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士大夫的忧愁
    第九十八章士大夫的忧愁
    
        跟着欧阳修学习了这么久,苏轼知道孟开山现在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哈密国从铁心源独自掏钱建设已经发展到了有人愿意在这里掏钱建设了。
    
        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
    
        世界上的利益一个人吃不完,即便是皇帝也吃不完所有的利益,这时候就要明白什么是分享。
    
        赵宋皇家和士大夫共天下这就是一种分享,因为懂得分享,坐江山的风险就小了很多。
    
        其实很多皇帝都明白只要自己愿意分享天下的利益,分享的群体越是强大,江山就越是稳当。
    
        汉武帝不明白这个道理,过于贪婪,好好地平灭匈奴的红利被他一个人给独吞了,这才造就西汉末期的国运衰落,当没有分享到战争红利的百姓开始口出怨言的时候,倔强如汉武帝者,也只有留下遗诏,三十年不动刀兵。
    
        为了一匹天马就远征大宛国这是蠢货才会干的事情,汉武帝就这么干了,而且,这样的事情他干了不止一次。
    
        唐太宗说的很明白,君为舟民为水,他是这样做了,可惜他不争气的子孙很快就把这句话给忘记了。
    
        当利益下不到底层的时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在哈密,谁是底层?
    
        孟开山这样的人就是底层,就是哈密国最中坚的力量。
    
        至于那些回鹘人,他们的民智还没有开化,属于弱者,需要官府继续大量的投入。
    
        铁心源的目的就是要把宋人和汉人打造成自己国内的中坚力量,因此,财富向他们倾斜是可以预期的。
    
        每一个国王都需要一批绝对的忠诚者和拥护者,在哈密,宋人和汉人就是铁心源选定的受益阶层。
    
        保持每一个族群都有上升的空间这非常的重要,宋人汉人的心思活络,他们可以在商业,文官体系里发挥重要的作用,而那些西域人和回鹘人,上进的唯一途径就是军事。
    
        铁心源在分化宋人汉人,以及西域人回鹘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当初自己最憎恶的文官压制武将的做法要在哈密重新露面了。
    
        到了这个时候,铁心源忽然发现,自己之所以在大宋会倒霉,不是没有原因的。
    
        立场不同,看法就不同,当自己站在和赵祯同样的高度上,他就发现留给自己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大宋已经是封建王朝的最顶峰时期,他已经尝试过所有能尝试的治国可能,到现在他们依旧处在一个摸索阶段。
    
        铁心源唯一比这些人高明的地方就是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人摸索的结果,和后果。
    
        因此,铁心源决定多给自己拉一些政治上的盟友,他决定将帝国的利益下沉。
    
        也就是历史上常说的藏富于民。
    
        这是一场仁政,可是想要开展起来,却总有数不尽的麻烦,比如现在正风风火火的建立起来的雇佣兵制度。
    
        洪老七他们的洗脑工作进行的不错,不论是西夏人,还是青唐人,亦或是宋人,汉人,以及野蛮人,只要他们遵循客人至上的理念,佣兵们都会主动接纳他们。
    
        这个群体在三个月的时间里滚雪球一般的足足有一万多人。
    
        这就直接导致了一个可怕的后果,那些雇佣兵们完成了哈密军队需要完成的事情。
    
        不论是作战,还是剿匪,亦或是平灭民乱,这些雇佣兵们都非常的好使。
    
        他们对合约的遵守程度在很多时候让铁心源感到汗颜。
    
        正在清理哈密国乱成一团麻的军事指挥系统的王大用自然也看到了雇佣兵这个群体。
    
        这是一个强大的军事群体,而且非常的强大,哈密王在暗中控制雇佣兵的事情,王大用心知肚明。
    
        当他看到在册的雇佣兵已经达到了一万六千人的时候,还是被这个数字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冬日来临,欧阳修的官邸从哈密搬回了清香城,这是哈密王的恩典,他不希望欧阳修继续留在条件很差的新城哈密过冬。
    
        王大用来找欧阳修的时候,欧阳修正在暖房里和苏轼闲谈,说话的重点就是哈密国准备将重心从高屋建瓴的层面向下沉的事情。
    
        听仆役说王大用求见,连忙邀请王大用进暖房叙话。
    
        哈密官员穿的青衫如今穿在王大用的身上同样好看,他进了暖房,见欧阳修一身燕居服饰,也就懒洋洋的靠在一****榻上道:“相国可知哈密国雇佣兵人数已经多达壹万六千之众?”
    
        正在烹茶的苏轼给王大用献上一杯热茶,欧阳修等王大用喝完茶水之后才道:“端之可有什么想法?”
    
