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五章太后和王后
    第七十四章太后和王后

    哈密人不过是疥癣之疾!

    没藏讹庞就是这样认为的。

    哪怕哈密人攻占了肃州,夺取了宣化府,在他眼中依旧是疥癣之疾。

    河西走廊南起乌鞘岭,北至玉门关,东西介于腾格里沙漠、西山,祁连山和阿尔金山和东山,马鬃山、合黎山、龙首山间,长约两千里,最窄处只有十余里,最宽处也不过百余里。

    这样的地方,堪称处处险关,处处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哈密的那些野人,想要打通诺大的河西走廊,没藏讹庞认为这根本就不可能。

    甘肃军司的军卒虽然少,随着哈密人向河西走廊内部挺近,在这里的生活的西夏部族和游牧族群,就会在第一时间加入甘肃军司。

    一旦大军整合完毕,哈密人能否活着走出河西走廊都要看张翰和隗明于两人愿意不愿意。

    想起自己那个骄奢淫逸的妹妹,没藏讹庞就皱起了眉头,他不信朝中的老臣会没有人看出哈密人的弱点,会没有人判断出到底是哈密人的入侵重要,还是关注大宋和青唐人之间的战斗重要。

    而今,太后妹妹给自己的手令却是放弃卓啰城转道向北去抵御哈密人。

    这里面如果说没有政治的考量在里面,没藏讹庞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好在,自己可以不理睬她的乱命……

    欧阳修如今对哈密国前所未有的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这个国家一定会成为西域的霸主,至少,这个国家已经渐渐地出现了帝国的雏形。

    人手的极大富裕,让哈密国的建设日新月异,只要泥土还没有封冻,欧阳修就准备把这样的建设进行到底。

    同时修建八座城池,这在其余的国家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哈密,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百余万需要工作来换取粮食的回鹘人,再加上将作营远远超出这个时代的各种工具,哈密国修建城池的速度,远远超越了大宋,更何况还有火药的大规模运用,让开山劈石成为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因此,连接所有城市的道路,也在同一时间同步进行。

    昔日荒凉而广袤的戈壁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王柔花的菜园子里春色正浓,和外面的已经有了萧瑟之意的世界大大的不同。

    深绿色的菠菜,嫩绿色的胡萝卜樱子,肥硕的萝卜叶子铺满了菜园。

    王柔花停下手里的锄头,瞅瞅坐在板凳上向前挪动的赵婉笑道:“干不惯农活就不要干,弄脏了你的裙子,一亩地的青菜都不够换的。”

    赵婉抬起头,擦一把脸上的汗珠笑道:“儿媳妇能坚持住。”

    王柔花笑道:“我种菜是为了排解寂寞,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阿娘以前就是农妇,干点活疏散一下筋骨,你金枝玉叶的那里吃过这些苦头,。

    听阿娘的话,去好好的洗个澡,让铁锤她们给你好好地按一下身子,看看书,听听曲子,才是你该过的日子,如果实在是烦闷了,带着那些贵妇们上山去采榛子,采蘑菇,拾松子,弄些野葡萄回来酿酒都是不错的事情。”

    赵婉讪讪的站起身垂着脑袋道:“媳妇……”

    王柔花拿走赵婉手上的小铲子,拍拍她的肩膀道:“你的孝心阿娘知道,花一样的年岁就不要学我们这些老婆子,去吧,带上你妹子,上山的时候多带一些护卫,莫要被野兽给伤了。”

    张嬷嬷笑嘻嘻的看着赵婉被早就不耐烦种地的铁妞妞给拖走了,就对王柔花道:“多好的孩子啊。”

    王柔花叹息一声道:“好孩子没错,怎么肚皮就没动静呢?”

    张嬷嬷嘎嘎笑道:“他们同房不到十五天,太后您这也太急了。”

    王柔花醒悟过来,杵着锄头笑道:“也是,是我想孙子想的魔怔了。

    大宋来的使者还住在官舍里?谁在招待?”

    张嬷嬷见王柔花问起国事,连忙道:“回禀太后,宋国兵部清吏司郎中王大用如今就住在西城官舍,今日去见王大用的是我哈密清香国迎宾司主事泽玛。”

    王柔花点点头道:“告诉泽玛,清香国现在的状态不得改变,一切以大王离去之时的状态为准,不得有分毫的改动,违者严惩不贷!

    另外,告诉泽玛,今晚,我在云堂,设宴招待宋国使者,王后列席。”

    张嬷嬷领命之后也就匆匆的出了菜园子,王柔花重新拿起锄头,将剩下的半垅地锄完,就坐在棚子底下的摇椅上休憩片刻。

    狐狸就趴在摇椅底下,把嘴巴捂在大尾巴里,享受秋日的阳光。

    王柔花探出手摸摸狐狸肥硕的脊背,狐狸不满的扭扭身子,抬头冲着王柔花叫唤一声,然后继续酣睡。

    狐狸能活到十八岁,这让王柔花非常的惊喜,这家伙现在依旧能吃能睡,能调皮,还长着一嘴的好牙,看样子短时间里还没有死掉的可能。

    休息了一会之后,王柔花就在一群小丫头的簇拥下去内宅换衣服,将宋国使者晾在官舍里十天,终究还是要见的。

    这是王柔花第一次以一国太后的身份接待来访的使臣,王柔花却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丝毫的紧张。

    似乎这样的场景已经在她身上出现过无数次了。

    赵婉其实是紧张才来园子里帮王柔花给青菜锄草的,她还是没有摆正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该用大宋长公主的身份去接待使臣,还是用哈密国王后的身份来面对父亲派来的使者。

    有这样尴尬境遇的人很多,包括欧阳修和苏轼,在这时候,王柔花认为,在儿子和哈密重臣都在外面的时候,就该自己这个王太后出马了。

    沐浴之后,王柔花穿上了那身紫色的袍服,戴上了飞凤簪子,手指戴上长长的护甲,高耸的假发髻装饰了很多宝石,向后勒的束发带子将她的眉毛束缚成的飞扬起来,面对镜子仔细的打量了自己的妆容之后,王柔花就含上口媒,张嬷嬷去掉口媒之后,一张艳红的红唇就出现在镜子里。

    镜子里的王柔花冷冽,高贵,雍容。

    张嬷嬷在一边啧啧称赞道:“太后,您以后要多梳妆才好,您这模样,比起宋国皇后不差分豪,至于婉婉的母亲在您面前就差的更远了。”

    王柔花笑道:“我的底气来自于我的儿子,母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