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四章当贪官不需要任何理由
    第八十四章当贪官不需要理由

    孩子的姓氏对铁心源来说并不是一个重要到可以不顾一切的问题。

    但是,对赵婉这个铁家宗族大妇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尽管铁家现在只有三个人,即便是算上铁妞妞和铁狐狸也才五个。

    铁家的荣耀对赵婉来说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她这个铁家儿媳的天职。

    铁心源轻飘飘的按照后世人的思想说了一通话之后,就起身洗漱巡查天山城去了。

    留下心情沉重地赵婉趴在床上哭了好久。

    铁心源的那一番话不但没有解开她的心结,反而让她认为自己罪大恶极,利用了极度宠爱自己的丈夫,让他做出这种不合常情的事情来。

    王渐在问清楚赵婉为何忧伤之后,马上就明白了一件事,铁心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有可能当大宋皇帝的事情。

    他没有证据,却极度的肯定!

    因此,他立刻出发,在大雪山城的第一道哨卡处见到了铁心源。

    已经建成的第一道哨卡高大雄伟,在漫天的白雪中如同天堑一般的存在。

    两人就坐在城墙上的草棚子里,背靠着土炉子,喝着酒看着能淹没天下的白雪。

    ∧♀长∧♀风∧♀文∧♀学,ww※w.c↘fwx.⊙t  “以后有事直接跟我说,别去折腾婉婉,只要事情关乎我和我将来的儿子,不论事情大小,对她都是最痛苦的折磨。”

    铁心源打破了短暂的凝重气氛。

    王渐喝了一口酒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心里又不舒服了。”

    铁心源笑道:“这很正常,你给的,和我抢来的,这是两回事。”

    王渐点点头道:“果然是大王才能说的话,确实是这样,您将来的小王子登上天梯,这是老奴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啊,有一个前提,必须是官家自己愿意的,只有官家愿意给,天梯上的那把椅子才是小王子的,官家如果愿意,你不能抢。”

    铁心源大度的点点头,朝王渐扬扬手里的酒杯道:“我还是先有个儿子再说吧。

    天山苦寒之地,受孕本身不易,你还把婉儿撺掇过来做什么?

    大伴,再跟你说一次,你的提议我没意见,如果有一个孩子送到岳父那里也不算什么,毕竟我娶走了婉婉,让岳父膝下空虚,有人承孝膝下也是一桩美事。

    这件事就这样了,以后莫要再提,水到渠成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铁心源表现的越是大度,王渐反倒心里边不踏实,就他对铁心源的认知,这非常的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眦牙必报的铁心源。

    王渐的犹豫表现在脸上,铁心源指指草棚子外面的大雪道:“所有的事情其实只要开一个头,后面的发展就不会受我们控制。

    我以前听一位高人说过,你在天山摇一摇扇子,万里之外的东京就会下瓢泼大雨。

    这个道理我到现在都没有彻底的弄明白,他却说这是一个准确无疑的道理。

    大伴,我们今天既然已经在天山摇动了扇子,那就看看东京会不会有雨。”

    铁心源的话说的极为深奥,或者说就是胡说八道,王渐宁愿把这些晦涩难懂的话理解成一种帝王式的宣言。

    第一道真正的城墙被修建好之后,城墙两边险峻的高山就要开始修整了。

    一些过于平坦的山坡,必须要修整成陡峭的山崖,这个工作在王渐眼中依旧繁杂,然而,当他看到火药爆炸的那一刻,终于色变!

    如果在天山扇扇子就会让东京下暴雨,那么,他现在几乎在毁天灭地,东京该如何应对?

    火药有这样的威能吗?王渐觉得自己需要弄清楚这个问题。

    铁心源自然是不会理睬王渐的心情,他喜欢琢磨是他的事情,想要得到火药配方纯属做梦。

    被火药炸塌碎的巨石正在被民夫们一点点的清理掉,这些碎石会被铺设在天山路上,最终会铺出一条直达天山北面的宽阔大道。

    如今的哈密国,还不到扩张的时候,等到国内的麻烦全部解决之后,向天山北面进军,就是顺理成章了。

    铁心源回到城主府的时候,赵婉的哀伤依旧未曾减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铁心源就抱着她拍拍后背道:“你想让我们的儿子成为大宋的皇帝,这没什么不好说出口的,只要对你儿子好,就去做。”

    赵婉无精打采的道:“王渐对你说了?你不是最讨厌那些打着为你好的旗号让你受苦的人了吗?”

