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四章雇佣兵的原则
    第九十四章雇佣兵的原则
    
        洪老七笑嘻嘻的和押解他们的西夏人告辞,甚至很大方的将已经用不上的一些小东西送给了贫穷的西夏武士。
    
        “兄弟,我看你身高八尺,孔武有力的,一定是条好汉,怎么样?如果手头紧,可以当雇佣兵啊。
    
        只要干上一年,保你回家的时候风风光光。”
    
        “你是西夏人?”
    
        “呸,我还是宋人呢,打谁不打谁的那是大人物的事情,关我们雇佣兵屁事?
    
        打宋人的时候我们不参加,打西夏的时候你们不参加不就完了,有什么难受的。
    
        到手的银子才是咱们的亲爹,你看看你,这么好的身手,这么好的刀子,被那些权贵们当死士用,亏不亏啊?
    
        你战死了能得多少好处?
    
        天啊!五百文连个猪头都买不来啊。
    
        爹娘把我们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我们的一条命就值五百蚊?
    
        知道哥哥我一个月拿多少军饷吗?
    
        一百文?嘿嘿,那点钱只是哥哥我的一顿酒钱,告诉你,没战事的时候,哈密王都要给二两银子的军饷,出动一次另算。
    
        和你们在水泉关打了一仗,知道战前将军下来多少银子吗?一人二两!
    
        哥哥听说你们西夏女人便宜,二两银子够不够你讨一个******老婆?
    
        听哥哥的,不当差的时候就来哈密,到时候找哥哥我就成,就你这身手,一个月要是不赚三两银子,老子把脑袋摘下来让你当球踢。
    
        放心,不来西夏了,这一次是出来抢粮食的,粮食够吃了鬼才来你们西夏找死……
    
        天山北面正在打仗,哈哈哈,你也知道回鹘武士就是一个笑话?
    
        我们大王一点功夫不会,领着一群没饭吃的流民,就在天山北面运回来大量的粮食和物资,金银财宝多的房子都装不下。
    
        奶奶的,说起来,人家这才是真正的财啊……
    
        我们都是小兵,都是他娘的厮杀汉,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啊?为了一年三五十两银子,死了都值!”
    
        洪老七说这些话的时候,刘满把脑袋垂的低低的,臊得满脸通红。
    
        还以为洪老七一定会被西夏武士们嘲弄,害得他也跟着丢人。
    
        谁知道,等了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些操着怪异宋话的西夏武士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反倒是在一本正经的向洪老七打听雇佣兵的待遇问题,尤其是听说在尽力做战后战败了,就没必要死磕,可以投降,等着哈密王拿银子赎人这样的话之后,围拢过来的西夏人就更多了。
    
        “我的老天爷,哥哥你是铁鹞子啊,失敬,失敬,走不走?如果现在就走,五两银子就是你的安家钱,铠甲什么都不要带,到了哈密之后有新的给你用。
    
        战马?也不要,西域不缺战马,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过去,以哥哥铁鹞子的身份,往那里一站,有人说一月给你五两银子你就不要理会他,少于五两银子你就可以吧唾沫吐在他脸上,十两银子一个月才是哥哥你的身份啊。
    
        就这,还不用上战场,你也看到了,哈密武士屁都不会,哥哥您这样的铁鹞子只要留在军营里训练这帮家伙就成,不当差的时候去哈密当军头,当差的时候再回去,反正你们西夏武士没战事的时候,一年只当两个月的差事。
    
        不怕哥哥笑话,这一仗你们可是把我们的蛋黄都他娘的打出来了,那里还会有第二次战事……
    
        听兄弟我的,去哈密赚钱,厮杀汉的本钱就是一身的功夫,错过这个好时候,赚钱就太难了。”
    
        洪老七和西夏武士依依惜别,带着刘满他们走进了沙州城,同一时间,大群的西夏贵族头人也出了沙州城,交换战俘之事终于尘埃落定。
    
        南面的城门大开,孟元直放俘虏出城,北面的城门也打开着,留守的最后一批回鹘人终于可以赶着大车进入八百里瀚海,可以回家了。
    
        孟元直和张翰约定的时间是七天,七天之后,哈密军队就会让出沙州城,彻底的离开西夏境内。
    
        大事抵定的情况下,西夏人没有偷袭,拦截那些车队,重要的物资和粮食早就运回哈密了,即便是拦截,偷袭,也无非是杀死一些回鹘人。
    
        通过这些天收到的消息,张翰现,杀死回鹘人对哈密的打击并不是很大,如今,哈密不是没人,而是人太多了。
    
        小小的沙州城聚集了双方的三万多人马,在没有战事的情况下,西域的商贾就非常忙碌的往来于两军之间。
    
        有了这些商贾往来沟通,原本剑拔弩张的两军,逐渐变得松懈下来。
    
        肃州军司不是沙洲军司,肃州没有受到哈密人的侵袭,因此,他们对哈密人没有多少仇恨,而且,水泉关一战胜利的是他们,只要是胜利者多少都会有些大度。
    
        洪老七回到沙洲之后,马上又跟着商队回到了西夏军营,这一次,他可是背着大量的银子来的。
    
        在西夏军中下层武士有意的遮掩下,他招募雇佣兵的事情开展的如火如荼。
    
        先给安家钱,后报道的手段彻底的让那些底层的西夏武士们疯了。
    
        这世上还有如此信任自己的人?这世上还有回报如此丰厚的活计?
    