        王大用点头道:“一万六千悍卒,哈密用得,我大宋自然也能用得。”
    
        欧阳修笑道:“不急,不急,雇佣兵如今刚刚草创,还远没有达到可以收放自如的地步。
    
        哈密之地环境恶劣,这时候用雇佣兵也是不得已而为罢了,我大宋断然没有哈密这样急迫。
    
        饥不择食对我大宋来说是有害处的。”
    
        王大用有些急躁的道:“这一点老夫也清楚,只是青唐之战如今依旧处在胶着状态之中,而哈密国的大军已经撤回国内,老夫非常担心没藏讹庞会坐收渔翁之利。”
    
        欧阳修笑道:“端之以为朝中兖兖诸公就没有应对之策吗?”
    
        王大用叹息一声道:“自然是有的,我只是担心这次北伐会功败垂成。”
    
        “输不了,这一次朝廷几十万大军抱成一团正缓缓西进,虽说进展缓慢,可是富弼的大军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向西挺进了两百里。
    
        前进了两百里,我大宋的边境就很自然的向西推进了两百里,这两百里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只要我大宋不着急,慢慢的向西推进,迟早会得到河湟,没藏讹庞留在卓啰城在等什么?不就是在等我大宋分兵好突然袭击我们吗?
    
        只要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就只能继续留在卓啰城。眼看着我们蚕食掉青唐。”
    
        王大用苦笑道:“没藏讹庞是吃定了我大宋会朝令夕改,就留在卓啰城等我们犯错。
    
        原以为哈密三十万人入侵西夏,没藏讹庞无论如何都会挪一下屁股,没想到他一眼就看穿哈密大军就是一个花架子,指派了甘肃军司的两万多人驱赶哈密,他自己一动不动。
    
        猛虎在侧,终究不是好事。”
    
        欧阳修笑道:“端之看的很清楚,既然已经智珠在握,为何还会忧心忡忡?”
    
        王大用有些尴尬的道:“我大宋作战很多时候都是先胜后败……”
    
        欧阳修报以苦笑道:“吃了这么多年的亏,现在应该长记性了吧?”
    
        苏轼给两位长辈上茶之后笑道:“您两位如今都是哈密的属官,怎么还在操万里之外的心?“
    
        王大用叹息一声道:“故国明月,岂是万里长路所能隔绝的,子瞻,拿些酒来,天寒地冻的我与永叔兄共谋一醉也是一桩乐事。”
    
        欧阳修并不阻止,苏轼很快就搬来两坛子酒,从酒坛上的红纸蒙皮能看的出来,这些酒竟然是酒劲很大的梨花白。
    
        先生喝酒,身边不能没有人伺候,苏轼想起精灵儿的模样,暗自叹了口气,就打起精神为两位先生烫酒,顺便听一些大逆不道的废话。
    
        十二月了,铁心源看完粮食存量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冬日里的粮食消耗并没有一个很大的增长量。
    
        只比秋日里多了半成而已,如果能够继续维持这个供应量,这个灾年就算是过去了。
    
        合上文书,铁心源回头看看早就睡熟了的赵婉,这婆娘怀孕之后,对自己痴缠的厉害,即便是批阅公文也要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才成。
    
        火墙散发的热量猛烈,山洞里有些闷热,赵婉踢开了被子,大半个身体露在外面。
    
        铁心源叹息一声,上前给赵婉盖好被子,让坐在门外打盹的水珠儿把火墙的风门关闭一半,免得烧的太热,赵婉再踢被子。
    
        对面的铁一房间依旧亮着,还有低低的说话声传出来,仔细一听才知道是王渐,铁一听不懂汉话,王渐也不会说波斯话,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沟通的。
    
        推门进去,屋子里却酒香扑鼻,不大的铁炉子上炖着一锅羊肉,铁一和王渐两人一边吃肉,一边喝酒,王渐鸡同鸭讲的说的很热闹。
    
        天下太监果然是一家。
    
        铁心源心中暗自腹诽一句,找来一双干净的筷子,也不说话,就开始捞肉吃。
    
        “官家可没有你这幅肠胃,当年陈州饥荒的时候,官家一夜起来好几次,夜晚饥饿,想要一碗羊肉汤,觉得太麻烦都暗自忍耐着。”
    
        王渐这家伙总是拿赵祯和铁心源作比较,如果按照他说的,铁心源处处都没有一个做帝王的样子。
    
        像铁心源这样的帝王统治下的百姓早就该全部饿死了,现在还能吃个半饱纯粹是傻儿子天照顾的原因。
    
        铁心源吞下去一块肉之后不耐烦的道:“我要是把皇帝当得像岳父那么凄惨,我宁愿不当。
    
        在照顾好百姓之前,我是一定要先照顾好我自己的,我过的快活了,就有好心情让所有人跟着我一起快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