    铁心源尴尬的挠挠脑袋,呲着牙笑道:“那是我,你可以使劲的对你儿子好,你是他母亲,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就像我娘硬逼着我当了十几年乖宝宝一样,他喜欢要接受,不喜欢也给我受着。”

    蛮横的话一般都比较有说服力,赵婉郁闷的心结被这句话彻底的给解开了。

    抚摸着自己瘪瘪的肚皮咬牙道:“是啊,他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就该听我的。”

    心结解开之后,肚子自然就饿了,从铁心源走后她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

    铁心源是骑马回来的,王渐是坐车回来的,自然来的比较晚。

    等他再次见到铁心源和赵婉的时候,发现他们夫妇正在和水珠儿,尉迟文一起围着炭盆烤鹿肉。

    四个人吃吃喝喝的极为开心,尤其是公主,似乎从心底里往外冒着欢喜,大口,大口的吃着烤的香气四溢的鹿肉,即便是脸上沾染了炭黑也不清理。

    王渐提起来的一颗心顿时就放下了,挤进炭盆边上,捞起一片刚刚烤的滋滋冒油的肥鹿肉丢嘴里,嘻嘻哈哈的吃完,对公主道:“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话,确实有道理。”

    赵婉把手里的装满鹿肉的碟子塞给王渐道:“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太监,你是我家人。”

    王渐哈哈笑道:“得公主这句话,老奴死而无憾。”

    尉迟文奇怪的瞅瞅王渐,看样子很想说话,被铁心源用一块鹿肉堵住了嘴巴,只好低下头细嚼慢咽。

    心头却雪亮的如同外面的天山,连这个死太监都开始帮大王了,大王谋算大宋皇位的事情又多了两成把握。

    铁心源之所以留在天山城,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想回清香城,天山羊马上就要再次穿过清香城回天山了,他不想看到这支黄羊,石羊,盘羊大军葬身在自己眼前。

    说来可笑,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因自己之手死掉的人,足足有好多万,却对几十万只野兽生出了怜悯之心,这种心理变化,即便是铁心源自己也弄不明白。

    杀人,救人,然后为了救人再去杀人,这是一团矛盾的几乎无法化解的乱麻。

    对与错似乎并不重要,就像天与地一旦到了尽头就会连接在一起一样,看起来那么真实。

    直到此刻,铁心源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所谓力挽狂澜的英雄,所谓英雄,不过是一个个从一开始就走在正确路线上的人。

    王渐抹一把油光光的嘴唇道:“这场粮食灾难,哈密能扛过去不?”

    尉迟文笑道;“六成!”

    “能活六成人?也不错了,庆历四年的时候陈州大旱,五十万灾民,能活下来的灾民也只有一半,易子而食这句话,就是那时候成了官家的一个心病。

    陈州灾荒,史家饶不过官家的。”

    尉迟文怒道:“我说的是如果每人每天吃六成饱,我们就能熬到明年粮食下来!

    六成饱还死不了人。”

    “哦?你说的是真的?”王渐有些不以为然,有粮食是一方面,能送到灾民嘴里的粮食才有用,送不到屁用不顶。

    庆历四年的事情,大宋铁面包拯亲自坐镇陈州赈济灾民,保证每一粒粮食都进了灾民之口才有这样的成绩。

    为了这个目标,包拯不惜拿自己的亲侄子开刀,拿陈州的官员开刀,据说刽子手的刀子都卷刃了,才让所有参与赈济灾民的官吏们不敢伸手。

    尉迟文咆哮道:“这个时候谁敢乱动一粒粮食,不需大王出马,我就会生撕了他。”

    铁心源摇头道:“应该不会,负责分派粮食的人是欧阳先生和那些从大宋来的官员以及胥吏。

    那些人在哈密还没有与他们息息相关的亲眷,更没有时间让他们和那些商贾,商队勾搭成奸。

    粮食给他们他们也变不成钱,你说他们要那么多的粮食做什么?

    最多把自己混个肚子圆罢了,这时候乱来,傻子都知道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尉迟文接着道:“他们的俸禄很丰厚,不但有田地,有粮食,布帛,柴碳,银钱也是极多的,只要熬过这两年,我哈密的粮食就多的不可胜数。

    他们也就能带着大王赏赐的金银,以及自己的俸禄干干净净的回家,不值得干这些事。”

    王渐哑然失笑,朝铁心源拱手道:“大王,您还是下令让欧阳先生盘点一下库存的粮食,免得万一出事了,打您一个措手不及。

    永远不要用您的心理去推算那些贪官的心,这些年老奴见过无数的贪官,很多人就像您所说,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去做这种事,结果,他还是做了。

    尉迟小子,你记住了,当贪官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