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三零章填鸭
    第一三零章填鸭

    铁心源一直以为,唐太宗李世民没吃掉唐僧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一个败笔。

    虽说唐僧肉能让人长生不老这事有点悬,可是,万一是真的呢?

    听说唐僧死后,他的身体里全是舍利子,足足有上百颗。

    铁心源的面前就放着一颗舍利子,是撒迦活佛送来的,按照他的说法,这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是他师父火化之后留下来的舍利子。

    是不是真的且不说,光看这颗舍利子被人把玩的油光水滑,铁心源就觉得撒迦是在骗自己。

    他他师父对他来说和亲爹没有两样,不管佛家如何看不起那具臭皮囊,对自己亡故的亲人保持起码的尊敬这是一定的。

    而且,撒迦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狼心狗肺之徒,要他把自己师父的骨头拿着把玩,还不如一刀杀了他。

    撒迦是借着保佑赵婉平安生子的由头送来的舍利子,这绝对是一份重礼。

    王渐看舍利子的眼光如同恶狗见到了骨头,还是一块满是肥肉的大骨头。

    他不敢向铁心源一样随意的舍利子丢来丢去的,铁心源把舍利子放在他手上,要他去给这颗舍利子盖一座棺椁,他双手捧着这颗舍利子硬着腰板走出去的。

    可能是错觉,铁心源觉得这家伙在这一刻似乎很像是一个高僧大德,有着说不出的庄严肃穆。

    尉迟文就很羡慕王渐,他也很想摸摸舍利子,据说这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吉祥的宝物,只要沾手,就会富贵吉祥一生,或者七八生。

    他们尉迟家从来就是佛教徒,不过,他们家比较开明,不论是苯教,还是别的藏传佛教他们都信,即便是从汉家传来的佛教他们也照样供奉,只要是佛就成,非常的不挑拣。

    “这几天小心点,别让人家劫狱把你给顺手一刀给干掉就惨了。”

    铁心源觉得这些话要先告诉尉迟文,这家伙又大了一岁,心思难捉摸的很。

    “嘎嘎从欧阳先生那里回来了,最近这几天是他在看着地牢。”

    铁心源愣了一下问道:“你告诉他危险了吗?”

    尉迟文有些羞涩的道:“告诉他了,他说就是因为有危险他才要代替我。”

    铁心源摸摸尉迟文的脑袋道:“有这样一个朋友就看牢了,别让他有危险,按照你的性子来说,这辈子只可能有这么一个朋友。”

    尉迟文点点头道:“守着牢房的人才不是最危险的,监视他们劫狱的人才是最危险的,我不会让那个傻瓜死掉的。”

    “去告诉撒迦活佛,我准许他们乱来,但是,我们的人手不能死,甚至不能伤,至于他有什么安排我不管。”

    尉迟文摇头道:“大王,这种事情要是不真就骗不了人,所以……”

    铁心源笑道:“你最好不要教我怎么利用属下的命来达到目的,这种事情做多了,小心我拿你的命去交换利益。

    撒迦这一次做的事情对我们有利,我才会允许他抢走阿丹,牺牲别人我不在意,牺牲自己人我心里过不去。

    哈密国如今正是顺风顺水的时候,没必要为了一些所谓的长远利益牺牲现在的人手。

    能进到狼穴的人,不论是宋人还是西域人,我每一个都认识,我杀是我的事情,别人杀不许!”

    “撒迦活佛把舍利子都……”

    铁心源看了尉迟文一眼笑道:“信任这东西很难建立,却非常容易破碎,一旦建立了就要小心维护,只要背叛一次,不论多么小的背叛,信任就会荡然无存。

    如今,哈密臣民的信心和勇气都来自对我的信任上,所以啊,只要能不损害这种信任,我就绝对不能去做。

    一旦没了信任,哈密国立刻就会土崩瓦解,一枚舍利子我要来何用?孰轻孰重,你要分清楚。”

    尉迟文似懂非懂的走了,铁心源这一番话和他学会的帝王术有冲突。

    铁心源也不指望他会全部听进去,只是简单地表述一下自己的立场而已。

    阿丹躺在桌子上极度的痛苦,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要腐朽了。

    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胖了很多,尽管他在努力的节食,可是,尉迟文那个混蛋每次送来的食物都让他的节食计划毁于一旦。

    躺在桌子上能动的空间恨少,活动量几乎不存在,再加上每天都吃羊油拌饭,他原本满是肌肉的肚子很快就变成了一大片肥肉,棱角分明黝黑发亮的胸肌,也变得白皙起来,并且有下垂的趋势。

    无论迪伊思多么卖力的帮他揉搓身体也无济于事。

    尉迟文最后一次来到地牢,冷漠的放下一盘子油腻的抓饭之后就要离开。

    阿丹喘着粗气大吼道:“杀了我!”

