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包子
    第一二一章包子

    尉迟文有些发傻。

    他亲眼看到一片云的胯下之物从身上掉下来,最后化作一节黑乎乎的炭块。

    回头看看抱着阿丹的脑袋絮絮叨叨的迪伊思道:“他不会死吧?”

    迪伊思瞅瞅尉迟文,而且是从上往下的扫视,尉迟文只觉得胯下阵阵生寒,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腿。

    很快他又为自己表现出来的怯懦感到羞耻,粗着嗓子道:“你走不了了。”

    迪伊思笑道:“犯了律法?”

    尉迟文点点头道:“你伤害了哈密国重要的人犯。”

    “那就把老身也留在这里,正好照顾我家王子。”

    尉迟文笑的如同一只小狐狸一般,呵呵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要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才成。”

    迪伊思微微一笑,就从身上解下七八个小袋子,又从怀里掏出一些玉瓶子,放在地上,示意尉迟文可以收走。

    尉迟文转头看看墙角爱伊莎飘飞的衣裙,喊了一声,立刻就有两个粗壮的西域妇人走了进来。

    不由分说的开始搜迪伊思的身。

    小刀子,金刚锯,还有一瓶摸起来微微发烫的东西,全被两个妇人搜了出来,尉迟文拿起瓶子往地上倒了一点,只听嗤啦一声,石板地上就冒起了泡泡。

    “好毒的毒药!”

    迪伊思惋惜的看着那摊泡沫道:“这是极为珍贵的药物,太浪费了。”

    “你们公主为何不进来?”

    尉迟文小心的塞上塞子问道。

    迪伊思道:“进来之后再被你激怒,然后也把公主关起来?小小年纪,心思为何如此歹毒?”

    尉迟文不理会迪伊思,对一直怔怔的看着墙角衣裙的阿丹道:“你不是很思念她吗?

    请他进来,我什么都不做。”

    阿丹笑道:“能听见她的声音我已经很满足了。”

    尉迟文大笑道:“就在今晚,你高贵的公主就会主动爬到我家大王的床上。

    当然,前提是你们两人的命值得她那样去做。”

    刺激完阿丹,尉迟文又朝阿伊莎公主所在的墙角高声道:“这是你唯一能够解救这两个人的办法。”

    阿丹嘲弄的瞅着尉迟文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狗贼!”

    尉迟文嘿嘿笑道:“只要能咬到落地的天鹅,我这个狗贼就算没白当。”

    两个西域妇人细心地用长长的铁链子将迪伊思锁在桌角,确信没有什么差池,这才随着尉迟文走了出去。

    阿伊莎没有见阿丹,也没有和阿丹再说话,她用飘飞的衣裙告诉阿丹自己一定会救他。

    尉迟文出去的时候,阿伊莎已经扶着拐杖艰难的向外走,地狱魔窟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阿伊莎,这里就是一个陷阱,如果自己也忍不住冲出去见到阿丹,很难说哈密王会有什么无耻的手段等着自己。

    哈密王那张英俊的脸,在阿伊莎看来是那样的冰冷和狰狞,这样的脸他见过很多,穆辛是这样,自己的父亲是这样,喀喇汗的王也是这样。

    这和英俊与否无关,这就是一张冰冷的君王的脸,这张脸下面不是活生生的血肉,而是天山上最冰冷的寒冰。

    人间的悲欢喜乐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唯有利益才能微微的撬动他们那颗冰冷的令人发指的心。

    经过这一遭,阿伊莎明白,无论自己见铁心源多少次,哪怕是自己把身体放在祭坛上,冰冷的哈密王也只会心安理得的享用祭品,自己付出这么多,却对整个事情没有任何的帮助。

    “这么说,这个女人就这样走了?”

    “是啊,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微臣还打算将她诳在地牢,没想到人家不上当。”

    “留下的那个妇人有没有问题?”

    “有,微臣以为那个妇人是来帮助阿丹逃走的,因此将她锁在桌子上,想来这个机会她不会放过。”

    “哦,这样啊,做的有些明显了。”

    “不明显不成,那个鬼怪一般的老女人似乎很有些们道,从她身上搜出一瓶子药,洒在地上还会起泡泡。“

    “如果气味刺鼻的话,那东西叫硫酸,贯会腐蚀金铁,算是一个很不错的好东西,只是这东西需要合成,她是从哪里得来的?”

    尉迟文猛地拍一下手大叫道:“原来能腐蚀金铁,怪不得一片云的那东西会变成一截焦炭。”

    听尉迟文说的稀奇,铁心源停下手里揉着的面团,拍拍两手的面粉道:“一片云伤在那里?”

