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二章子民是不同的
    第八十二章子民是不同的

    人的嘴巴在吞咽,食物很快就不见了……

    这样做很费粮食,可惜,不这样浪费粮食人就会死。

    哈巴儿把一勺子面糊吞下去之后对旁边的伙伴道:“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年纪稍微长一些的同伴笑道:“他们没有看你,看的是自己的粮食,你正在吃他们的粮食。”

    哈巴儿实在受不了那群孩子看食物的目光,只好把剩下的半碗面糊递给最前面那个,用最热切眼神看面糊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用脏手抓面糊吃的样子自然很难看,可是,哈巴儿却莫名其妙的感到非常的舒服。

    哈桑也吃不下去了,把自己的碗递给了另外一个小男孩,在小男孩接饭碗的时候,还在他露在寒风中的屁股蛋上拍了一巴掌。

    这些孩子看起来瘦弱,肚皮却吃的鼓鼓的,即便是不饿,他们也不会放过任何吃饭的机会,寒冬将要来临,必须尽可能多的储存热量和脂肪,这是动物的一种本能。

    “这些食物都是我们找回来的,哈桑!”

    “我们只负责找食物,却不一定要负责吃完他们。”

    “哈桑,我们带回来了那么多的粮食,为什么大王还说不够吃呢?”

    “吃饭的人太多了……”

    哈桑小声的回答哈巴儿的问话,脸上的愁容却没有减少多少。

    谁都知道今年这个冬天很难过。

    随着大队人马重新归来,哈密城再一次变得人满为患,随铁心源去北面的回鹘人在归来的时候,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粮食,这是对他们辛苦运送粮食回来的报答。

    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哈桑朝哈巴儿招招手道:“走吧,去找官府,我听说他们正在招募人手打算清除哈密附近的野狼,我们去看看,如果能成,就和他们一起去打狼。”

    哈巴儿撇撇嘴道:“怎么又是这种杂活?哈桑兄弟,我们不如去瀚海吧,我听说从瀚海回来的人明年都有地可以分,干着活好。”

    哈桑严厉的看了一眼哈巴儿道:“哈巴儿,如果你是因为你父亲的缘故……”

    哈巴儿见哈桑又说起自己死在大患鬼魅碛的父亲,连忙抱着脑袋道:“好,好,我听哈桑大哥的,我们去给牧人们赶狼。”

    哈桑见哈巴儿回心转意了,这才满意的拥抱一下哈巴儿:“哈巴儿,我答应你父亲让你好好的活下去,刚刚来到哈密的时候我已经不抱这个希望了。

    没想到这里的大王竟然想要我们这群人继续活下去,所以,我们才活到了现在。

    这是一个不错的国家,就像商队们说的宋国一样,官府是帮助百姓的。

    既然我们有幸来到这样的一个国家,我们干嘛不好好的活下去?

    干杂活,得到的报酬少,或许还很辛苦,可是,不论是打狼,还是收割牧草,这些都不会让人丢命。

    好兄弟,只要我们能撑过这两年,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哈巴儿拍拍哈桑的宽阔的后背笑道:“我听你的哈桑大哥。”

    哈密城的城主府门口,拍着两列长长的队伍,哈桑和哈巴儿很自然的排在队伍的最后面,随着队伍缓缓地向前蠕动,半个时辰后终于轮到哈桑和哈巴儿。

    一个西域小吏显得很疲惫,用嘶哑的嗓音问道:“去修筑城池,还是做杂工?抑或去瀚海?”

    哈桑恭敬地道:“杂工!”

    小吏无所谓的点点头道:“筑城给的粮食多,去瀚海不但有粮食拿,明年还有地分,你确定想要去干杂工?”

    哈桑连忙道:“干杂工,我和弟弟二人都去!”

    哈桑的话引起旁边排队的回鹘大汉们的哄笑,年轻的哈巴儿羞臊的红了脸,把下巴紧紧的贴在胸口上,如果不是哈桑紧紧的拖着他,他,想跑……

    小吏笑道:“这是大王看你们跟随他跑了一趟北面特意给的赏赐,既然你选择了干杂工,也不错,至少平安。

    咱们哈密今年牛羊多,要准备的干草不在少数,这是你们两人的派工牌子,赶紧去哈密河边准备上船,那里有人专门等你们,只要把牌子给他看就成。“

    哈桑谢过小吏之后就拖着哈巴儿在一片哄笑声中向城外的渡口跑去。

    今天能不能吃到中午饭就要看他们两个能不能跑到船上,找到新的能给他们兄弟两饭吃的饭堂。

    天山城上大雪飘飘,寒气逼人,

    即便在这样的天气里,依旧有无数的大汉在用力的绞动绞盘,一块快的方形巨石沿着冰道缓缓的上升,等巨石抵达坡顶的时候,就会有一只巨大的钩子钩在巨石上的凸出来的铁钩上,然后巨石就被粗大的吊车吊离地面,缓缓地掉转发方向,最终轰然一声落在一堵高大的石墙上,成为石墙的一部分。