    尉迟文笑道:“不杀,要留着卖钱。”

    阿丹吼道:“放开我,我会加倍给你们金子。”

    尉迟文摇摇头道:“哈密国是一个公平的国度,既然规矩是用你体重等量的黄金来救赎你,我们就不会轻易地坏掉这个规矩。

    既然大规矩不能坏,我们为了多卖一点钱,只好把你快速的催肥。

    这依旧在规矩范围之内。”

    阿丹绝望的看着尉迟文道:“我从今天起不吃饭了。”

    尉迟文冷漠的看着阿丹道:“宋人有一种发财的法子,就是把鸭子困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尽量的让他少动弹,尽量的多吃东西。

    如果有那只鸭子不肯吃,养鸭子的人就会用一个漏斗往鸭子的胃里塞食物。

    直到每只鸭子都膘肥体壮之后才会把鸭子拿去宰杀,养鸭子的人才会有最大的利益。

    阿丹王子,你现在就是我们养的一只鸭子,如果你想让我派人往你的胃里塞肥油,就乖乖地给我吃饭,每天三大盘这样的抓饭,你一定要吃完。”

    尉迟文说完就吩咐了狱卒一声,就离开了地牢。

    狱卒端着满满的一盘子饭放在桌子上,对垂着头靠在桌子腿上的迪伊思道:“你喂,还是我喂?”

    迪伊思毒蛇一般阴冷的目光吓唬不了狱卒,在狱卒满是恶意的目光中接过了饭盘。

    垂着头的阿丹怔怔的看着迪伊思,木头人一般的张开了嘴巴。

    他已经哀求过迪伊思无数次了,要她杀了他,每一次迪伊思都泪流满面的哀求他吃饭,要他坚信阿伊莎一定会救他出去。

    于是,每次到了吃饭的时间,阿丹都会生不日死的像一只填鸭一般的接受迪伊思的填喂。

    伤口已经痊愈的一片云现在再也不敢戏弄阿丹和迪伊思了,尤其是当他亲眼看到铁心源对付阿丹的手段之后,胃口就一直不太好,每天不到饿的受不了,绝对不会吃饭,只要看到尉迟文出现,他都会把自己藏在一根铁栅栏后面,以为这样尉迟文就会看不见他。

    到现在,尉迟文都搞不清楚这家伙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

    至于另外三个疯子,现在已经胖的没了人形,每天到了饭点,就像三头猪一样在一个很大的盆子里抢饭吃,根据尉迟文的说法,这三个家伙迟早有一天会卖给穆辛这个老家伙,现在这些人吃掉的饭食,迟早都会变成黄澄澄的金子,很划算的一笔生意。

    尉迟文刚刚走上地牢,就看到了嘎嘎。

    嘎嘎比尉迟文大一岁,十四岁的少年已经有了一些大小伙子的模样,抱着双臂站在阳光下,手长腿长的很是英武。

    尉迟文最嫉妒的就是嘎嘎的好身材,天知道这个被大王从野人窝里带出来的家伙为什么这么好命。

    不用刻意的用衣衫打扮就能显得器宇轩昂,他有时候怀疑这家伙即便是光着屁股站在那里,依旧会光彩夺目。

    一个大男人长着一双灰眼珠,两只眼珠子转动起来就像是一头狼,偏偏这家伙还有一头栗色的头发,和一个高高的鼻梁,配上那张刀削斧凿一般立体的面孔,只要走出,满大街的女子就会挪不动脚步。

    尤其是这家伙穿上将作营给他特意打造的铠甲,更是把男人味提升到了极致。

    就连王后都说嘎嘎是全哈密国最英俊的男子。

    “前年还是一般高的……”

    尉迟文嘟囔着很不情愿的来到高他一头的嘎嘎身边。

    “大王不喜欢那个阿丹,一刀杀了就是,这样折磨他可不是英雄所为。”

    嘎嘎皱着眉头俯视着尉迟文不满的道。

    尉迟文张嘴就道:“有本事当着大王的面把你的意见呈上去。”

    嘎嘎苦笑道:“说了,大王让我滚出去,还告诉我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

    尉迟文踩在一张板凳上才能平视嘎嘎:“大王说的没错,把你送到欧阳先生那里一年多,算是把你给毁了。”

    嘎嘎笑道:“怎么可能,这一年多我一直在努力的读书,努力的锻炼我的骑术和武艺,只要我的武艺和骑术练成,就能帮助大王东征西讨。

    到了那个时候,大王就不应该再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敌人,想要征讨谁,只要大王一声令下,我就会率领骑兵让他灰飞烟灭。”

    “吹,吹,继续吹,是谁连孟大将军一条手臂都打不过的?是谁被枣红马一蹄子踹出八丈远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