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欧阳修的施政手段
    第八十五章欧阳修的施政手段
  
      人手多了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多了很多张嘴巴和很多颗脑袋。
  
      一个脑袋想不到的事情,许多颗脑袋就能想到,一张嘴巴说不完的事情很多张嘴巴就能帮你说完。
  
      好处就这么多,麻烦自然就更多。
  
      当全世界都是为你好的人,那么,你的生活也就完蛋了,比活在十八层地狱还要苦。
  
      王渐是大宋皇帝赵祯心腹中的心腹,统御着大宋最恐怖和神秘的密谍司,自从觉得铁心源的儿子有希望成为下一个大宋皇帝之后,他就很想连哈密的密谍司一起统御了。
  
      问了铁心源很多次之后,见铁心源不搭理自己,只好哀伤的告诉赵婉衣不如新。
  
      铁心源出卖了自己未出世的儿子之后,诺大的一个哈密国就处处歌舞升平。
  
      虽然大家的肚子很饿,对哈密这个新兴的国家却充满了希望。
  
      贫穷而快乐着,这就是哈密目前的状况。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个问题放之四海而皆准。
  
      如今的哈密,没有富人,或者说没有谁的肚子里装的粮食比别人多。
  
      粮食都在官府的仓库里,即便是披金戴银的富豪,也需要在饭点和所有人一样去食堂吃饭,错过饭点,谁都没饭吃,不论你是谁。
  
      大家都在吃食堂,你吃一碗,就必然会有我的一碗,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自古以来都是民以食为天,当哈密国官府控制了所有人的肚皮的饥饱程度之后,再桀骛不驯的人,也只能乖乖的低头接受官府的调教。
  
      天山羊被斩尽杀绝了……
  
      哈密国的粮食危机有了一定的保障。
  
      就在这个时候,经年老吏欧阳修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森森白牙,按照自己早就制定好的策略,率领着哈密国所有的官吏,向已经非常老实并且有了归化之意的回鹘人扑了过去。
  
      在欧阳修锋利的獠牙下,抱成团取暖的回鹘人,先是被欧阳修从一大团被撕成了十个小团,然后又从十个小团,撕成了一百个更加细微的乡镇,最后变成了一千余个村落,密密匝匝的散落在哈密不算很大的国土上。
  
      这一千多个村落,村长无一例外的都是宋人和汉人。
  
      他的手法非常的精妙,德高望重的回鹘人全部都被分配进了城市。
  
      因此,在分割的过程中,很少有反对者,即便是将原先的乡邻完全拆分完毕,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骚乱。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宋人,汉人,西域人夹杂其中,他们人数不多,却能起到一个看守的作用。
  
      宋人官吏如今彻底的融入进了各自的新群体中,他们和回鹘人一起收集粮食,一起盖房子,一起劳作,他们为了自己辖区的回鹘人能够优先使用一条小河里的水,不惜向昔日的老友挥动了拳头。
  
      打架的结果很严重,从一开始两个宋人的斗殴,很快就演变成了俩群回鹘人之间的斗争……
  
      “十六个重伤,七十余人轻伤,其中还有妇孺?”铁心源不解的问前来送文书的周琰。
  
      周琰面对铁心源质询的话语并不在意,而是指着桌子上的新送来的文书道:“这种事情并不仅仅出现在马牙村和马尾村,大湖,雪山,胡杨林,哈密河畔这四个主要聚居区都有这样的问题。”
  
      铁心源连忙将桌案上的文书全部都翻阅了一遍,丢下文书道:“那就说说为什么每次斗殴都是由我们派去的官员引发的?”
  
      周琰笑道:“左相以为,这种有组织的斗殴要比回鹘人自发的斗殴要好。”
  
      铁心源淡淡的道:“有道理,有组织的斗殴可以控制,无序的斗殴无法控制,有蔓延的危险。
  
      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如何收尾。”
  
      周琰躬身道:“这场斗殴风暴是左相特意引发的,因此,在一开始就想好了退路。
  
      比如马牙村和马尾村的矛盾,他们的主要矛盾是饮马河的河水,如今正是冬灌时期,河水少,自然不够两个村子用的。因此,两个村子之间的敌对情绪非常浓烈。
  
      在这之前,回鹘人之间的敌对情绪是我们喜闻乐见的,有些甚至就是我们挑起来的。
  
      当初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防范回鹘人串联之后的大暴动。现在,因为粮食的问题已经没有起初那样尖锐,百姓需要快速的进入正常劳作之中,再有这样的对立情绪就很危险了,他们的情绪需要得到宣泄。
  
      这次斗殴之后,身为村长的宋人,汉人就会主动要求两个村子里的人坐下来谈判。”
  
      铁心源无奈的笑了一下问道:“结果呢?”
  
