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一章这是一个有变化的时代
    第十一章这是一个有变化的时代

    有厚积才有薄发。

    这几乎是一定的。

    一飞冲天如铁心源者,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夯实基础。

    人才积累不如大宋,国土纵深不如契丹,战士彪悍不如西夏,信仰坚定不如大食。

    这是现实。

    他就被这些人这些国围在中间动弹不得。

    时间总是不够用的,就像哈密国的麦子一样,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铁心源站在麦田里的时候,心中总有一股子豪气,和欣慰。

    什么是国力?

    长满了麦子的麦田就是国力。

    他甚至认为,只要是能往嘴里放的东西都是国力。

    人只有吃饱了才会有别发展别的乱七八糟东西的心思,如果哈密国的每一个人每天都能吃上肉,铁心源就算一天酒池肉林的屁事不干,国力也会蒸蒸日上。

    在这个世道上,所有的麻烦都是来自肚子,肚子的饥饱程度决定着人们的思维,也决定着是否有战争与和平。

    如果人人都能吃饱饭,没有谁会愚蠢的主动发起战争,当然,意识形态上的战争不在此类,只有一群疯子才会想着去改变别人的思维。

    掠夺来自于对饥饿的恐慌,饿怕了的人恨不得把全天下的粮食都堆积在自己身边,虽然每天只吃一点,他也想独占,哪怕是仅仅满足一下视觉**的满足也不错。

    这一点在西域表现的越发明显。

    饥饿引发的战争塘报每天都有,今天,已经灭亡很多年的大宛国忽然重新成立了,明天,刚刚成立的大宛国又被穆辛给平灭了,后天,明明是傀儡国的康居国忽然声明自己又独立了,还号召所有葱岭地区的国家一起反抗穆辛的暴政。

    铁心源不知道这件事和撒迦活佛,以及阿伊莎,阿丹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反正,穆辛前进的脚步被死死地拖在了葱岭。

    喀喇汗的死亡,宣告一个汗国最正统的王族覆灭了,穆辛窃国,据说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铁心源看到这些消息,叹息了一口气,就合上了文书,穆辛就要来了。

    嘴巴是没办法打仗的,除非你用牙齿咬。

    反对穆辛的呼声越高,就说明穆辛对葱岭的控制越是稳固,咬人的狗从来不叫,很明显,穆辛就是这样的一条狗。

    只有横征暴敛才能激起民怨,穆辛不是一个很爱钱的人,之所以会横征暴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储备军粮。

    在这个时代里,消息的传递总是滞后的,铁心源知道康居国,知道大宛国,知道柔然国建立的消息的时候,这些国家很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西域人对武力的认知很深,民间的歌手们用诋毁穆辛的歌谣来向那些被盘剥的人换取一点钱粮,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西域,想要提前制定一个可行的计划非常的难,走一步看一步才是正确的领导方式,如果想要再谋划一步,往往是在做无用功。

    同样的看法也适用于大宋。

    赵祯在知道自己亲外孙降生的消息之后,据说龙颜大悦了整整三天,尤其是看到外孙屁股上的那块蛤蟆胎记之后,更是在皇宫举行了一场隆重的酒宴,赵婉的贵妃母亲破天荒的出现在酒宴的现场,虽然只能负责给皇帝皇后倒酒,她依然激动的打碎了好几个琉璃盏。

    这样的罪过如果放在天庭,是要被丢进流沙河里变成妖怪的,赵祯却视若无睹,自己小老婆是个什么德行他很清楚,皇后也很清楚,拿这样的可怜女人当对手会辱没她曹家的优秀智商。

    青唐王!

    这就是铁喜的封号。

    在群臣声势浩大的反对声中,这个封号依旧得以顺利施行,青唐城是铁喜的封地,这是大宋开国以来,第一个可以有实际控制权的封地。

    虽然青唐城依旧在瞎毡的手中,可是,大宋和哈密的两路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夺取青唐就是近日要发生的事情。

    一旦青唐城的大门被炸药炸开之后,瞎毡的末日就会降临,他已经无处可去了。

    没藏讹庞和狄青,杨文广之间的战争依旧在进行,只是战场有了很大的变化。

    五月的时候,没藏讹庞见强攻延川不下,就派麾下大将隗明荣从南方出兰州,三万铁骑直插宋军背后,早有防备的狄青,在青城截住隗明荣,两军在青城厮杀半月,以西夏人的无功而返而告终。

    没藏讹庞趁着狄青离开,再一次向延川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进攻,只可惜,在大量新式武器的面前,西夏彪悍的武士们伤亡惨重。

