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三三章一片云认输了
    第一三三章认输的一片云

    地牢里很快就陷入了沉寂之中。

    扎西仰头看着地窖粗糙的顶棚,阿丹正在用力的拉扯自己的腿,希望两条腿能早点恢复早日的活力,迪伊思脸色阴晴不定的瞅着缩在角落里的一片云。

    “年轻人,你已经背离了哈密国,后路就已经没有了,既让如此,放我们走,和放这里所有的人走,对你来说都是一个结果。

    如果你相信,我以天神的名义发誓,只要离开这里,我们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扎西默然点头,阿丹的胖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指着那三个还在吃饭的刺客对扎西道:“杀死他们。”

    扎西猛地抬起头,想要反驳一下,见阿丹笑吟吟的,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不由得重新低下头。

    迪伊思从阿丹送来的一堆东西中,找到自己的革囊,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往三个刺客的食物里倒了一些绿色的粉末。

    眼看着三人狼吞虎咽的吃下去,就问扎西:“现在是什么时候?”

    扎西看着渐渐悄无声息的三个刺客,木呆呆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太阳落山了一柱香的时间。”

    迪伊思笑道:“时间还早。”

    扎西摇头道:“不早了,再过一会,就会有号角声响起,我们就该离开了。”

    阿丹将腰带狠狠地勒了一下,指着一片云和山魈的栅栏道:“放他们出来!”

    扎西已经屈服了一次,屈服第二次的时候就没有那么纠结,取出钥匙,打开了一片的牢房,又来到高台上,将山魈所在的铁笼子也打开。

    山魈闪电般的冲进一片云的牢房,一人一兽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迪伊思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已经夺取了领导权的阿丹,就搀扶着走路依旧不太稳当的阿丹慢慢的向地牢出口走去,这一次,他们没有征求扎西的意见。

    走出地牢,外面就是宽阔的山洞,这里和地牢没有大的差别,但是,阿丹已经欢喜的有些颤抖了。

    山魈蹲坐在一片云的肩头,将他的腰身压的有些佝偻,即便这样,一片云依旧欢喜。

    这一次不用阿丹命令,扎西就找来三柄长刀和一具强弩,阿丹取过长刀挥舞了一下,对这柄长刀非常的满意。

    “保护好阿丹王子,你要的天神都会给你。”迪伊思取过那具上好弩弦的强弩悄悄地对扎西道。

    迪伊思丑陋的笑容给了扎西很大的安慰,不知不觉的点点头。

    春日天黑的比较晚,日头落山之后天空暗淡的光芒从远处的天井方向落下来如同圣光。

    阿丹长吸了一口气道:“春天已经来了吧?”

    扎西道:“春草已经长出来。”

    阿丹沉默了片刻张嘴道:“等到战马膘肥体壮之后,战争就该开始了。”

    迪伊思道:“巴格达……”

    阿丹摇摇头:“巴格达无所谓,不管是智慧长老,还是权杖长老,我父亲不过是换一个主人罢了。

    我想留在西域……”

    迪伊思拉着阿丹的手道:“孩子,不要执着于仇恨,西域是一个虎狼窝,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不应该在这里消磨你的时间。

    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娶走阿伊莎,代替的父亲统治巴格达,有你和阿伊莎在,巴格达的人民就会有一个真正的王,你是巴格达人的儿子,应该为他们着想。”

    阿丹强忍着怒火道:“我失败了一次,就永远是失败者吗?”

    迪伊思强忍着不让阿丹看出自己眼中的失望之色,低着头道:“出去之后再说吧。”

    一片云警惕的瞅着面前的三个人,他总觉得那里对劲,离开地牢的过程顺利的让他不敢想象。

    山魈无论如何也不从他的肩膀上下来,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非常的不安。

    一阵整齐的诵经声从远处传来,借助山洞的回音功能,显得极为庄严肃穆。

    扎西喃喃自语道:“原来已经到了晚课的时间了。”

    他趴在门缝处朝外看了一眼,等繁杂的脚步声来到地牢门口的时候,他就打开了地牢,第一时间把阿丹和迪伊思推进了那群念着经文的和尚群里。

    红色的僧袍很快就遮掩住了阿丹和迪伊思,他们脚下不停,僧人群很快就要走过地牢门口了,一片云和山魈也快速的冲进人群,静静的等着红色的僧袍加身。

    扎西的神情有些恍惚,他愣在门口,似乎忘记了要逃走的事情。

    一支枯瘦的臂膀探手将他搂进人群,一袭红色僧袍披在身上,同一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道:“归去灵山,承受我的衣钵。”

