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七章新问题

    阿伊莎注意到阿丹是穿着鞋子进入院子的,因此,她恨恨的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迪伊思,转身就进小楼了。Δ㈧㈠中文Ω   网Ww*W.┡8⒈Zw.COM

    迪伊思从阿丹手里接过麻糖的时候笑道:“阿伊莎没去跳舞,已经十天了。”

    阿丹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迪伊思就很自然的追着阿伊莎上了小楼。

    他从一窝蜂手里得到的银子很多,从白石县府库里得到的金子也很多,最后加上洪老七给的两锭黄金,堆在桌子上如同一座小山。

    阿伊莎冷冷的瞅着这堆金银道:“你打算告诉我你很会赚钱?”

    阿丹笑道:“你是我的公主,只应该成为财富的主人,而不应该成为财富的奴隶。”

    “我喜欢跳舞!”

    阿丹赶紧坐直了身体道:“你可以跳啊,你也知道,我是多么喜欢看你跳舞。”

    “在这里给你一个人跳?”

    “可以加上迪伊思……”

    阿伊莎忽然笑道:“你怎么变聪明了?是乌鸦教会你说的这些话吗?”

    阿丹嘿嘿一笑,又从背囊里取出一个风干的乌鸦道:“这是一只多嘴的乌鸦,被我一箭射死了,它安静的样子还是不错的。”

    阿伊莎吃吃笑道:“你给了我这么多钱,按照汴京的规矩我应该陪你睡觉。”

    阿丹的眼睛睁得很大,舔舔干的嘴唇期盼的道:“可以吗?如果钱少,能不能先欠着,我以后弥补你十倍,百倍,千倍。”

    阿伊莎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一脚踢翻了桌子上的金银,指着门外道:“滚出去劈柴,家里已经没有柴火了。”

    阿丹遗憾的扶着门框道:“其实一万倍也成,只要是属于我的钱财你都可以拿走……”

    “滚!”

    阿丹懒洋洋的下了楼,找到了斧头和木头墩子又开始劈柴,依旧是那么熟练和轻松。

    迪伊思嘴里嚼着麻糖,指着楼下劈柴火的阿丹对阿伊莎笑道:“多好的小伙子啊,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遇见这样的好小伙子。”

    阿伊莎瞪了迪伊思一眼道:“你毒死了你的六任丈夫,阉割了你的第七任丈夫,六十岁的时候还偷偷地和年轻的小伙子偷情,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

    迪伊思笑的嘎嘎的,吞咽下去一块麻糖道:“所以说我没碰见好的,如果有好的我干嘛要嫁七次?”

    阿伊莎烦躁的一脚踢开散落在地上的金锭,却被金锭碰的脚丫子生疼,坐在地板上拍着地毯乱脾气。

    迪伊思捧着阿伊莎的脚,脱掉鞋子和厚厚的袜子,小心的吹着气道:“不生气,不生气。”

    疼痛过后,阿伊莎恶狠狠地对迪伊思道:“给我一些毒药。”

    迪伊思怜惜的抚摸着阿伊莎的脚丫子道:“想要毒死谁,让老迪伊思来,毒药脏,阿伊莎不碰那东西。”

    “那就毒死那只臭乌鸦!”

    迪伊思顺着阿伊莎指的方向看过去,连连摇头道:“多勤快的小伙子啊,正帮我们劈柴火呢,毒死了可惜,不如我们往街市的井水里丢一包毒药下去,那样毒死的人才多,一两个不好看。”

    阿伊莎叹口气道:“毒死那些被奴役的可怜人很无趣,如果能毒死铁心源就好了。”

    迪伊思拍着手笑道:“我的阿伊莎终于长大了,知道帮助你的父亲做事了。

    穆辛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我的阿伊莎能够做到,你的父亲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阿拉穆特来的人都是死亡的使者,不收割到足够的生命,阿拉穆特山上的灵魂之火会慢慢熄灭的。

    一个王,尤其是一个强大的王的灵魂,会让死亡火焰的光芒照耀全世界。”

    阿伊莎笑道:“那就毒死铁心源!”

    铁心源的心情一点都不好,就像是中毒一样,脑袋昏昏沉沉的,下湾镇生的事情让他怒火万丈。

    哈密土地上第一次出现了成建制叛逃的回鹘人,这让他无比的伤心。

    这群人不但自己逃走了,还杀死了白石县多有的宋人官员和胥吏,他们连汉人捕快都没有放过。

    一夜之间死了十一名官员,尸体就摆在狼穴的一间洞窟,就在铁心源的面前一字排开。

    白石县的县令是一个老头,除了贪财一些,没有其余的坏毛病,而贪财这个毛病,在得到大笔的俸禄和奖赏之后,也变得不怎么明显了,至少,两月一次的盘账,他的账目既没有出,也没有结余,算是一本非常公允的账簿。

