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章理所当然的明珠暗投
    第七章理所当然的明珠暗投

    太一神精丹这个东西铁心源不在乎。

    但是他从孟元直和赵婉的反应中看到了一丝不好的状况。

    孟元直现在对于金钱已经是无动于衷的那一类人,赵婉更是长在皇宫之中,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连他们两人在听说太一神精丹的消息之后,都不约而同的露出觊觎之心,如果换成其他人,很可能会当场强夺。

    孙思邈的人品没有任何的问题,他老人家一辈子尽干悲天悯人的好事了,以至于四五百年前他老人家留下来的坏东西也成了信誉杠杠的好东西。

    一个人干了一辈子好事,如果无意中干了一件坏人大家也会大度的将这事列入好事里面去,只要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就成了。

    因此,也就极具欺骗性。

    铁心源不认为自己将来会有这样的待遇,除非是留下一个宝藏。

    海盗有金银岛,山贼有藏宝洞,马贼头子在沙漠深处留下一个谜一样的传说才是恰当的。

    阿大和巧哥带着一万人已经离开了瀚海,现在应该已经到了草头鞑靼的地界。

    从砂岩山出到大石城不过四百里,在戈壁上,骑兵最能挥自己的度优势,一半天的时间足够他们对付那个鼠两端的大石城城主。

    以前的时候,战争对于铁心源来说是一个非常严肃地话题,自从成为哈密的王之后他现,战争对于一个君王来说普通的如同吃饭睡觉一样。

    是生活中的切实需要,该动战争的时候就动战争,用不着想的太多太深。

    原本以为李巧和卓玛会对进攻青塘有什么想法,结果非常的出乎铁心源的预料。

    卓玛要比李巧更加的热心,这一次出征,她不顾李巧的再三劝组,也要随军出征,两个孩子丢给王柔花之后,就带着她手下一百多吐蕃女护卫,又招募了五百吐蕃雇佣兵浩浩荡荡的随军出征了。

    理由非常的充分,她这个吐蕃公主在收拢民心的时候还是很有作用的。

    卓玛的心思简单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这个女人见泽玛成了大雪山的主人之后非常的眼热,觉得自己也能成为青唐城的主人。

    至于青唐城以前属于她哥哥这件事,卓玛好像一点心理阻碍都没有。

    李巧临走之前专门就卓玛的心思和铁心源详谈过一次,他以为卓玛可以用,却不能分封在青唐,泽玛那个女人能统御大雪山,是因为大雪山的力量孱弱,青唐则不一样,那里民风彪悍,一群吐蕃人只要找到一个稍微尊贵点的人就会死命的追随。

    万一卓玛那个疯女人起来不该有的心思,到时候下手剪灭就让人难做了,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给她这个机会。

    铁心源认为李巧想多了,即便有分封,也是分封给李巧,哪有分封给卓玛的道理。

    铁心源身边的好人不多,却一个个感情很好,他自然不会让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生。

    明天是儿子的满月礼,火儿那里需要铁心源亲自去打招呼,自从将作营弄出来大块的玻璃镜子之后,将作营的防卫等级再次提高了。

    等闲人进不去,即便是铁心源想要进去,也要提前打招呼,赵婉能进去,却只限于成品库,她可以在成品库里尽情的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却不能进入生产地。

    至于欧阳修曾经多次的想要进去看看,都被火儿一口回绝了,火儿早就说了,将作营是自家兄弟的禁脔不容他人窥伺。

    火儿家就安在将作营大门里面,一座很漂亮的两层小楼,就是他家的大门很重,铁心源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推开门,见火儿坐在门厅里面躺着喝茶,不由得埋怨道:“好歹是将作营的大头目,把自家的大门修理一下不成吗?”

    火儿起身给铁心源倒了一杯茶笑道:“干嘛要修理,现在这样子就很好,你们没推一次门,我房顶上的水箱里就多一桶水。

    听火儿这样说,铁心源回头火儿家的大门,不由得苦笑起来,他家的门轴上满是齿轮,只要转动门轴,小齿轮就会带动大齿轮,然后大齿轮再带动一个更大的光轮子,光轮子上缠满了绳子,随着光轮子转动,挂在一个滑轮上的绳子就会从水渠里提起一桶水最后灌进大水箱里,很完整的一套机械装置。

    铁心源掸掸袍子上灰尘躺在躺椅上侧着头问火儿:“你最近在研究这些东西?”

