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七章王渐的心思谁能懂
    第七十七章王渐的心思谁能懂?

    馆驿就在城主府的边上,是一座新修的大院子,院子的后门有一条长长的木头栈道,沿着木头栈道就会来到温泉馆舍的边上。『

    铁心源的精舍就在温泉边上,这是赵婉最喜欢的地方,因此,她几乎不回城主府居住,而王柔花也随着她的性子来,不要求她晨昏省定。

    王渐对这个新国家很满意,至少证明铁心源没有骗他,他真的有一百万手下。

    因为国家是铁心源建立的,太后又是王柔花,皇后是赵婉,所以,他下意识的认为,哈密王宫对他来说和东京皇宫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麻烦是这里的内侍监都是男人,这也是王渐唯一不满的地方,他决定等一会见到赵婉之后提一下这件事,这关系到皇族血脉的纯正性,不可大意。

    通报过后不久,一个提着裙子跑过来的小姑娘看到王渐之后,尖叫一声,就一头扎进他的怀里,用力的拿脑袋顶他的胸口。

    王渐笑眯眯的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抚摸着她乌黑的头道:“别钻了,再钻下去,公公胸口就要出一个大洞了。”

    水珠儿这才抬起哭得稀里哗啦的泪眼道:“您,您,怎么长胡子了?”

    王渐捋一下自己的胡须道:“不好吗?”

    水珠儿流着眼泪笑道:“好,好,这样好看多了,那些老了的宦官,我都分不清他们是爷,还是婆婆。”

    王渐没好气的点点水珠儿的额头道:“没一句好话,爷跑了好几千里地来看你,却被你笑话。”

    水珠儿抱着王渐的胳膊就往里面走,一面走一边道:“公主听说大伴来了,衣服都不换了,就等着见您呢。”

    王渐皱着眉头训斥水珠儿道:“怎么这时候还叫公主?应该叫王后。

    丫头,你给我记死了,王后和公主是两种不同的称谓,一个是宋人的称呼,一个是哈密人的称呼你知不知道。

    别因为一个小小的称呼就把大王和王后的情分给叫浅薄了,这样不好。”

    水珠儿连连点头,王渐扫视一眼这座美轮美奂的精舍满意的点点头道:“丫头,这里除过王后之外,谁说话最管用?”

    “铁一!”

    “铁一是谁?”

    “是一位将军!”

    “胡闹,内宫之中如何能让那些厮杀汉进来?”

    “不一样的,铁一将军和您一样,只不过他的武功很高,听说以前还是一位著名的马木留克骑士,他们总共有六位,从铁一到铁六,听说是大王早年从沙漠里救出来的。

    因此都在为大王效力,铁二还管着清香城,铁三他们正在外面统领大军帮大王作战。”

    王渐听水珠儿这样解释,马木留克骑士是什么王渐自然是不知道的,既然和自己一样是宦官,那就没问题了,在他的心中,铁一这个铁家的家奴和自己这个********应该是一样的职位。

    至于铁二他们执掌着哈密国最重要的权柄,应该是铁心源这个大王不放心别人所致。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丫头,王后进出宫舍可有限制?”

    在皇宫待了那么久,她自然知道王渐这是在问赵婉的权力大小,是否是一位真正的王后,还只是一个被困在鸟笼子的金丝雀。

    “没有限制啊,前天公主还带着打猎得到的猎物去慈幼局探望了那里的孤儿,还撵走了一个偷吃孤儿食物的不要脸的老女人。”

    王渐知道收纳孤儿的慈幼局,扶助老弱的居养院和专门埋葬贫穷死者的漏泽园,都是皇家收拢民心最重要的一些机构。

    现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偷吃孤儿食物的家伙,会让皇家颜面尽失的,赵婉竟然没有将她就地斩。

    “为什么不杀了这个败类?”

    水珠儿摇头道:“不成的,要杀人需要大王点头才成,而且,按照哈密律法,那个老婆子还罪不至死,最多抽一顿鞭子的事情,宰相府已经执行过了。”

    两人匆匆的行走,不一会就转过长长的回廊,然后就看见赵婉站在大堂影壁前面等候他们。

    王渐匆匆向前两步跪倒行礼道:‘老奴拜见长公主,拜见王后陛下。“

    赵婉噘着嘴巴道:“你以前好像从来都没有对我行过礼,今天怎么了,快起来,别耽误我的时间,我要去参加阿娘的晚宴。”

    王渐笑着起身道:“以前未曾施礼,是老奴的不对,在家里失礼没人笑话,要是在这里再失礼,岂不是让人小看了公主?

