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五章把黑暗的日子过好
    第十五章黑暗的日子要过到最好

    戈壁滩上只要开始下大雨,光溜溜的地面上储存不住水分,很快就会变成滚滚的山洪。

    刚刚还是平坦的大地,一场山洪过后,地面上就会出现一条很深的壕沟。

    亲眼看到山洪爆发时恐怖场景之后的宋人罪囚,就不再喜欢多说话了。

    就连最强悍的飞贼,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忧虑之情。

    走了上万里路之后,似乎已经来到了天边,路上的时候脑海中还有大宋官员描绘的哈密盛景作为希望。

    如今,站在荒芜的戈壁上,眼中除了一座烟波浩渺的大湖之外,能看到的只有荒凉的戈壁,而远处的高大的沙丘更是威压的让人绝望。

    “天啊,我要回去!”

    人群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已经崩溃掉的家伙。

    随着他的这一声喊,更多的罪囚开始大哭起来,毫无理智的开始跟着那个想要回到大宋的罪囚乱跑。

    一支狼牙箭从跑的最快的那个罪囚脖子里穿过,带起大蓬的鲜血,他的身体勉强向前奔跑了两步之后就跌倒在尘埃里,只有殷红的鲜血慢慢的**了身下的戈壁。

    那些正在奔跑的罪囚,哀嚎一声,就趴在地上,他们非常担心又有羽箭把他们射杀在戈壁上。

    一个大胡子军官,骑着马缓缓地来到死去的罪囚身边,用手里的长矛戳了尸体几下,然后看着跟前绝望的罪囚冷酷的道:“你们就死在这里吧!想回大宋,做梦!”

    铜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回头抱抱自己的小孙子,然后对铜子道:“我是有罪之身,你们不是,我走不了,你们可以!”

    往日里非常听话的铜子却倔强的摇着头道:“您要是寻死,您的儿子,孙儿,儿媳这一路上吃的苦头就白吃了。”

    铜板苦笑道:“爹爹以前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家业坐大,让你早早地没了母亲,早早地吃了别家孩子没有吃过的苦头。

    没想到现在不但不能帮你,还连累你们来到天边。”

    铜子抱着已经哭得发软的妻子朝父亲笑道:“当初铁家婶婶带着源哥儿在东京城里举目无亲的都能发家,孩儿想在这里试试。”

    铜板惨笑一声道:“还怎么发家?这里不需要……”

    铜子嘿嘿笑道:“这里也没有一家印书作坊啊。”

    “我们家的模板……全被官府没收了。”

    铜子把老婆扶正笑道:“没有那么糟糕,没有那么糟糕,我相信,官府把我们送到这里来不是想让我们都死在戈壁滩上。

    源哥儿也做不出让这好几万人死掉的事情。

    爹爹,你们只看见这里的乱石滩,却没有看见湖边上那座大城,城池边上还有人正在垦荒。

    我们来了四五万人呢,大部分都是青壮,只要有水,有地,就饿不死我们。

    这里有城池,有军队保护,只要我们的粮食能吃到明年,就会有活路。

    至于模板?爹爹,孩儿早就不喜欢用那些木头模板了,胶泥活字才是以后印书的好活路。

    早在东京的时候,咱家不就有两套活字吗?如果不是担心别的印书坊记恨,孩儿早就用它了。”

    铜板对儿子说的傻话不以为然,他知道白手起家有多难,自从他接手祖宗的印书家业之后,战战兢兢的忙碌了几十年,为此甚至让老妻因为过于劳累早早去世。

    家业是一代代继承,而后一代代添砖加瓦,最后才能成为一个大大的商业帝国,对这一点,铜板深信不疑。

    铜子挑起担子,拖着老婆朝父亲喊了一声道:“爹爹,我们既然都走不掉,为什么不进城去看看呢?

    即便是再坏,我们至少也能在最坏的情形中找一个最好的结果。”

    原本心如死灰的铜板忽然笑了起来,他发现儿子已经长成大人了,自己身体不好,以后,这个家就要靠儿子支撑了。

    铜子第一个挑着担子走进了楼兰城……

    刚刚走进楼兰城,他的嘴巴就张的大大的,仰头看着瓮城高大的城门楼子,大叫一声,就把担子塞给老婆,飞一样的跑进瓮城,激动地站在一张桌子前面,急促得对桌子后面的一个胥吏拱手道:“这位官爷,小人来领房子。”

    胥吏吃惊的看看铜子笑道:“还是一个认识字的?既然如此,本官再问你,你可看懂了城墙上贴的榜文?”

