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六章许东升的屁股
    第八十六章许东升的屁股
  
      铁心源能收拢回鹘民心,却很难收拢这些大宋官员的心,士大夫可能是这个世上最顽固的一群人,想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听从调遣,死心塌地的为你干活,没有大义这种东西人家会把你当狗看。
  
      没错,就是把你当狗看。
  
      周琰直到现在都没有把铁心源当成自己的大王,讨论起政事来一板一眼,就像是背书,如果铁心源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英明状态,他当然会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铁心源。
  
      如果铁心源流露出一丁点昏君的潜质,他一定会在哈密混日子混三年,然后拿着自己的赏赐和俸禄回大宋,想要他干冒死进言这种事,下辈子吧。
  
      对于这一点,铁心源心知肚明,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对老婆哀嚎几句。
  
      大宋把他们当狗看,他们偏偏宁愿爬下给大宋当狗,自己把他们当神看,他们却把哈密当狗看,喜欢了就亲近一下,不喜欢就一脚踢开。
  
      每当铁心源感到沮丧的时候,她就安慰铁心源,儿子将来可以把他们当狗一样摧残。
  
      这不过是夫妻二人的一种意淫,只要是士大夫就很少有酒囊饭袋,至少铁心源就没有碰见一位。
  
      不论是包拯,还是富弼,夏悚,欧阳修,庞籍,文彦博韩琦没一个是好对付的。
  
      这些人即便不是一个打仗的好手,也一定是一个强大的内政高手,一个才能不是非常出众的欧阳修就能带着一群罪官,把形势复杂的哈密连打带捏的治理的井井有条,就不要庞籍,韩琦那些顶尖高手了。
  
      他们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还能把内耗严重的大宋打造成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如果他们来到哈密……铁心源觉得自己可以考虑吞并契丹和西夏的问题了。
  
      士大夫都有两面性。
  
      在大宋对叫花子都没给过坏脸色的欧阳修,来到哈密之后对待这里的百姓真的如同牧羊一般,少了温情脉脉的一面,多了欺诈和强硬。
  
      一个没底线的君子是非常可怕的,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回鹘人,当做胶泥捏来揉去的最后雕塑成他喜欢的样子丢进大火里烧烤,最后定型。
  
      这种事情铁心源自付干不出来,即便是干出来了也没有欧阳修干的好,
  
      按照欧阳修的说法,天下抵定,需要的严刑峻法,多一些刑法的严苛,少一些人情的温存,唯有这样,才能给一个新国家打好基础,以后这个国家的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就看最初打下来的基础牢不牢靠。
  
      如果从一开始,这个国家就法度森严,百姓自然会畏惧法律,久而久之就不会去触碰律法。
  
      当初商鞅立杆集市,就是想要树立官府说话的可信度,这个好处让秦国最终成为了天下的霸主。
  
      铁心源自觉在方向问题上自己不可能犯错,这是自己这个后来人唯一的优势了,如果那些人统统来到自己麾下,自己将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帝王,只要动动嘴皮子,手下自然有谋臣悍将来帮自己完成所有的的梦想。
  
      徐东升猪一样的趴在铁心源的锦榻上,下身仅仅穿着一条亵裤,肥硕的屁股朝天支棱着,一边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还一边迅猛的往嘴巴里塞东西。
  
      这就是哈密的重臣,让铁心源是何其的失望,别人用的重臣不是猛虎就是巨象,到了自己这里,上天却送来了一头猪……
  
      “兜不住了,兜不住了,在契丹谁他娘的都想杀我,事实上人家已经开始杀我了,皇太弟阁下已经杀了我三次,我在契丹无论如何也待不住了。”
  
      吃了一盆子鹿肉的许东升终于开始说正事了。
  
      铁心源咬着牙道:“你上回来信还说契丹已经成了你跑马的好地方了吗?
  
      还说我把皇太弟牧奴和野马卖给宋人的事情已经被你摆平了,怎么一转眼,你就逃回来了。”
  
      许东升听铁心源这样说,再一次哀嚎起来:“那是四个月前啊,那时候,你还没有出兵西夏,那时候你娶大宋公主当王妃的事情还没有暴露,那时候,你还没去天山北面疯狂的扫荡,那时候,回鹘王还没有跑到上京道四处劫掠。
  
      我怎么知道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干了这么多让契丹人发狂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人家已经准备向阻普大王府增兵来遏制你了。”
  
      铁心源笑道:“向阻普大王府增兵?好啊,我等着,两年时间够吗?”
  
      许东升见铁心源毫不在意,就悲伤地叹口气道:“契丹人依旧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国家,你就不能认真点吗?”
  
