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七章再夺延川口(2)
    第一一七章再夺延川口(2)

    大宋的步卒本就无敌于天下!

    只是在这个骑兵为重的世界里,步卒即便是击溃了敌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骑着马逃跑,总不能获得一场痛快淋漓的歼灭战,如此一来,这样一来步卒的光辉总是显得那么微弱。

    这个世界上能和重甲骑兵硬撼的只有步人甲重步兵,一套六十余斤重的连身重甲,让他们在面对重骑兵的时候也有一战之力。

    很短的时间内,步人甲就在投石机前面组成了一条单薄的防线,他们手握长柄战斧,战刀,拉下面甲等待青唐轻装骑兵的到来。

    此时的战场上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处处都是厮杀在一起的宋军和青唐人。

    八牛弩威力过大,刺穿一个人的身体如同捅破一张白纸,战场上到处都是人,没有办法分辨敌我,以至于八牛弩已经没有办法放低视线,在战场上继续歼灭青唐人。

    投石机继续向城头轰击,如果能趁机毁坏青唐人的投石机就是最大的战果。

    石块中夹杂着猛火油罐子,火油上了城头立刻处处冒烟,只是效果并不好,黑烟刚刚冒起,很快就消失在城墙上,真的如同杨怀玉所说,延川口守将大鬼离有着充分的准备。

    眼看着青唐人的轻骑兵组成的潮水全部撞碎在步人甲这颗坚硬的礁石上,铁蛋才有功夫长处一口气。

    公鸡鸣叫一般的收兵号角,让身处战场之中的青唐人缓缓地后退,而步人甲也不追赶,一群轻装步兵匆匆的来到步人甲的身后,给他们的腰背上放置了一个轻巧的撑杆,有了这根撑杆,步人甲步卒才打开面甲喝水的喝水,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就让他们精疲力竭。

    已经前进到城下的宋人步卒也在缓缓地后撤,这一战时间不长,付出的牺牲却让人难以接受。

    他们已经无力继续承担攻城的任务了。

    好在,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块石头在头顶飞舞,这说明刚才这一阵投石机对决,青唐人的投石机损失惨重。

    当然,这只是铁蛋一厢情愿的想法,投石机到底受损了多少,只有青唐人自己知晓。

    杨怀玉满身鲜血的回到了军阵,瞅着正在指挥人修缮损坏的投石机对机宜文字霍贤道:“崇光兄,火药还没有动用?”

    霍贤皱眉道:“没有,青唐人还没有倾巢而出,这时候动用火药并非最好的时候。”

    “大营有消息吗?”

    霍贤忧心忡忡的道:“没藏讹庞在两个时辰前也动了试探性攻击,被老令公阻挡在鸡鸣山,根据老令公传来的消息,没藏讹庞手里最精锐的黑水军司战骑并未出动,来的只是擒生军张喆所部。

    府尊担心没藏讹庞另有所图,已经派环庆路副使田畴,西京库藏左使董源严密监视乃龙川,提防没藏讹庞从这里包抄我们的后路。

    杨将军,时间不多了,三天之内,我们一定要击破延川口,威胁一公,邈川,龙支,宗哥,积石军,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让瞎毡疲于奔命,没有任何喘息的余地。“

    杨怀玉点头道:“崇光兄说的在理,吃过战饭之后,我亲自带兵冲击一次,如果能把大鬼离引诱出来就最好了。”

    霍贤瞅瞅正在忙碌的铁蛋一行人,压低了嗓门道:“府尊有令,如果火药真的可以达到目的,不妨留下哈密人。”

    杨怀玉苦笑道:“没有用。”

    “为何?”

    “来的都是会使火药的,却不是会造火药的,一旦五千斤火药全部用完,这些人就一点用处都没有。”

    “某家听说将军与哈密铁心源交情莫逆……”

    杨怀玉笑道:“就因为交情莫逆,才知道他的为人,此人做事滴水不漏,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我们就不可能知道。

    另外,来延川口的这些人,都是长公主的家奴,即便是府尊得罪了长公主也没有好结果。”

    “欧阳修,王大用等人就是废物,一个身居哈密国国相,一个身为哈密国枢密使,竟然连火药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晓……”

    杨怀玉笑道:“待我们击破延川口之后,崇光兄不妨走一遭哈密,和哈密王谈谈火药这件事。”

    霍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是该走一遭西域,看看铁心源一介书生是如何在西域虎狼之地建立起一个国家的。

    此战耗用国帑无数,重点不是我们打下河湟,而是如何守住河湟,让河湟终为我所用。

    希望能从哈密找到一些可以借鉴的地方。”

    战场的火焰还没有熄灭,沉重的进军鼓再一次擂响,这一次最先出动的却是骑兵,杨怀玉率先冲杀了出去,在他身后,每四位骑士就携带着一架竹子制作的云梯,踏着隆隆的战鼓声再一次飞快的向城墙逼近。

    几乎在同一时间,宋军的投石机再一次威,这一次投掷的全是火油罐子,铁蛋在最短的时间里,改装了火油罐子,在每一个火油罐子里放了一个小小的火药瓶子,当火油罐子飞到城头上,不等落地,火药瓶子炸裂了油罐,点燃了猛火油,漫天的火雨从天而降,密密匝匝的覆盖在城头上,一时间,城头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

    无数火人从城头坠落,就连对付骑兵的羽箭在这一刻都变得稀稀疏疏的。

    杨怀玉大喜,大吼一声——“跳荡!”