    铜子憨厚的笑道:“小人家中原本就是开印书坊的,因此认识字。”

    官员朝铜子的身后瞅瞅,没看见别人,只看见一个女子挑着担子里的孩子与一个头发斑白的老汉慢慢的走过来,就指指他们问道:“你的家人?”

    “正是,是家父和贱内。”

    说着话就把自己怀里的文书拿给了胥吏,胥吏看完了开封县的判词,点点头道:“还不错,你父亲犯了王法,你这身为人子的还知道陪伴父亲来到哈密,一个孝子的名头是跑不掉的。

    既然,你们父子是第一个进城的,本官也就给你们一些方便。

    这哈密城南七北六共计一十三条长街,共七千八百四十七座宅子,你们可以优先挑选。“

    胥吏见铜子有些发傻,就用指节敲着桌面道:“北长街和南长街十字,最适合做买卖……”

    旁边桌子后面坐着的另外一个长须胥吏呵呵笑道:“老何,难得见你这样违规指点别人啊。”

    被叫做老何的胥吏一面笑吟吟的瞅着铜子签押文书,一边笑道:“刚才赵头还来说城外的那些杀才,不愿意进城,雷巡检已经开始杀人才镇住场面。

    好不容易来了一家良善人家,老夫就算是给点方便也合情理。”

    铜子如在梦中,因为,旁边这个长须胥吏竟然给了他一头驴子……

    “小子,别小看这头驴子,这可比那些大牲口好多了,看见了没有,这头驴子肚子里可揣着崽子呢,过了冬天,你就有两头驴子了。

    至于那些军中淘汰下来的挽马,看着雄壮,其实身子已经垮掉了……”

    “谢谢官爷……”

    “老何跟老钱都给你家方便,我也不能例外,看好了,这是你家五口人的两个月的粮食,本来按照哈密律令,这两个孩子太小,算不得丁口,我老孙就当这大孩子已经十岁了……奶奶的,这个还在吃奶的小家伙也算……”

    铜子跟随一个青衣胥吏走进瓮城之后,他依旧是傻傻的,在经历了一路上的风雨之后,他还不习惯被人优待。

    街道宽阔,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只是没有人,地上小小的砂石像是被水洗过一般,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胥吏从一串钥匙中取出一根钥匙打开一个小院子的大门,指着空荡荡的房子对铜子笑道:“这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你们运气好,老何算是把这里最好的房子给你们家了,整个南街有水井的房子就这一套。

    地段也不错,等楼兰城人多了,是个做买卖的好地方。”

    胥吏见铜子一家还沉浸在巨大的辛福中不可自拔,摇头笑笑,就离开了这个小院子,让这一家人继续发呆。

    过了良久,铜板第一个清醒过来,抚摸着门廊难以置信的问儿子。

    “这个新院子是我们家的?”

    铜子把孩子从箩筐里抱出来,让他满院子乱跑,自己欢呼一声,就冲进了房子。

    “爹爹,这间北房暖和,您和银子住,哈哈哈,这边的南屋,我和金子他娘住,这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套间,正好安置金子的摇篮……”

    听着儿子大呼小叫,铜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抚摸着水井边上的麻石喃喃自语道:“又有一个安身的地方了。”

    黄元寿身为楼兰城的城主,自然不会理睬安排大宋罪囚进城这样的小事情。

    他只想知道,自己麾下到底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劳力可以供自己使唤。

    天色渐暗的时候,他离开府衙来到了瓮城,准备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已经进了城。

    日落时分关闭城门,这是禁令,不论进城了多少人,城门必须按时关闭,想要进城,等明天日出再说。

    翁城里挤满了人,这出乎他的预料,按理说,晌午时分就已经到来的大宋罪囚,现在应该有很多人进城了,现在怎么看起来好像才刚刚开始。

    来自大宋的雷巡检早就见过黄元寿,见他过来了,连忙上前施礼道:“府尊,这些罪……”

    黄元寿冷冷的打断雷巡检的话道:“在大宋境内是罪囚,既然已经到了我哈密国,自然就是我哈密的子民,尤其是上了户籍之后,他们就没了罪孽,即便有,走了一万多里路之后,也已经被惩罚过了。

    你现在就出城,日落楼兰城的城关就要关闭了,今日事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雷巡检不甘心的瞅瞅城头,一位粗壮的大汉正背着手站在城头,两个哈密国的武士已经吹响了号角,这是关闭城门的先兆。

    原本还想抗辩几句的雷巡检,连忙跳上自己的战马,不甘心的带着自己的部下出城去了。

    自从他带着大宋罪囚进入哈密地界之后,哈密的城池从不允许他们这些当兵的在夜晚留宿。

    大石城是这样,没想到楼兰城也是如此。(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