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九章海水
    第一一九章海水

    延川口拿下之后,富弼的中军大帐就重新驻扎在延川口。

    富弼看了那道被炸碎的城墙之后,就变得沉默少语,和霍贤在乱石滩里整整停留了半天,两个人的心情都不算太好,拿下延川口固然是一个极大的胜利,可是进退二字让两人长吁短叹。

    青唐战事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必须战决才好。

    杨文广和殿中丞张合,以及西头供奉官王永能否用六万大军拦住屯兵韩川的没藏讹庞,富弼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没藏讹庞面对自己抱成团的三十万大军自然是无处下嘴,如果,自己领兵攻伐邈川城诸城之后,分兵就成了自然而然的的事情。

    从东京受命回秦州的时候,朝中诸位大佬早就吩咐过,不得重蹈覆辙轻易分兵。

    这方面大宋得到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从当年太宗皇帝六路大军讨伐燕云十六州开始,到韩琦兵分三路直捣西夏腹心重地银州,分兵作战不下十余次,每一次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因此,富弼迟迟不敢下这个分兵的军令,没藏讹庞之所以留在韩川不动弹,就是在等大宋分兵,他想将大宋的军队一块一块的吃下去。

    杨文广至今还在韩川与没藏讹庞互有胜负的小规模冲突中,一旦开始了真正的决战,就到分胜负的时候了,也就到了到了大宋能否夺下河湟的真正关头了。

    到了这个时候富弼才有些后悔把狄青这种人弄去惠州当了一个团练使。

    霍贤没有富弼那么多的顾忌,他认为这时候把狄青弄来青唐,就任彰化军节度使延州知府是最明智的做法。

    也只有这样,狄青才会出手帮助富弼抵御没藏讹庞。

    战情紧急,好多事情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启用正在东京养病的狄青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如何,打赢青唐这一战才是大宋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

    一旦青唐战事有变,被远窜岭南,可能是富弼最好的一个下场。

    有了决断的富弼就不再想狄青来了以后的事情,握着老友的手道:“你真的决定走一遭哈密?”

    霍贤点点头道:“我们都小看了铁心源,现在,是我们重新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了。”

    富弼点头道:“无非是剿抚两手准备,崇光兄远赴蛮夷之地,去看看也好,顺便替本府问问欧阳修因何尸位素餐至此!”

    霍贤摇头道:“这句话老夫不会替府尊转达的,还要请府尊为下官准备万金,好让我买些火药回来。”

    富弼苦笑道:“崇光兄这是不顾以后……”

    霍贤笑道:“老夫筹备河湟战事足足十年,嫁祸,离间,造谣,收买,暗杀,可谓恶事做尽,让道德文章蒙羞。

    因此,老夫只看眼前,不管身后事。”

    富弼长叹一口气道:“那就去吧,本府准备固守延川口两个月等狄青到来之后再说。”

    “张彻等人早就说粮秣只能支应两月。”

    富弼淡淡的道:“战事到了这个时刻,他张彻就算是把自己煮熟了充作军粮,也要继续支撑。”

    霍贤笑道:“既然如此,下官告退!”

    说完就晃动着大大的袍袖直接走进了延川口。

    富弼仰头看着一丝云彩都没有的天空,背着手看了良久,终于长叹一声,翻身上马,向大营走去。

    已经能看到北飞的大雁,春天算是已经到来了。

    阿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拉在裤裆里。

    尽管他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已经哀求过尉迟文了,可惜尉迟文见多了这种事情,在派人检查了阿丹身上的铁链子之后照例扬长而去。

    当裤裆里一片**之后,从不流泪的阿丹,眼泪不断地从眼睛里渗出来,他甚至用力的抬起头,想要借用勒在他脖子上的那根铁链子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眼前一片漆黑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垂下了头颅,想要活着的**让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一片云站在栏杆后面,笑吟吟的看着他,眼中似乎有数不尽的讽刺。

    “小子把你的腿叉开,这样的粪能干的快一点,干了之后呢,扭动你的腿,把已经干掉的推开,你马上又要有新的粪出来了……哈哈哈哈”

    一片云像是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纵声大笑了起来。

    “我要杀了你!”

    阿丹一字一句的道。

    “那就来啊,我就是因为不敢自杀才活到现在的,小子,我在你躺的那个桌子上整整躺了三个月,皮肉都躺烂了,刚才说的都是经验之谈,哈哈哈哈”

    “我要杀了你!”

