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章阿拉穆特来的人
    第九十章阿拉穆特来的人
    
        有一只松鼠,他无处不在!
    
        这是一副完整的图画,一只松鼠站在悬崖上的一颗迎客松上,双手抱着刚刚升起的一轮红日。
    
        穆辛给铁心源看过这幅图画,只不过这幅图画是临摹的,不是正品。
    
        正品应该就被放在阿拉穆特城堡的大厅里,据说只要霍桑召集刺客分派任务的时候,都会大声的颂念这句话。
    
        刺客牙齿里的毒囊被去掉了,幸亏他们被活捉的时候都是昏迷的,否则早就是死人了。
    
        尉迟文很能干,铁心源过去的时候,他在狼穴的地窖里面已经准备好了刑具。
    
        一片云攀着栏杆非常的兴奋,一个劲的向尉迟文打听,他是不是要有伙伴了。
    
        铁心源看了看里面的环境,和一片云聊了两句就打算离开,这样的审讯场面现在不用他亲自动手。
    
        “我儿子真的活着吗?”
    
        一片云见铁心源要走连忙问道。
    
        铁心源停下脚步点点头道:“他活的很好,上次和你说的话没假话,他确实已经娶老婆了,估计现在都要生孩子了,你不用为他担心。”
    
        一片云点点头道:“这话我信,现在,我儿子对你很有用处吗?”
    
        他见铁心源玩味的看着他,连忙又道:“如果我儿子对你没用处,你就不会把我关在这里对不对?
    
        老夫是不是也可以说,我儿子真的很在意我,所以,你要用我来胁迫他做事情?”
    
        和这样的老狐狸说假话会被人家鄙视,铁心源点点头道:“是这样的,你不会想自杀来成全你儿子吧?”
    
        一片云幸福的摇摇头道:“不会,他被人家当老子的把柄钳制了老子几十年,现在轮到他来享受这种被人钳制的滋味了。”
    
        “很好,只要你不想着逃跑,我就不会杀你,还会亲眼让你看到我利用你来钳制你儿子,让你亲眼看到他被钳制之后的痛苦模样。”
    
        一片云将身体靠在铁栅栏上笑道:“成,老子如今就剩下这点乐子了。
    
        铁心源,刚刚进来的那五个家伙好像不是一般人吧?老子看他们胸口的纹身像是阿拉穆特山的人,怎么,你得罪霍桑了?”
    
        铁心源笑道:“谈不上得罪,只是这五个人突然想要刺杀我,费了很大劲才捉到他们。”
    
        一片云吃吃的笑道:“我无处不在,我不死不休,既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无穷次,保重啊,别被人家给宰掉了,我还等着看我儿子的孝心呢。”
    
        铁心源笑道:“阿拉穆特城的人无非就是一个悍不畏死而已,如果他们做的过分了,我也会派人去阿拉穆特城,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一片云大笑道:“霍桑是刺杀的祖宗……”
    
        铁心源嘿嘿笑道:“他算什么,我才是恐怖的祖宗,他派一人取一人的头颅,我派一人就能杀尽他阿拉穆特城,让他那座破城百十年没有人烟!”
    
        一片云瞅着铁心源嘿嘿发笑,他不相信铁心源有能力干出这种事情来。
    
        铁心源不屑的道:“一片云,你输给我别不服气,就你这样的我杀一百个都不稀奇,你儿子就比你聪明的多,他看到我毁掉坎儿井之后,当机立断的离开了西域,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就这一点而论,你的儿子比你强十倍不止。”
    
        一片云转过身体,双手抓着栏杆道:“我很想听听你打算用什么法子毁掉阿拉穆特城?”
    
        铁心源仰天笑一下道:“这个法子匈奴人用过,突厥人也用过,到了你们这里却忘记了这样强大的手段,实在是可笑至极。”
    
        “到底什么法子!”一片云明显的已经愤怒了。
    
        铁心源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的毛病了,祖宗好不容易有点好主意却不知道记录和发扬,你们不失败谁失败。
    
        好好地读书吧,汉人的历史里记载了这样的法子。“
    
        铁心源说完就走了,对一片云的呼喊听而不闻。
    
        当尉迟文带着七八个粗壮的清香谷武士端着火盆,烙铁一类的东西走过来的,一片云连忙喊住尉迟文。
    
        “尉迟小子,你认识字吗?”
    
        尉迟文点头道:“废话,老子当然认识,我记录你口供的时候你不是见过吗?怎么还问?”
    
        “你读过你们汉人的历史吗?”
    
        “读过,怎么了?”
    
