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三一章恐惧,养成
    第一三一章恐惧,养成

    嘎嘎搂着尉迟文的腰抡了十几圈,好几次尉迟文的脑袋距离石桌只有数寸,每一次脑袋向桌角飞去的时候他都会惨叫出声。

    几次过后,尉迟文的尿终于被吓出来了,嘎嘎才一脸嫌弃的将他丢在石凳上。

    尉迟文跑去自己房间换了一条裤子之后对坐在他窗台上的嘎嘎道:“牲口啊,有本事和我比背书。”

    嘎嘎笑道:“刚才尿裤子的时候怎么不背书?”

    尉迟文烦躁的挥挥手,这动作很像铁心源。

    嘎嘎拍拍胸膛道:“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准备的很充分,不论谁来了先过我这一关。”

    尉迟文瞪大眼睛瞅着嘎嘎道:“要是过不去呢?”

    嘎嘎愣住了,拍拍自己的脑袋道:“对哦,要让他们把人抢走才成。”

    尉迟文勒紧了腰带笑道:“是不是觉得有些憋屈?”

    嘎嘎学着大人的样子背着手道:“铁马金戈,战阵搏杀,万军之中称雄为吾夙愿,蝇营狗苟岂是大丈夫所为?”

    尉迟文探手摸着嘎嘎的额头道:“你被欧阳先生逼着念书念傻了?

    敢说大王蝇营狗苟?”

    嘎嘎一把扒拉开尉迟文的手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正因为尊敬大王,我才有什么说什么。”

    这话说出来,尉迟文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崇拜他,不过,他很快就摇摇头,把这念头抛诸脑后,不和他商量国事了,他只想看看嘎嘎都准备了些什么。

    来到嘎嘎的房间,尉迟文就想逃跑,却被嘎嘎一把搂着脖子战战兢兢的进了房间。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十二枚在桌子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火药弹,然后就是一张脚踏弩已经挂上了弦,三枚闪烁着寒光的弩矢正对着门口,墙壁上还挂着一串锋利的飞刀……重要的是屋子里炉火熊熊。

    “我要出去……”

    “出去干什么,我还没给你看我新打造的长枪呢。”

    “我不要住在你的隔壁,我要搬去我姐姐那里睡……”

    “吃奶啊?你姐姐不会给你吃的!”

    “我不管,我就要出去,你他娘的竟然在屋子里点火炉,火药弹会炸的你知不知道?”

    “你知道个屁,自从上回炸死了两个骑兵之后,火儿他们就已经对火药弹做了改良,不插引线,你就算是把火药弹丢进火炉里,也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尉迟文终于安静下来了,他不相信嘎嘎,却相信李巧和火儿,水儿他们的手艺。

    即便如此,他一样觉得自己不该立在危墙之下。

    “有了这些东西,孟大将军都不一定能攻的进来,不行,你现在就跟我走,我打算让扎西那个家伙来代替你守地牢,这事你干不来。”

    “你他娘的说我蠢?”

    “不是的,是你太义薄云天了,另外,你不要骂我娘好不好,要是喜欢就去天山原找她。”

    “你……”

    “我怎么了?很大度啊,赶紧走,扎西?扎西?你赶紧过来,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尉迟文一边推搡嘎嘎,一边吩咐那个从吐蕃来的野人,守好地牢。

    这家伙死了,尉迟文不会掉一滴眼泪。

    两人来到铁心源的办公室,尉迟文把前后的事情说了一遍,铁心源看着嘎嘎就叹了一口气。

    这家伙还真是好骗,轻易地就被尉迟文拿掉了差事,他竟然还在一边违者良心感谢尉迟文,生怕铁心源骂尉迟文。

    这样下去,他这一辈子就会被尉迟文吃的死死的。

    “你认为扎西是内奸?”

    尉迟文笑道:“他是唯一一个不和我们一起去偷看伊赛特女人洗澡的家伙。”

    “内奸和看女人洗澡有关系吗?”

    “有,我选的时间比较好,正好是大雷音寺每天晚课的时候。”

    “他可以不做晚课。”

    “我不管,反正只要是那个时候,这家伙总是一个人待在屋子里。”

    铁心源深深地瞅了一眼尉迟文道:“你不会也在大食人做礼拜的时候带着他们去看女人洗澡吧?”

    “啊,对啊,我还请他们一起吃了猪肉。”

    “铁棒和铁柱这两个伊赛特女人是不是收了你的钱?”

    “对啊,要不然谁会在那个时候洗澡。”

    “那就去做吧,你做的事情很有道理。扎西如果死了,他就是内奸,如果没死,应该没问题。”

    铁心源鼓励完了尉迟文,见嘎嘎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

    回头冲着里间喊道:“婉婉,你最喜欢的漂亮小伙子来了,你不出来看看?”

