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三二章背叛
    第一三二章背叛

    扎西也是一个孤儿,他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只记得一个总给他食物的老上师。

    在高原,没有牛羊的上师的生活也是艰难的,牧人们已经习惯找一些喇嘛来念经帮他们驱走邪魔,而不是找苯教上师来用鞭子赶山。

    不过,上师比乞丐好一点的地方就在于他们总能向别人要到食物,不像扎西只能被狗撵。

    不喜欢上师,也不得罪上师,这是高原上的人对待苯教的态度,他们崇敬一且神灵,即便是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佛祖的存在,也不妨碍他们对雪山和湖泊顶礼膜拜。

    扎西的神灵就是那个年老的上师,至少,在他需要食物的时候,上师总能从自己那件油光发亮的破羊皮袄里掏出一块糌粑,或者一块已经冷掉的羊肉。

    他们一起在高原上流浪了很多年,直到有一天上师带着他离开了高原,走进了茫茫的戈壁滩。

    上师走进红砂岩挖洞去了,扎西就只好随着人群走进了哈密国,两年之后,凭借强壮的体魄和出色的箭术,他不知不觉的就成了狼穴近卫的一员。

    十天前,他在清香城见到了老上师,老上师显得比两年前更加的苍老,不过,他终于不用穿老羊皮袄了,身上的暗红色僧袍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上师。

    扎西还没有从相见的惊喜中清醒过来,上师就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他需要救出地牢里面的阿丹王子。

    这个无理的要求冲淡了相逢的喜悦。

    不论扎西心中多么的纠结,他还是一口答应了上师的要求。

    答应上师之后,扎西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尉迟文是自己见过的少年中,最可怕的一个,虽然他的年纪还小,可是,留在狼穴里面的近卫们都清楚地知道,在那张人畜无害的漂亮面孔下面,隐藏着一颗冷酷到极点的心。

    扎西见过尉迟文是如何折磨一片云的,也见识过尉迟文是如何冷酷的一次次的拒绝了那些刺客的主动交代,他永远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不相信任何人嘴里说出来的话。

    在哈密国,太后是仁慈的菩萨,大王是睿智的君王,大将军是所向无敌的猛士,相国是一位充满智慧的长者。

    人人都以为铁三百才代表着哈密国黑暗的一面,扎西却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尉迟文才是这个光明帝国隐藏在黑暗里的那颗獠牙。

    随着尉迟文的年岁渐长,他身上的威权渐重。

    铁一将军才是近卫的首领,尉迟文不过是大王手下的一个传令兵。

    可是,在很多时候,不会说话的铁一将军想要说话,就会通过尉迟文的嘴巴来说。

    这样的时候不算多,更多的是尉迟文直接说话,他曾经一声令下,一百多个被囚禁在各处牢狱里面的罪囚就人头落地。

    论起杀死的人数,尉迟文可以排进哈密国的前十。

    有尉迟文在,扎西绝望的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机会放走阿丹。

    因此,杀死尉迟文是他要做的第一件事。

    上师给了扎西一些珍贵的药,有些药可以让人沉睡,有些药可以让人死亡。

    扎西留下毒性最猛烈的一种药,如果自己被尉迟文抓住,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落在尉迟文的手中,死亡可能是最好的一个归宿。

    “扎西,扎西,你给我过来,这几天就由你来看守地牢,要是让犯人跑了,老子会扒了你的皮。”

    尉迟文昨日的话语依旧在扎西的脑子里翻腾。

    他说不上来自己当时的心情,很复杂。

    幸福来得太突然。

    扎西把准备好的一壶凉茶倒进水沟里,原本这东西是给尉迟文准备的,他只要从地牢里出来,就会坐在外面的石头桌子上喝茶,还必须是凉茶。

    现在没必要了,扎西一身轻松。

    扎西按部就班的干活,整整观察了一天,不论是尉迟文还是嘎嘎都没有来过地牢。

    眼看着日头就要落下去了,扎西端着今天的饭食走进了地牢。

    阿丹依旧在哼哼,一片云依旧在喃喃自语,另外三头肥的像猪一样的家伙,就像真正的猪一样趴在栏杆后面,等着扎西给他们喂食。

    一片云吃的很少,小小的一块饼子,一碗飘着青菜叶子的汤就是他全部的晚餐。

    让守卫们全部上去吃饭,扎西小心的将食物放在一片云的面前。

    一片云停止了自言自语,先端起那碗汤,长吸了一口气,冲着扎西诡异的笑道:“你想让我睡着?”

    说完就把汤放在栅栏外面。

    扎西的手哆嗦了一下,很快就就抽出鞭子重重的抽在一片云的脸上怒吼道:“快喝!”

