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五章延川口
    第一一五章延川口

    “大王何时见这位塞尔柱公主?”

    铁心源淡淡的道:“两天之后。”

    泽玛躬身退了出去,赵婉笑眯眯的道:“泽玛嫉妒了,而且很明显。”

    “嫉妒什么?”

    “嫉妒您对我的好。”

    铁心源把赵婉的脚放下来,拍拍她的腿道:“你昨晚难受的样子我看见了。

    女人生孩子无异于过鬼门关,尤其是在西域这个地方,缺医少药的,没一点周全的法子。

    我听说西域的很多巫医在帮妇人生产的时候,使用一根棍子碾压肚子……”

    赵婉笑道:“我现在多难受一分,将来就会多疼爱我们的孩子一分。

    夫君,我在哈密过的很好,从未有过的开心,在这里我想过什么样的日子都是我自己说了算。

    阿娘宠我,您宠我,周围的部属敬我,一个女人想要的一切我都有,不会郁闷的。

    哈密国才刚刚上路,诸事繁杂,您没有必要丢下朝政特意来陪我。

    我担心像今天下午这样的好日子过多了,会舍不得。”

    铁心源拍拍赵婉的脸蛋道:“你怀着身子,每日里过的艰难,我多陪陪你,你就能过的舒坦一些。

    至于朝政,文事由欧阳修处理,武事由阿大处理,不用我过多的过问,专门的事情交给行家处理最好。

    你夫君现在就是一个招牌,一个哈密国的招牌,现在是冬歇期,整日里处理的事情不多,陪你才是最大的事情。”

    赵婉笑着点点头,重新把身体依偎进丈夫的怀里,哈密的寒冬就要过去了,再有一个月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日子。

    相比哈密国,大宋的土地已经开始复苏了,即便是战火纷飞的青唐,青草也慢慢地钻出了大地。

    富弼的心情很糟糕,延川口一战,大宋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反而被没藏讹庞的大军乘机占领了韩川,也不知道瞎毡许给了没藏讹庞什么好处,如今,三军鼎立的局面已经形成了。

    四路并进的大军,到了延川口这个地方不得不合成一军,只要突破延川口,大军对面就将是一望无垠的河湟故地,青唐所部除了几座城池能抵挡一下大宋的大军之外,剩下的将会成为大宋骑兵的跑马场。

    杨怀玉苦战延川口,损兵一千六百余,依旧只拿下了延川口的一半,久攻不下,只好率兵在延川口立寨与瞎毡对峙,战情一日三变,也让富弼一日三惊。

    延川口已经成了不毛之地,大宋军队向这里投掷了不下六千斤猛火油,整个山口被火焰烧的焦黑,就连谷口的一些巨石都被烧的有些发酥,用手一抓,就能掰下来一大块。

    杨文广是富弼的副将,杨怀玉自然只能成为先锋。

    久攻延川口不下,不但富弼焦躁,杨怀玉更是心急如焚,三十万大军只要多在这里停留一天,消耗的粮秣和银钱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就在昨日,西京库藏使孙欣凤翔转运使刘彻已经发来了急报,军粮补给,最多还能坚持两月,超过这个时间,大军就必须退回临洮,就近就食。

    再一次看了地图之后,杨怀玉遗憾的敲着兰州城对副将道:“当初,我们本来有机会在这里楔上一根钉子的,却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西夏人占领了这地方。

    如果我们的粮草转运是从兰州城开始的,这里距离我们不到三百里,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后顾之忧。“

    副将皱眉道:“兰州城处在青唐,西夏,大宋三国的交界处,想在这里站稳脚跟恐怕不容易啊。

    这座城池可以荒芜,可以破败,就是不能被人占领,不论哪一国占领了这里,都会遭到其余两国的攻击。

    没藏讹庞也只是趁着我们和青唐无暇顾及兰州城,才占领了那里,一旦战局回到以前,他一样守不住兰州城。“

    杨怀玉恨恨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道:“别人守不住,他一定会守住的。”

    副将不明白杨怀玉说的是谁,见他发怒,只好闭上嘴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拱手告辞,准备从商人那里接收一些物资。

    现在的战争和以前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是从大军南征的时候就开始了的。

    以前的时候大军出征,商人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自从他们在南征的过程中尝到甜头之后,只要是大宋军队出征,他们的身后总会跟着一支支的商队。

