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八章不做好官都不成
    第七十八章不做好官都不成

    王柔花看到王渐进来的时候还非常的高兴,等到王渐跪下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赵氏家奴如何能进我哈密大内?”

    赵婉的脸色顿时就变白了。

    王渐却自嘲的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到门口抱拳道:“故人王渐见过铁家娘子。”

    早就起身的王柔花笑吟吟的拉着王渐的衣袖道:“这就对了,能进入这里的只能是铁家的故友亲朋,其他人来哈密就只能去找我儿,或者欧阳先生,老妇人是不会见外人的。”

    王渐叹口气道:“:今时不同往日,该有的礼仪……”

    王柔花将王渐迎到椅子上坐下道:“当初我孤儿寡母借住皇城之下,大伴四品的官位,我母子可曾跪拜过?

    既然来了,那就一同去云堂看看龟兹歌舞,尝尝哈密的果蔬,找些乐子也是好的。”

    赵婉连忙道:“阿娘,孩儿就不去了,在您这里和大伴叙叙旧也很好。”

    王柔花瞪了赵婉一眼骂道:“没出息的,这么点破事就要躲避,你以后要经历的事情还多着呢,岂能次次躲避?

    赶紧回去换衣衫,哈密的王后没有点威严可不成。”

    赵婉心头一颤,她知道王柔花从不作假,要她换衣服就真的是要她去云堂见大宋使节。

    连忙答应一声就匆匆的回精舍去了。

    王柔花整理一下宽大的袍袖坐在上,看着王渐道:“婉婉是我铁家的当家大妇,遇到事情只能迎头而上,断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大伴啊,老身这些年总算是有那么一点感悟,这人啊,进一步不容易,容不得退缩。

    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却不知一旦退后了,别人就会进一步,生死成败往往就在这一两步之间,退不得。”

    王渐连连摆手道:“老夫算是看清楚了,婉婉这样的龙凤就该铁娘子这样的鹰隼来教养,老夫这等刑余之人只能教导出看家的鹌鹑,无法调教出鸾凤。”

    王柔花笑道:“大伴教导给婉婉的,都是你这些年在皇宫中经历了无数次惨痛教训之后才总结出来的道理,字字珠玑,金玉良言毫不为过。

    只是,我哈密王宫人口简单,目前就我们三人而已,将来即便是有,也是婉婉所出的孩子。

    这样的环境下,每个人少想一点,多做一点,就是我哈密王室之福。”

    王渐愣了一下,连忙拱手道:“难道说哈密经后只会有一个王妃?”

    问完之后王渐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这话问的非常失礼,连连拱手示歉。

    王柔花有些不快,如果是别人这样问,她会怒的,如今是多年的老朋友问,她只好叹息一声道:“至少这皇宫里,只能有一个王妃。”

    王渐对这个答案非常的满意,王柔花此人虽然是一介女流,却是一个一言九鼎的女中豪杰,她说出来的话是可信的,她对铁心源的影响力也是毫无疑问的。

    如此一来,哈密王宫只会有一个王妃的事情很可能已经尘埃落定。

    云堂的宴会自然是豪奢的。

    王大用舞蹈一般的见礼也是中规中矩的。

    欧阳修唱礼的样子非常的肃穆,王柔花的见礼也是模样也让人找不出任何瑕疵来。

    至于赵婉坐在王柔花桌案的侧面,虽然没她多少事,坐的位置已经告诉王大用,她是哈密王宫中的第三号实权派。

    这让王大用极为欢喜,特意多此一举的重新向赵婉演绎了一遍国礼,意在抬高赵婉的地位。

    客人不算多,一位活佛,六位只剩下地位的族长,面色阴沉的铁一和铁二,笑起来就很大声的泽玛,以及专门管理哈密城的两位宋国官吏。

    王大用跟会说话,宴会上妙语如珠,让众人极为欢喜,带来的礼物献上之后,更是宾主尽欢。

    欧阳修的面色不是很好看,王大用送来的国书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王大用拟定的两国共进退的章程欧阳修觉得铁心源没有任何可能会批准。

    王柔花代替儿子接受了国书,却把文书交给了欧阳修,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所有人同意才成。

    铁一的性格很好,早就对他充满好奇的王渐,变着法的和他说话,烦躁的不行的铁一张开嘴巴,露出自己空荡荡的口腔,吓了王渐一跳,这才极不情愿的把脑袋转向身边的铁二。

    铁二更加的干脆,直接张开了嘴巴,让王渐立刻就失去了和他讨论宦官问题的想法。

    大殿里歌舞不绝,胡旋舞即便是已经演绎了上千年,依旧让人热血沸腾。

    撒迦活佛带来的佛舞更是让所有人耳目一新,王大用强烈希望萨迦活佛能让这些身姿窈窕的佛女去东京给大宋皇帝献舞。

    二更天的时候,这场觐见仪式才正式走完,王柔花托付欧阳修来招待王大用在哈密剩下的行程,一再表示,哈密对大宋没有秘密。

    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至少狼穴和后山,王大用就不能去,火药作坊和火油作坊,即便是欧阳修也没有资格进入。

