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八章火药炸出来的麻烦
    第一一八章火药炸出来的麻烦

    吓人的很!

    大宋的文臣非常的恐怖!

    他们把能否完成目标的那个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为了达到目标自己的生命随时都能奉献出来,只要青史能够留名,**对他们来说真的只是一个破麻袋而已。

    帝国初期,文臣们的目标还是治国平天下。

    到了后期发现治国平天下的目标有点难,他们就把目标转换成最恐怖的内斗了。

    这几年正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心愿主宰人心的时候。

    士大夫们都以这四句话为自己人生的最终目的,把脑袋拴在裤腰上发动了这场收复河湟的战争。

    霍贤说的是实话,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会把自己装在投石机上丢上延川口。

    不在乎自己的生命,自然也就不在乎别人的生命,比如杨怀玉的。

    可能冥冥中有注定,杨怀玉这家伙就在铁蛋他们准备点燃火药的时候从城头掉下来了。

    准确的说他是被人从城头踢下来的,同时被踢下来的还有刚刚冲上城头的宋军。

    青唐的铁甲步卒上了城头,杨怀玉十几刀都砍不死一个敌人,自然只能选择离开城头。

    好在城下都是厚厚的一层死尸,掉在上面虽然被摔了一个七荤八素,还是被忠心的亲兵给抢救回来了。

    杨怀玉还没有彻底的离开战场,铁蛋放在投石机里的火药包已经开始冒青烟了。

    随着军卒一声声的大吼,无数的火药包就带着硝烟飞上了城头。

    第一轮爆炸开始的时候,霍贤的嘴巴就再也合不上了,因为漫天飞舞的碎石以及人的残肢已经将城头笼罩的严严实实。

    那些乱石残肢都是从滚滚的浓烟中飞溅出来的,滚动的浓烟宛如一头食人的巨兽在肆虐延川城头。

    暗红色的火焰一闪即逝,同时消失的还有严整的城墙垛口……

    霍贤吃惊的看着铁蛋,咬着牙道:“这非人力可为之!你们窃取了神的力量!”

    铁蛋瞅着跟前的那根已经燃烧到根部时香道:“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哈密不但有天神的力量,更有魔神的力量。”

    话音刚落,大地忽然颤抖了起来,一声被压抑到极致的闷响传来,霍贤几乎站不稳脚跟,扶着旁边的战旗才能勉强站稳。

    隆隆声过后,大地停止了颤抖,远处的延川城笼罩在漫天的尘土之中。

    铁蛋不用看那里,就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轻轻地招呼一下哈密来的武士们,趁着霍贤还没有从惊骇中清醒过来,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战场。

    源哥儿只要自己帮助杨怀玉拿下延川口,可没有说永远留下来帮这些人。

    哈密国自己还有无数的事情要办,岂能把人力物力放在青唐?

    给宋人留下一个哈密人不可战胜的念头,对以后双方合作都有好处。

    拳头大的碎石从浓烟中飞溅出来,杨怀玉和侥幸活命的宋军一起举着巨盾,任凭石块叮叮当当的敲击在盾牌上,藏头缩尾的不敢和天威对抗。

    遗留在战场上的战马已经跑的不见踪影,杨怀玉两只耳朵嗡嗡作响,他对面的虞侯张大了嘴巴在吼叫着什么,他却一句都听不见……

    春日里的寒风终于吹散了山谷里的灰尘,霍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高举着双臂凄厉的吼道:“天啊!”

    听不见声音的杨怀玉懵懂的转过头去,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迸出来了,努力支撑着才没有让自己的膝盖弯曲下去。

    那座高不可攀的城墙消失了……

    只有遍地的碎石和半截断壁残垣,不仅仅如此,城墙后面的瓮城里躺满了青唐人的死尸,他们躺在地上非常的安静,只有一两匹惊惶的战马眼睛,耳朵齐齐的流着血,想要站起来,终究还是倒在地上……

    铁蛋骑着马在荒原上狂奔,两个时辰他们就已经跑出八十里地。

    眼看着三匹战马都已经疲惫不堪了,这才下马歇息一阵,短短的两个时辰,三匹战马的潜力都在急速的狂奔中耗尽了。

    算起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忙碌了一整天,再狂奔了八十里地,已经是极限了。

    太阳已经落山,这时候要是再赶路,难免会出现伤亡。

    给战马绑好肚兜,喂了一些水草之后,众人勉强吃了一些干粮,一个个就裹着厚厚的羊皮袄沉沉睡去。

    一觉睡到天亮,铁蛋揉揉自己的后腰,在武士们的帮助下站起身,重新爬上了马背。

    源哥儿说过,这事做完之后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从西夏国穿越过来,回哈密。

    因为雇佣兵的事情,铁蛋和四十几个武士走西夏国境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九哥儿,我们帮他们炸碎了城墙,这是大功一件,为什么要跑啊?”

