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九章我,无处不在
    第八十九章我无处不在
    
        王渐被人捅了一剑,伤在右臂处,这让从未受过伤的王渐极为愤怒。
    
        宦官本身就是一个残缺的人,因此,他们对自己残余的身躯更加的爱惜。
    
        王渐有一种本事,一种能够预感到危机的本事,他之所以能够坐在********的位置上和这种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五天前铁心源回来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人在偷窥精舍。
    
        三天前,他又感觉到有人在偷偷地看他,当时,他正在雪地里修剪一颗清香树。
    
        直到昨天傍晚的时候,他手下的一个小宦官说自己丢了一身衣衫。
    
        然后,王渐就知道有人在打精舍的主意。
    
        能让刺客感兴趣的人,绝对不可能是这陪自己过来的八位宦官,更不可能是自己。
    
        于是,王渐就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对铁心源和公主动手,他就请铁心源和公主暂时住到狼穴里面去。
    
        赵婉不喜欢阴冷的狼穴,铁心源和赵婉就住进了专门为大青马生产准备的大型暖房。
    
        就因为如此,四个刺客在一个小宦官的带领下大白天进入精舍之后,他们就在铁心源和赵婉的卧房里看到了一脸好奇的王渐。
    
        原以为在被两百多名清香谷武士包围之后这些人或者会选择自杀,或者投降,王渐没有料到自己竟然在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形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疯狂抵抗。
    
        从天而落的带着钩子的大网被一个个子最高的刺客给顶住了,他宁愿全身都被钩子挂的稀烂,也要保证他的同伙有足够的空间向外突围。
    
        王渐也在同一时间忽然现,自己竟然成了刺客想要活捉的人质。
    
        很多年没有亲自战斗过的王渐,不得不为了自己的老命和四个刀法诡异的刺客战斗。
    
        即便在这个时候,王渐依旧不允许守在外面的清香谷进来,只是下达了只要有人从屋子里出来就地格杀的命令。
    
        王渐的腰带是一柄软剑,这件事铁心源很早就知道了,也曾拿出来把玩过,不过,王渐一直告诉铁心源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宦官,而且还不会武功。
    
        这种鬼话铁心源三岁起就不信,软剑这种东西如果不会用,砍死自己的可能要比砍死敌人的可能性还要大。
    
        当刺客的弯刀被王渐戴着铁手套的左手捉住的时候,最矮的那个刺客吼了一声,其余的三个刺客就跳上房梁撞破了屋顶准备外逃。
    
        屋子外面的厮杀声响起,王渐非常的愤怒,一巴掌拍晕了一个刺客之后,就和那个刚刚从钩网里跑出来的高大刺客战斗在了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王渐才后悔自己为什么一定要用软剑来当兵器,在不能杀死对方的前提下,他的软剑更多的用处就是当鞭子用。
    
        铁片击打在肌肉上的巨响非常的恐怖,一剑下去,强壮的刺客身上就会出现一寸宽的一条血棱子,转瞬之间,这个刺客的身体就胖了足足一圈。
    
        即便如此,那个刺客依旧张开了双臂出人类不可能出的怪叫继续向王渐扑击。
    
        直到王渐握紧了铁拳,在这个刺客的脑袋上一连轰击了七八拳,才让这个蛮牛一般的刺客轰然倒地。
    
        恼羞成怒的王渐刚刚窜上屋顶,一柄短剑就如同毒蛇一般的从柱子后面刺过来,王渐只来得及避开要害,就眼看着这柄短剑刺进了自己的右臂,短剑只刺进去了不到半寸就被软甲给挡住了,进入肌肉的部分仅仅是剑尖而已。
    
        暴怒的王渐一脚踢飞了刺客,身体却掉在了地上,当他想要继续追杀的时候,却现自己的伤口处竟然不痛,反而有些麻,他甚至有些头晕。
    
        正在围杀刺客的铁三百,在第一时间现了王渐的不妥,竟然丢弃了对手,撕开王渐的衣衫,毫不犹豫的在王渐右臂上的伤口处横着划了一刀,然后亡命的把嘴张开帮助王渐吸允伤口。
    
        吸了片刻之后,铁三百竟然直接昏过去了,两个参与围剿刺客的宦官立刻脱身,一个接着帮助王渐吸血,另一个往铁三百的嘴里灌水,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胃部,让他把刚刚喝进去的水和胃里的食物吐出来……
    
        没了王渐和铁三百的指挥,三个强悍的刺客终于杀出重围一头向清香谷的后山狂奔……
    
        张通把过程说的很清楚,只是口齿有些漏风,他脸上还有一个大大的鞋印子,嘴巴也肿的厉害。
    
        “我们的武士死伤了多少?”
    
