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五章刺客和老贼
    第九十五章刺客和老贼
    
        李巧摇头道:“青唐没有那么好打,瞎毡这人虽然毛病多多,却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瞎毡的毛病就在于不能服众,而青唐的吐蕃人这些年更是谁都不服谁,当年角厮罗还有大智慧可以让所有人站在一面旗子底下战斗。
    
        他战死之后,青唐就没人才了。
    
        即便是这样,烂船还有三斤铁钉,等瞎毡把这些底蕴消耗干净之后,青唐也就被大宋和西夏给瓜分了。“
    
        孟元直长叹一声道:“想当年角厮罗是何等的英雄,杀的西夏人狼狈逃窜,三年不敢屯兵卓啰城,现在倒好,他死之后,也就到了破鼓万人捶的地步了。
    
        你说,我们什么去青唐大捞一笔?”
    
        李巧笑道:“还不到时候,源哥儿想要邈川,宗哥这两座城池,目的是控制青海,他想要那里出产的青盐。”
    
        孟元直哈哈笑道:“大王想要的地方必有足够的产出来养活当地百姓,没用的地方就算是白给他他都不要。”
    
        李巧似乎想起了什么摇摇头,又不言语了。
    
        孟元直碰碰他的胳膊道:“想起什么就说,你和源哥儿是兄弟,我老孟也一样是你兄弟,没什么不能说的。”
    
        李巧皱皱眉头道:“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为钱发愁过。
    
        就这一条,多少英雄豪杰都做不到。
    
        其实不仅仅是现在,早在东京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我带着火儿,水儿他们活命的时候,整天破衣烂衫的吃不饱穿不暖。
    
        可是,自从源哥儿加入进来之后,我从来没有为钱的事情担心过,他似乎总能弄来钱。
    
        我们哈密,说白了,就是在靠钱来支撑的,如果没钱,就没有哈密的现在。”
    
        孟元直端着酒杯的手僵住了,过了一会才把酒倒嘴里,苦笑道:“跟着他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钱的事情,我们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钱的事情。
    
        玛瑙滩就不说了,那地方就是我们哈密用来捡钱的地方,你没去过玛瑙滩,可是我去过,方圆十里之内全是密密匝匝的玛瑙,想捡多少就捡多少。
    
        魔鬼之地的浓烟冒了好几百年,第一个想进去,并且能进去的就是源哥儿,然后他就发财了。
    
        还有黄金谷,许东升和我玩命的和野人死磕,最后也就得到几百斤黄金,在他们之前还有穆辛,穆辛杀光了那个富裕的野人部落,除了粮食和牲畜之外什么都没有捞到。
    
        源哥儿没要黄金,他最后得到了一个诺大的金矿,一年产上千斤金子的金矿啊。
    
        这些事情不能细想,细想起来,我和许东升都想用脑袋撞墙。”
    
        李巧端起酒杯和孟元直狠狠地撞一下杯子道:“因此啊,源哥儿不当王,天理难容。”
    
        孟元直点点头道:“天生的,人啊,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命,天生富贵命的人,撒泡尿都能滋出黄金来,天生穷命,抱着金疙瘩也会当成泥疙瘩给丢掉。
    
        哈哈哈,你看着,婉婉这一次一定会生一个儿子出来的,这个孩子比源哥儿的运气还要好。
    
        源哥儿好歹是吃尽了苦头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这孩子一出世就注定是天下之主。”
    
        李巧冷笑道:“即便不是,我们也要把这孩子扶上去,扶不上去就背着这孩子杀上去。
    
        这孩子上去了,我们也就有好日子过。”
    
        孟元直感慨的道:“你守着砂岩山,我回清香城去,我要亲眼看着这孩子出世,我要看看这孩子出世的时候会不会有漫天祥云,会不会天落香花……”
    
        狼穴里有一座巨大的天井,每到中午的时候,就有阳光从天井里落下来。
    
        以前的时候,这片天井是狼穴里面的人晒太阳缓口气的地方。
    
        自从太后和王后到来之后,这里就成了王后和太后的专门歇息地。
    
        赵婉不喜欢晒太阳,她总害怕把自己晒成黑炭,被王柔花骂了一顿之后,她用两层纱幕遮住一半阳光,这才懒洋洋的躺在锦榻上晒太阳。
    
        怀孕不到三个月,她的肚皮依旧瘪瘪的,可是,孕妇的所有反应她一样都不拖欠。
    
        闻不得油烟味,见不得血腥气,走两步就腰疼,睡的时间长了就来脾气……
    
        最要命的是见不得丑人,拉赫曼和铁三百见她一次就会要了她的命,回来就说孩子要是长成拉赫曼和铁三百的样子她就自杀。
    
        铁心源的脸皮抽搐着道:“我儿子要是长成别人的模样,该自杀的是我!”
    