    新式的猛火油,新式的火药,在这一战中发挥了无与伦比的作用,造就实现量产的神臂弩更是拉平了西夏武士和宋军的战力水平。

    仅仅延川一战,就耗费了九万斤猛火油,七万四千斤火药,一百四十余万枝弩箭……延川成了西夏人不可忘记的伤心地。

    没藏讹庞想要浑水摸鱼的计划彻底的流产,面对国内汹涌的反对之声,没藏讹庞不得不重新率军回到了卓啰城,大宋和西夏之间的战线,重新回到了一年前的态势。

    大宋也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胜利,这场胜利要比南征的胜利更加的让人振奋。

    沉寂良久的大宋北方战线,终于从防守转入了战略进攻态势。

    在夏悚的主持下,沧州牢城一夜变成了空城,全大宋所有的官府全部都在快速的审判手里的案件。

    能打屁股的不打屁股,改发配,能砍头的不砍头,改发配,能发配岭南遇赦不赦的恶性士大夫罪案,全部改为发配哈密。

    就连横行街市的浪荡子,走街串巷的无赖,当街斗殴的游侠儿,也在清理的行列里面。

    据说,连忤逆不孝的不孝子,背人偷情的荡妇,尼姑庵里的艳尼,和尚庙里的淫僧,沿街乞讨的乞丐也在发配哈密的人犯名单上。

    大宋终于和哈密经过青唐之地结壤了,只要是大宋不要的,摈弃的,全部丢给了哈密国。

    诺大的东京街市上,顿时就有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盛世景象。

    被发配过来的宋人不像去年过来的回鹘人,他们来到哈密所有的费用都是出自大宋。

    保证这些人生活整整一年的钱粮全部都出自大宋,当然,阴毒狠辣的夏悚不可能从大宋国库里掏这笔钱粮。

    于是,能出这笔钱粮的的地方只有青唐。

    路途过于遥远,很多东西运回大宋不划算,就有无数的商贾们乘机不辞劳苦的向青唐运送粮食,然后用粮食跟大宋军队换取战利品,牛羊,和肥美的牧场,山林和湖泊。

    最大的一块肥肉被随军的商贾们给吃掉了,他们抹一把油光光的嘴唇,对大宋准备韬光养晦十年的计划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既然大宋已经控河湟而窥阴山了,为什么就不能继续控阴山而窥银夏?

    没见没藏讹庞已经被狄帅和杨将军给打跑了吗?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呢?

    没了战争,这些依靠战争吃的肥肥胖胖的家伙们吃什么?

    南征大胜,河湟大胜,赵祯的百姓们终于品尝了战争的红利。

    南征的以后,香料的价格如同雪崩一般降价,交趾国弄回来的三季稻已经在南方大规模的开始播种了,大宋一向居高不下的粮价也渐渐有了下跌的趋势。

    河湟大胜带给大宋百姓最实际的好处就是骡马,牛羊的价格狂跌。

    以前的时候,大宋一匹驽马的价格至少都在八贯钱以上,如今都下跌到三贯钱,依旧很少有人问津。

    大量的青唐马进入大宋之后,军队淘汰下来的驽马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宋人对青唐的掠夺是毁灭性的,早先说好对青唐的降臣优待的说法不见了。

    在富弼的主持下,一场场史无前例的清算开始了。

    包拯给皇帝上书言道:“……河湟地已无青唐人,无青唐城,无青唐地,道死途埋者数不胜数,或为牧奴,或为妾婢……稍有家产者皆付有司拷问,无罪者有罪,无刑者有刑

    ……有问罪于官府者,大军顷刻即至,又一场叛乱消弭于无形,军人得军功,官府得钱粮,竟然两相宜……”

    皇帝看过包拯的奏折之后就存档了,以后史书上可能会记载曾经有人为那些可怜人说过话,也仅仅如此而已。

    大宋的大佬们都清楚不能这样残酷的剥削边地的边民,这样做和可能会激起民变,很麻烦。

    可是啊,这些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河湟地不算是什么边地了,哈密才是真正的边地。

    既然河湟不再是边地了,自然是要纳入官府统治体系的,大乱之后才会有大治,大治之后才会有民心所向,一张白纸上才好重新作画。

    对这一点,他们非常的有心得。

    坐在书房里的铁心源看着靠在窗户边上打盹的尉迟灼灼自言自语的笑道:“终于有那么一点变化了。”

    说完就合上单远行从东京送来的文书,喝完茶壶里的凉茶,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才走出了房门,猛烈的阳光照射着大地,世间万物都是蔫蔫的,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向太阳发起挑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