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六章谁都别信谁
    第九十六章谁都别信谁
    
        马希姆再一次来到饭堂领取饭食。
    
        今天的饭食是疙瘩汤,就是把面粉加水弄出糊糊之后,再随便搅把两下,直接倒进开水锅里,加一点肉汤和碎菜叶子,最后撒一把盐巴就完事的简单饭食。
    
        掌勺的老魏人不错,没有故意给稠给稀,到了马西姆的时候,硕大的铜马勺在巨大的锅里搅合一下,然后就装了满满一马勺的疙瘩汤倒进马西姆的大碗里。
    
        马希姆笑呵呵的谢过了老魏,就从旁边的柳条笸箩里取了一块馕饼,从硕大的木桶里加了一点盐菜,就端着自己今日的饭食去了太阳底下。
    
        靠在墙根上吃饭的人很多,马希姆并不算显眼,大家照例骂骂咧咧的开始了一天中的第一顿饭。
    
        “****的回鹘人怎么吃饭就没个饥饱呢?
    
        大王弄回来那么多的粮食,商队们也没日没夜的在运粮食,官府粮仓里的粮食多的都快要撑破仓库了,我们每天还是吃两顿饭。
    
        为什么官府还是喊着粮食不够吃?还要我们大家再省省,再省下去老子干脆把嘴扎住算了。”
    
        一个上了点年级的老清香谷人不爱听了,放下饭碗骂道:“****的你才吃了几天饱饭?
    
        还一天三顿,三年前,你他娘的在冬天只能****!这么快就忘了饿肚子的事情?
    
        咱们的族群在扩大,这是好事,人多了才没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
    
        以后不要一句一个回鹘人的叫唤,来到了哈密,就是我哈密族的人。
    
        今年没准备所以粮食才不够吃,把今年咬牙撑过去,到了明年,我们哈密族就是另外一个样子。”
    
        被训斥的清香谷人哼哼两声,不敢多说话,低着头飞快的吃饭。
    
        他发现周围的清香谷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在清香谷说大王的不是,会招来群殴的。
    
        马希姆静静的吃饭,心里却非常的吃惊,塔利班的统治这才开始几年啊,就被百姓们这样维护。
    
        要是再过几年,塔利班绝对会成为哈密的圣王。
    
        一个穿着一身黑羊皮的家伙若无其事的蹲在马西姆的身边,趁着别人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喜欢埋怨的家伙身上,轻声道:“公主要见你。”
    
        马希姆吃了一口饭若无其事的道:“还是别见了,只要见我,就会被塔利班抓住。”
    
        “我看过了,没人理睬你。”
    
        马希姆笑道:“但愿你的嘴巴很严不会把公主说出来。”
    
        “你害怕什么?我都说了没人盯着你,我已经在一边查看了三天。”
    
        马希姆转过头朝黑羊皮笑道:“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你吃完饭就会被塔利班捉走。”
    
        黑羊皮脸色一变,起身就走。
    
        马希姆吃完饭看着远去的黑羊皮摇摇头自言自语的道:“这里是塔利班的城,你们怎么敢这么大意。”
    
        黑羊皮匆匆的离开墙角,饭碗都不要了,只可惜他刚刚走出饭堂,就被四个大汉迎头拦住,一条长长的锁链兜头落下,才落在脖子上,就被人用力的拉紧。
    
        他双手抓着锁链,阻止锁链勒进肉里去,膝盖弯处却挨了重重两脚。
    
        膝盖重重的跪在地上,一只大脚凶狠的踩在他的后脖颈处,锁链深深地镶嵌进肉里,为了能多呼吸一口空气,他努力的张大了嘴巴,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
    
        捕快捉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甚至连吃饭的人都没有惊动,昏过去的黑羊皮被大汉们丢上一辆马车,很快,这个原本就没人的巷子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阿伊莎坐在大火炉旁边,听着城头的钟楼传来了一声悠扬的钟声。
    
        就叹了一口气对守在火炉边上的迪伊思道:“迪伊思,卡许尔这里不能停留了,我们换地方。”
    
        迪伊思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收拾了一个包袱,随着阿伊莎从后门下了楼。
    
        后面是一条阴暗的小街道,总有包着头脸的舞姬轻盈的从街道上穿过。
    
        一身玫红色长袍的阿伊莎如同那些舞姬一样,轻轻地哼着动人的曲子,踩着轻盈的舞步向前走。
    
        一队彪悍的捕快从阿伊莎的身边经过,瞅了一眼美丽的阿伊莎和老迈的迪伊思,就继续向阿伊莎来的地方狂奔。
    
        阿伊莎笑的极为开心,迪伊思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在笑,哪怕刚才经历了一场险境,她脸上的笑容依旧是由心而发的,她喜欢这种危险的游戏。
    
        “迪伊思,快走啊,我们今晚去唱歌,去跳舞,去名震清香城!”
    
