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九章少年男女
    第九十九章少年男女
  
      “这话要是让朝臣听见,又是一场弹劾啊,昏君才这样说话。”
  
      “不会,铁一就在这,听见了又怎么样?孟元直?那家伙听到我这样说,一定会赞成我的主张。
  
      国相听见了倒是有些麻烦,不过不要紧,反正他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再多一桩不要紧。“
  
      铁一虽然不会说汉话,却还是能听一个大概的,见铁心源说的有趣,张着嘴无声的笑,等着从王渐嘴里说出更加有趣的话语。
  
      王渐放下手里的筷子道:“说句大实话,您活成什么样子,老奴才不管呢,我是害怕你带坏了小王子,那孩子天生就要担当大任,有一点点错处,你信不信那群朝臣会用唾沫淹死你?”
  
      “我以后能揍那个小子不?”
  
      “登基之前您自然有管教的权力,登基之后您要是再动手,那就是欺君!
  
      带御器械们会在第一时间砍掉您的脑袋。”
  
      和一个一本正经的人说笑是一件最无聊的事情,一锅羊肉很快就吃完了。
  
      铁心源准备洗洗睡了,王渐却依旧守在门口,那里有一张简单的床铺,看样子他准备睡在这个简陋的小床上。
  
      “回屋睡吧,我把机关开起来就是了。”
  
      王渐摇摇头道:“奴婢就这命,以前陛下安歇以后,我就会靠在软凳上将就一宿,后来年纪大了,靠着睡坚持不住,陛下就赏赐了老奴一张小床。
  
      大王回去安寝吧,我有一张小床就足够了。”
  
      铁心源已经劝过王渐无数次了,现在渐渐地变成了一种客套,王渐再一次拒绝之后,铁心源就进了房间。
  
      赵婉的睡相向来不好,盖好的被子掉在了地上,她自己抱着一个枕头躺在床上瑟瑟抖。
  
      铁心源将被子给她盖上,却不小心惊醒了她,赵婉揉着惺忪的睡眼朝铁心源伸出手,这是渴了。
  
      倒了温吞水给赵婉,眼看着她一口气喝了满满一杯,这毛病就改不掉,睡觉的时候喝太多的水,天亮的时候眼睛一定会浮肿。
  
      桌案上的文书已经处理完毕了,赵婉已经喝过水继续睡觉了,狼穴里面的狗也已经放出来了,这里安全了,可以睡了。
  
      铁心源吹熄了蜡烛,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漆黑的屋顶喃喃自语道:“一切平安……”
  
      今年是黑风暴过后的第三年,十二月的时候,没有见到黑风暴,只有一场不算大的沙尘暴肆虐了哈密两天之后就远去了。
  
      看样子,今年不会再有黑风暴了,或者说,这是黑风暴在蓄积力量,准备来年威。
  
      说起来很奇怪,有时候大自然威并非是在惩罚人类,他在肆虐的同时也会带来好处,比如说肥沃的黑土。
  
      听说遥远的尼罗河泛滥也是如此,泛滥一次就给尼罗河两岸带来丰收。
  
      塔里木河的泛滥同样如此,它没有耐性总是在一条河道上奔流,也就是因为他经常性的泛滥,让沙漠里多了很多美丽的绿洲。
  
      过年吃顿饺子,这是铁心源家的规矩,现在变成全哈密的习惯了。
  
      二十八这天,王柔花就带着肚皮已经鼓起来的赵婉包饺子,这个活计要干整整三天。
  
      大宋皇家给朝臣的礼物是温泉汤的青菜和大批的金银绸缎,更早一点的唐朝给大臣们送的是丰盛的食物。
  
      王柔花有钱,却不打算送金银绸缎,她准备给每一个朝臣送五十个饺子。
  
      铁心源想在饺子里包一些金钱,被王柔花骂了一顿,只好作罢。
  
      包饺子是王柔花和铁心源的拿手好戏,赵婉就差点,包饺子弄得满脸面粉,包出来的饺子却难看的要命。
  
      张嬷嬷和水珠儿,以及尉迟灼灼也在包饺子,尉迟灼灼的手很巧,不一会她面前的盖帘上就放满了造型别致的饺子,每一个都是馅大皮薄,看着都有食欲。
  
      赵婉很无理的把自己包的怪物饺子拿给了尉迟灼灼,告诉她这是赏赐给她的。
  
      然后就把尉迟灼灼包好的饺子端回来,冒充是自己包的,然后就一脸坏笑的看丈夫。
  
      包了半天的饺子,铁心源有些厌烦了,想要溜走,却被王柔花用严厉的目光给逼回来了。
  
      “臣子们辛苦一年了,这时候正是以心换心的好时候,走人情比你的政事重要。”
  
      王柔花骂完了儿子却对赵婉一脸和气的道:“有身孕的时候不耐久坐,你快去暖房里看看成熟的瓜果有多少,够不够给朝臣们当礼物的。”
  
      赵婉得意的朝丈夫挤挤眼睛,然后就带着水珠儿挎着篮子出了门,直奔温泉边上的瓜地。
  
      没了赵婉捣乱,包饺子的度反倒快了起来,至少,尉迟灼灼的一双白皙的小手上下翻飞,不一会面前就摆了好多饺子。
  
      明明被赵婉欺负了,尉迟灼灼一点都不生气,今天包的饺子是国礼,外面会包饺子的妇人多了去了,能亲自制作国礼的有几个?
  