    尉迟文哈哈笑道:“命根子。”

    听说并不致命,铁心源也就懒得去管,反正老贼头已经那么老了,有没有那东西影响不大。

    “等一会把硫酸送到我书房去,记得不可用铁器装硫酸,四百年前有一个家伙就是用铁腕装浓硫酸之后,差点要了他的两只手。”

    嘴上说着话,铁心源手下却不停,很快就把发面弄成一个个的面剂子,三两下糅圆了,一巴掌拍成面片用小小的擀面杖三两下就擀出一个大大的面皮。

    韭黄鸡蛋馅的大包子尉迟文很久都没吃过了,装作帮着烧火,守在边上不愿意离开。

    温泉边的菜地被大雪压了,虽然之前已经用油布盖住了,可惜十几天不见阳光,掀掉油布之后,地面上的韭菜都被冻死了,只有包在泥土里的半截韭菜变成了韭黄,而且变的更加肥嫩。

    赵婉这几天吃什么东西都吐,尤其是闻不得羊肉的味道,哪怕是锅里有一星半点的羊肉味道,她也会吐得稀里哗啦的。

    没办法,铁心源只好用新笼屉给她蒸一点包子,特意把包子包的很大,这样她就能多吃两口。

    铁心源家以前就包过很多次包子,赵婉最喜欢的就是韭黄鸡蛋包子,小时候她一个人就能吃拳头大的包子四五个,铁心源之所以蒸包子,就想勾起赵婉的回忆。

    说不担心赵婉的身体那是假的,人家孕吐就维持一两个月,还是怀孕初期,没有谁像她怀孕都七个月了,还有这毛病。

    笼屉很大,一层只能放四个包子,再多就会粘黏在一起,这方面铁心源极有经验。

    尉迟文幸福的瞅着刚出笼,比他脑袋还要大的包子,等铁心源用木盘装走了八个之后,就掀开下面两层,迅速的弄走了两个,他一个,姐姐一个,正好。

    见他鬼鬼祟祟的,铁心源就怒道:“既然喜欢给别人送,那就顺便给欧阳先生,铁一他们一起送一些。”

    “我还要去地牢。”

    铁心源板着脸道:“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地牢里的几个人犯没有老子的包子重要。”

    尉迟文疑惑的道:“既然您不在乎,为什么还要大张旗鼓的坑那个塞尔柱公主?”

    铁心源皱眉道:“她说她是塞尔柱的公主你就相信?那个囚徒说自己是巴格达的王子你就信他们是?”

    “马希姆不是……唉,我是个笨蛋,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们一伙的人,他说的话自然不能算数。”

    铁心源也不再帮尉迟文想问题,端着四个巨大的包子就去了天井处。

    赵婉浑身裹着厚厚的棉被,懒洋洋的靠在锦榻上晒太阳,春日里的太阳没有什么温度,她只是喜欢在太阳下睡觉的感觉。

    热腾腾的包子刚刚放下,赵婉的眼神就盯上了包子,铁心源给她装了一大碗蛋花青菜汤端到面前道:“尝尝这个,喝点汤,再吃包子。”

    “包子很大!”

    “包子大,馅料就多,而且把包子包的大一些,从视觉上就能冲击人的神经。

    再加上,人对食物有着天然的独占性,这样你就能多吃一点。”

    赵婉喝完了小碗的汤笑道:“这是真的,我喝汤就没有喝出羊肉味来,很不错,给我包子。”

    铁心源笑呵呵的给赵婉拿了一个大包子,自己也顺手拿了一个,一张嘴就狠狠地咬了一口,美味的馅料进了嘴巴非常的烫嘴,他嘻嘻哈哈的吃着却不想吐出来。

    赵婉习惯性的用包子比划一下自己的脸,发现包子能完全遮住她的脸蛋之后,满意的笑笑,然后就咬开了包子。

    这里只有他们夫妻二人,给了赵婉极大的隐秘性,皇家教养不是拿来在丈夫面前显摆的。

    因此,哈密的大王和王后就如同两个农人一般一人抱着一个包子吃的汁水淋漓。

    尉迟文给欧阳修送来了一个硕大的包子,欧阳修瞅了一眼就笑了,包子送来的时候还热气腾腾的,他也不客气,拿起来不一会就吃完了。

    吃完之后对包子的味道非常的满意,漱口之后对尉迟文道:“请回禀大王,欧阳修不是乱官佞臣,不需要大王时时用这样的小恩惠来笼络,只要大王能够勤于政事,就是对老臣最大的褒奖。”

    尉迟文心里非常的不忿,觉得大王的好包子送狗嘴里了,脸上却表现的平静无波,躬身答应之后就提着篮子径直去找孟元直了。

    孟元直见到大包子狼吞虎咽的几大口,包子就没了,有些意犹未尽的对尉迟文道:“还有没有?”

    尉迟文笑眯眯的道:“王妃身体不适,大王才自己下厨蒸包子,多余出来的给重臣散了,已经没有了。”

    孟元直点点头道:“可惜了,下回大王要是再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告诉我一声,我去帮他烧火。”

    尉迟文笑眯眯的答应之后就回到了狼穴。

    王渐佝偻着身子从一个黑洞里钻出来道:“都送完了?”

    尉迟文连连点头,将每一个人对包子的态度都说了一遍,包括王大用和欧阳修的。

    王渐听完之后叹息一声道:“哈密还是哈密,大宋还是大宋,真正的泾渭分明啊,大王知道吗?”

    尉迟文笑道:“大王已经知道了,还说这样挺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