    拿多少钱,办多少的事情,就是这个叫做李大可的老牌县令的做事原则。

    如此四平八稳的一个人,现在变成了一具尸体**躺在那里面目都有些狰狞。

    查看尸体的人是孟元直。

    他仔细的欣赏完尸体之后淡淡的道:“是一个人干的事情,虽然他在一具尸体上换了武器斩了七八刀,可是力道和角度都很均匀。

    这世上没有七八个武力完全一样的高手。”

    铁心源冷笑道:“一窝蜂被捉住了,还是活口,尉迟文审讯过了,一窝蜂中间没有人有能力一夜之间杀死县令和这么多的从吏。

    他们抢劫杀人的目的是为了更多的食物,至于造反还没有想过。”

    不知不觉的铁心源已经站在一个统治者的角度看问题了,造反才是最大的罪过!

    孟元直冷笑道:“一群喂不熟的狼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任由他们死在荒山野岭也就是了,如果还不死,那就派人去清楚一下。

    我们现在有一个比一窝蜂更大的麻烦,杀死李县令的凶手很麻烦,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清除掉,否则,只要让他再动手几次,我们的官员就会人心惶惶。”

    “你打算怎么做?”

    孟元直眯缝着眼睛思考了一会道:“如果我是凶手,想要震慑留在哈密的宋国官员,莫过于杀死欧阳修!”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打算跟在欧阳先生身边?”

    孟元直点点头道:“嘎嘎不足以保护欧阳先生,这件事还是我来做,我一会就换好捕快的衣衫去欧阳先生府邸。”

    “铁三百和拉赫曼分别去王大用和彭礼两人的身边,这两人一个正在为我们拟定军制,一个正在主持上百万的回鹘人归化大计,不能出问题。“

    孟元直点点头道:“不仅仅是他们,老夫建议,李巧,以及犬子也可以拉出去见识一下,至于几位铁先生,就必须回防皇宫,这时候,没有比王后产子再大的事情了。”

    铁心源笑道:“我母亲那里有包子在不会有事,他虽然一根筋,就是这样的人谁想骗他,很难!”

    “你呢?”

    “我这些天住在狼穴里不打算出去……”

    包子喜欢跟着王柔花,自从跟着王柔花以来,他就没有饿过肚子。

    这一点很重要,对一个把吃看的比天还要大的人来说尤其重要。

    王柔花的事情很多,却没有多少事务性的事情,她整天做的最多的就是接见那些从哈密各处来清香城觐见国王的哈密官员的内眷。

    有时候还要去饭堂露面,吃一顿饭堂里面的饭食,看看这里的饭食能不能让城里的百姓吃饱。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哈密国的粮食问题已经大大的缓解了,这样感谢那些不断往哈密国运送粮食的商人。

    似乎全天下人都知道粮食能在哈密国卖一个好价钱,因此,每一天都有驼队将粮食从遥远的地方运送过来,最远的地方距离哈密足足有一两千里。

    这样的距离运送粮食自然是亏本的,哈密的粮食还不可能与白银黄金等价。

    可是,欧阳修很有办法,他颁布了一些法令,紧俏的货物例如,玛瑙,丝绸,茶叶,只有拿到官府的售卖额度批条才能购买到。

    而拿到批条的前提条件就是看你向哈密运送了多少粮食,运送的粮食多了,可以购买紧俏货物的额度也就高。

    清香城里的人多少都有几个钱,他们既然能从私人手里购买到高价粮食,自然就不会去吃官府的大锅饭。

    尽管大食堂里的饭食是免费的,可是,大锅饭的味道根本就无法满足率先富起来的哈密人。

    当胡商玉素甫的粮店开业之后,来饭堂吃饭的人立刻就少了三成。

    最失落的不是别人,而是饭堂里掌勺的厨子,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办法用干饭和稀饭来骗那些穷困的胡姬来陪他睡觉了。

    人数虽然少了,下拨的粮食依旧没有改变,以前只能让所有人吃个七八成饱饭的粮食,现在基本上能满足所有人。

    没胆子贪墨粮食,厨子只能郁闷的看着那些来吃饭的人一边吃饭,一边咒骂他做出来的狗食。

    这是好现象,哈密人吃过的饭盘里面渐渐有了一点剩饭,这和以前把饭盘吃的如同狗舔过一般干净有着天壤之别。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哈密的粮食危机正在慢慢的过去,虽然只是清香城一个地方,王柔花坚信,迟早,别的城池和地方也会和清香城一般无二的。

    饭食依旧带有强烈的大锅饭特点,想要把大锅饭做的好吃,这是一门高深的手艺。

    王柔花就有这样的本事,不过,她不打算改变什么,看着蹲在身边用巨大的盆子吃饭的包子,王柔花爱怜的将自己碗里的食物全部倒给了这个苦命的傻孩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