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章流毒无穷
    第六章流毒

    “那可是太一神精丹啊!”

    孟元直跟在铁心源的身后不知第多少次的说起这个话题。

    “要不,我去把它偷回来?”孟元直咬咬牙道。

    铁心源终于停下脚步恨铁不成钢的道:“一个堂堂的宗师去当盗匪吗?”

    “为了太一神精丹当一次盗匪也没关系,我都想当强盗了,实在不行,等霍贤走到半路上,我半路蒙着脸冲杀出来将他斩于马下……”

    铁心源摇摇头道:“那东西我是不要的,你要是想早死,那就去抢好了,不过,你记着一定要留霍贤一条命,我还要这个老倌当我们的国相呢。”

    “孙神仙啊……”

    “我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孙思邈亲自炼就的,即便是孙思邈亲自练就的,我也不要!”

    “为何?这可是旷世奇物!”

    “是不是旷世奇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雄黄这东西用火烧过之后就会变成砒霜。”

    “孙神仙乃是药神!怎么可能辨识不出砒霜这种东西?”

    “可是他死了!”

    “不是死了,是举霞飞升了。”

    “……”

    铁心源发现很难跟一个宋朝人说清楚化学反应,于是,他就决定不说,以后说不定还要利用宋人的这种执念,现在说破了,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长吸了一口气之后铁心源郑重的对孟元直道:“我知道,你如果真的想去谋算一个物件,就一定能够弄回来的。

    如果你真的弄到了,你拿那东西去交换利益也好,用来干其他事情也罢都没问题。

    我只要你记住一件事,千万,千万莫要自己吃下去,更不要给自己的亲人服食,否则你一定会痛悔三生。”

    孟元直知道铁心源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不由得惊讶的道:“这是为何?”

    铁心源换了一种方式对他道:“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一位炼丹师,如果撇开医药上的造诣,就熔火炼丹这一道上,不是我自夸,孙思邈都未必有我造诣高深。”

    孟元直更是惊讶,急忙道:“没见你开炉炼丹啊。”

    铁心源笑道:“你以为琉璃,火药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

    这些东西和炼丹术都是一脉同生的,前些时间我们从迪伊思那个老太婆手里得到的绿矾油就是丹液的一种。

    那东西销金化铁你又不是不知道,教你一个乖,但凡是丹药炉子里出来的东西都是杀人夺命的好东西,如果想吃,就先想想自己的肠胃是不是钢浇铁铸的。”

    能说的都说了,铁心源还忙着去看自己的儿子。

    明天就要满月的儿子很精神的睁着乌溜溜的眼珠子到处乱看,赵婉一会吧孩子摆在床上,一会把孩子塞进摇篮里,轻轻地摇晃着,一脸的母爱让人看了喜欢。

    铁心源上前把鼻子塞进赵婉高高的发髻里面深吸一口气,很满意,老婆的头发重新恢复了昔日的芬芳,不像昨天在她发髻上吸一口气会让人窒息。

    “在温泉里面洗了三遍,两个伊赛特女人可是前后帮我收拾了一个时辰,才把味道洗掉。

    夫君,洗澡时间长让人没力气,您看会儿子,妾身躺一会。”

    赵婉说完就打着哈欠倒在床上。

    铁心源接过摇篮轻轻地摇。

    母亲从不允许别的人在孩子三岁之前帮铁心源和赵婉带孩子,即便是水珠儿也不成。

    按照她老人家的说法,生儿育女首先就要贴心,孩子三岁之前正是认人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孩子见到的最多的人是自己的父母,他就会对父母感到亲切。

    因此,铁心源每天雷打不动的和自己的儿子相处一个时辰的时间,哪怕孩子睡着了,也要守着。

    按照老母的原话来说,孩子知道你看着他保护他呢,这才能安心睡觉。

    孩子三岁之前醒悟的是神魂,而不是**,这时候给孩子施加的烙印是骨子里的,一旦形成一辈子都难以改变。

    后天学会的东西人可能回忘记,唯有烙在神魂上的东西至死都不会忘记。

    比如呼吸,比如吃喝拉撒,比如六识……

    很神秘,铁心源以前隐隐约约的听过这方面的教育,没想到后世的朦胧教育在母亲这个宋朝人面前没一点新鲜。

    赵婉对婆婆的话不是很相信,不过,看在自己聪慧的丈夫份上,她还是勉强承认了婆婆的理论,这些天一夜起来好几次喂养孩子咬着牙一句累都不说。

    小家伙长了一个月,模样终于渐渐长开,眉宇间也渐渐有了一些赵婉的影子,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真的和赵婉太像了,要是按照目前的趋势长下去不长歪的话,这小子可以媲美历史上那些著名的美男子了。

