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四章鞭子
    第七十三章鞭子!

    “哥舒炎被埋了!”

    尉迟文送文书的时候悄悄地对铁心源说。

    “怎么埋的?”铁心源抬起头扭扭脖子。

    “还能怎么埋啊,就是在地里挖了一个坑,然后把哥舒炎和他的随从丢进去,最后用土盖好。”尉迟文不解的看着铁心源。

    “完了?”

    “完了!前后也就半个时辰。

    对了,埋人的时候哈达尔和努拉还在商讨建造大车的事情,一边商量事情一边埋人,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们埋的好像不是人,更像是在种树,哥舒炎他们叫唤的声音那么凄厉,还有一个回鹘人用铲子拍碎了他的牙,不让他喊叫。”

    铁心源揉着脖子道:“老子的粮食和一片苦心总算没有喂狗。”

    “这么说,我们已经驯服了这些回鹘人?”

    “还不能这样说,但是,大局已定,哈密国内的情形要比我们离开的时候好了很多。”

    铁心源说着话,从文书堆里找出来一份文书丢给尉迟文让他自己看。

    文书是欧阳修送来的,他告诉铁心源第一批粮食送回去之后,全哈密的人都非常的开心,尤其是那些回鹘人,虽然粮食的定量没有增加⑩长⑩风⑩文⑩学,ww★w.cfw○x.n≧et,可是,人心却稳定了很多,那些做工的回鹘人也不再抱怨,干活很努力。

    同时,哈密的粮食也开始收割了,虽然青稞的产量比不上麦子,好歹也是粮食,大雪山和巴里坤湖畔的粮食长势很好,应该能解一下燃眉之急。

    这一次哈密全国总动员的效果很好,大雪山的吐蕃人和巴里坤湖边上的汉人,他们都答应只留下自己的口粮,然后就把粮食全部卖给官府。

    官府开仓收粮的活计已经开始了,欧阳修希望铁心源能给他把新修的十六座巨大的粮仓全部用粮食给填满。

    尉迟文放下文书笑道:“我们总会有办法度过难关的,只要再让这些回鹘人吃两年饱饭,赶都赶不走。”

    铁心源笑道:“既然已经成自己人了,不仅仅要吃饱饭,同样要给权力,这是人吃饱喝足之后的第一个要求。

    回去之后,征兵的事情就要在回鹘人中间展开了,哈密的官员要从军队中产生,这是一个原则,不能放松。“

    尉迟文拿着炭笔做完了记录,然后看着铁心源道:“军队出巡捕,提辖,都头,治安官都没问题,抚民官怎么办?您不能指望这些武人去安抚百姓吧?”

    铁心源笑道:“现在不是很好吗?宋人出任抚民官,我们负责督促,好官员,我们可以重赏,贪官污吏就不要想着活着离开哈密。”

    尉迟文点点头道:“也是,我们哈密现在还出不了文官,国内九成九的人都大字不识一个,强行用那些斗大的字认识一箩筐的家伙,反而会坏事。

    大宋文官来到哈密人生地不熟的,谅他们也没有胆子当贪官污吏。”

    铁心源苦笑道:“钱,我们能弄来,粮食也能弄来,甚至强大的武士我们也能培训出来。

    唯独文官和读书人,需要慢慢的培养,西域人没有读书的习惯,想要让西域人养成读书的习惯,恐怕不是一两代人的事情,我现在才发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尉迟文笑道:“于阗国在西域建国两百多年,不一样没有养出读书人?

    我觉得您说百年树人实在是太过乐观了。“

    铁心源哼了一声道:“所以你于阗国完蛋了。”

    尉迟文吧嗒一下嘴巴不服气的道:“我们好歹也把国运传承了十六位君王好吧?不比唐王朝差多少。”

    铁心源嘿嘿笑道:“你为何不说于阗国已经建国一千两百年的事情?”

    尉迟文的小脸一红,强辩道:“我尉迟家族掌控的于阗国才是于阗,以前的不算。”

    铁心源笑道:“小子,慢慢的积累你的功勋吧,如果足够大,将来就把于阗这片地方给你当封地。”

    尉迟文缓缓地摇摇头道:“别分封,分封没有好结果,不论是对我们,还是对你,都没有好处。”

    铁心源摇头道:“你不懂啊,西域这片地方和中原不同,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哪怕这个国家是我建立的,这样的国家即便是出现了,也会因为险恶的环境和彪悍的民风最后四分五裂。

    我无意在西域建立一个过于庞大的国家,却有意在西域建立一支极为庞大和强悍的军队。

    这支军队存在的意义就是防止西域出现统一,一个统一的西域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灾难。“

    尉迟文摇晃着脑袋道:“听不懂!”