    不等战马将他驮到城下,就从狂奔的战马背上跳了下来,借助脱离战马的冲力,第一个冲到城下,抓着密布在城墙上的弩枪就开始攀城。

    此次冲击的都是杨怀玉的亲兵,也是军中武力最强悍者,在将云梯运送到城下之后,他们也跳下战马,嘴里咬着兵刃,学杨怀玉的样子如同猿猱一般开始登城。

    在他们的身后,大群的宋军跳荡兵趁着敌人被压制的空荡亡命的向延川城下狂奔。

    不大功夫,高大的城墙上就爬满了宋军,与此同时,高大的云梯也被一架架的竖立起来,攀援的军卒如同蚂蚁一般密集。

    霍贤脱掉身上的甲衣,露出一身洁白的细皮嫩肉亡命的擂起战鼓为杨怀玉助威。

    攀援上城墙的杨怀玉还来不及站稳,一柄沉重的砍山刀就呼啸着劈砍下来,他闪身躲避,脚下一空,再一次掉下城墙,单手握住城头的一枚弩枪,一个大回环之后再次杀上城头。

    城头的青唐人狂嘶着朝他杀了过来,一群群的青唐人亡命的向城下投掷石灰,滚木礌石。

    战刀劈砍在一个青唐武士的脖子上,这个武士不但不退,反而双手握住杨怀玉的长刀,即便他脖子里的血飚起来两尺多高,依旧死不松手。

    杨怀玉飞起一脚将这个武士踹下城头,脚下一搓,一柄铁矛就凌空飞起,被他紧紧的握在掌心。

    一丈长的铁矛在他手里如同一根绣花针一般轻巧,被他舞动的如同一朵盛开的梨花,牢牢地占据了城头十步方圆的一块地盘。

    无数的宋军趁机从这个缺口汹涌而上,随着人数逐渐变多,一支以杨怀玉为锋矢的战阵就慢慢形成,这支战阵在宽阔的城头上左突右挡,为攀城的宋军清理出一块更大的地盘。

    一柄沉重的砍刀落在杨怀玉的枪杆上,让他如同毒龙一般长枪停滞了一下,杨怀玉只觉得那柄铁枪在自己的手中不断地颤抖几欲飞走,耳听得长刀破风的声响直奔自己的头颈,站稳脚跟,双手握紧了铁枪再一次挡了出去。

    只听当啷一声巨响,杨怀玉被这一刀带来的猛里撞击的向左踉跄几步。

    抬头看的时候,才现一个如山的巨汉,正勉强收住自己的长刀,准备再次扑上来。

    “大鬼离!”

    “杨怀玉!”

    两人一起大叫一声,不约而同的撇开周围的同伴,恶狠狠地扑击了过来。

    铁蛋的投石机再一次停止了射猛火油,他指着城下的宋军对身边的军头问道:“我们现在要是把火药堆积在城门口,能不能炸开这座城门?“

    哈密军头点点头道:“或要这样使唤,自然是威力最大,这座门,有个五百斤炸药就应该能够完全炸掉。

    就是杨将军他们还在城头激战,万一要是把城墙炸塌了,杨将军他们就会和敌人一起被活埋掉。”

    “这些不用你们管,只要你们能炸开城门,老夫就算你们大功一件!”

    铁蛋回过头才现光着脊背的霍贤满身尘土,气喘吁吁的站在自己的背后。

    “快去!”

    铁蛋现霍贤的两只眼睛已经变得通红,而且还抽出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铁蛋瞅瞅城头正在激战的杨怀玉,学铁心源耸耸肩膀道:“没问题,你喜欢就好。”

    说完话就朝军头挥挥手。

    军头瞅了一眼霍贤,就抱起两个巨大的炸药包,招呼一声,从哈密来的武士们就纷纷抱起火药,向城墙冲了过去。

    铁蛋小心的拨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长刀笑道:“其实啊,这时候如果有一家工程锤就能撞开城门,动用火药可惜了,还会危及杨将军。”

    霍贤面无表情的道:“将军惟死战而已。”

    铁蛋玩味的看着一身尘土的霍贤道:“文臣该如何?”

    霍贤哈哈大笑道:“如果用我的命能破城,早就用投石机将老夫送上去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