        王渐在一边怒道:“好时候就不要说晦气话,孩子出世之后你们爱死不死。”
    
        铁心源瞅瞅偷笑的赵婉,看看翻着白眼的母亲,决定不留在这片阳光下受气。
    
        一片云正在审讯那五个阿拉穆特来的刺客呢,也不知道他们招了没有。
    
        原本审讯这些人的是尉迟文,这家伙在用了山羊****脚底板这一个大招之后,那些刺客依旧一言不发。
    
        在被一片云讽刺了无数次之后,尉迟文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行你上啊。
    
        然后,一片云就接替尉迟文帮着他来审讯那些刺客了。
    
        落在一片云这个大盗祖宗手里,注定没有好下场,这点觉悟铁心源还是有的。
    
        等他真正见到那几个刺客的时候,铁心源才发现地狱真的不仅仅只有十八层。
    
        铁心源知道一个剥人皮的法子,就是把人埋在沙土里只露出脑袋,然后在脑袋上开一个口子,最后把水银灌进去,这时候受刑的人就会奇痒难当,在沙土里挣扎啊挣扎的,最后波的一声从沙土里钻出来,却把一张完整的人皮留在沙土里……
    
        一片云不是这样剥人皮的,他用一把小刀和一把小夹子,在刺客的腿上绣花。
    
        从脚趾头上开始慢慢的绣花……铁心源来的时候,那个最强壮的刺客一条腿上已经没有皮了,暗红色的肌肉组织和黄色的油脂就露在外面,旁边还放着一块湿布,每次一片云干完活之后都会用这片沾满盐水的湿布盖在刺客的腿上保持肌肉的湿润。
    
        壮汉明显已经疯掉了,只要看到有人靠近,就会啊,啊的叫个不停。
    
        只要铁心源进来,尉迟文就会把一片云重新关进监牢里,他见到铁心源见来了,就嘿嘿的笑个不停。
    
        铁心源见一片云如此的得意,就问尉迟文:“他是不是已经招了。”
    
        尉迟文摇头道:“招了的不是这个叫达斡尔的壮汉,而是另外两个刺客。
    
        达斡尔想要招供,一片云不听,整天就在达斡尔的腿上剥皮,我这几天胃口一点都不好。”
    
        地牢里面血腥气很重,再加上一个半疯的一片云总是得意的大喊大叫,铁心源在地牢里待不住,就让尉迟文拿着口供来到了铁一的房间。
    
        铁一的身体不好,到了冬天就怕冷的厉害,因此,他的房间里总有一个巨大的铁炉子烧的通红。
    
        铁心源进来的时候铁一正在喝参汤,他没有虚不受补的问题,所以,每天都要喝上一碗参汤,才有充足的精神干活,据铁心源所知,王渐就是这么干的。
    
        铁一见尉迟文手里抱的是口供,就在沙盘上写道:“阿拉穆特的雄鹰,不会屈服的。”
    
        铁心源道:“酷刑之下很难保守秘密。”
    
        铁一拿指头点点自己的脑袋在沙盘上写道:“永远都不要相信阿拉穆特人的话,不论他们说的多么真实,最后还是要依靠自己的智慧,从迷雾中看到正确的方向。”
    
        铁心源点点头,就坐在炉子边上翻看刺客的口供,口供里面说的非常清楚,他们是受了穆辛的委托来杀哈密王的,这是一次非常普通的任务。
    
        铁心源觉得不对劲,清香城虽然门禁森严,可是对远方来的商队,只要在城外停留观察十五天之后都会允许他们进城。
    
        他们可以伪装成商队进城这没有任何的问题,没有必要混在马希姆的商队里进城,这样反而容易暴露身份。
    
        传说中阿拉穆特来的刺客手段极为高明,他们能够轻易地来到皇帝的床榻边上,从容的留下一封信之后再悄然离开,这五个刺客虽然很厉害,却远远达不到传说中的程度。
    
        如果刺客真的很厉害,各个如同孟元直一样厉的话,铁心源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如果阿拉穆特的刺客只有目前的这种水平,铁心源以为自己就可以藐视阿拉穆特山。
    
        当日捉拿刺客的时候,王渐想要捉活的,因此,巧哥儿设计的机关全部都关闭了,这才让刺客大摇大摆的来到自己的卧室里。
    
        如果那些机关全部开启,不论是翻板,还是活动墙,亦或是地矛,弩箭都能轻易地杀死这些人。
    
        铁心源合上口供,对尉迟文道:“既然其中一个疯了,那么,我需要剩下四个人的全部口供,你最好能交叉对比,相互盘问,如果这四个人的口供有一个人的口供和别人的不同,那就要接着询问。
    
        直到四份口供严丝合缝的合上,没有任何问题才算是一份完整的口供,你,明白吗?”
    
        尉迟文点头道:“我让一片云加快审讯速度。”
    
        铁心源笑道:“小心,别让一片云骗了你,那是一个老贼,永远都不要相信他。”(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