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九章骑兵和死士
    第一二九章骑兵和死士

    铁心源也欢喜的抚摸着枣红马的脖子,眼睛酸酸的,他也想流眼泪。

    自从当行哈密王之后,铁心源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在西域一个不通军事指挥的大王,是没有办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因此,他只能不断地向所有人示好,向契丹示好,向大宋示好,向所有自己惹不起的势力示好。

    哪怕是自己的国家一次涌进来百十万人,他也只好勒紧裤腰带供养他们。

    汉人和宋人想要地位……自己竟然要光着脊梁在寒风里挨鞭子才能搪塞过去。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枣红马,哈密骑兵终于可以有一个统一的指挥了,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冲锋的时候乱糟糟,撤退的时候如同丧家之犬。

    阿大这些日子一直在操练骑兵,可是,想要那些回鹘人和西域人,以及从未当过骑兵仅仅会骑马的汉人组成战阵,那就太困难了。

    现在好了,只要枣红马知道自己该向那个地方跑,其余的骑兵跟着就是了。

    多练上几回,估计乱糟糟的场面就不会再出现了。

    骑兵是这个世上最昂贵的兵种,也是最犀利的兵种,不论是远途奔袭,还是骚扰袭击,都是战场上的第一选择。

    哪怕是步人甲步卒,在精锐骑兵面前也不过是一头臃肿的笨象,只要多纠缠几次,步人甲就会被骑兵彻底的拖垮,毕竟,一个人扛着百十斤重的铠甲和武器,能有力作战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铁心源最喜欢骑兵排山倒海般发起冲锋的场面,那种让天地都失色的狂暴,只要想想,就让他血脉贲张。

    让一匹马来帮助自己指挥骑兵,说起来就丢人,可是哈密国的现实摆在这里,与其花费大工夫让那些油盐不进的傻脑壳回鹘人和西域人明白什么是战阵,还不如让战马来驮着他们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铁心源对枣红马充满了信心,当初在横山的时候见识过那匹雪青色马王的指挥能力,只要枣红马能够达到那样的统御力,再加上自己不算愚蠢的脑壳,怎么都要比现在强的多。

    有了骑兵的哈密国才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这个计划在铁心源的脑子里已经形成很久了,他在横山看到枣红马和雪青马的时候这个念头就已经生成了。

    只是人家雪青马宁愿带着马群在旷野里爬冰卧雪也不肯低下头颅,铁心源就只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枣红马的身上了。

    今天试验了一下之后,果然如他想的一样,枣红马一声令下,那些战马无不景从。

    接下来就要围绕着枣红马来开始骑兵的训练了,铁心源很期待自己手下骑兵成军的模样。

    想到这里,铁心源只觉得哈密天高云淡的厉害,清风吹过很有一种两肋生风的**。

    斜着眼睛瞅了一眼枣红马的马屁儿子,他就立刻决定,不能让赵婉靠近小马,短短的时间里,那匹小马已经学会吃韭菜包子了。

    撒迦活佛现在过得很舒坦,整天在肩膀上扛着一块刻满经文的石头,满世界逛荡。

    石头活佛的名号已经传遍了哈密国,他已经开始准备把自己打造成真正的传奇了。

    普通人扛着石头乱跑,即便是睡觉都不离手,一定会被冠以变态的称号。

    发那个在他身上就不一样了,只要别人问起,他就竖起一根指头念一声大明咒,别人就只有俯首膜拜的份。

    至于那块石头是什么,他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铁心源不进他的大雷音寺,他只好出来找铁心源。

    猩红的僧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肩膀上的花岗岩已经被他折腾的油光水滑,看起来真的很像宝贝。

    “神通!”

    不等铁心源发问,撒迦直接把理由说了出来。

    “石头神通?”

    “练到极致可通大智慧。”

    “你怎么不找一块更大些的?那样一来,里面装的大智慧也多一些。”

    “不成,再重我就扛不起来了。”

    “这倒是大实话。”

    “我说的是我修行有限,只能承担这样大小的石头,合适的就是最好的,你以前不也这样说吗?”

    铁心源大笑道:“这就是我不喜欢和你说话的原因,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对。”

    撒迦摇头道:“对与错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修行和历练。”

    铁心源再次笑了起来,邀请撒迦进帐篷,免得他被石头活活的压死。

    果然,撒迦进了帐篷之后就把石头放在桌子上看都不看一眼。

    铁心源叹了口气道:”不要再向我要求什么了,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在向我要东西,而我的存货不多了。”

    撒迦无情的道:“你是哈密的王,人人都知道你是这个国家最富有的人,也是最强大的人,

    从你这里要点东西难道不应该吗?