      铁心源叹了口气,看看许东升已经被血浸透的亵裤摇头道:“契丹不足虑,他西征西夏被人家打的满头包,南征大宋又不敢,东征高丽国又折损了三万人,怎么?又想着从我们这里讨便宜来了?
  
      这样的国家你要我如何认真?对了,你不是在帮着皇太弟阁下经营食肆吗?到底回来干什么?还把自己跑的一屁股血?”
  
      许东升努力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看着铁心源半天才道:“感情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一句都不信是不是?”
  
      铁心源把他的亵裤往下扒拉一下,露出了血胡呲拉的屁股蛋子,抖手就把金疮药给倒了上去,然后就不管了,任由他光屁股趴在那里。
  
      “你之所以回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一定和契丹人攻打我们没有关系。”
  
      许东升哈哈笑道:“你果然还是那样的聪明!”
  
      铁心源再次叹了口气道:“我是你的大王,以后要用英明来夸奖我,用聪明这两个字是大不敬!”
  
      许东升干笑一声道:“大王英明!这一回我们有好日子过了,契丹皇帝回到临潢府之后就一病不起,已经拟召传位太子,一连下了三道诏令,都被耶律宗真以皇父尚在,断无接替皇位之理的理由给拒绝了。
  
      然后契丹皇帝就把手里掌握的三十万皮室军交给了耶律宗真,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皇太弟就绝了继承皇位的可能,然后啊,耶律重元就要准备造反了。”
  
      铁心源纳闷的道:“他都要造反了,还抓着你不放干什么?”
  
      许东升干咳一声道:“人家要我来催你进军契丹帮他造反呢,”
  
      铁心源皱眉道:“我们要是不去呢?”
  
      许东升笑道:“他就要杀我全家!”
  
      铁心源笑道:“你是大盗一片云,你哪来的家眷给人家杀?”
  
      “开始没有,后来不就有了吗?”
  
      “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你正在大宋求亲呢,我孤身一人留在契丹,人家会觉得我没有诚意,于是我就弄了几个老婆和儿子,还有闺女。”
  
      “弄老婆我理解,这么短的时间你哪来的儿子和闺女?你不会把京兆府的家人弄去吧?
  
      我记得把你打死都不肯让你儿子和闺女来哈密,竟然舍得弄去契丹那个虎狼之地。”
  
      孟元直呵呵笑道:“什么呀,有专门干这种营生的人,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有人当你老婆,儿子,闺女,供人家当把柄抓!”
  
      铁心源楞了一下,看着许东升道:“这么说,你要是不回契丹,那些人就死定了?”
  
      许东升若无其事的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花了八十两黄金,他们拿了我八十两黄金,就该有被我当成金蝉脱壳的壳子的准备。
  
      这是小节,你就别问了,现在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利用耶律重元造反的事情获利?”
  
      铁心源摇头道:“没有办法获利,我们正在全力消化回鹘人,再吃,我们会被撑死的,不能做那个吞象的蛇。
  
      派你去契丹就是为长久做打算的,没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契丹这样的国家也不容我们轻易地沾人家的便宜。”
  
      许东升提起裤子坐起来道:“既然如此,我就再回契丹就说我们这里短时间里没有办法进军契丹,需要再等两年,你觉得怎么样?”
  
      铁心源看着许东升笑道:“造不造反的你说了算吗?”
  
      “我说了不算,哈密国说了算!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我们哈密国短时间里竟然能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我们实力不济,说什么都是放屁,可是,如今我们有实力了,即便是放屁,他耶律重元也必须听!”
  
      许东升说着话就往外走,铁心源诧异的问道:“你去干什么?”
  
      许东升笑眯眯的道:“给我带来的那些契丹人亮膘去,让他们亲眼看到我哈密的强大,然后,我才好告诉耶律重元再忍耐两年,那时候成功的把握更大!”
  
      许东升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
  
      赵婉从里间走出来,看着地上沾着血迹的纱布皱眉道:“他这人怎么这样?穿着亵裤来见您这位大王?”
  
      铁心源笑道:“他是专门来让我看他屁股的。”
  
      赵婉抱着双臂打了一个寒颤道:“您看了?”
  
      “看了,还给他撒了一点金疮药。”
  
      “您……”
  
      铁心源看着一脸诡异的赵婉道:“这是许东升当年在京兆府当坐地分赃大盗的时候专门给别人立下的规矩,极尽羞辱之能。
  
      如今,他在通过这种不尴不尬的方式来告诉我,他已经彻底完全的臣服在我的脚下了,就像当年那些追随他的人一样,毫无保留,毫无羞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