    铁蛋咬了一口馕饼道:“是啊,立功了,人家要是想知道火药的秘方怎么办?你知道还是我知道?”

    铁蛋身边的武士打叫道:“知道火药秘方的人除了大王之外,就剩下大哥儿(李巧)四哥儿(铁火)五哥儿(铁水),我们知道个屁啊。”

    铁蛋笑道:“是啊,我们不知道,可是这里的宋人以为我们知道,要是人家问起,我们说不知道,你猜他们会如何对待我们?”

    武士楞了一下,然后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道:“我们还是跑快些,早点回去才安生。”

    杨怀玉和霍贤坐在冰冷的石头上,抬头瞅着延川口两侧的山崖,良久之后,霍贤才对杨怀玉道:“你和铁心源在东京相交莫逆,可曾知晓这东西?”

    杨怀玉摇摇头道:“您昨日就已经问过了,对此物晚辈一无所知。”

    霍贤叹口气道:“早知道铁心源所学颇杂,尤善杂学,琉璃,猛火油的提纯,都是出自他手,难道说火药的改良也是出自他手不成?”

    杨怀玉苦笑道:“应该不奇怪吧……”

    霍贤抖抖手从石头上站起来感慨道:“昨日到现在,老夫一刻未曾合过眼,只要闭上眼睛,就仿佛看到了蘑菇云升腾,残肢碎石乱飞的模样。

    直到现在,老夫依旧认为,这是神魔才有的力量。”

    杨怀玉笑道:“无论如何这股力量在帮助我们,如今延川口大捷,府尊那颗提着的心应该放下来了。”

    霍贤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意思,拍着身边被火药熏黑的巨石道:“大鬼离如何凶悍,延川口如何难下,这还都在老夫的预料之中。

    只要我们肯付出足够的牺牲,还是可以拿下来的。

    可是……火药……唉,这不是人间的力量。”

    杨怀玉笑道:“此物掌控在驸马手中,又有欧阳修他们在一边监督,先生未免过于多虑了。”

    霍贤指着一群群被押解过来的青唐人道:“这些蛮夷如何强悍,老夫并不担忧,他们能做的最多的,无非是惊扰一下我大宋的边关,这些人进不到东京城里去,即便是进入了也不得长久。

    可是啊,我们的那位驸马爷,却不是蛮夷,相反的,他还是一个少有神童之名,长成之后饱读诗书的宋人。

    相比蛮夷之辈,我更担忧他。”

    杨怀玉霍然起身道:“这不可能!”

    霍贤瞅着杨怀玉的眼睛道:“自李元昊异军突起之后,这世间五十年来,再无人可称为英雄,铁心源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短短三年来就雄踞西北,竖王旗,招揽天下英雄为己用,久而久之将会成为我大宋的心腹之患。”

    杨怀玉苦笑道:“哈密距离我大宋足足有三千里之遥,先生说这些话岂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如果没有这种改良过的火药,老夫自然是杞人忧天,现如今,你也亲眼看到了火药的威力,怀玉贤侄,你还认为老夫是在杞人忧天吗?”

    杨怀玉摇头道:“铁心源不会这样做。”

    霍贤指着哈密的方向道:“斥候追索铁心源的使者八十余里依旧不见踪迹,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杨怀玉皱眉道:“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说明哈密人在防备我们!”

    “这说明不了……”

    “醒醒吧,怀玉,占领河湟对我大宋固然重要,可是对哈密来说更重要。

    我们占领了河湟,就可以窥伺河西走廊,一旦我们拿下了河湟,下一个必须要拿下的地方就是河西走廊。

    目的就是为了打通大宋和哈密的联系,从而达到对西夏形成彻底的包围之势。

    如今看起来,此事要多多商榷才好,打跑了一头饿狼,如果再来一头猛虎,为祸会更加惨烈。”

    杨怀玉挠头道:“您担心的不过是哈密的火药而已,如果我们也有火药,不就没关系了?”

    霍贤呵呵笑道:“人都跑了,你觉得哈密王会把哈密的命根子交给我大宋?我们担心日后哈密的动向,你以为铁心源就不担心大宋的动向?

    此乃人心向背的大事,没有一个君王会轻易地放弃自己最大的依仗,哪怕铁心源是我大宋的驸马也不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