      “他们决定两个村子的人一起趁着冬日饮马河的枯水期修建一座水库,有了水库,就不存在争水的问题了。
  
      他们的上官在严惩两位村长之后,就会同意他们的要求,派出将作帮助他们修建水库。
  
      村长在替全村人接受惩罚之后,就会很自然的成为回鹘人的领袖。“
  
      “左相希望在哈密建立大宋的乡绅制度吗?”
  
      “是这样的,大王,一旦乡绅制度深入人心之后,村长自己就能治理好村子,他们将成为我哈密国最坚定的支持者。”
  
      铁心源摇摇头道:“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
  
      周琰再次躬身道:“从来都没有无缘无故的支持。”
  
      铁心源笑道:“我以前就说过,无恒产者无恒心,只要让所有人都富裕起来,本王的的王位就能坐到天荒地老。”
  
      周琰大礼参拜道:“大王万年!”
  
      铁心源看着跪在地上的周琰道:“起来吧,愿望是好的,却没人能够活一万年,你我一样,都只有几十年的光阴,活在当下就好。
  
      左相的计划不错,既然有成功的,比如马牙村和马尾村,那么,有失败的吗?”
  
      周琰点头道:“有,有的回鹘人很聪明,他们看出了端倪,然后就要求进城。”
  
      “看破而不说破,确实很聪明,你们答应了吗?”
  
      “左相答应了,全部进了哈密城。”
  
      “那些把自己看破的东西说出去的人呢?”
  
      “这些心怀叵测之辈进了黄金谷或者玛瑙滩,此生休想出这两个樊笼一步。”
  
      铁心源站起身从案子后面走出来,背着手看着窗外的天山道:“剩下的都是愚民啊……”
  
      周琰笑道:“十年之后,他们就不是愚民了,回鹘这两个字也将消失。
  
      左相有令,村落中的回鹘人不得轻易走动,如需走动需要村长批准,十年老死不相往来,回鹘一族将湮没。”
  
      “萨迦活佛的传教弟子,已经开始行走乡间了吗?”
  
      “已经开始地处修建庙宇,萨迦活佛也在严格按照和大王之间的约定,用汉字传播经卷,用汉话传播教义。”
  
      “我们的学堂呢?”
  
      听铁心源问起学堂,周琰犹豫了一下道:“一千四百三十六个村庄,仅有学堂七十一座。主要是宋人和汉人中挑不出来多少先生。
  
      我们甚至连官员都凑不齐,一千四百三十六名村长中间认识字的也不到一成。
  
      如果大王许可,可以请撒迦……“
  
      铁心源毫不犹豫的截断周琰的话:“不行,先生必须是我宋人,或者汉人,秦皇书同文,车同轨,一统度量衡,才定鼎天下,学堂不容异族沾手,即便将来用异族人,也必须是不会说异族话的异族人。”
  
      “诺!”
  
      周琰冒着大雪来到了天山城,不可谓不劳苦,在办完政事之后,铁心源邀请他一起吃饭,这是他这个哈密王如今唯一能犒劳属下的手段了。
  
      天山城的劳役终于还是停下来了,连续下了一个月的大雪终于将天山装扮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
  
      大批的劳役开始从天山城撤离,等待明年四月之后再来天山城,修筑第二道和第三道城墙。
  
      第一道城墙的建立,让铁心源绷紧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因此,在招待周琰的时候就显得有些轻松。
  
      “卓夫想要留在哈密继续为官吗?”铁心源给周琰夹了一筷子咸鱼问道。
  
      周琰谢过铁心源之后道:”下官还有两年多的任期,此时说离任之事,为时过早。”
  
      铁心源感慨道:“我们现在仅仅是开始,两年之后才是哈密真正的大发展时期,到时候哈密必然是商贾云集的鱼米之乡,也到了我们享受成果的时候,希望卓夫能够继续留在哈密品尝自己辛苦劳作换来的果实。”
  
      周琰停下手里的筷子,小心的看了铁心源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如果那时候大宋和哈密国的官吏,依旧互通有无,下官自然会留下来。”
  
      铁心源哈哈大笑道:“这是一项国策,是不会改变的,也没有办法改变,我是宋人出身,这已经注定了我们和大宋会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这种联系不会因为一时的龌龊,或者误解而发生改变,王后已经在哈密立下了土地庙,供奉了轩辕庙的香火,本王也准备在开春祭祀天地的时候焚表勒石告知上帝,哈密乃是我汉家天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