        一千多两银子散出去之后,哈密军最后的撤退日期如约降临。
    
        “我在哈密等你们,兄弟们过来的时候多买点粮食过来,这东西能卖高价……”
    
        张翰和隗明于到底还是知道了雇佣兵的事情,对这件事情,他们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西夏军制不同于他国,直到现在,军中的武士依旧属于部族的财产,战时,张翰和隗明于有调兵遣将的权力,一旦没了战事,分管军中武士的人就会是部族头人。
    
        西北的部族大多是贫困的,因为贫困,才诞生了勇猛的武士,因为贫困,西夏才会年年派兵征战劫掠四方,来保证部族里的妇孺们能够度过一个个寒冬。
    
        沙洲军司在哈密人的突然袭击中伤亡惨重,如今,只有借用肃州军司的人才能重新稳定住河西。
    
        戴罪立功的张翰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任何差错,帮助收复沙洲的隗明于却想着如何让自己的部族能够在沙洲站稳脚跟,最终达到分割沙洲利益的机会。
    
        没有敌人的时候,政治利益就主宰了上位者的思维……
    
        张翰如此,隗明于如此,孟元直和李巧同样如此。
    
        因为赵婉怀孕的事情,孟元直和李巧已经喝了三场大酒了,今天已经是第四场了。
    
        砂岩山的地下城堡已经修建完毕,这个可以屯兵一万的地下堡垒,将是哈密国抵抗西夏最好的城关。
    
        这里正好是八百里瀚海的中段,任何大军在瀚海中行军五百里之后,都是人困马乏的状态。
    
        如果被一股突然出现的精锐军队阻拦在这里,且不说作战,仅仅是水源和补给,就能让进攻的一方彻底崩溃掉。
    
        雇佣兵的伤亡,孟元直和李巧都没有放在心上,这是后勤官需要考虑的事情。
    
        只要按时按量准确无误的将抚恤银子放下去,军中就不会有任何的怨言,更不存在军心不稳的状态。
    
        雇佣兵们都非常的清楚,自己是来拿命赚钱的,只要将军们不亏欠自己的军饷,那就对他们没有任何亏欠的地方。
    
        这一次战死的雇佣兵达到了三千四百五十一人,哈密国又从国内调拨过来三千雇佣兵供孟元直和李巧使用。
    
        人手不错,都是积年的老兵,其中,来自青唐的武士数量尤其多。
    
        孟元直和李巧碰了一杯酒,瞅着头顶上面目狰狞的佛像道:“这些东西没必要啊,浪费钱粮。”
    
        李巧一口喝干杯中酒笑道:“白吃的枣子就不要嫌弃枣核大,几百个和尚在这里忙碌了两年多,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源哥儿要我们彻底的将这里查验一番的话是对的,万一这些和尚给这里留下一个暗门什么的,到时候就糟了。”
    
        孟元直点点头道:“那些和尚看着邪门的很,大王对他们有怀疑是正常的。
    
        你本来就擅长机关消息,这事就交给你了,我想早点回清香城,王后肚皮里的孩子一天确定不了男女,我这心里就跟油煎似的,好多事情都不能全面展开,我很担心单远行那个老疯子坚持不到孩子长大。”
    
        “不是还有胡鲁努尔吗?”
    
        孟元直摇头道:“我们能信单远行,却不能相信胡鲁努尔,源哥儿早就说过,胡鲁努尔这个人他将来一定是要杀掉的。
    
        他这样想,估计胡鲁努尔也是这么想的,别看现在大家过的平安喜乐,过几年天知道会是一个什么场面。”
    
        李巧笑道:“这是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再说。老孟,你说我们这么快的就从西夏撤兵,大宋那边会不会对我们有看法?”
    
        孟元直摇头道:“当初他们只是要求我们在边境摇旗呐喊,结果我们都攻进西夏腹地了,远远地过了他们所要求的,应该不会多事。
    
        巧哥儿,你说说,大宋三十万大军征伐瞎毡的八万人,到现在连临洮都没有拿下来,你说那些宋人是不是太没用了些?”(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