    火儿一听铁心源说起这事,兴致立刻就来了,费力的从屋子里搬出来一大摞子木头制成的齿轮放在铁心源的身边道:“好东西啊,越研究越是有意思,大小齿轮配比好之后,不但能控制度,还能控制力量。

    你看啊,小齿轮带动大齿轮的时候就非常的费力,而大齿轮带动小齿轮的时候就没有那么费力了,最重要的是,大齿轮带动小齿轮的时候,大齿轮转动一周,小齿轮就会转动数十周,小齿轮带动的轮轴的转就会加快。

    反之,小齿轮带动大齿轮的时候,小齿轮转动数十周,大齿轮才会转动一周……”

    铁心源喝着茶笑眯眯的听火儿给自己讲述最原始的变箱原理觉得很有趣。

    他觉得哈密国很快就会出现度可控的水锤了,再研究下去,能变的滑车也会出现……

    等火儿口沫横飞的讲完自己的新现,铁心源敲敲桌子道:“明天你侄儿的满月礼,礼物不能轻了。

    毕竟,我已经给你家的孩子给了四次满月礼……”

    火儿鄙夷的道:“我生了四个孩子!”

    说着话就重新回到屋子里,抱出一个童车放在铁心源的面前,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齿轮没还没大规模运用呢,就先给小侄儿用了,没见过吧,等到孩子再大一点,只要踩着这个踏板,车子就能自己跑,还不费力气……”

    这东西铁心源很熟悉,小时候就骑过这东西,比火儿弄的这个笨重的东西轻巧一百倍,也精致一百倍,除了没有镶嵌那么多的宝石玛瑙之外,基本上差别不大。

    东西不值钱,心意铁心源领了,让护卫扛着小车子准备去水儿那里转一圈。

    这孩子这段时间过的不是很满意,自从炸开了塔里木河让它改道之后,他就一直很郁闷。

    兄弟里面,真正算起来,就他一个好人。

    “别去了,水儿最近在山洞里很久没出来了,他在按照你说的法子弄你要的那个硫酸呢。

    不但他在弄,玲儿,福儿也掺和进去了,整天在烧硫磺,弄得山洞里全是呛人的酸雾,都进不去人。”

    铁心源连忙道:“那东西就该在露天里干,怎么弄山洞里去了?”

    火儿摆摆手道:“水儿按照你说的,在石锅里面烧硫磺,然后鼓风,把烟气注进水里,得到了一种新东西。

    很像胆矾油(硫酸),可是又不太像,味道臭的厉害,我劝他干脆烧胆矾算了,结果他不同意,胆矾那东西太贵了,不像硫磺,魔鬼地就产那东西。

    如果不把造价弄下来,将士们守城的时候怎么一锅锅的往敌人头上泼?”

    铁心源愣住了,瞅着火儿道:“你们觉得硫酸是这么用的?”

    火儿摊摊手道:“那还有什么用处?我们试过了,把胆矾油涂在铠甲上,不一会铠甲上就会多一个洞,那东西还会往肉里面钻,啧啧,泼在猪肉上,不一会猪肉就成干柴棒子,守城用的利器啊。”

    铁心源忽然笑了起来,火儿他们说的没错,这时候硫酸就该是这么一个用法。

    而且一点都没错。

    火儿拍着肚皮高兴地道:“有了这东西,以后就不用什么铅汁,金汁(粪水)火油罐子来守城了,这东西点不着,只要泼洒出去,嘿嘿,要命啊。”

    既然兄弟们都在恶毒的道路上狂奔,铁心源就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打扰一群科学家们做研究。

    要火儿今晚和水儿他们说清楚明天一定要带礼物过来之后,他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火儿家。

    只是在关门的时候,又帮火儿家提了一大桶洗澡水。

    赵婉对火儿送的小车车非常的感兴趣,迫不及待的将儿子放在上面,现儿子的两只小脚连踏板都够不到,就有些埋怨火儿把小车车给做大了。

    铁心源拉扯一下儿子那对毫无意识乱蹬的小腿笑道:“即便是做的再合适,儿子也不会蹬。”

    听见赵婉在大笑,回过头的时候才现赵婉把她的大屁股正在往小三轮车的座椅上放。

    然后就弓腰曲背的坐在小车车上,将小车车蹬的乱跑,笑声越的大了。

    水珠儿在一边羡慕的看着,看样子,她也很想弄一辆这样的小车车拿来乱蹬。

    见赵婉玩的开心,铁心源也不想扫兴,反正这东西儿子想玩至少是三年以后的事情,现在拿来孝敬母亲也没有什么大错。

    “做一个大的!不,做好多大的!我出钱!”

    赵婉玩出了兴致,把车车放在一边,严厉警告水珠儿不许乱动之后,就豪气干云的对铁心源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