    铁心源拍拍他的后脑勺道:“以后你会懂的。”

    尉迟文听不懂铁心源的话,孟元直也不是是理解的,虽然很早以前铁心源就和他说过这件事,他依旧稀里糊涂。

    中原之地想要遥控西域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强大的汉王朝和唐王朝就没有完成这个事情。

    不论是汉还是唐,在统治西域的时候,带给西域的都是一场重大的变革,就是这两次变革,让西域从一个蒙昧的近乎原始的社会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同样对西域社会有促进作用的是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

    西域之地处在东西三种文明的交汇之处,有着先天的优势,尽管这些变革都是战争带来的,却不能否定他拥有这些光明的未来。

    如果铁心源的国度能让西域平安一百年,那么,这里毫无疑问的就会成为全世界最富庶的地方,即便是东京,也会在他的光芒下黯然失色。

    一个伟大的时代总会被另外一个伟大的时代代替,这是自然法则。

    铁心源以为,汉文明不错,就不要再胡乱出一些其它乱七八糟的文明了。

    这是他的一点私心,他在极力的改变这个世界,却又担心自己的到来会让顽强的汉文明走上另外的一条奇怪的道路。

    我死之后,那管他洪水滔天这种事只有自私的西方人能够干的出来,铁心源上面还有祖宗,下面还有子孙,这些事他干不来。

    一个人的心胸和眼界注定了他能有多大的发展。

    铁心源自觉不是一个伟人,没有气吞寰宇的豪气,没有敢于打破旧世界营造一个新世界的魄力。

    摸着石头过河,这需要孤注一掷的赌徒豪气。

    如果一定要给自己定位,铁心源觉得将自己称呼为鞭子最好,世界就是鞭子下面的陀螺,只有用力的抽,他才会飞快的转动。

    不论是出击西夏,还是来到回鹘国抢粮,这都是铁心源第一次抡起的鞭子,也是他对这个世界第一次悄悄地探出了自己的触角。

    孟元直和李巧的做法,要比铁心源野蛮的多,他们手下的回鹘人也比铁心源麾下的回鹘人强悍的多。

    一天只有三两粮食的他们,在离开瀚海之后,就如同蝗虫一般的向沙洲进发,所到之处,哀鸿遍野,百里无鸡鸣。

    不论是商队,还是西夏人的聚居地,亦或是其他一些小小的部族,在遇到这支野兽一般的大军之后,都飞快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们从四面八方向孤僻的沙洲挺近。

    三十万的大军,让人数只有两千多人沙洲军司在猝不及防之下就被人潮给淹没掉了,同样被淹没掉的还有沙洲以及西夏长乐城。

    在李巧和孟元直动用火药发动的突然袭击之下,他们甚至连烽火都没有点燃的机会。

    在有了沙洲和长乐城这两个据点之后,孟元直统御的大宋悍卒以及李巧统御的吐蕃武士,甩开了行军缓慢的回鹘人,如同两柄尖刀刺向疏勒河这颗甜美的果实,在破开坚硬的外壳之后,回鹘人就会蜂拥而至,很快将一座座城池变成一片废墟。

    血战,从一开始就是血战,被沙洲和长乐城的缴获刺激的双目通红的宋人悍卒,以及青唐武士们,在火药的支持下已经变得狂暴无比。

    每一次火药爆炸的巨响,对他们来说就是冲锋的号角,硝烟弥漫中暴露出来的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即便是早就熟悉战场的西夏人也感到心惊。

    张翰,这个西夏老牌贵族,竭尽全力的在瓜州抵挡了哈密雇佣军三天的攻击之后,在城墙已经被火药破坏的千疮百孔,四面漏风的前提下,西平军司主将张翰,不得不放弃城池带着不足千人的残兵逃进玉门关,向肃州靠拢。

    三十万哈密人表现出来的残暴和无畏,让西夏举国震惊,烽火将瓜州失陷的消息带到兴庆府之后,西夏年轻的太后没藏氏,只能向自己的哥哥没藏讹庞下令,要他无论如何也要固守宣化府,不能让哈密人踏进祁连山一步。

    然而,正带着大军固守在卓啰城的没藏讹庞正豺狼一样的盯着恶战中的青唐人和宋人。

    在接到瓜州失守的消息之后,并不在意西夏人在西北之地的损失,他固执的认为,西夏人在西北边境上蒙受的损失,可以千百倍的从青唐,或者大宋那里得到补偿。

    只是给了西平军司主将张翰,肃州留守,西夏皇族老将隗明于一道死守宣化府的手令。

    而后,就重新把目光盯在狄道上打的生死难分的庞籍与瞎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