    至于哈密国的军事力量,欧阳修能够从军粮和物资的调配中看到一丝端倪,却始终无法掌握,哈密全国的军事力量规模。

    王大用很自然的随同欧阳修来到了宰相官邸,欧阳修坐在精致的小院落里指着天山北面对王大用道:“大王如今在天山那边,他的筹粮计划和就食于敌的计划正在执行,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他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西夏,我只关心西夏,为何西夏人会对三十万敌人的入侵视而不见,没藏讹庞依旧屯军卓啰城,对我大宋虎视眈眈?

    欧阳先生,哈密果真有三十万人进入了西夏河西一带?”

    王大用之所以会来到哈密,就是想按照朝中大佬们的意愿让哈密担负更多的责任,尤其是西夏方面,如果哈密能够将没藏讹庞的军队从卓啰城吸引走,对大宋来说,将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欧阳修喝了口茶老神在在的笑道:“你还要哈密如何努力?三十万人真真切切的在西夏境内烧杀抢掠,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他的真实性。”

    王大用皱眉道:“欧阳公,既然您现在是哈密国相,难道就不能……”

    “住口!”

    欧阳修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道:“老夫虽然是宋人,这不假,是宋官这更不假,可是,老夫更是一位堂堂正正的读书人。

    我身受皇命来哈密国担任国相,陛下曾经说过,我出了宋境之后就是哈密的臣子。

    你竟然要我做这等龌龊勾当,来人,送客!“

    欧阳修拂袖而走,王大用并没有因为欧阳修怒而离开,而是端起面前的茶杯朝哈密府知府彭礼道:“欧阳公真的毫无办法吗?”

    彭礼笑道:“端之如果想要知道哈密的山河地理,人口皇册,欧阳公还是有办法的。”

    王大用皱眉道:“军事?”

    黄廷寿噗嗤一声笑道:“端之以为我们这些人,哪一位能够率领三军在军阵上驰骋?”

    王大用皱眉道:“哈密军中不是还有六千大宋军卒吗?难道说,诸位就没有联系?”

    彭礼冷笑道:“联系他们做什么,端之有所不知,那些丘八们如今活的非常自在。

    才来哈密,就已经为哈密开疆拓土,清除内患无数,同时,他们自己也捞的盆满钵满。

    端之以为,忠君爱国之心能比白花花的银币更让人动心吗?”

    黄廷寿摊开手笑道:“不仅仅是那些丘八,那些大宋罪官来到哈密之后,竟然都变成了勤政爱民的一等官吏。

    在我大宋,胥吏就是一群毒瘤般的存在,没想到,到了哈密之后,他们带领百姓开荒种地,整修水利,殚精竭虑的在为哈密百姓造福。

    端之,你能想象一个曾经鱼肉乡里的恶霸都头竟然为了保护自己辖区的回鹘流民,一个人拿着刀子和三匹饿狼硬拼,最后被饿狼咬的遍体鳞伤都未曾后退一步吗?”

    王大用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是为何?”

    彭礼冷笑道:“为何?也不知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如今都在争夺从龙之功!”

    “从龙之功?”

    彭礼无奈的叹息一声道:“人的好坏很难说清楚,这些本该流徙,本该斩的胥吏,原本已经绝望了。

    随着他们倒霉,他们的家也跟着散了。

    这些罪人和我们一样,都有妻儿老小,即便是老虎也有舔犊之心,何况他们。

    他们来到哈密之后,现自己不但有用处,还有大用处,很有可能从胥吏升任官员。

    如果能在哈密站稳脚跟,即便是将家人从大宋接过来,也未尝不失一桩美事。

    剩下来的就很简单了,哈密王只要握着他们昔日的把柄,然后再略施恩惠,这些人如何会不不为他效死力?”

    王大用痛苦的呲着白牙道:“这样一来。诸位岂不是活在夹缝之中?”

    黄廷寿往嘴里丢了一颗蚕豆之后笑道:“不难受,只是被上官和下属逼迫的勤政爱民而已。

    做事顺遂,只要凭借规矩和良心办事就成。

    上官不会有乱命,下属不会掣肘,百姓乖巧听话,丘八财大气粗,只要度过这次粮食危机,市井欣欣向荣可期。

    三年后,老夫回大宋的时候,若是没有万民伞,没有百姓脱靴,和无数清正廉明匾额,老夫就觉得白来哈密一趟了。“

    彭礼失笑道:“别忘了还有哈密王许诺的五百两黄金!”(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