      既然太后特意把自己喊过来干活,就说明自己就是皇家的一份子,和赵婉生气,只会让太后恼怒,聪明的尉迟灼灼才不会在这件事上犯傻。
  
      赵婉赏赐的怪物饺子尉迟灼灼一定会自己吃掉的,如果能当着赵婉的面吃掉最好。
  
      皇家在包饺子,清香城里的人终于可以回家吃饭了,年关到来的时候,大王给每一个人赏赐了五斤白面,两斤蜡羊肉,一家还赏赐了一斤胡麻油,允许各家各户自己开火做饭,至于想吃食堂的人,食堂依旧开着,过年三天的饭食要比平日里丰盛好多。
  
      哈密国缺少的只是粮食而已,其余的货物堆积如山,清香城里的商贩们,趁着年底的好时候,疯狂的向来往的行人售卖自己的货物。
  
      尤其是那些被商贾们雇佣来的胡姬,一个个才寒冷的冬日里,穿着少的可怜的衣服,操着各种怪腔怪调售卖货物。
  
      阿伊莎坐在窗前,羡慕的看着街道上往来的行人,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来到哈密已经两个月了,她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清香城。
  
      这座城池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座城池。
  
      比清香城大的城市阿伊莎见过,巴格达就是这样的城市,两座城市相比起来,阿伊莎更喜欢清香城的精致。
  
      这里的人也显得更加的精致,即便是最粗俗的西域人也没有到处乱扔东西的习惯。
  
      哪怕是喜欢制造垃圾的商贩,即便是生意再忙碌,也必然会有一个伙计时时刻刻的在清理货物的残渣。
  
      每天清晨,人们第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清扫自己家门前的空地,这个举动让阿伊莎非常的喜欢。
  
      这让她不用太在意就可以穿自己喜爱的拖地长裙。
  
      真正让她喜欢上这个城市的原因是——自由。
  
      在这里她不用活的小心翼翼,不用整日里戴上面具讨好那些猥琐的老人,以及心怀鬼胎的少年。
  
      更不用接受父亲一次又一次的命令。
  
      在这里只要每天跳两曲舞蹈,就能有很多钱送过来,这些钱足够她和迪伊思两人吃穿了。
  
      剩下的大量空余时间,阿伊莎可以像现在这样抱着膝盖瞅着脚下繁华的街道,看各种各样的人,
  
      如果实在是厌烦了,这里竟然能够找到很多自己以前想看却从没看过的书。
  
      就在昨天,她受苏轼那个呆头鹅的启,竟然开始作诗了,虽然连她自己都知道诗歌写的不好,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才是一个少女应该做的事情。
  
      迪伊思很喜欢吃腊羊肉,只可惜,她嘴里的牙齿不多,只能含着腊羊肉慢慢的让它融化在嘴里。
  
      看得出来,她也很满足,哈密王的赏赐让所有人都喜欢,阿伊莎甚至在窃喜,嘲笑哈密王的愚蠢,连自己这样的敌人都能收到新年礼物。
  
      不过,这种美妙的心态没有维持多久,她就看到了一张极为熟悉的脸庞。
  
      阿丹就站在人群里,他高大的身形让他无论站在那里都如同一只骄傲的鹤。
  
      刚才明明非常和谐舒适的街道,因为他这块石头的存在,人流只好绕开中间的顽石向两边流淌。
  
      阿丹看起来有些沧桑,他身上的衣衫沾满了尘土,即便是那柄心爱的弯刀也没有了往日的奢华,刀柄处的宝石被他卸下来了。
  
      阿伊莎忽然现,阿丹呆傻的时候样子不是很丑,至少牙齿很白。
  
      于是,阿伊莎就推开了窗户,笑着朝迷茫的阿丹招招手。
  
      阿丹似乎感觉到了阿伊莎的目光,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站在窗前的阿伊莎,他的嘴巴张的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阿伊莎穿着舞娘才穿的纱衣,很美丽,却也危险,阿伊莎在窗口摇摇欲坠,这让他非常的担心。
  
      阿丹两只粗壮的胳膊向两边一分,人群自然就露出一条缝隙,他快地逆着人流前进,就像一尾逆水而上的鱼。
  
      即便如此,阿丹来到来到阿伊莎的窗前,也费了不少功夫,看到阿伊莎的喜悦,让他忘记了刚才那些冒犯他的脏话,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阿伊莎。
  
      他仰着头先是嘿嘿傻笑一阵,然后呲着白牙用自以为最潇洒的姿势笑道:“我终于找到你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