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三章大撤退
    第九十三章大撤退
    
        洪老七带来了很多辆大车,大车上装满了各种物资,其中以保暖的裘皮最多,其余的都是些伤药和食物,西夏人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就放任这些人走进了火焰都没有熄灭的战场。
    
        刘满已经认命了,刚才向外突围的时候,自己的战马倒霉的被弩箭射中,将他掀翻在地上,火墙消失之后,他想要继续和西夏人作战,却被人家的长枪兵,在腿上戳了几个血洞之后,无奈的被俘。
    
        被西夏人捉住是个什么下场刘满非常的清楚,因此,当他被西夏人绑在木头桩子上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人家开膛挖心的准备了。
    
        被俘的伙伴很多,木头桩子从西夏营地一直绵延到水泉关下,足足有两百多人。
    
        大部分伙伴都低垂着头等待最后命运的到来,还有一部分昂着头嘶声喝骂,希望能早点得到解脱,杀头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降临的过程。
    
        裘八哭得最是伤心,他本来紧紧的追随在指挥使冷平的旁边,可是冷平这个王八蛋那里危险,他就往哪里冲,裘八一路上被西夏人砍了十几刀,如果不是身上的铠甲精良,他早就被西夏人的战刀给分尸了。
    
        最终他还是被一枚沉重的链子锤从马上给打下来了,掉在地上的时候,左腿还被一匹该死的战马踩了一脚。
    
        一想到马上就要死了,裘八痛不欲生。
    
        不管你是喝骂也好,哭泣求饶也罢,西夏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小兵的,这一点刘满清楚,裘八也清楚,尽管裘八很想求饶,他还是咬着牙没有张嘴,只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刘满实在是被裘八的哭泣声弄坏了心情,不由得骂道:“厮杀汉上了疆场,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讨生活,死就死了,哭什么?”
    
        裘八抽噎着道:“老子觉得冤枉不成吗?”
    
        刘满笑道:“有什么好冤枉的,开战之前你不是领了五两银子吗?人家哈密王不欠我们的。”
    
        裘八怒道:“老子没说哈密王不地道,老子是想起存在冷老大那里的八两银子,早知道有今天,老子早就在清香城把这些银子花掉了,现在却便宜了冷老大。”
    
        刘满楞了一下道:“我在洪老七那里也有十几两银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送回家。”
    
        “你的银子早就被老子花球了,那个龟兹舞娘的屁股,啧啧,多少银子塞进去都不够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猛地钻进刘满的耳朵,他抬起头,才看见洪老七笑嘻嘻的站在自己面前。
    
        刘满的心一痛,这才明白了裘八刚才的感受。
    
        长叹一声道:“也罢,你老洪终究没有逃出去,我们兄弟一起走一遭黄泉路吧。”
    
        “呸,呸,要走黄泉路你走,老子还要回去抱龟兹舞娘的******呢。”
    
        刘满这才发现,洪老七一声裘皮,虽然没穿铠甲,却上下整齐,不像是被俘虏了。
    
        “别看了,兄弟们都死不掉,当然,战死的就没法子了,大将军派我来西夏人这里交换战俘,西夏人同意了,别急,这就给兄弟们松绑。
    
        刘满难以置信的看着洪老七用手叉子割断身上的绑绳,找来一件老羊皮袄给自己披上。
    
        紧接着,他就听洪老七打了一声唿哨,一群回鹘人就上前帮着那些俘虏解开绑绳,并把他们扶上马车,然后就有三个军医,开始给大家治伤。
    
        裘八欢喜的已经满地打滚了,丝毫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痕,能活着,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奖励。
    
        刘满躺在大车上,瞅着湛蓝的天空,忽然大叫了一声道:“老子终于被人当做人看待了一次。”
    
        洪老七把捂得热热的酒葫芦塞兄弟怀里道:“这一次哈密王可算是下了血本,大将军在我和张翰,隗明于谈判之前就说了,只要能把你们救下来,什么条件都答应西夏人。
    
        你知道不,为了救你们,这一次我们打下来的地盘全部还给西夏人了,还放过了那些被俘的西夏贵族。”
    
        刘满喝了一口酒就把酒葫芦重新收怀里,哈着白气道:“这哈密国现在仅仅是初创,那个哈密王确实算是一条好汉,一个人在西域打下那么大的一片江山,现在就这么大气,以后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洪老七笑道:“老刘,你我兄弟都是天不收地不要的光棍汉,我看啊,我们不如干脆加入哈密军中算了。
    
        反正这里的大王和将军都是我们宋人,办事还算畅快,没多大毛病。“
    
        刘满笑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兄弟在这里落地生根?落地生根自然可以,可是找婆娘不能找西域人,屁股大也不成啊。”
    
        洪老七哈哈笑道:“清香城里一半人都是宋人,哈密河两岸十几万汉人呢,讨一个婆娘应该不难。”
    
