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零一章天山上的经幡
    第一零一章天山上的经幡
    
        野马的世界是戈壁,是草原,是空旷的天地,不是温暖干净的暖房。
    
        这个道理铁心源是知道的,甚至比别人有着更深的认识。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铁心源自认自己已经吃了很多苦,他就下意识的想给和自己很像的枣红马一个舒适的环境。
    
        这个想法很明显是错误的,差点将一匹绝世神驹给毁掉,一匹马如果不能奔跑,活着也就等于死了。
    
        这个道理在铁心源牵着枣红马来到后山草原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
    
        冰天雪地里,别处的青草早就枯黄不说,还被厚厚的冰雪压在下面,牛羊想要吃点草,就必须用嘴巴拱开冰雪……
    
        后山草原不必这样,因为是专门给战马留出来的冬季牧场,这里一层薄薄的冰雪,枯黄的牧草骄傲的从冰雪里顽强的钻来,被山风吹得沙沙作响。
    
        枣红马来到这个广阔的天地之后,他没有选择奔跑,而是低下头贪婪的吃着干草。
    
        奔跑对它来说遥远的像是另外一辈子的事情。
    
        它自己不想奔跑,谁都没有办法,铁心源只好卸掉好不容易才给枣红马配上的鞍鞯和笼头,在枣红马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就扛着鞍鞯回去了。
    
        枣红马一直在低头吃草,似乎已经忘记了铁心源的存在。
    
        铁心源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枣红马,再说了,他也不愿意强迫枣红马,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铁心源还有朋友的话,那么,枣红马就是。
    
        和人相处的越久,铁心源就更加喜欢铁狐狸和枣红马。
    
        无论如何没这样能过的简单一些。
    
        大雷音寺就矗立在冰湖边上,白雪覆盖了那座浓妆艳抹的寺庙,橙黄色的寺庙围墙是这个白色世界里唯一的一抹亮色。
    
        扛着鞍鞯的铁心源路过大雷音寺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他仅仅来过一次,那一次就让他非常的伤心,这座寺庙是整个哈密最豪奢的地方。
    
        鎏金的转经筒只要轻轻地扒拉一下,转经筒上挂着的铜铃就会发出类似六字真言的韵律,就连铁心源这种对宗教嗤之以鼻的人来说,听到真言都会愣一下,就别提那些本来就相信高天上有神灵的百姓。
    
        大雷音寺里的苯教僧众都认识铁心源,不过,没有人过来招呼他,更没有人帮他扛着鞍鞯。
    
        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或者说,佛祖座下众生平等,一个哈密王和一头驴子没有区别。
    
        低沉的诵经声,随着酥油灯冒出来的青烟,袅袅的在天山上徘徊。
    
        寺庙是极为奢华美丽的,寺庙里的僧人虽然衣衫褴褛,却精神饱满。
    
        仁宝上师正在组织僧侣辨经,他们一会儿猛烈的向对手发动语言攻势,一会儿又平和的和对手击掌,好像刚才那个一心想要把对手辨臭,辨死的是另外一个人。
    
        诺大的一个寺庙里只有一个闲人,那就是撒迦活佛。
    
        萨迦活佛见铁心源来了,那张嘴巴从一进来就喋喋不休,这让铁心源产生一个奇怪的想法,很想用木棒或者别的东西塞进他的嘴里让他安静下来。
    
        最终他没有这样做,而是给撒迦活佛空空的茶碗里添满了茶水道:“哈密国现在需要的是安定,而不是大兴土木,去岁的时候,哈密国库里的银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不论是天山城还是哈密城,亦或胡杨地,我们都倾尽了所有。
    
        您现在想要驱使百姓去修建寺庙我不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撒迦笑道:“老僧只想给那些百姓一口饭吃而已。”
    
        铁心源强忍着怒火道:“这一年从回鹘过来的人已经精疲力竭了,如果在冬天里继续强行驱使,死伤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人。”
    
        “老僧记得去年秋日的时候大王还说回鹘人太多了。”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的回鹘人野性难驯,过多的回鹘人只会给哈密国带来麻烦,我自然不希望回鹘人过多。
    
        现在不同了,如今,我哈密国内已经没有回鹘人了,有的只是哈密人。”
    
        撒迦叹了口气道:“三年前,老僧初来清香谷的时候大王曾经说过,只要是哈密的土地,就会有我苯教的殿堂。”
    