    刚刚完成这一任务的回鹘人们立刻就嘻嘻哈哈的松开绞盘,让装载巨石的托板自己滑下坡道,一群人钻进草棚子底下狗一样的抖动身体让雪掉下来。

    草棚子底下有一个巨大的土灶,土灶上熬着肉汤,一只长着獠牙的獒犬靠在土灶边上津津有味的嚼着一根大骨头。

    一群人跑进来了,獒犬警惕的瞅瞅他们,然后很快就放松了警惕,低头继续对付肉骨头。

    一个胖大的回鹘妇人带着头巾,不耐烦的驱赶那些老喜欢把鼻子靠近肉汤的大汉。

    “懒鬼,吃饭时间还没到,快去干活,肉汤也没好,哎呀,走开别把脏水抖进肉汤!”

    大汉们哈哈大笑,把一个依旧摇晃脑袋的半大小子从人群里踢出去,半大小子却趁机一屁股坐在獒犬边上,满意的把后背靠在土灶的后墙上,冲着回鹘妇人笑。

    回鹘妇人瞅瞅那个小子脑袋上的雪水,撩起围裙就在他的脑袋上一顿揉搓,头发上的水汽干了,他乱糟糟的头发却更乱了。

    一个回鹘壮汉若有所思的对回鹘妇人道:“吾买,你儿子没了,不如就把拉塞当你儿子养吧。”

    那个半大的小子立刻就张嘴喊道:“吾买妈妈,我愿意当你儿子。”

    回鹘妇人五迈怜惜的看了拉塞一会摇摇头道:“没人能知道我们这些人能活到什么时候,如果拉塞能熬到明年秋天,我就认他当我儿子。”

    回鹘壮汉道:“为什么不是现在?”

    吾买厚厚的手掌揉搓着自己的泛红的眼睛道:“小卡拉死的时候我恨不得跟他一起死去,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

    回鹘壮汉点头道:“那就明年再说,有一个能给我们肉汤喝的大王,我感觉我们能熬过明年的。”

    其余回鹘大汉也准备说几句的时候,系在草棚子上的铃铛响了,为首的回鹘大汉挥挥手,一群人又冲出了草棚子。

    拉塞艰难的从炉子边上站起来,却被吾买给拉住了,吾买取下自己的头巾绑在拉塞的脑袋上,还从围裙里取出半块馕饼塞给了拉塞。

    “吾买妈妈,我会活下去的。”

    拉塞说着话把馕饼塞进嘴巴里,一边快速地嚼着,一边跑进了大雪中,很快,大雪里又响起整齐的绞盘号子。

    铁心源披着蓑衣从外面走进城主府,一边走一边对铁一道:“雪已经下了两天了,如果今天晚上大雪依旧不停,从明日起,筑城之事就必须停下来。等到大雪停了之后再继续,这样下去,死伤太重。”

    见铁一固执的摇摇头,铁心源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铁一道:“我们哈密现在人比牲口多,可是我们不能真的就把人当牲口用。

    这些天,我一直在观察这些回鹘人,我发现他们的服从性很好,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已经开始认可我是他们的王了。

    既然已经认同我了,那么,他们就是我的子民,我的子民每一个都很珍贵,没有百败消耗的道理。”

    铁一点点头,依旧做了一个往嘴里填食物的动作。

    铁心源长吸了一口气,良久,吐出一口浓重的白色雾气,咬着牙道:“人都活不下去了,那就让天山黄羊,石羊,盘羊绝种吧。

    了不起,错过今年,我以后都不狩猎天山羊。

    铁一,传我的命令,命令清香城,今年不得放一头天山羊进入天山。”

    铁一耸耸肩膀,很显然铁心源的这道命令对他来说非常的无所谓。

    每年天山羊要在冬日里进入天山,他很奇怪铁心源为何会放弃这样一大批食物。

    现在,这个命令终于下来了,铁一就觉得熬过这个冬天应该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铁一去执行命令了,铁心源叹息一声走进了城主府,水珠儿远远地就迎了上来,帮他卸掉蓑衣。

    鞋子湿透了,铁心源甩掉鞋子,穿上暖和的拖鞋,坐在一张椅子上,任由水珠儿将自己的一双脚放在火盆边上烘烤。

    “婉婉呢?”

    水珠儿抬起头冲着铁心源笑道:“正在给您准备晚饭。”

    铁心源痛苦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呻吟道:“又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羹汤吗?”

    水珠儿点头道:“今天铁一先生送来了一头鹿……”(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