    阿丹泪流满面……

    阿伊莎扶着拐杖走进了铁心源的办公室。

    在她看来这是一间简陋到了极点的房间,除了一盆火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之外,就剩下一张长长的条案,铁心源就坐在条案的后面,见她进来,没有任何想要起身的意思。

    “塞尔柱国公主阿伊莎·阿卜杜勒·穆塔利·本·哈希姆参见仁慈的,光明的哈密王陛下。”

    从一进门,阿伊莎就在打量铁心源,面前的这个有些瘦弱的俊俏男子就是有魔神比喻的哈密王吗?

    铁心源见阿伊莎自己找椅子坐下了,遂皱眉道:“我查过了,你们来哈密并非是出于两国的友好,而是带着深深地恶意来到了我的国家。

    阿伊莎公主,你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自然会把你的到来视作是哈密的荣耀。

    很抱歉,阿丹王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哈密的刑律,他没有任何可能获得赦免。“

    阿伊莎笑道:“尊敬的哈密王陛下,我听说地狱之神阿努比斯有一杆黄金制作的天平,一面放着罪人的灵魂,一面放着燃烧的黄金,只有燃烧的黄金那一面高高的翘起来的时候,灵魂才会滑进地狱,如果反之,灵魂会得到救赎。”

    铁心源皱眉道:“这只是一个埃及人的神话故事,阿伊莎,你会相信埃及人的神?”

    阿伊莎勉强站起来施礼道:“我只是在说一种可能。”

    铁心源摇头道:“如果你能让白石县死去的官员复活,我就会饶恕阿丹。

    否则,他只能接受他的命运,也只有他的生命,才能告慰我哈密死去官员的灵魂。“

    阿伊莎叹息一声道:“我听说有快马能够追回射出去的箭,也听过很多关于生命死而复活的奇迹。

    可是,阿伊莎没有这样的本领。

    我的王,死去的人终究不能复活,活着的人却依旧要或者面对人世间的痛苦。

    我的王,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换回阿丹的性命?即便是用我的性命去交换,阿伊莎也是愿意的。”

    铁心源笑道:“阿伊莎公主,请尽情的享用哈密的美景,美食,等您的腿伤愈合之后,会有一支哈密骑兵护送您回到塞尔柱国。”

    “恐怕我的父亲不会满意您这样对待我,而您的老师穆辛也不会满意您的处理结果。”

    铁心源大笑道:“您的父亲正在野心勃勃的对付巴格达城主,我想他应该不会喜欢阿丹这个勇猛的巴格达王子。

    至于你说的智慧长老,我对他充满了爱慕和尊敬,如果此刻他在我的面前,你会看到我是多么的尊敬他。”

    “您的国家如今欣欣向荣,如果给您几年的时间,阿伊莎相信您将成为至高无上的天山王。”

    “哈密的时间只会由我们自己来掌握,而不是由外人赏赐给我们,我会成为天山王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阿伊莎公主,请您继续欣赏天山美妙的雪景,您会在哈密有一个美好的回忆的。“

    铁心源的话音刚落,尉迟灼灼就出现在门口,邀请阿伊莎离开铁心源的办公室。

    尉迟灼灼早就知道,这是一场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欧阳修和孟元直都认为杀掉阿丹是最好的结果,一来可以让来自大宋的那些官员安心,二来,可以离间穆辛和塞尔柱王的关系。

    更何况,只要能够打击到穆辛的事情,铁心源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做。

    阿伊莎痛苦的闭上眼睛,然后猛地摘下自己的面纱凄婉的道:“能让我见见阿丹吗?就当是为他做最后的讨白。”

    铁心源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海水一般湛蓝的眼睛,阿伊莎的眼睛就是这副模样,当她摘掉脸上的面纱的时候,一望无际的大海就仿佛出现在铁心源的面前。

    仅仅失神一刹那,铁心源的严重的迷茫就褪去了,认真的看了一眼阿伊莎精致面容道:“这不合您的教义。”

    阿伊莎仰着脸流泪道:“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铁心源皱皱眉,拍拍手,尉迟文就出现在门外,站在他姐姐身边。

    “带她去见阿丹!”

    一丝充满了恶趣味的笑容浮上尉迟文的脸蛋,他躬身道:“尊敬的公主请随我来。”

    阿伊莎重新蒙上面纱,那片海水也在刹那间就消失在迷雾中了。

    直到阿伊莎离开之后,尉迟灼灼才对铁心源道:“也就是眼睛的颜色不同罢了。”

    铁心源笑道:“我有时候感到非常的困惑,阿伊莎的族群应该是属于沙漠和戈壁的族群,他们却长着一副属于大海的眼睛。”

    尉迟灼灼瞅瞅铁心源乌溜溜的黑眼珠道:“我们是黑色的,我们应该是属于什么?”

    铁心源嘿嘿笑道:“自然是属于黑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