        铁心源点头道:“我从未忘记这句话,以后也不会忘记,为了哈密国的将来,我已经放缓了扩张的势头。
    
        如今正是固本培元的好时候,本王建议,活佛也停下自己的脚步,巩固我们现有的。“
    
        撒迦有些悲伤地道:“三百年以来,我苯教只能行走在黑暗中,如今能见到光明,你叫我如何忍耐。
    
        佛祖说心静如水之下,万年也不过是一瞬,可惜老僧没有万年时光,大王也不能真正的万万岁,用最短的时间干最多的事情才是我们的追求。
    
        冬日里修建寺庙,定会死伤惨重,这个道理老僧如何会不知道,最重的活计由我苯教僧众来完成……“
    
        铁心源猛地站起身,俯身看着撒迦道:“大雷音寺的修建,三百僧众死于非命。
    
        他们本不应该死掉的,只要你稍微放缓修建的速度,稍微降低一点修建的难度,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红砂岩暗城我本来打算用十年时间来完成,你倒好,为了安置那具枯骨王座,竟然派了六百四十四名僧众不眠不休的劳作。
    
        最后活着从暗城里面走出来的僧众有多少?不足两百人!
    
        尉迟文将文书给我递上来的时候,我后悔的捶着胸口痛不欲生,死去的那些人都是我哈密难得的精英,明明可以帮我教化百姓,教育百姓,却死在无聊的佛像上,活佛,你觉得值不值?
    
        佛祖说我们的身体是臭皮囊,可我不这样看,不论是苯教的僧众,还是回鹘人,现在都是我的子民,我不打算将他们当牲口使唤,你也不能!”
    
        撒迦吃惊的道:“我们是你的子民?”
    
        铁心源笑道:“哈密之地一草一木都是我的,你们又何能例外?”
    
        撒迦嘿嘿笑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是汉家佛门出的一句揭语,没想到却被大王给推翻了。”
    
        铁心源背着手在大厅上走了两步之后道:“你知道佛门最自大的地方是什么吗?”
    
        撒迦双手合十道:“愿闻其详!”
    
        铁心源冷笑道:“你们拜佛拜的以为自己是佛了,打着慈悲的幌子,却干着阎王的勾当。”
    
        撒迦笑道:“如果老僧一意孤行呢?”
    
        铁心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来到火炉边上做好,用指头轻轻地扣着桌子道:“你要是一意孤行,我自然还是会帮你,这毕竟是我们以前说好了的。
    
        你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对我不离不弃,我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背弃你们。
    
        只是,人情这东西就像是一块磨刀石,你要是总这样野蛮的在上面磨刀,我担心有一天磨刀石会断掉。
    
        另外,活佛,你们真的那么着急吗?“
    
        撒迦笑道:“自然没有那么着急,我只是想知道在你哈密国已经要强大起来的时候,你将会如何面对我苯教。”
    
        铁心源皱眉道:“从一开始我就是这样的想法,现在依旧还是,在我能看得到的未来,我好像也没有改变的必要。
    
        倒是你们越发的急促了。
    
        你今天来只想探探我的口风,这样的事情不用你们来探,我会直接表现出来。
    
        哈密国刚刚崛起,这时候,最要不得的就是阴谋诡计,即便是告诉你最坏的结果,也比骗你要好一万倍。
    
        大雷音寺已经修建好了,红砂岩的暗城也已经修建好了,大雪山城上的天坛也已经修建好了,你苯教和我哈密国一样都将迎来一场巨大的变革。
    
        不要多想,按照以前的方向前进没有错。“
    
        撒迦叹息一声道:“经幡已经飘扬在天山上,天山上的玛尼堆已经有一万零八块石头,僧人们剃掉了头发,发誓要弘扬佛法,为此不惜接受世间最残酷的刑法。
    
        已经有六十二个年轻的弟子向青唐走去了,他们发誓要在有生之年修建六十二座寺庙,否则绝不回到哈密崇拜大雷音寺祖庭。”
    
        铁心源咬着牙道:“青唐现在战火连天,勇猛的战士在青唐都活的猪狗不如,他们这是要去找死吗?”
    
        “危机,危险中还有机会。
    
        我们的机会就来自于危险,没有危险的地方,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危险的。”
    
        铁心源仿佛又有了和枣红马在一起的感觉……
    
        虽然他们完全不同,一个认命,一个死活不认命。
    
        这没有多大的关系,至少,对铁心源来说是一样——满世界就没有一个听话的!
    
        从撒迦活佛刚开始提出冬天找人修建寺庙的时候,铁心源就在非常小心的应对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把所有的话都说的很死,最后甚至不惜威胁他。
    
        谁知道最后还是中计了,人家没想着冬天施工,只要求铁心源能够照顾一下那六十二个脑子不对头的家伙。
    
        或者说,希望铁心源能够背下修建六十二座寺庙的艰巨任务。
    
        因为,不论是撒迦还是铁心源都清楚地知道,这群人能够活着回来十个就算是佛祖保佑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