        蝴蝶一般的阿伊莎穿过阴暗的街道,路上的行人都在看她,他就像是一缕阳光,让冬日里阴冷的街巷变得暖和。
    
        “这是谁家的舞姬?你看她的腰身就像轻摇的杨柳,笑声如同银铃一般清脆,这让我想起了汴京河上那些醉酒的歌姬,笑的如此的活泼。
    
        唉,你等等我……”
    
        苏轼不知道自己嘴里在胡说些什么,脚步踉跄着去追阿伊莎,不用去特意去找,随风而来的幽香就足够引路了。
    
        敲着手鼓的和拉尔将手鼓敲得如同大雨落地,他很担心那个柔软娇嫩的腰肢会随着鼓点折断。
    
        雨住云收,阿伊莎倒仰着跪倒在桌子上,长长的褐色头发从桌面上垂下来,诡异的如同一只女妖,白皙的肚皮如同波浪般起伏不定,这让她那对茁壮的****显得更加雄伟。
    
        阿伊莎单手扶着桌面,身体猛地旋转起来,如同一朵被风吹落的栀子花,裙摆飞扬,她收起双腿,盘坐在桌子上,一手撑着下巴,娇媚的看着和拉尔道:“我想加入你的舞姬团。”
    
        和拉尔刚要拍手欢迎,却想起一个致命的问题,苦笑道:“美丽的精灵儿,和拉尔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您能够加入和拉尔舞姬团。
    
        可是,伟大的清香城主早就有规定,舞姬团里的每一个人都要在官府的文书里登记,任何违抗伟大的清香城城主旨意的人,都会被送去遥远的菖蒲海服苦役。
    
        在确定不了您的身份之前,和拉尔不敢对您有任何的许诺。”
    
        阿伊莎面纱上面的那对大眼睛变得凄苦起来,蕴含着大滴的泪水道:“我只是一个可怜的流浪舞姬,如何会知道伟大的城主会有这样的要求。
    
        尊敬的和拉尔,我只想在清香城里赚一点钱,然后带着我的老奶奶回到故乡,难道这样卑微的要求也不能得到满足吗?”
    
        和拉尔咬着牙道:“美丽的精灵儿,你的话让我的心都要碎了,和拉尔可以给您发出邀请,但是,去官府登记的事情需要你亲自去办理,这是和拉尔唯一能够为您做的事情。”
    
        阿伊莎暗中叹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铁心源会对这座城市控制的如此严密,正准备另外想办法的时候,一枚硕大的银锭从天降,咚的一声落在巨大的桌面上。
    
        阿伊莎吓了一跳,抬头看二楼的看台,只见一个醉的都站不稳的胖子冲着她露出自以为最迷人的微笑。
    
        “美丽的精灵儿,你为什么不再跳一曲胡旋舞呢?如果你跳的足够好,我会亲自去官府那里为你办理登记表。
    
        像你这样的精灵儿如果不能出现在清香城最奢华的舞台上,是清香城的损失。”
    
        喝醉酒的苏轼勉强让自己保持一点清醒,他也不愿意彻底的从迷醉的状态中醒来,生怕这只是好梦一场……
    
        阿伊莎非常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胖子,张开自己白皙的双臂,抖动一下就匍匐在桌面上向苏轼施礼。
    
        和拉尔更是欢喜,大叫一声,再一次拍响了手里的手鼓,悠扬的胡笳,和清脆的铜铃也在同一时间响起,六个穿着灯笼裤的年轻汉子,踩着重重的脚步声,跨步踢踏着在阿伊莎的周围献媚……
    
        长笛响起,阿伊莎如梦初醒……
    
        观阿伊莎歌舞苏轼如饮琼浆,乐淘淘找到清香城兵备道,笔走龙蛇之后,阿伊莎就从清香城里彻底的消失了,从此,城里多了一位叫做精灵儿的美艳舞姬。
    
        无论如何,太阳每天都会升起,每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片云就会告诉那四个阿拉穆特来的人他们应该晨祷了。
    
        每天这个时候,阴暗的地牢里就会响起高亢的祈祷声:“啊——啊——我寻求你那照明万物的容光。
    
        光明神圣的神啊!无始无终的神啊!
    
        神啊!求你赦宥我那撕破无罪帷幕的罪恶。
    
        神啊!求你赦宥为我召来刑罚的罪恶。
    
        神啊!求你赦宥我那可改变我恩惠的罪恶。
    
        神啊!求你赦宥我那阻碍我祈祷的罪恶。”
    
        对于这些人要祈祷的事情,铁心源并没有阻拦,阻拦一个人的信仰是可笑的,他们即便是不能大声吟诵,这样不妨碍他们在心里为自己的神颂歌。
    
        一片云告诉这些人每天准确的时间,却是心藏歹意的,他希望这些阿拉穆特来的人能够继续坚强的和铁心源作对,从而让他能把剥人皮这个歹毒的游戏长久的继续下去。
    
        神的力量可以麻醉刺客的大脑,可以让他们暂时沐浴在神的光辉里,忘记身处的环境,忘记自己曾经遭受过的虐待,让他们觉得哪怕在这个地狱里,还有神未曾忘记自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