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一十章生不如死
    第一百一十章生不如死

    黑和白是两种极致的颜色,白到了极致就变成了黑色,黑到了极致之后也就变成白了。

    这个太极是一个道理,阳极阴生,阴极阳生,都是可以互换的,而且运转自如,没有半分的生涩。

    把这话告诉现在西域的那些二傻子们,他们自然是听不懂的,说不定还要和你辩论几句。

    因此,有大智慧的人一般不多说话,说多了别人听不懂的话语,自己就成二傻子了。

    尉迟灼灼撅撅嘴巴,不解的问道:“阿丹这人可以换取大利益的,您为何不发表自己的见解?”

    铁心源摊摊手道:“你的意思欧阳修和孟元直,阿大他们都是在祸害哈密?”

    尉迟灼灼跺跺脚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铁心源笑道:“既然知道不妥,下次就少说点这种模棱两可的废话。

    以前人家把你当小姑娘,你说什么人家都不在意,现在不一样了,你手下还管着七十多人呢,相当于是哈密国的秘书省。

    你去大宋又不是没看见,人家秘书丞的官职大着哪,在东京属于跺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的主。

    再这样说话,人家会认为你对人家有意见。”

    尉迟灼灼娇嗔道:“当你的文书整天累死累活的,谁愿意干就让谁来干。”

    铁心源笑道:“我这人是一个没出息的,尤其是念旧这一条基本上没治了。

    可能是心理原因,只有你递给我的文书我才不会去考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改动。

    所以啊,你还是好好地继续当我的文书。“

    尉迟灼灼最喜欢听铁心源说信任她的话,刚才还恼怒的俏脸顿时变得神采飞扬。

    咬咬嘴唇轻声道:“我更喜欢当女官。”

    铁心源探手摸摸尉迟灼灼的额头道:“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起胡话来了?

    你也不想想,你要是当了女官,在婉婉的手下当差,没几天你就会被累死,唔,就算不累死也会活活的气死。

    怎么,我儿子的虎头披风弄好了?”

    尉迟灼灼轻笑道:“给我未来的哈密王子做衣衫我一点都不感到为难,哪怕是工期紧一点我也不在乎。

    因此啊,当女官自然就没有问题,哪怕遇到一个难缠一点的王后,只要您怜惜,再苦我也能撑下去,并且甘之如饴。”

    只要尉迟灼灼说起这些话,铁心源就不搭话了,再说下去倒霉的只会是自己,赵婉现在马上就要生了,脾气大的很,惹怒了她,对谁都不好。

    尉迟灼灼见铁心源扮着鬼脸回屋子里去了,不由得咬牙切齿的道:“没胆鬼!”

    阿伊莎和迪伊思跟随尉迟文进了狼穴深处,这里的和狼穴的外围完全是两个世界。

    如果说狼穴的外围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那么,狼穴深处,就是地狱里的魔窟。

    狭窄的道路上满是犬牙交错的乱石,没有经过任何的修整,有些山壁上还会渗出一滴滴的山泉,零星掉落的水珠击打在底层的水潭里,发出极富韵味的叮咚声。

    这样的声音如果放在外面,只会让人感到宁静,在这里出现只会让原本就阴森的山洞变得更加的诡异。

    “阿伊莎公主,您放心,自从阿丹进到这里以后,我们没有动他一根手指。”

    尉迟文的笑脸和跌落水潭的水珠发出的声音一样,在外面看有说不出的文雅,在这里却只会让阿伊莎更加的担心。

    掀开地牢的门,尉迟文邀请阿伊莎进去,自己却留在外面。

    见阿伊莎有些疑惑,尉迟文再次笑道:“您是我哈密国的客人,给你们留一段私人时间,我就在门外,有事您尽管呼喊我好了。”

    迪伊思见尉迟文和门外的牢头吩咐了两句之后就去一处有桌椅的地方坐下来,似乎真的对阿伊莎进入牢房到底要干什么没有任何的兴趣。

    就低声道:“阿丹是一头被绑住的狮子,如果能给他去掉绑绳,他自己就会从里面杀出来。”

    阿伊莎低声道:“你太乐观了,哈密王在看到我的脸之后依旧不为所动,他有一颗冷酷到令人发指的心。”

    阿伊莎说着话就走进了地牢。

    “我要杀了你!”

    才踏进去,阿伊莎就听到阿丹的怒吼,从这声怒吼中,阿伊莎听到了无穷无尽的愤怒和委屈。

    她的心不由得颤抖一下,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小子,你这两天不吃不喝,你以为就能控制自己不出丑了?