    至于太后的晚宴,老奴以为王后还是不要去为好,那里谈的都是大宋与哈密两国的国事。

    谈论国事的时候自然会出现让人不高兴的地方,王后乃是我大宋的长公主,同时也是哈密国的王后,不论帮哪一方,都会让您难堪,不如不去!“

    赵婉皱眉道:“我去了可以一言不。”

    王渐笑了一下道:“国事的商谈中,最终会出现一个结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有墙头草给王后做,不如留下来和老奴说说家常。

    那些国事自然有人去考虑。”

    赵婉呆滞了好一阵子,她现自己对母国大宋好像做不到绝情绝义,好像也不可能完全站在哈密这一边,这让她有些烦躁。

    想了一下,立刻就现王渐给出的答案是最好的,就对水珠儿道:“珠儿你去给阿娘禀报一声,就说大伴来我这里了,我就不去云堂了。”

    王渐轻笑一声道:“我们一起过去,亲自跟太后说,否则是对太后的大不敬。”

    赵婉再次愣了一下道:“母妃没有教我这些……”

    王渐轻笑道:“你母亲想教你也教不出来,她还要别人帮忙呢。

    好在你和铁心源从小就相亲相爱,太后待你也如同己出,这些小节他们不会在意的。

    现在没有问题,一旦哈密王宫中后宫群出现之后,你就不能再大意了。”

    赵婉竖起眉毛道:“哈密王宫的后宫,只有我和阿娘两个!”

    王渐皱眉道:“这在大宋是不允许的。”

    赵婉怒道:“这里是哈密!”

    王渐有些担忧的看着赵婉,想说其余的话,心里叹息一声终究还是没说,而是换了一张笑脸道:“老奴这次从东京来,官家要我给长公主带来了很多的玩意,您要不要看看?”

    王渐拍拍手,就有两个年轻的宦官抬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走了进来,看着不费力,箱子放在地上的时候却有一声轻微的闷响。

    王渐取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那个巨大的铜锁,掀开柜子道:“这是老奴在东京搜寻到的所有玩意,包括内府造办处新鲜东西,您最喜欢的八音盒也有,不过,这三只八音盒不光是能音那么简单,高明的匠人用磁石……”

    赵婉不等王渐把话说完,就低头在箱子里搜寻起来,她早就期盼着这箱子礼物了。

    “怎么没吃的?”赵婉丢下一只精致的木偶,抬起头看着王渐,恼怒之色行于言表。

    王渐苦笑道:“我的公主啊,老奴在路上就走了快两个月,有什么吃食能放两个月不坏啊。”

    赵婉看着王渐道:“也就是说我们才离开东京,你们也就离开了?”

    “差不多,也就隔了一个月,朝堂上的相公们不知为何忽然想知道哈密国的实力,官家也想知道,别人说的官家不信,就把老奴给派出来了。”

    赵婉有些焦急的道:“这下好了,天气已经变凉了,听阿娘说马上就要下雪,你们想要回东京,至少要等到明年开春才行。”

    王渐笑道:“老奴留下来陪公主一年也好,至于文书一类的东西自然有猛士送回去。

    老奴在哈密停留一年,无论如何也能把哈密的情形摸个通透,这样一来,官家也好下决策。

    两个国家想要亲密起来,唯一的法子就是经常走动,就像走亲戚一样,经常走动了才会亲。”

    赵婉遗憾的瞅瞅大箱子对王渐道:“你就住到精舍里面来,钱财之类我就能给你好多,可是粮食,啧啧,就没有太好的法子了,我们最近经常挨饿。”

    “一百多万流民一下子涌进来,哈密的粮食要是够吃,老奴才感到奇怪呢。

    说来,这也是驸马爷的本事,能让全国的人都陪着他挨饿,这已经说明人心所向了。

    只要度过这个难关,西域之地谁还敢小觑哈密国?”

    赵婉骄傲的点点头,就率先起身向对面的城主府走去,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再不去,太后就要去云堂了。

    王渐对道路上的照明灯笼赞不绝口,走在暗红色的灯光里,诺大的城主府就变得迷幻了起来,直到现在,王渐依旧想不明白,铁心源到底是怎么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把这个哈密国建立起来的。

    虽说大丈夫气吞万里如虎……终究还是太快了一些。

    见到已经穿戴好的王柔花,王渐暗暗叹口气,觉得自己终究不能再把这个会做生意的妇人当成一般人来看了。

    不等王柔花开口,就掀起袍子下摆,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跪倒在地,双手伏地恭声道:“赵氏老奴王渐,参见哈密王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