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四章一念之间
    第一一四章一念之间

    讨白对一个大食人非常的重要,甚至超越了生死。

    这是一个关于灵魂的事情,天神不接受你的忏悔,你的灵魂只能在污秽的大地上流浪。

    铁心源没心情处理这个滚刀肉。

    看着心烦,杀了无趣。

    穆辛根本就没把这个家伙当人看,他却把穆辛看作是这个世界上的真理化身。

    道理这东西很难说在谁一方,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铁心源是一个念旧的人。

    日落西山的时候陪伴自己的人他很难忘掉,总喜欢在东山再起的时候给他足够的补偿。

    明知道马希姆是穆辛的眼睛,他却下不去弄瞎这只眼睛的手。

    答应了接见阿伊莎,马希姆第一时间就跑了,据他跑路的时候说,以后再也不来清香城了。

    看着马希姆圆滚滚的背影消失在长长的甬道里,铁心源回首对尉迟灼灼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尉迟灼灼再次蹲礼道:“君王应该杀伐决断迅如雷霆的,这一点您确实做得不好。

    不过,就是因为这一点,尉迟一族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您面对所有危难。

    哪怕是死,我们也知道是死在敌人的手里,而不是被后面的暗箭所杀。”

    铁心源点点头,转身走进房间:“派人去查一下,阿伊莎公主在清香城用了什么身份来掩藏自己。”

    还想和铁心源多说说话的尉迟灼灼叹息一声道:“这就去安排。

    您明日才会接见塞尔柱公主吗?”

    “后天!”

    铁心源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铁心源就有些害怕和尉迟灼灼单独面对。

    阿伊莎在中午的时候终于凑够了一副公主的仪仗,看起来依旧很简陋,迪伊思努力的想要把阿伊莎打造成一个来访的贵族使者,努力的消除自己主仆二人是偷偷进入哈密国这一现实的影响。

    马希姆告诉迪伊思,哈密王准备接见阿伊莎公主,只是不能确定是不是今天。

    心急如焚的阿伊莎自然不能多等,她希望马希姆再去和哈密王商议一下,能否今天就会面。

    马希姆想到铁心源那张狰狞的面孔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知道这是铁心源能够忍耐的极限,如果再多嘴,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被暴怒的铁心源剁成肉酱喂狗。

    他毫不犹豫的告诉阿伊莎,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而且,为了做这个传话的使者,他已经从死神那里晃荡了一遍,如果在落日之前还不离开清香城,率先死亡的不会是阿丹,而是他马希姆。

    人家既然已经亮出字号来了,铁心源就只能按照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礼仪来招待阿伊莎。

    毕竟,哈密国直到现在,依旧和喀喇汗国没有正式交战国,和遥远的塞尔柱国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泽玛这个哈密国的使者在马希姆跑路之后,就来到了阿伊莎的小楼。

    铁心源希望阿伊莎能够住进馆驿,从她亮明身份的那一刻起,她就是哈密国的客人。

    保护好国家的客人,这一行为在所有还算文明的国家中是通行的法则。

    哈密国同样不例外。

    阿伊莎没有想到哈密国的使者竟然是一位美丽的女子,这个女子不但是哈密国的正式官员,看样子还掌握着不小的权力。

    阿伊莎在打量泽玛,泽玛也在打量阿伊莎。

    女子和女子见面就没有什么顾忌了,阿伊莎精致的面容和我见犹怜的病态,一下子就让泽玛疑心大起。

    自从跟铁心源混熟之后,泽玛对铁心源的很多奇怪的理论都有深刻的认知,包括美女是稀缺资源这句话。

    这话很正确,至少卓玛是这么认为的。

    一个女人如果落在一群马贼手里下场按道理来说应该非常的可怕。

    可是,事情总有变化,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子落在马贼手里自然惨不堪言。

    一个漂亮的女人落在马贼群里就很可能首领的女人。

    而一个绝色佳人落在马贼群里,她有很大的可能性成为这群马贼的老板娘。

    甚至成为能够左右这群马贼的首领。

    泽玛在看了阿伊莎的面容之后,就很想不通,这个世上还有谁会狠心的打断这个美人儿的腿!

    阿伊莎见泽玛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伤腿上,遂粲然一笑道:“舞蹈的时候掉下了桌子。”

    泽玛稍微一想,就明白阿伊莎在清香城用什么样的身份来掩饰自己的存在了。

    “精灵儿的舞蹈据说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塞尔柱的男子要能够跃马挥戈,塞尔柱的女子要能够跳出最美的舞蹈来酬谢猛士的保护。”

    “公主金枝玉叶,身娇肉贵,为何不事先通禀我国,好让我哈密的无敌勇士来保护您这朵娇艳的鲜花。”

    “先知说过,学问虽远在中国,我亦当求之,阿伊莎只是一个女人,不敢奢望去中国求学,然而,龟兹的舞乐却是阿伊莎梦寐以求的。

    我听说龟兹最好的舞者,歌者,乐者都来到了哈密国这片乐土。

    我抱着求学之心来到哈密,不敢以公主之名,亵渎我心中最高贵的舞乐。”

    泽玛笑道:“因何改弦易辙?”