    此次平灭青唐,跟过来的商队数量尤其恐怖。

    他们不但会帮着军队运粮,还带着非常多的货物来到青唐,专门和军队做交换的生意。

    粮食,布帛,油料,甚至还有铁器,只要是军队需要的东西都能在商队中找到影子。

    在之前的大战中,他们已经用这些东西和军队交换了牛羊和各种青唐土产获利颇丰。

    现在,大军被卡在延川口,商人们同样的着急。

    副将去见商贾的目的就是为了平息他们激愤心情,告诉他们大军很快就会突破延川口,马上就会有缴获来抵付他们先前赊欠给军队的物资。

    铁蛋也在这些商贾群中,眼看着商贾们愤怒的向一位将军怒吼,他的脸上却带着和煦的笑容。

    十天前,自己曾经提出帮助杨怀玉突破延川口,却被人家一口给回绝了,如果现在再次提出,杨怀玉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大宋的初级目标是占领青唐,河湟,而后对西夏形成包围之势,最终的目标是将边境推到河西走廊一带,从而结束西夏对大宋的威胁,转而为下一步平定西夏做好准备。

    哈密国则需要一条便捷安全的通道,通过这条通道将哈密与大宋连接起来,最终保证西域商道的畅通。

    副将满头汗水的回来了,朝正在看地图的杨怀玉拱拱手就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口的喝水。

    能追随大军一路到达青唐的商贾没有一个省油的灯,每一支商队后面都若隐若无的有一位权贵的影子。

    杨怀玉瞅了一眼副将道:“他们很着急?”

    副将苦笑道:“比青唐人还要难对付。”

    杨怀玉丢下手里的炭笔笑道:“着急就对了,大军征战在外忙着开疆拓土,他们却忙着喝兵血,即便是喝兵血我也没有多少意见,只是,不付出足够的代价不成啊。”

    副将指指军寨外面的延川口道:“地势险峻,城高壕深,人家居高临下,青唐人又擅射,想要突破这里很难。”

    杨怀玉笑道:“总有办法的。”

    副将皱眉道:“火油?我们已经试过了,这里只有从西往东吹得风,而且常年不止,我们已将烧了三天,效果不好,敌人没有烧死多少,我们反而受伤了不少将士。”

    杨怀玉指着军帐外笑道:“博候,你再去帐外告诉那些商贾,只要他们能给我凑齐五千贯的金银,我将在三天之内拿下延川口。”

    副将皱眉道:“将军,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杨怀玉哈哈笑道:“没办法,遇到一个死要钱的主,你不给他钱财,他就不帮我们突破延川口。”

    副将霍然起身道:“将军,既然他们在这里,又有办法,末将以为我们用不着花钱。”

    杨怀玉苦笑道:“我试过,没钱真不行,他背后的主子我们惹不起。”

    副将的眼眶有些泛红,涩声道:“将军,那些人真的把钱财看的比我们这些军汉重要是吗?”

    杨怀玉拍拍副将的肩膀道:“别难过,如果那家伙是我大宋人,不管他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要他帮我们拿下延川口,只可惜人家不是大宋人,而且还是来帮我们的。

    按照人家的话说,想要突破延川口就必须花费五千贯钱的物资,他们不赚钱,我们却不能不赔偿他们的物资钱。”

    副将见杨怀玉不愿意说真正的情由,只得半信半疑的走出军帐去筹集五千贯钱。

    他相信,这些商贾已经在军队的身上投了那么多的钱,应该不差这最后的五千贯。

    铁蛋再一次进了杨怀玉的军帐,依旧笑眯眯的,杨怀玉强忍着要揍这个家伙一顿的念头淡淡的道:“给你钱,明日就给我打开延川口。”

    铁蛋笑道:“不是我打开延川口,是您打开延川口,我只负责提供物资。”

    杨怀玉靠在椅子上笑道:“什么物资?”

    铁蛋瞅瞅杨怀玉道:“火药!”

    “火药我军中有。”

    “你军中的火药只能用来放烟花,想要破开延川口的坚城。就需要我们哈密的火药。”

    杨怀玉皱眉道:“我怎么没见源哥儿用过火药?”

    铁蛋笑道:“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这东西怎么用?”

    “简单,点着之后用你的投石机在青唐人弓箭的射程之外丢过去就是了。

    别担心,十斤一包的火药,你的投石机可以丢出去三百步左右。”

    杨怀玉你铁心源的人品还是很有信心的,既然铁蛋认为火药可以撕开坚城,他相信这个结果不会差到那里去,只是不明白一向大方的铁心源这一次为什么会一定坚持要大宋用钱去购买火药。

    铁蛋知道他为什么沉默,叹口气道:“这是哈密国能做到的极限,这些火药用完了也就完了,你们以后即便是想买,哈密国也不会卖出去。”

    杨怀玉敏锐地发现铁蛋的话里有别的意思,连忙问道:“源哥儿在哈密城并非一言九鼎是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