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一章生命的意义
    第八十一章生命的意义

    铁心源感到非常的无聊,自从苏轼回到哈密之后他连一个可以调教的人都找不到。

    事实上,这种残酷的掠夺行径,对苏轼来说是一种严重的伤害。

    这不但背离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也背离了他对人的认知。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铁心源他们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残毒,无情,杀人如同杀鸡,夺走妇孺最后一口口粮都毫无羞愧之色。

    继续留在军中苏轼就会崩溃掉,因此,铁心源就派他运粮回去,留在哈密专门接收从天山北面运回去的粮食。

    爱笑的苏轼已经有好长时间不笑了,整个人看上去严肃了很多,在没有昔日嘻嘻哈哈的纨绔习气。

    和苏轼不同,尉迟文根本就是一个坏种!他甚至能揪着一个贵族少女的头发来到铁心源的面前,问他喜不喜欢。

    少女长得确实不错,西域人中难得的美人儿,铁心源不喜欢这个西域美人,而是若有所思的给了尉迟文一脚。

    这混蛋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当佞臣的潜质。

    收集粮食的工作已经越来越艰难了,在二十万大军的压迫下,回鹘王选择放弃了别失八里,向野人原退走了。

    %▽长%▽风%▽文%▽学,ww◇w.cfw→x.∞t

    这一次,他变得很聪明,或者说他终于意识到了百姓的重要性,裹挟着大量的百姓随他一起向北迁徙。

    同时也带走了他能搜集到的所有粮食,别失八里,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

    “回鹘王早就有退避北方的想法,留在别失八里,别说我们,喀喇汗迟早也会收拾掉他。

    他之所以在别失八里停留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待粮食成熟,如今秋收已经完毕,他就立刻退走了。”

    阿大粗大的指头点在地图上,对于回鹘王不战而逃的行径非常的鄙夷。

    铁三在沙盘上写道:“这样的选择一点都不奇怪,打不过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伤口,等待卷土重来,这是很标准的马贼选择。一个王变成了马贼,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铁心源指着地图道:“他进了辽国上京道没有问题吗?”

    阿大道:“能有什么问题,辽国上京道太大了,那里全是野蛮人,人数也少的出奇,多他们那几十万人根本就不算什么。

    辽国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已经进入了上京道。”

    铁心源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所谓破鼓万人捶!

    在马贼的世界里,如果你一直强悍,一直勇猛,一直残忍,那么,你的队伍就会变得很强大。

    一旦你从巅峰掉下来了,强悍,勇猛,残忍这些马贼元素被人家给彻底的打掉了。

    手下的马贼就会立刻生出取而代之的想法。最终,回鹘王仅剩的队伍就会四分五裂。

    这才是回鹘王不敢和铁心源作战的真正原因,不论和铁心源的战争打成什么样子,他的队伍都会受到损失,这个时候,一个用胶水粘起来的回鹘王,为了避免粉身碎骨不敢和任何人作战。

    天山北面的天气已经渐渐寒冷起来了,远处的高山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白色。

    这是雨水化雪的结果。

    筹集到的粮食远远没有达到铁心源的要求。

    这一次出兵可以说非常的仓促,将士们和回鹘人只能露天躺在地上睡觉,唯一能保暖的东西就是一张羊皮,一条毯子。

    虽然这样的宿营方式他们已经非常的满意了,可是,当秋雨绵绵的时候,没有帐篷还是会冻死人的。

    很多人开始发烧,咳嗽。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疫病就是这么起来的。

    铁心源不得不将生病的军卒以及生病的回鹘人装在大车上向哈密进发。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寻常的做法,军卒们一点都不奇怪,以前和大王一起当马贼的时候大王就说过不抛弃,不放弃。

    一个两条腿和一条胳膊都被敌人砍掉的兄弟,大王都把他救回来了,还按照他的战功赏赐了不少财物,以至于这家伙现在连老婆都娶了,儿子都已经呱呱坠地。

    现在整天坐在一个小小的木头屋子里,死死的盯着后山作坊的大门,这就是他的工作。

    军卒们有这个待遇似乎说的过去,那些回鹘人就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也会享受这样的待遇。

    即便是在平日里,回鹘人生病之后的结果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硬抗,扛过去了继续活着,抗不过去就死掉。