        刘满笑道:“回去再看,看看哈密王还信不信的过我们这群被俘的人。”
    
        洪老七笑道:“你队正的职位都没削掉,谁会管你是不是被俘过。
    
        我们本来就是哈密王嘴里的雇佣兵,不算哈密人,我听说只有在胳膊上加了金印的,才算是哈密人。
    
        兄弟啊,想好啊,现在被俘不算事,以后被俘可能就没那么好过了,可能需要死战到底才成。“
    
        刘满点头道:“这倒是大实话,以前没立场,有了立场就要死磕到底了,算了,等回到哈密国以后再说,能活着过了今年这个年,我就很满意了,说到底这场仗我们打输了,还不知道回去是个什么光景。”
    
        刘满身边躺着的裘八吐了一口唾沫道:“我们根本就没输,我听我家指挥使说了,我们这一次之所以会进攻西夏,是因为国内的流民太多了,国内的粮食不够吃,哈密的大王就要大将军带着三十几万人出来抢粮食,还要就食于敌。
    
        现在,我们抢了不少的粮食,也在西夏吃了西夏人五个月的粮食,这给哈密节省了多少粮食?
    
        你们想想啊,三十几万人在西夏这样折腾,西夏人想要重新恢复到以前的境遇,需要多少年?
    
        至少,三五年之内,西夏人没力量越过瀚海攻击哈密。
    
        我家指挥使说,这是以攻代守的打法,用我们这些雇佣兵来给哈密争取时间。
    
        哈密国接收了百十万流民,只要给哈密王三五年的时间,把这些流民给安置了,他很快就能凑起一支二十万的大军,真正的大军!不是那群跟着我们抢东西的流民。“
    
        刘满笑道:“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还真的没输,就是弟兄们死伤重了一些。”
    
        裘八冷哼一声道:“说起来,哈密王对我们这些和他一个族群里出来的人还算照顾,就打了水泉关这一场硬仗。
    
        我听说李巧将军手下的青唐雇佣军,死伤更是惨重,他们被张翰和隗明于追杀了两百多里,为了掩护那些流民,他们可是一场场的和西夏人硬拼啊。
    
        四千多青唐人估计不剩几个了。”
    
        刘满嘿嘿笑道:“上面有人好做事,以前这话老子总是说别人,终究有一天有人要拿这话来说老子了,嘿嘿,估计哈密王没心情用银子之类的东西来赎回青唐人。”
    
        洪老七笑道:“这你们可说错了,这次换人的军令同样适用于青唐人,只可惜青唐人没赶上,大部分都被人家给杀了,我就换回来不到十个,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
    
        张翰和隗明于见哈密人并没有盘踞河西不走的意思,也就不再紧紧的追赶孟元直。
    
        如果把这群人逼急了,回过头来再战,张翰和隗明于接受不了这个惨痛的代价。
    
        和哈密军正式接战一来,西夏人的战损是极为惊人的,六千多猛士战死疆场,已经让手中兵力极为匮乏的张翰和隗明于痛彻心扉。
    
        好在哈密人说话还算算数,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让出来,西夏人一座一座的接收。
    
        这些城池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只是城中的粮食和牛羊,被哈密人劫掠一空。
    
        那些失去了财物和牛羊的部族头人,在西夏人进驻城池之后,就疯狂的要求张翰和隗明于尽快发起进攻,把他们的财物牛羊从哈密人手里夺回来。
    
        张翰和隗明于不理睬这些人的要求,也没有一座城一座城的驻军,如果那样做的话,他们手里就没有多少可以压迫哈密人退兵的筹码了。
    
        洪老七手里的伤兵在急速的减少,那些重伤的军卒早就被西夏人给杀掉了,能活着被绑在木桩子上砍头的都是轻伤。按照约定,西夏人每收复一座城池,就会有一些伤兵被洪老七送走。
    
        等西夏大军到了沙洲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伤兵营里,也仅仅剩下洪老七和刘满这些负责殿后的三十几个人了。
    
        哈密人在这一路上保持了最大的诚意,张翰和隗明于也没有为难伤兵。
    
        如今,只要哈密人再把沙洲让出来,那么,这个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交换俘虏的法子,就要圆满完成了。
    
        孟元直站在沙洲城头,瞅着悄然肃立的西夏大军,心中满是感慨。
    
        河西这片土地,是他第一次以大将军的名义开拓的土地,如果说完全放弃,他心中依旧是不甘心的。
    
        不过,他心里非常的清楚,自己这次出兵,是看准了没藏讹庞不敢轻易离开卓啰城才进行的。
    
        如果没藏讹庞离开卓啰城,专门来对付自己这支乌合之众,估计能活着回到哈密的人,应该没有几个。
    
        守不住,就不如放弃……(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