    靴声囊囊,百十位从清香城化缘归来的僧侣念着经文从地牢门口经过,地牢的大门紧闭,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只有在大门前蹲着一个古怪的人,他的肩头坐着一只肥大的山魈,惊怒交集的瞅着已经远去的僧侣群大喊大叫。

    要去后山的大雷音寺,就必须穿过狼穴,大雷音寺里不缺少食物,可是,雷音寺里的僧人在每月的这一天还是要去清香城讲经说法,接受信徒的膜拜和敬献。

    一路上经过了十七八道关口,这里的守卫对这一幕早就习以为常并不去理睬,一些崇信佛教的武士还会双手合十向僧侣群行礼。

    一片云被囚禁在地牢里已经很久了,没有人领路,他根本就不知道出口在那里。

    原本还想用高密来威胁那些僧侣,话还没有出口,他就惊恐的发现,阿丹逃走这件事很可能是一个阴谋。

    他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碰,只可惜,除了僧侣们离去的那条道路之外,其余方向的大门都锁的严严实实。

    地牢大门洞开,尉迟文和全副武装的嘎嘎从里面走了出来。

    脑袋被面甲遮的严严实实的嘎嘎瓮声瓮气的道:“他们打算把阿丹藏在大雷音寺里面吗?”

    尉迟文摇摇头道:“货物转给了萨迦活佛,我明天就去接收他付给我们的代价。”

    “扎西必须交出来,他不死,我心不安。”

    尉迟文拍拍嘎嘎的铠甲笑道:“不交也可以,只要他们愿意付出代价。”

    嘎嘎怒道:“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苟且?”

    尉迟文笑道:“军队里的事情自然不能苟且,这里不过是内府而已。

    只要是内府的东西很少有什么不是不能交换的。”

    “也包括你?”嘎嘎怒不可遏。

    尉迟文摊摊手笑道:“当然,只要价格合适,到时候不用大王提出来,我自己就把自己卖了。”

    嘎嘎强忍着怒火道:“你以后不要来军队,你如果敢来军队任职,我一定会活活打死你。”

    尉迟文抽抽鼻子辛酸的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大王将来一定会把你塞进军队的。

    而我,注定要留在他身边干遍这世上的龌龊事情。“

    嘎嘎见尉迟文说的辛酸,他嘴笨不知道说什么好,正要安慰他一下,却听尉迟文抽着鼻子道:“大王是不会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的。

    所以啊,这种事只能由我来干,毕竟除了我之外,大王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嘎嘎见尉迟文这样自吹自擂的说,就放下已经抬起来的胳膊,顺便指指老老实实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的一人一猴道:“抓他们回去吧。”

    尉迟文呼喝了一嗓子,一片云就带着山魈乖乖的向地牢走去,临进门的时候贪婪的瞅瞅渐渐消失的天光,山魈狂叫着不愿意进去,一片云重重的在山魈的脑袋上抽了两巴掌才让它安静下来。

    眼看着一片云走进了地牢,尉迟文笑道:“自私的人就是这样子,如果刚才一片云愿意放开山魈,这只山魈就会沿着天井逃出生天。

    可惜,一片云不给山魈这个自由。

    他看起来似乎很关注山魈把他当兄弟,实际上,这只山魈不过是他的奴隶而已。”

    嘎嘎拍手叫来隐藏在一边的护卫,要他们去照顾那些昏迷过去的兄弟,自己和尉迟文就重新重新回到了地牢里面。

    一片云孤独的躺在他的牢房里,山魈也乖乖的钻进了它的笼子。

    嘎嘎抬手就重新把两道铁门给锁上了。

    躺在地上了无生趣的一片云对嘎嘎道:“那个家伙被你们的大王卖了一个好价钱吧?”

    嘎嘎点头道:“听说是关于天山北路土地的交易。”

    一片云翻了一身趴在地面上笑道:“怪不得那些和尚会把我丢下不管,我要是出去了,天山北面就不安稳。”

    尉迟文嗤的笑了一声道:“你太高估你的能力了,天山北路经过喀喇汗和回鹘王的盘肠大战,又被我王梳子一样的梳过一遍之后,旧有的势力早就被摧毁的干干净净。

    如今的马贼都是世家大族构成的,哪里有你插手的余地。”

    一片云双手抓着栅栏道:“请告诉哈密王,就说我一片云真的服输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没人要的老头子,一身的武艺也早就废掉了,求他饶了我,给我一小块土地,让我自食其力……”

    尉迟文点点头道:“你的儿子已经无数次的要求我们杀掉你,或者放了你。

    他是我们重要的盟友,不能不考虑他的感受,大王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杀你,最后估计也不会杀你。

    你现在就缺一个出去的理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