    赵婉匆匆的答应一声,就哎哟哎哟的从软榻上爬起来,和水珠儿,张嬷嬷三人兴冲冲的走了出来。

    腆着大肚子的赵婉,第一时间就拉住非常不好意思的嘎嘎上下打量,看完了还对铁心源道:“我现在多看看漂亮的小伙子,将来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长得俊一些。”

    羞臊的满脸通红的嘎嘎飞快的跑了出去,从怀里掏出两颗火药弹小心的放在外面很远的地方,才蹑手蹑脚的跑回来,继续站在赵婉面前让他看。

    这已经傻的没样子了……

    阿丹吞完了一大盘子羊油抓饭,痛苦的闭上眼睛,准备继续长膘。

    迪伊思把嘴巴凑在阿丹的耳朵上轻声道:“再忍三天,你就能离开这个地狱了。”

    阿丹的眼睛猛地睁开,死死的盯着迪伊思,他非常担心这是迪伊思在哄他。

    “这是真的,公主带进来的消息。”

    “给我准备一把好刀!”

    阿丹咬着牙齿从喉咙底窜出这句话。

    “你什么都不能做,想要杀死你的仇人,就需要从长计议,首先要做的,就是离开哈密国。”

    “我要杀死铁心源!”

    “等你重新成为一个武士之后再去杀他。”

    “我要杀死那个小崽子!亲手把他绑在桌子上,每天喂他羊油抓饭!我要把他养成这个世界上最肥的人。”

    “那就要忍耐,等我们的大军攻下哈密之后,你想干什么都成。”

    “我还要杀死那个老疯子!活剥他的皮。”

    “没关系,我们将来有的是机会。”

    “迪伊思帮我踩踩肚子,我要把刚才吃进去的饭吐出来……”

    “不能,最后三天,我们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

    看着阿丹闭上眼睛,浑身极为放松的开始睡觉,迪伊思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她知道,阿丹已经被毁掉了……

    这一次即便是脱困,阿丹再也不能变回原来的阿丹了。迪伊思从阿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

    每一次那个小孩笑着走进来的时候,阿丹的身体都会恐惧的发抖,只有握住迪伊思的手,他才敢大声的咆哮,他咆哮的越是厉害,他就越是恐惧。

    两个月的时间,阿丹经历了地狱一般的折磨,如果这种折磨仅仅是**上的,阿丹一定会扛过去,说不定经过这一次磨难之后,他还会成长。

    可惜,这两个月,阿丹经历了世界上最残忍的精神折磨,先是把排泄物装满了裤裆,就已经让他的尊严彻底粉碎掉了。

    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吃饭,每天吃一样的饭食,每天的饭食都是同样的油腻。

    眼看着自以为傲的健壮身材逐渐变形,逐渐变成一团肥肉,而阿伊莎的救援迟迟不来,这样的打击让阿丹彻底的绝望了。

    身体的变化每时每刻似乎有,折磨也每时每刻都存在,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阿丹终于崩溃了。

    听着阿丹在睡梦里一遍遍的说——我不要变成肥猪的话,迪伊思肝肠寸断。

    她没有孩子,阿丹和阿伊莎就是她的孩子,亲眼看着阿丹被折磨,迪伊思这两个月过的如同一辈子。

    原本还有点黑色,现在变得满头雪白。

    “老僧从来都信不过口头的承诺,不知公主殿下准备了什么让我可以相信您的东西?”

    撒迦坐在昏暗的酥油灯下,背影落在高大的墙壁上,如同一尊佛陀雕像。

    “这是我父亲的亲笔手书,他亲笔写下的旨意,而且还加盖了私人印鉴,我认为这样的诚意应该足够了。”

    阿伊莎的腿伤已经痊愈了大半,她不再依靠拐杖行走,坐在撒迦的对面,如同一朵娇弱的花。

    “老僧不打算背叛哈密王,这一点希望公主殿下知道,我们的合作仅仅是在天山北路,而不是天山南路。”

    “没有人要你背叛谁,我们现在做的仅仅是救出阿丹王子,这应该不难吧?”

    撒迦点点头道:“从哈密国还只有一条山谷的时候,老僧就已经进入哈密国了,亲眼看到这个小小的国家从几百人成长到现在的一百多万人。

    老僧参与了哈密国的每一次重大变革,也获得了哈密王的信赖。

    所以,从狼穴救出两个人对老僧来说并不算难事。

    阿丹对哈密王来说并不算多么的重要,如果不是因为顾忌自己死难的臣子,阿伊莎公主在解下面纱的那一刻,就应该能救下阿丹王子。”

    阿伊莎想起自己在铁心源办公室经历的屈辱,咬着牙道:“哈密王的心是石头做的。”

    撒迦哈哈大笑道:“也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成为西域之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