    一片云摸摸脸上的血痕无奈的道:“你想干什么就干,我一定不会大喊大叫的,如果你能趁机把我也放出去,我能帮上你很多的忙,如果,你再把我的兄弟也一起放出来,老夫保证你们能逃的更加顺利。”

    扎西闭上了嘴巴,不再理睬一片云,转身来到关山魈的笼子前面想了一下,来到阿丹面前道;“天黑之后,就没有人再来地牢,我给你们准备了衣衫,换上之后就跟我出去,我只能把你们送出狼穴,至于出了狼穴你们该怎么逃,就不关我事。”

    “解开我的镣铐!”阿丹喜出望外。

    扎西叹息一声用钥匙打开阿丹和迪伊思的镣铐,随便的将剩余的食物倒给那三个刺客,然后就重新走出了地牢,外面吃饭的四个近卫,这时候应该已经昏过去了吧?

    阿丹在镣铐解开的第一时间就想窜起来,可惜他肥胖的身体仅仅是颤动了一下,后背离开桌面不到一寸就重新撞在桌面上。

    一片云咕咕地笑着,如同一头夜枭。

    “阿丹,慢慢的坐起来,你这样会弄伤自己,两个多月没有动过了,你需要时间来恢复。”

    迪伊思站起来,吃力的撑着阿丹的脖子好不容易才让他坐起来。

    阿丹翻滚下了桌子,两条腿却支撑不住他的身体,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浓密的胡须上沾满了灰尘。

    “小子,你的一身武艺已经废掉了,没有三两年的时间休想回到你的巅峰时期。

    即便你能恢复到巅峰时期,以后也没有前进的可能,现在啊,你的筋骨就像孩子一样脆弱。”

    阿丹双臂撑着地面抬起头看着准备搀扶他的迪伊思道:“为什么不给我一把刀?”

    迪伊思用后背顶着阿丹的腰肋,才把他搀扶起来,急促的道:“你现在需要赶紧适应如何走路,而不是要刀子,你现在的样子杀不了任何人。”

    阿丹闷哼一声扶着桌子努力的挪动着双腿,两个月没有动过的双腿,像是已经不属于他了。

    扎西回到狼穴,近卫们休憩的地方已经一团狼藉,六个近卫倒在地上,其中一个看样子在地上爬了一段,还没到门口,就昏过去了。

    扎西把他们一个个扛起来,小心的放在大炕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和这些人朝夕相处了一年多,说是兄弟也丝毫不为过。

    他不知道随着自己的背叛,这些人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哈密国律条中,惩罚最重的就是背叛。

    扎西把体型最魁梧的莫尔和体型最小的赵永的衣衫剥了下来,抱在怀里,从里面锁上大门,然后重新走下地牢。

    他刚刚下了地牢,尉迟文和嘎嘎就从一间放置杂物的房间里走出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掩藏不住的怒火。

    嘎嘎快速的走进近卫休憩的房间,挨个探了探那些躺在大炕上的近卫的鼻息,小声对尉迟文道:“昏睡过去了。”

    尉迟文点点头就拖着嘎嘎重新走进了杂物间,他很想看看扎西会用什么法子把阿丹和迪伊思从戒备森严的狼穴救出去。

    阿丹步履蹒跚,好歹能自己走路了,这要归功于迪伊思每日不辍的帮他活动筋骨。

    他身上的衣衫紧紧的绷在身上,将他勒的如同一条肥蚕,阿丹烦躁的撕开衣襟,踉踉跄跄的走到那三个只知道吃的刺客栅栏前低声吼道:“醒来!”

    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抬头迷茫的看了阿丹一眼,就下头继续和另外两人抢饭吃。

    “这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迪伊思来到一片云的面前,指着那碗汤道:“你是把他喝下去呢,还是要我给你灌下去?”

    自从上回被迪伊思毁了子孙根,一片云就恨透了这个老太婆,把身体挤在牢房的角落里哈哈笑道:“老子非常的恨你,不过,老子更恨铁心源,放心,我不会坏你们的事情,乐意看到你们逃走。

    如果你们连我一起带走的话,方圆千里之内的马贼都会成为你们摧毁哈密国的臂助。”

    迪伊思有些意动,扎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行,我只答应带你们两个出去。”

    迪伊思笑道:“如果……”

    “没有如果!”扎西回答的斩钉截铁。

    迪伊思悻悻然离开了一片云,她觉得有些惋惜。

    解开了镣铐的阿丹似乎恢复了往日的睿智,不停地在地牢里走动活动筋骨,一边问扎西:“换上衣衫就能出去吗?”

    扎西摇头道:“我只管把你们送出去,至于该怎么逃走,我想应该有人会接应你们。”

    阿丹狞笑道:“这么说,哈密国并非铁板一块。这位兄弟,等我们离开了哈密国,你将享受你做梦都想不到的尊荣。”

    扎西摇头道:“不可能的,你的丑态我从头看到了尾,只要有机会你会第一时间砍下我的脑袋。”

    迪伊思干笑道:“这不可能!”

    扎西笑道:“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们不必再骗我。”

    阿丹有些惋惜的对扎西道:“你这样的人做一个狱卒可惜了。”

    扎西不接阿丹的话,见他已经走得有些稳当了,就把莫尔的衣衫抛给他道:“穿上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