样?是不是比你们见到的任何银钱,铜钱都精美?

    告诉你们,这些钱币可是工匠用锤子一锤锤的敲打锻造出来的,休说铜价,银价,仅仅是工价,就足够让你们乐歪嘴巴。

    把你们的钱存进钱庄,然后按照折损兑换这些铜币,银币,不但储存容易,用起来也好用……”

    欧阳修清朗的声音从前殿传过来,铁心源觉得自己没必要掺和进去。

    哈密弄了一个硕大无朋的钱庄,存储借贷一条龙,哈密的商贾多如牛毛,有多少红铜和银子都不够他们使唤的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钱庄装柜的恨不能现在就把黄金的金子全部挖出来,玛瑙滩的玛瑙全部给捡回来存进钱庄当本金。

    所有官员疯了一样的到处搜刮银子和铜钱。

    他们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就是钱庄,没有什么之一。

    别人的钱财进了钱庄之后,先来一回火耗,然后加上铅锌锡重新铸造成金属锭,最后放在水锤底下锤成铜板或者银板,再收银钱主人一分的保管费,最后两分利借贷出去,不知不觉的,别人的银钱,经过了钱庄这个老虎口之后,官府就获得了一半的利润,而社会财富却没有任何的损耗……

    这种最原始的银行刚一出现,欧阳修就被它强大的骗钱效率给惊呆了,然后就一门心思的投入到钱庄的大建设中去了,而且乐此不疲。

    听欧阳修笑的爽朗,看样子这个老头又一次得手了,也难怪,钱庄里面还有足足二十个灌了铁的五百斤重的空心银球,十个五百斤重的灌铅空心金球,只要是对钱庄实力有怀疑的人,欧阳修就带着他们去银库看。

    这种利用铸造技术打造的高科技骗局,让无数有钱人纷纷入彀。

    老家伙正在神思飞驰之中,这时候去打搅人家可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铁心源就打算再走一回后花园……

    这一次敞开胸围子假装睡觉的西域歌姬,舞姬们更多了,有胸的露胸,没胸的露背,还有一个撅着硕大的屁股在那里装作刚睡醒的。

    好看是好看,铁心源却没有停下脚步,一边欣赏一边走出了相国府的后门。

    街道上的风景很好看,清香木已经开出了细碎的小小的蓝色花朵,很有贵气,可是,这东西只要一开花,它就的味道就变了,很难说,主要是招苍蝇,招花大姐一类的昆虫,只有等花落了,结出米粒大小的果子,味道才会重新变得清香。

    铁心源笑吟吟的看着街面上最美的一道风景。

    这里说的风景不是清香木,也不是高大的柳树,而是几个背着柳条筐的税吏,正走街串巷的给铁心源收钱呢。

    税吏嘛,态度总是会恶劣一点,虽然刚才一个税吏连踢带骂的把一个穷鬼身上搜出一把铜钱丢柳条筐里,铁心源依旧没有发怒,这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

    刚刚打算夸赞这个铁面无情的税吏两句,然后就发现这群家伙一头钻进一个瓜棚底下,拿着人家的西瓜啃的满脸都是汁水。

    临走的时候,还从柳条筐里抓了一把铜钱付账,这就让铁心源难以容忍了,他们怎么能拿老子的钱吃喝?

    正好,那个被殴打的穷鬼还在一边无助的哭号,一个劲的说税吏没良心,今天就赚了这么一点饭钱,就被他们给抢走了。

    铁心源动动指头,立刻就有一大群如狼似虎的侍卫冲了上去,按住那几个不明所以的税吏,拖倒铁心源面前。

    为首的税吏自然是认识铁心源的,知道刚才做了什么事情,连忙大声分辨道:“大王,不是小的恶毒喜欢打他,这家伙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走街串巷的不少赚钱,却从来都不交税。

    小的找了他两个月才抓住他,下手重了一些,却是为了税收啊!“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铁心源瞅瞅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的穷鬼,发现这家伙眼神闪烁,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估计税吏说的应该没错。

    铁心源见周围的人都过来看热闹了,就清清嗓子道:“打人,惩罚人是官府和衙役的事情,谁准许你们当街打人了?知道的明白你们是在缴税,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哈密官员喜欢欺负人。

    今天就算了,以后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小心板子不饶人。

    另外,刚才吃瓜的时候给人家付钱了没有?白吃白喝可不行!“

    税吏愣了一下,脸色也变得苍白,知道刚才从柳条筐里拿钱的事情被大王看见了,连忙道:“这就补上,这就补上!”

    呵斥完税吏,铁心源就对那个穷鬼道:“缴税而已嘛,你跑什么?赚到了钱就该交税,这些税最后还不是都用在你们身上了?

    咱们哈密如今工程多,不论是修路,还是筑城,亦或是修水渠,最后受益的还是你们。

    这一次就当是长个记性,以后莫要欠税了。”

    铁心源说着话从侍卫手里接过几个铜钱放在磕头如捣蒜的穷鬼手里道:“拿去吃饭。”

    轻描淡写的处理完了这点事,铁心源就离开了现场,隐隐听见穷鬼感激的哭声,和其余观众由衷的赞叹声,觉得今天白龙鱼服的出来,很值,一个国王的声望,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塑造起来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