        “听说有一种一个人就能杀死一城人的法子你知道不?”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没听说过,以一击十已经算是好汉了,一个人打败一城人没听过。”
    
        一片云皱皱眉头道:“听铁心源说这个匈奴人用过,突厥人也用过,是我们草原人想出来的。”
    
        尉迟文想了一下道:“还真有,不过,不告诉你。”
    
        说完话,尉迟文就向地牢深处的刑台走过去,没工夫和一片云磨牙,今天晚上应该很忙。
    
        铁心源回到城主府就看了马希姆。
    
        这家伙已经等了很长时间,眉毛,胡须上全是白白的霜花,见铁心源回来了,就迎上前弯腰抚胸道:“尊敬的塔利班,穆辛长老要卑贱的马希姆带来了他的一封信。”
    
        铁心源跳下战马,看着马希姆道:“这么说,你现在是信使?”
    
        马希姆再次抚胸道:“智慧长老是手握雷电的天神,塔利班是所向无敌的猛士,马希姆能够为您两位效劳,是我的荣幸。”
    
        铁心源笑道:“你现在也接刺客的活吗?”
    
        马希姆摇头道:“刺客与我无关。”
    
        铁心源皱眉道:“和谁有关?”
    
        “和一个贵人有关。”马希姆似乎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
    
        铁心源笑道:“我可以砍掉这个贵人的头颅吗?”
    
        马希姆摇摇头道:“塔利班,不成的,您想要杀他,就先要杀我,等我死掉之后,您就可以去杀他了。”
    
        铁心源转身对许东升道:“老许,这个人认为我找到另外一个商队为我服务了。”
    
        许东升笑道:“我随时就能找到一百个为您干活的商队,每一个都不比马希姆的商队小。”
    
        铁心源笑着对马希姆道:“你看看,我是有选择的,现在我能砍掉他们的头颅了吗?”
    
        马希姆叹口气从怀里取出一个细细的牛皮筒子拿给铁心源,他的心情很不好,自己早就说了有穆辛的信,铁心源却似乎对信一点都不感兴趣,反而问起刺客的事情。
    
        这说明穆辛和铁心源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
    
        派人刺杀铁心源的事情,马希姆也是刚刚知道的,他不知道那个雄鹰山的公主脑子里在想什么,竟然敢在人家的清香城里对人家的大王下手。
    
        阿伊莎自从来到清香城之后,就对这个城池非常的感兴趣,她去看过高大巍峨的城墙,也沿着城关去过天险一般的崖关,更去过景色如画的天山山腰。
    
        真正让她感兴趣的不是蒸汽缭绕的温泉,也不是清香城里琳琅满目的货物。
    
        而是每天都开伙的大食堂。
    
        她甚至戴着面纱端着大碗,排队领取了一份大锅饭,味道不算太好,还是能够吃下去的,尤其是那些口味奇重的小咸菜,她竟然很喜欢。
    
        一个王能够让他的子民相信他,并缴纳出家里的粮食,然后每天端着碗去吃饭,这在阿伊莎看来,这个王既然能做到这一步,就能让他的子民去为他死。
    
        刺客的事情阿伊莎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她只记得自己吩咐那些刺客去帮自己看看那位王住在哪里,喜欢什么东西,他的王后也就是那个宋国公主是不是真的像百姓们传颂的那样美丽。
    
        结果,刺客去杀人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阿伊莎才发现,自己敬爱的穆辛爷爷似乎想要杀死自己。
    
        铁心源没有接那个牛皮筒子,许东升用长刀接了过来,然后就用长刀轻飘飘的劈开了那个筒子,一张长长的卷轴就掉落在地上。
    
        两个侍卫用长毛将卷轴分开,铁心源仔细的看了一遍卷轴,然后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对马希姆道:“我的老师真的很希望我死掉啊。”
    
        许东升读不懂大食文字,看着铁心源道:“穆辛想要你干什么?”
    
        铁心源笑道:“他想要我和喀喇汗合兵一处吞并西夏!并且承诺,把最肥美的银夏二州给我。”
    
        许东升笑道:“如果不考虑别的事情,这主意其实不错。打通河西走廊是你做梦都想干的事情啊。”
    
        铁心源哈哈笑道:“穆辛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不要信,甚至不要去想,只要你多想一下,就会上当,所以,我决定烧掉他。”
    
        铁心源挥挥手,一个清香谷武士就掏出火媒子,吹着之后就丢在那个卷轴上,一阵惨绿色的火苗燃烧过后,腥臭的气味让铁心源捂上了鼻子。
    
        卷轴被烧成灰烬之后,铁心源笑着对马希姆道:“现在,我们可以去砍那个主谋者的脑袋了。”
    
        马希姆刚刚回过神,想起刚才那一股子惨绿色的火焰连忙问铁心源:“我不会也中毒了吧?”
    
        铁心源摇摇头道:“不知道,你也没可能知道了,因为等一会在砍掉主谋者的脑袋之后,我还会砍掉你的脑袋。”
    
        马希姆大叫道:“塔利班,您不能这样……
    
        ps:明天下午我架构世界观的《不败传说》要热血内测了,从5月20日开始一直来《不败传说》支持我的银狐朋友们,二哥对你们说声谢谢,征战【裁决】区吴国,银狐大军好样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