    至于喝药,这是最高贵的人才能享受的待遇。

    张风骨熬制了好多小柴胡汤就放在路边上,只要有拉着伤病的马车过来,他的助手就会装上一盆子递给马车上的人,看着他们分着喝完,才继续下一批人。

    小柴胡汤也是著名的三禁汤,不是适合所有人,但是,这个药方却是对付伤风之类的疾病最好的汤药。

    铁心源听张风骨说过其中的利弊,他还是选择了这个药方,他需要所有人尽快好起来,而不是任由感冒病毒这种可怕的东西在军营里蔓延。

    生病的回鹘人连药渣都嚼碎吞咽了下去,这让那些没有生病的回鹘人都有些羡慕他们。

    开始的时候,只是伤病们缓缓地向哈密撤退,当其余四路人马汇集到别失八里城下之后,铁心源只是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城池,就立刻下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绵绵不绝的阴雨已经不允许铁心源继续滞留在天山北面了,一旦这场秋雨停止,一阵北风吹来,大雪就该封山了。

    秋日里的西域极为辽远。

    金黄色的胡杨树一片接一片的一直绵延到天边,远山上的也有大片的红叶出现,这一幕幕秋日的景色,告诉每一个来到天山北路的人,冬天就要来了。

    西域的秋冬界限不是很分明,运气好的话,秋日会延续一阵子,运气不好,胡天八月即飞雪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

    带着二十几万人来到了天山北路整整两个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自己统御的人手没有浪费哈密的一颗粮食,反而给哈密运回去了大量的粮食。

    这一增一减之下,虽然不能说将哈密的粮食危机解除掉,至少能够缓解一下。

    如果孟元直他们也能做到这种地步,哈密的粮食问题就算是解决了大半。

    虽然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吃饱,至少,不会出现饿死人的场面。

    回程的时候路过了那座图灵城堡,城堡里的东西已经被洗劫一空,又被大火烧过,如今已然成了断壁残垣。

    铁心源特意去看了那对小兄妹藏身的那条地道。

    被子和毯子依旧在地道里,唯独不见人,他们应该被自己的亲人给接走了。

    五百里的路途,让带着沉重物资的铁心源整整走了九天,绵绵的秋雨给他的行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靠近天山之后,秋雨就已经变成了雨夹雪的存在,人和牲口的鼻孔里都喷出浓浓的白烟,队伍很长,却没有人愿意多说话。

    立马高坡,脚下就是一条属于自己的大军长龙,这让铁心源变得心满意足起来。

    自从来到大宋,他第一次发觉生命中有了归属感。

    前军已经攀上了天山没入了天山路,中军还在山腰蜿蜒,后军还身在平原上,如果说天山一道天柱,这支队伍就是一条缠在天柱上的巨蟒何其的壮观。

    赵婉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研究母妃装在自己嫁妆盒子里的书,那些面目栩栩如生的俊男美女和那些稀奇古怪的动作看的她面红耳赤,好几次丢下书,又忍不住偷偷地打开。

    自从那一天王渐说了自己的打算之后,赵婉就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才能尽快的诞下一个麟儿。

    只要这孩子出生了,他就是这个世上最尊贵,最幸福的孩子。

    铁心源不在,她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生不出孩子的,这让她有些丧气。

    想到铁心源,赵婉就丢开那本书,抚摸着自己瘪瘪的肚皮道:“夫君在的时候,我们已经很努力了啊。”

    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水珠儿大呼小叫的跑了进来:“公主,公主,大王就要回来了。”

    赵婉起身把书藏好,没好气道:“天山上已经开始下雪了,他们当然要回来了。”

    “公主,我听说天山雪下的很大,不如我们去天山城吧?大王不在,您怎么研究这东西也生不出小王爷来的。”

    水珠儿说着话,就从抱枕底下翻出那本妖精打架的书,丢在赵婉的面前。

    赵婉被弄了一个大红脸,使劲扭着水珠儿腰上的软肉道:“作死啊。”

    主仆二人闹了一阵子,赵婉忽然站起身点着水珠儿的脑门道:“你刚才说的没错,我们可以去天山城。

    大王即便是回来了,他也需要留在天山城安排今年的军务,一时半会回不来,他回不来,我们可以去啊,你的傻脑瓜不是一无是处嘛。”

    赵婉是一个说干就干的性子,披上一件裘衣就去找王柔花。

    匆匆的来到王柔花的憩园,却发现阿娘正在招待客人。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些说法对我们来说都过于遥远而已。

    有花叶种子落地即生根,百年光阴长成参天巨木,这都是活在当下而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