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章新世纪
    第一章新世纪

    铁心源听到这声婴儿的啼哭,眼泪都下来了。

    活了两辈子人,这还是第一次体验做父亲的感觉。

    不知为什么,以前听到孩子啼哭脑袋就有两个大的铁心源,这一刻听自己孩子啼哭,就像是听见了世上最美妙的音乐。

    神魂都在颤抖,都说父子间的关系是从父亲见到孩子的那一刻才开始建立的。

    现在,铁心源不用看孩子,血脉的联系已经让他对这个孩子有了浓浓的牵挂。

    “是男娃女娃?”

    孟元直一跳三丈高,大声的在外面吼叫。王渐已经不管不顾的冲进了产房,马上就被孟元直老婆一帮妇人给撵了出来。

    “老夫是宦官,百无禁忌!”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着这群人胡闹,脸上笑眯眯的,孩子已经出世了,看样子赵婉也非常的平安。

    既然这样,他就非常满足了,至于生儿子还是生闺女对他没有什么区别。

    欧阳修整整衣衫,朝铁心源抱拳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

    “欧阳先生有心了,多谢。”

    正在寒暄的时候,王柔花抱着一个小小的襁褓走了出来,对铁心源道:“铁家有后,重六斤八两!”

    王渐听到这话,高兴地忽闪着肥大的袍袖如同一只蝴蝶满狼穴乱跑,还夸张的朝大宋所在的南方乱叫唤:“官家,您有外孙了,官家,您有一个外孙了。”

    王柔花瞪了一眼总想掀开襁褓看孩子**的孟元直一眼,天不怕地不怕的孟元直只好讪讪的住手,直到王柔花把孩子放进铁心源怀里才小声对铁心源道:“掀开瞅瞅,要是不确认的话,**会跑的。”

    知道孟元直已经为孩子的事情憋了一年,铁心源就小心的打开襁褓,露出自己孩子的雄性标志,孟元直瞅了一眼,立刻就狂笑着朝狼穴门口纵掠而去。

    欧阳修掏出一枚精美的玉佩,放在孩子的襁褓上笑道;“此物来自文德殿,是老夫当年高中之时,先皇御赐的东西,拿给小东西添福。”

    大宋的士大夫们身边总有一个叫做性命交修的物件,这个物价可能是一方砚台,也可能是一支秃笔,甚至可能是一块平凡至极的石头。

    据说蔡京手边就有一支常年不离手的桃木如意,这柄如意并非什么贵重材料制成,却被蔡京视作生命,即便是客死潭州,也未曾将这柄如意放下。

    很明显,这块还带着欧阳修体温的羊脂白玉,就是他的性命交修的物件。

    “此物乃是先生入世的信物,如何能够轻易割舍?”

    欧阳修看了铁心源一眼道:“多好的孩子啊,可惜要被你们这些利欲熏心之徒拿来作伐。

    老夫无法阻挡你们,只好给这个孩子添点福气,祝愿他一生平安。”

    欧阳修说完话,就甩着袖子离开了,背影看起来多少有些萧瑟。

    王渐抹过眼泪之后,就小心的接过铁心源怀里的孩子,怔怔的看了好一阵子,直到孩子又开始哭泣了,才手忙脚乱的把孩子还给铁心源道:“小主子饿了。”

    铁心源抱着孩子走进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产房,赵婉头发散乱的躺在床上,自从铁心源进来,她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孩子。

    铁心源把孩子放进赵婉的怀里怜惜的摸着赵婉苍白的脸蛋道:“辛苦你了。”

    孩子似乎能感受到母亲的气息,躺在母亲的怀里立刻就不哭泣了。

    赵婉看着孩子笑道:“果然是一个儿子,夫君,您说,这是上天注定的吗?”

    铁心源笑道:“这是你的功劳,也是你的命运。”

    赵婉骄傲的抬起头道:“既然是上天注定的,妾身就要为我的孩儿拼上一拼。

    我的孩儿必然是真正的万王之王,注定的天下之主!”