    阿伊莎笑道:“只因走失了一匹骄傲的小马驹!”

    泽玛笑道:“您的小马驹在哈密闯下了滔天大祸,想要脱身全在我王一念之间,却不知公主用什么来平息我王的滔天怒火?”

    阿伊莎坐在锦榻上艰难的弯腰施礼道:“我听说熔岩进入大海之后也会熄灭,不论是塞尔柱,还是巴格达,都有足够的海水来平息陆上君王的怒火。”

    泽玛皱眉道:“您说的海水是指大军,还是指你们拥有的无尽财富?”

    阿伊莎笑道:“尽在哈密王一念之间!”

    泽玛笑道:“哈密国山高水远,处处荆棘,朋友来了荆棘会开出美丽的花朵,如果敌人来了,荆棘会分泌出致命的毒液。“

    阿伊莎笑道:“阿丹是一位高贵的王子,为了他,哪怕是荆棘林,塞尔柱和巴格达的猛士也会走一遭。

    美丽的使者,我何时才能见到高贵而仁慈的哈密王?”

    泽玛笑道:“会见到的,假如我王有空闲的话。

    既然公主已经准备好了仪仗,就请公主进驻馆驿,只有住在那里,才能彰显公主的高贵。”

    阿伊莎尽管心急如焚,在这个时候却不能表现的过于急迫,只能顺从的接受泽玛的安排,住进温泉宫馆驿。

    狼穴天井里雪花飞舞,赵婉高兴地像一个孩子一般,张开手让洁白的雪花落在手掌上。

    见铁心源过来了,就摇晃着他的手要求他像以前在东京的时候一样,给她堆一个漂亮的雪人。

    铁心源解下披风给赵婉披上,扶着她坐在石岩下面,找来一把铲子准备堆雪人。

    三月的江南已经是草长莺飞的好时光,哈密之地依旧寒风呼啸,白雪纷飞。

    不过,东风已经吹起来了,这也应该是哈密国这个冬天里的最后一场大雪了。

    赵婉难得童心大发,铁心源如何会不满足她这个小小的心愿呢?

    地上的积雪很厚,铁心源很快就弄了好大一个雪堆,赵婉这时候却不安分起来。

    鼻头被冻的红红的,却不肯继续袖手旁观,和铁心源一起按照自己的心愿堆雪人。

    “如果你在东京,这时候应该去彩虹桥那里踏青,放纸鸢,荡秋千……”

    “可是,如果在东京,谁来陪我堆雪人?”

    铁心源会心的一笑,握住赵婉的手捏一下,就随她的心意让她负责雕塑,自己在一边帮她打下手。

    忙活了好一阵子,雪人终于堆好了,一个高一些,一个低一些,两只雪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赵婉捉狭的解下铁心源的金冠扣在高个子雪人身上,又从自己的头上取下一支金步摇插在矮个子的雪人脑袋上笑嘻嘻的对铁心源道:“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铁心源微微一笑,又往矮个子雪人的肚皮上添加了一些积雪道:“还应该有我们的孩子!”

    两人正你侬我侬的时候,早就怒不可遏的王渐冲出来阴声道:“却不知老奴在什么位置?”

    赵婉哈哈大笑着拖着铁心源就走,王渐在后面紧紧追赶一边追,一边大声要赵婉小心脚下。

    回到温暖的房间里,赵婉甩掉湿乎乎的鞋子,翘着一双小脚要铁心源帮她暖暖。

    泽玛进来的时候,铁心源正在帮赵婉搓脚,她的眼神黯淡了一下禀报道:“阿伊莎就是舞姬精灵儿,怀有塞尔柱国的公主信物,她的腿断了,不良于行。

    另外,被捕获的那个大食人确实是巴格达的王子,名叫阿丹,看样子这个人对塞尔柱非常的重要,据阿伊莎公主的意思,他们不惜为此人和我们哈密开战。”

    铁心源将赵婉的脚塞进厚厚的靸鞋里面,回头看了一眼泽玛道:“忘记他们的威胁,我听说喀喇汗国和塞尔柱国并不友好,而塞尔柱国正在吞并波斯,想来巴格达也未能幸免,一个塞尔柱的公主不惜一切的要拯救一个巴格达王子,这件事倒是越发的有趣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