        “死了九个,全部死于剧毒,伤了三十一个,其中骨折的就有二十三个。”
    
        铁心源用指头轻轻地扣着桌子道:“这么说,你还没有算轻伤的?包括你这样的?
    
        丢人啊,两百多个人围剿五个人,还让人家杀了九个,重伤了这么多,差点把王渐的老命送进去,张通,这就是你平日里吹嘘的精锐近卫?”
    
        张通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脑袋低垂一言不。
    
        铁心源烦躁的道:“看来把你从西夏调回来是对的,你的能力不够,今后当继续磨砺武技才是!”
    
        张通一脸惭愧之色的倒退着出了房门。
    
        王渐一脸苍白的道:“敌人太凶悍了,如此悍不畏死的死士,老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王不好过多的怪罪张将军,这出了他的能力。”
    
        “他身体里的毒素排干净了?”铁心源没看王渐直接问刚刚从哈密赶过来的张风骨。
    
        张风骨拱手道:“回禀大王,已经无碍,这几日只要多进些解毒汤药,很快就会复原。”
    
        “铁三百也一样?”
    
        “回禀大王,铁将军与大伴的伤势不同,大伴是外伤,铁将军是內腑中毒,好在他的內腑没有外伤,只要将养三天就能能复原。”
    
        听张风骨这样讲,铁心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对王渐道:“好好休息,剩下的事情我亲自去办。”
    
        王渐老脸一红拱手道:“老奴无能。”
    
        事情的严重性早就越了铁心源能忍耐的极限,尉迟文这个小混蛋禀报的时候轻描淡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生一样,来到精舍才知道事情竟然被弄得如此不可收拾。
    
        “大伴,不怪你,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如果我那一天大意了,没听你的,继续和婉婉住在这里,天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你好好的休息,尉迟文已经找到了刺客,我这就去看看,清香城是我的城,在这里我是王,容不得他人放肆,不论他是谁。”
    
        安置好了王渐与铁三百之后,铁心源就带着匆匆赶来的拉赫曼向后山赶去。
    
        尉迟文很聪明,带领的武士从前后两边搜过过来,最后将注意力集中在西果园附近的一个山洞里。
    
        甲士进去探路,却被人用重家伙砸在胸口,吐着血倒退了出来。
    
        铁心源来的时候,尉迟文已经在山洞口堆满了柴火,准备用烟把这个刺客逼出来。
    
        铁心源没有那个时间等待,更何况这些刺客很可能在绝望的时候自杀。
    
        “丢火药弹!”
    
        福儿从人堆里走出来,点燃了一颗火药弹之后随手就丢进了这个不大的山洞。
    
        轰隆一声响,十几位甲士趁势钻进了山洞,不大功夫就从山洞里拖出来两个伤痕累累的刺客。
    
        “还有一个在哪?”
    
        拉赫曼笑道:“我知道。”说这话嘿嘿一笑,就取下自己的巨弓快捷的拉满了巨弓,一支羽箭嗖的一声就飞向了山洞口的一颗大树。
    
        苍啷一声响,一柄弯刀突兀的从雪松上的积雪里钻出来,击飞了那支羽箭,与此同时,一大蓬雪从天而降,盖向站在树下的铁心源。
    
        拉赫曼哈哈大笑,再次拉满了巨弓,三支羽箭流星一般的离开了巨弓,噗噗噗三声闷响,钢制羽箭毫不留情的刺穿了那片白雪,并带着他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身,而后重重的掉在地上。
    
        白雪并非白雪,而是一个披着一身白布的刺客,三支羽箭刺穿了他的肩胛和大腿,让他一动都不能动。
    
        刺客已经成了瓮中之鳖,铁心源反倒离这个刺客远远地,下令自己的部下也尽量的离这个家伙远点。
    
        在拉赫曼不解的目光中,一杆长枪慢慢的探了过去,慢慢的挑开了那个矮子身上的斗篷。
    
        矮子露出了真面目,是一个长着一脸黄胡须的瘦小大食人,一双小小的深陷在眼窝中的眼珠子里没有恐惧,只有对铁心源的嘲弄。
    
        铁心源并不在意他的嘲弄,吩咐长枪兵继续用长枪挑烂他的衣衫,在他没有成光猪之前,不许任何人靠近。
    
        阿拉穆特山里出来的刺客,铁心源不敢有一分半点的轻视,大意。
    
        随着身上的衣衫逐渐减少,矮小的大食人终于明白铁心源要干什么了,张着嘴愤怒的向铁心源嘶吼,却没有人能够听明白这家伙说的到底是什么,就连铁心源这个对大食话非常熟悉的人都听不懂他到底在吟唱些什么。
    
        双臂和一条腿被羽箭给废掉了,他连自戕都做不到,不大一会,他身上的衣衫就被长枪给挑的一干二净。
    
        铁心源看着这家伙排骨一样胸口上刺青,缓缓地念道:“我,无处不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