    王柔花在一边皱眉道:“孩子将来能不能成万王之王我不知道,你如果在两个时辰之后还没有奶水,我孙儿就要挨饿了。”

    母亲的一句话就把赵婉从梦幻般的幻想中唤醒,揉揉自己鼓胀的***有些发愁。

    想跟母亲求教的时候,却发现王柔花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张嬷嬷在一边笑的如同一朵花一般。

    “孩子力气小,不一定能吸允开母亲的********铁心源两辈子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听张嬷嬷把话说了一半,就希望她能继续说完。

    赵婉的双颊可疑的变红了,张嬷嬷见赵婉听懂了自己的话,也跟着笑眯眯的离开了产房。

    带着纱帐的床榻下面装着四个轮子,四个侍女轻轻地一推,床榻就离开了临时搭建的产房,回到了赵婉的卧室。

    铁心源是三个时辰之后离开房间的,神情有些尴尬,赵婉则笑眯眯的,他们的儿子趴在胸口喝奶喝的非常有力气,跟着铁心源一起出来的水珠儿看都不敢看大王,觉得他可能随时会发怒。

    未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那些产婆不许铁心源留宿赵婉的房间,只能在白日里去看孩子和产妇。

    回到书房,孟元直一个人坐在里面,就着一碟子盐豆有滋有味的喝着酒。

    铁心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干之后笑道:“到底是我生儿子还是你生儿子,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高兴?”

    孟元直拿手敲敲酒杯,示意铁心源给他倒上。

    两个人的时候再说君臣身份就很没意思了,铁心源很自然的给孟元直倒了酒,眼看着他一口喝干之后道:“巧哥他们刚刚来过,不方便进房间……”

    孟元直笑道:“这种事情还是亲自确认一下为好,否则没人能安心。

    哈密王世子降生,全哈密普天同庆,王渐已经写了奏表,你也要写奏表,欧阳修也要写奏表,泽玛要拟定王世子的请封文书给大宋鸿胪寺,王后也要亲笔写玉牒给宗人府,太后要在我哈密的宗庙祭天,你要呈表给铁家的祖宗,为祖宗立庙号,建太庙。

    如此一来,我哈密皇族就算是真正的确立了。”

    这些事情早就有过论定,因此,孟元直提出来的时候铁心源也不感到突兀。

    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大赦哈密罪囚,建立孤老院,悯慈院,义庄,这也是应有之义,欧阳修早就拟定了文书,就放在你的桌案上,如果同意,官府立刻就会办。

    哈密需要大赦的罪囚总共有一千四百八十七人,当然,还有一个老家伙是不能放的,他必须腐烂在监牢里。”

    铁心源摇摇头道:“一片云放掉吧。”

    孟元直吃惊的问道:“真的放掉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真的放掉,给他一块土地自耕自食,一个武功尽失,又被阉割的老苍头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不担心他出去胡说八道?”

    “说什么?说我是一个马贼?老子本来就是一个马贼,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想过隐瞒。”

    “我已经给单远行去了密信,东京那边开始要为世子造势了。”

    “你们打算怎么造势?”

    “买通司天监的老家伙,说有大星坠于西垂,又有新星定图西方……”

    “坠落的大星是谁?”

    “喀喇汗!今天死了。”

    “胡说八道,你怎么知道喀喇汗死了?隔着一千里地呢。”

    孟元直嘿嘿笑道:“他吃了牵机药想不死都难,你可能想不到,阿丹这个家伙回到博斯腾湖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掉喀喇汗,至于哪天死不重要,反正他死定了。

    这是撒迦那个老家伙给阿丹制定的计划,弄死喀喇汗嫁祸给穆辛,然后找机会掌握喀喇汗的军队。”

    铁心源笑道:“撒迦不会不知道,不论是穆辛还是阿丹都是我的死敌。

    另外,这个计划恐怕更多的是出于塞尔柱人之手,阿伊莎这个女人说到底还是向着自己的父亲。”

    “女生向外不奇怪,这一次阿伊莎可是真的在为阿丹考虑,如果塞尔柱国有机会吞并喀喇汗国,形成一个统一的大一统的突厥遗族,那才是真正的帝国。

    这样一来,对于阿丹的母国巴格达却有无穷的好处,毕竟,用喀喇汗国来换取巴格达一城之地,塞尔柱国无论如何都是赚的。“

    铁心源喝了一杯酒笑道:“你以前都不屑知道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现在怎么这么勤快?”

    孟元直大笑道:“以前没有目标,即便有目标也是虚的,现在你给我们大家生了一个活生生的目标。

    老子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连命都可以不要!”

    铁心源不由得笑了起来,拍拍孟元直的肩膀道:“那就好好干,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回到大宋去光宗耀祖。

    我们兄弟将来如果可以各得其便也算是一桩美事。”

    孟元直冷哼一声道:“将来回大宋的名份有了,你也不能缺少我日后享受荣华富贵所需的金子。”

    “你回去了,你儿子不是还要在哈密为官?想要孝敬找他们要去。从下个月开始,你也开始领俸禄。”

    孟元直哈哈大笑道:“也好,给我定高一些,你也知道,老夫现在不仅仅是宗师级别的高手!

    还是一个合格的统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