    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人的身体啊,根本就不是我们自己能控制的住的。

    饿了就要吃饭,渴了就要喝水,到时间了就要交配,老了就会死掉。

    别看你现在能控制,说到底你还是坚持不住地,等到饿急了,你的理智就会没有,到时候你说定会吃自己的粪。

    小子,过沙漠的时候喝过自己的尿没有?老子就喝过两会,味道是如此的鲜美……

    他娘的,老子现在又想喝了……”

    “我要杀了你!你不是人,你根本就是一头最肮脏的畜生。”阿丹用尽了力气喝骂。

    一片云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再大胆点就把那个个字说出来了,这里只有三个傻子和我,大胆点说出来,没关系的,在这里你们的天神听不见。”

    阿伊莎再也听不下去了,扶着山壁大叫道:“阿丹,不要上当……”

    阿丹听到阿伊莎的声音,心头就像火山爆发一般激动,张嘴就道:“阿伊莎,你也被抓住了吗?”

    话说出口,却又有说不出的难过。

    “没有,我亮明了身份,哈密王还不敢动我。”

    阿伊莎一条腿跳着甩开迪伊思就沿着山壁向里走。

    阿丹忽然想起自己的狼狈之态,仰着头大吼道:“阿伊莎,你不要过来,你如果走过来,我就立刻自杀!”

    阿伊莎一边跳着走,一边努力的把声音放温柔道:“阿丹,没关系的,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是我心中的阿丹,永远都不会改变。”

    一向坚强的阿丹忽然大哭了起来:“求你了,阿伊莎,不要过来,别过来,求你了……”

    阿伊莎硬硬的停下脚步扶着山壁哀伤的道:“你不想见我了吗?阿丹?你是在恨我吗?”

    “不是的,阿伊莎,求你,求你,别过来……”

    阿丹从未像现在这样痛苦,阿伊莎圣洁得如同天使,如果让她见到恶臭满身的自己……不用阿伊莎多说,他就羞愧的恨不能自杀。

    一个公鸭般带着无穷的恶趣味的声音忽然响起:“哈哈,来的是一个美人儿吧,光听声音就知道了,快进来让我看看,可怜我已经三年没见过女人了。

    哈哈快进来,我已经脱掉裤子了……你的男人裤裆里全是他的粪水,你想要男人找我啊,你看看,我是多么的干净,快来啊,心肝……“

    “住嘴,你这个畜生,住嘴,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阿丹疯狂的挣扎起来,勒在他手腕和脚腕上的镣铐将他的手脚弄得鲜血淋漓,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拼力的挣扎,如果能挣开锁链,他一定会把一片云生吞活剥。

    一只手搭在阿丹青筋暴跳的额头上,阿丹的像是被人抽掉脊梁一般,脑袋软塌塌垂在桌子边沿,眼泪如同泉水奔流,阿伊莎到底看到了自己的丑态,这一刻,阿丹真的很想死掉算了。

    他能感觉到有人扯掉了自己的裤子在帮自己清理污秽,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双手非常的温柔。

    可是阿丹这时候只想死的更快一点。

    清理活动进行的很快,那双手甚至连他的下体都细心地用清水洗过,还帮他换了一身新的衣衫,阿丹甚至能闻到衣衫上熟悉的香味,这和阿伊莎身上的味道非常的相似。

    “阿伊莎,你走吧……”

    闭着眼睛说出这句话,阿丹心如死灰。

    一片云恶心的声音再次传进阿丹的耳朵:“还以为是一个美女,没想到来的是一个乌鸦都不会喜欢的老太婆,害得老子白脱裤子了。”

    阿丹愣了一下,连忙睁开眼睛,他就看到迪伊思那张让他感到温暖的老脸,忍不住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迪伊思亲吻着阿丹的额头流着泪道:“阿丹不哭,不哭,自从你五岁后,我就再也没有见你哭过。”

    阿丹哭的越发的厉害,就像一个五岁的孩子。

    好半晌,阿丹才止住哭声,非常的不好意思,连迪伊思的目光都不敢对上。

    迪伊思抚摸着阿丹满是胡茬子的脸笑道:“和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小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不都是我来做的?

    不看不知道,我们的阿丹已经长成一个男子汉了。”

    阿丹感激的看着迪伊思,如果今天帮自己清洁的人是阿伊莎,阿丹打算等她走了,自己就自杀。

    “男子汉?哈哈哈,老太婆,你见过男子汉吗?来这里看看,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阿丹正要怒骂,迪伊思却嘿嘿笑道:“说真的,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嘿嘿……”

    阿丹目瞪口呆的瞅着迪伊思向一片云那里走去,只见一片云****着下体,正对着迪伊思大笑。

    很快,大笑就变成了惨嚎……

    只听迪伊思笑道:“你那里什么都没有……”(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