    赵匡胤的长相就不怎么样,赵婉的老祖宗赵匡义长得还不如他哥哥。

    百十年下来无数的美女牺牲了自己帮着赵家改良基因,到了赵祯这一代终于有了一些起色,至少,赵祯就是一个身高八尺,手长脚长,面如冠玉长的很不错的帝王,到了赵婉这里就更加的出色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清冽的泉水从孩子撅着的***上喷出来,如果不是铁心源手疾眼快用手接住,刚刚换过的小褥子又要更换了。

    这是一种乐趣,铁心源是一个有点洁癖的人,现在用手接儿子的尿水眼睛都不眨一下。

    赵婉的后颈上有一小片胭脂色的胎记,形状像一条小鱼,听赵婉说他父亲的肩背上也有一片那样的颜色的胎记,据说是一条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王渐应该知道,到时候问问。

    儿子的小屁股上竟然也有一小片胭脂色的胎记,赵婉硬说那片胎记很像一头蹲着的红老虎,也不知道赵婉是怎么看的,铁心源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蛤蟆。

    想起儿子的名字铁心源就苦笑。

    铁家有正儿八经的名字还是从他这一代开始的,据母亲将,铁心源的爷爷叫铁老十,父亲叫做铁阿七,爷爷辈往上连个名字都没留下来。

    如果按照爷爷辈留下来的名字来起名,到了铁心源这时候他就该叫铁老三,族群里面,铁心源行三。

    一场大水改变了王柔花的命运,也改变了铁心源的命运,有时候铁心源也在想,如果自己父亲没有死,自己很可能就会是一个调皮的小铁匠,毕竟,刚刚过来的时候,铁心源只想平平安安的把这奇怪的一生愉快的过完。

    不知为什么,铁喜这个很土的名字出现在铁心源的脑海中,怎么都挥之不去。

    很快,铁心源就高兴起来,这个名字真的很不错,只要是一个父亲,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喜乐的。

    见儿子吐着泡泡睁开了眼睛,铁心源小心的把他从摇篮里面报出来,对着他的小脸道:“喜儿,我的小喜儿!”

    铁喜吹了老大的一个泡泡回应,这让铁心源非常的高兴,连声念叨着铁喜两个字,满意非常。

    “铁喜是个什么名字,是人字旁的那个僖还是四点水的熹?”

    赵婉刚刚睡了一觉,被铁心源和儿子的笑闹声惊醒,精神好了很多,起床气多少还有些,起身质问。

    “什么东西都不加,我儿子就叫铁喜,钢铁的铁,欢喜的喜,铁定要欢喜的意思!”

    赵婉楞了一下,丈夫说的斩钉截铁,很明显是认真的,也不容改变,马上笑道:“我把他生出来,怎么起名是你的事情,铁喜?挺好的。”

    铁心源看了赵婉一眼道:“敢说不好你试试!”

    “哎呀呀,知道您是大老爷,有威风也别对我们母子俩耍,外面有的是您看不顺眼的人,找他们去。”

    铁心源满意的哼一声,见赵婉把孩子抱走了,想起书房里还有好多公文没有批阅,打算出去干活。

    走到门口又回来了,认真的对赵婉道:“如果明天要是有人把太一神精丹当做贺礼给孩子送过来,记得马上,立刻把那东西丢进仓库里去。

    不要打开,更不要随便吃,要是你敢给儿子吃,我可能会发狂。”

    赵婉听到太一神精丹五个字的时候眼睛明显在发亮,她读过很多书,自然知道这东西。

    “那东西在谁手里?”

    “霍贤,他刚才打算送给我,我没要!”

    “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孩子不吃,也可以拿给母后吃啊,她老人家很需要这个。”

    铁心源盯着赵婉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你打算毒死你婆婆?”

    赵婉被铁心源眼睛里的森冷下了一跳,不过她马上反击道:“丹药又不是毒药。”

    铁心源点点头,握住赵婉的一只手道:“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丹药就是毒药,这两者没区别,即便有,也仅仅是毒性猛烈和不猛烈的区别。”

    赵婉小心的看着铁心源道:“您懂丹药?”

    铁心源再次点点头道:“比任何人都清楚。”

    赵婉点头道:“如果霍贤把丹药献上来,妾身不会自己吃,不会给婆婆吃,更不会给孩子吃。”

    从赵婉这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铁心源才满意的走了,赵婉就这点好,只要是答应过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越雷池一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