    既然你已经当了哈密的王,就该有王的自觉。”

    铁心源瞅着撒迦道:“我现在就剩下一个老娘,一个老婆,你不会连她们都不放过吧?”

    撒迦不理会铁心源恶劣的比喻,朝西方指了一下道:“我想要那个巴格达的王子。”

    铁心源惊讶的哦了一声,仔细的打量一下撒迦道:“塞尔柱人信奉的是人家的天神,不信你们的佛。

    你要他没有任何的用处,如果有人给你承诺了什么,一定是在骗你。

    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塔利班,虽然不信神,我至少知道在他们的眼中,除了真神之外,再无神灵。”

    撒迦摇头道:“这只是交易的一部分。”

    铁心源也笑道:“这么说,我的利益你已经帮我谋求了是吗?”

    撒迦正色道:“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

    铁心源笑道:“你不该代替我决定任何事情,包括我想什么时候撒尿,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敦伦。”

    “所以我来问你。”

    铁心源忽然笑了起来,看着撒迦道:“你不会把阿伊莎公主给睡了吧?”

    撒迦依旧严肃的摇头道:“我有女人。”

    “既然不是这样,你干脆告诉我,为什么要救阿丹?我不想猜了。”

    “去天山北路的人回来了一个,他告诉我,那里的百姓很虔诚。”

    “就这?”

    “就这!”

    “塞尔柱王或许不在意天山北路,穆辛没可能放弃天山路,那个疯子一直想把天神的荣光散播到大宋去,所有阻碍在他面前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我还好说,实在到了没办法的时候改一个神信信问题不大,你怎么办?”

    “这样的敌人自然是要抵抗的,大王,你和穆辛之间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就不要说傻话了。

    别看我们现在过的悠闲,一旦契丹人击败了高丽,西夏人从青唐抽身,他们下一个攻击的国家一定是哈密无疑,如果可能我都想劝你和穆辛联手,应付将要到来的乱局。”

    铁心源眨眨眼睛道:“我们有军队!”

    撒迦再次摇头道:“你的军队还需要继续练兵,这是一个水磨石功夫,短短的三年,想要一支精锐的军队没有任何的可能。

    别的部族能做到全民皆兵,哈密不成,人我们虽然有一百五十万,却被你分割成了工农牧商,这样的人口结构就没法子全民皆兵,一旦你这样做了,你的国家也就毁了。

    把阿丹给我,我想走一趟塞尔柱,喀喇汗病重,听说连话都说不出口,这时候,塞尔柱王应该会关心一下他弟弟的国家。”

    “谁给你出的主意?”

    铁心源非常惊讶,撒迦不是个战略性的人才,他的身份注定他的目光只会关注在苯教这一件事上。

    “阿伊莎公主的意思,她认为所有人都能从中获利的事情,应该是最好的事情。”

    既然那是好事情,铁心源没必要把自己挡在外面,阿丹给哈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就这样轻易地放走,欧阳修这群宋人不会同意的。

    铁心源很聪明的不再说阿丹,撒迦也非常世故的不再提,两人很没意思的说起来了天山羊。

    今年出山的天山羊很少,按照群牧司的统计,连两万只都没有。

    估计十年之内,清香城再也没有办法在冬日里储存那么多的肉食和皮毛了。

    天色变暗的时候,铁心源准备回狼穴了,撒迦看到了枣红马,爱怜的拍拍它的脖子,然后就扛着石头回大雷音寺。

    赵婉敏锐地发现丈夫的脸色有些阴郁,回到狼穴之后才小声问缘故。

    “撒迦在狼穴里安插了人手。”

    “谁?”

    赵婉立刻就朝门外看去。

    铁心源淡淡的道:“会知道的,阿丹离开的日子,就是撒迦死士暴露的时刻,我既然答应吧阿丹给他,他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赵婉也是聪明人,立刻小声道:“劫狱?”

    铁心源笑道:“不劫狱,欧阳先生那里说不过去。”

    赵婉见丈夫已经考虑的很全面了,就不再问,抱着肚子哼哧哼哧的爬上软塌,探过来一条腿,希望让丈夫帮自己捏捏,顺便换一种心思。

    人要是一整天总是谋算这个,防备那个,时间长了就会变成变态。

    赵婉不想要那样的丈夫,过日子还是要找一个知冷知热的丈夫才好,整天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像狼一样的丈夫不要也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