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二章良心,是最难以逾越的关口
    第七十一章良心是最难逾越的关口

    在豆子还未成熟,胡麻还未长成的时候就收割它们,在这个时候不是浪费,更不是暴殄天物。

    这里马上就要变成无人区,即便让这些作物成熟,也没有人收割,最后会腐烂在地里。

    清香谷的武士第一次遭受了别人的偷袭,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伤亡,阿大和铁五已经愤怒到极限了,否则也不会放弃强大的火药武器,用最原始的攻城方式来宣泄怒火了。

    攻城的时候,阿大撤掉了布袋子,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模样,铁五一言不发,却率先登城,这都是愤怒的体现。

    因此,铁心源不指望他们两个能给这座美丽的城堡里的人一线生机。

    铁心源坐在麦田里享受明媚的春光,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城堡里正在冒烟。

    哈密国的人口早就超出了它能容纳的极限,因此,没有什么也好说的。

    回鹘人在快乐的收割着庄稼,尽管他们的手法非常的生涩,能用来收割麦子的工具也只有弯刀。

    这丝毫不能阻止他们对粮食的向往。

    哈密国里的粮食已经开始定量配给了,回鹘人能拿到的粮食很少,就是这样的一点不足以果腹的粮∽长∽风∽文∽学,ww♂w.c≡fwx.n≌et食却让哈密的回鹘人对这个新兴的国家第一次产生了归属感。

    大王每天吃的东西和我们一样。

    太后和皇后每天吃的东西和我们一样。

    宰相大人吃的食物甚至比我们还要简陋一些……

    美丽的清香城里那些美味的食肆已经改卖别的东西了,整个哈密国都和回鹘人一样在挨饿。

    这样的流言早就在回鹘人中间传遍了,一些有机会去清香城的人更是确认了这些消息的准确性。

    他们原本不必这样做的,都是回鹘人来的太多才导致整个国家的粮食不够吃。

    在这一点上,回鹘人们必须承认。

    就因为有这么一点点的负罪感,铁心源才能组织起这样庞大的队伍,并让他们保持最起码的纪律。

    铁心源清楚,一个人在一个组织里待得久了,就会产生依赖性,时间稍微一长,依靠组织就会成为一种习惯。

    日落之前,金黄的麦浪就消失了,和昨日里一样,今天收获的麦子就是大家今日的口粮。

    给麦子脱粒很容易,尤其是人手足够多的情况下,当一堆堆的麦秸被当成火堆点燃的时候,四百多辆装满粮食的大车就缓缓地离开了营地,他们要连夜向哈密国进发。

    这些都是麦子都是回鹘人们用手揉搓出来的,如今,被人运走他们没有丝毫的不愿意,谁都知道,这些粮食最后只能进入回鹘人的肚皮。

    在哈密,还有上百万的回鹘人没有足够的粮食吃。

    铁心源拒绝了阿大邀请自己进入图灵城堡过夜的邀请,他觉得蹲在麦秸堆里过一夜也不错。

    至少这里没有刺鼻的血腥味。

    铁五也来了,他也希望铁心源能住进城堡里去。

    铁心源经不起他们的恳求,只好带着尉迟文走进了城堡。

    图灵城堡很大,设计的也非常的奢华,尤其是那座高高的石塔在星光下显得神秘而瑰丽。

    石塔是回鹘人拜神的地方,铁心源并没有按照阿大他们的意愿住进石塔,而是选择了一个不太起眼的屋子住了下来,这里唯一能吸引他的就是那张巨大的床榻。

    好几天没有洗澡,铁心源在第一时间就钻进了澡桶,温热的水包围全身之后,让他舒服的呻吟出来。

    他决定在澡桶里多停留一阵子。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柜子那边传来,铁心源握紧了手边的钢弩,他再一次对阿大和铁五他们的警惕性有些失望。

    现在大喊大叫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他不确定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威胁。

    于是,他就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开始哼哼歌曲。

    一小小的手掌从柜子的探出来,目标是柜子前面的果盘,秋日里的回鹘,有吃不完的水果,尤其以葡萄和苹婆果最多。

    看着那只小手拖走了一串葡萄,然后小心的盖好柜子,铁心源的心立刻就放了下来。

    柜子里躲藏的应该是一个小孩子。

    洗完了澡的铁心源第一时间就把身体丢在那张大床上,他很想看看这个柜子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们太不小心了,里面甚至有孩子的哭泣声,才刚刚哭泣出来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铁心源听到了孩子喊饿的声音,他就站起身,拿过自己床头的一碟子油塌吃了一口之后就随手放在果盘的边上。

    他觉得这个小游戏很有趣。

    捧着一本书斜靠在床头慢慢的读,就在刚才他已经弄清楚了,柜子里面,应该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或许是他们的母亲在大难临头的时候把他们塞进来的,铁心源不打算破坏一个绝望的母亲最后的一丝希望,哪怕,他们将来会是自己的敌人。

    这场战争谈不到正义,当然也谈不到卑劣,只和活下去有关。

    箱子的盖子再一次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一只小手探了出来,飞快的从盘子里拿走了一团油塌,又迅速的整理了一下盘子,然后才把手缩了回去。

    铁心源不由得笑了,柜子里的孩子应该是一个很聪明,而且胆子很大的小子。

    小女孩吃东西的声音很大,似乎又被小男孩捂住了嘴巴,然后,柜子里的动静就小多了。

    铁心源跟前的食物很多,他就一股脑的堆在果盘边上,刚才那个小小的油塌,还喂不饱他们。

    做完这件事,铁心源就坐在桌子前面开始给留在哈密的母亲和赵婉写信。

    这是出来的时候早就约定好的,每当一支运粮队伍回去之后,就必须带回去一封平安信。

    信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其实她们两个也不会在意信里面说什么,只在乎他能写信就好。

    不知为什么,铁心源今天心里多了很多感慨,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们。

    就连铁心源自己都没有发现,其实他对这种毫无意义的杀戮已经有些厌倦了,只是想找一两个人来帮自己分担一下。

    “大军前进,原住民惊扰不安,有投降者,也有奋起反抗者,甚至还有夜半偷袭者。

    一次偷袭,清香谷就战损了两百余武士,死亡了三百多平民。

    天亮之后,阿大,铁五暴怒……”

    写到这里的时候,铁心源写不下去了,一个最多八岁的孩子站在桌案的前面,瞪着一双漂亮的灰眼珠瞅着铁心源,就像一头受惊的小鹿,只要铁心源的动作稍微大一些,他就会立刻逃走。

    “吃饱了吗?没有的话,就继续吃,不必给我留。”

    铁心源停下手里的毛笔,瞅了那个孩子一眼,尽量将声音放低道。

    “阿依古丽很冷,她一直哭……”

    铁心源起身从床上拽过一条被子,卷巴卷吧塞给男孩道:“照顾好你妹妹,明天天亮之后他们就走了,你们那时候再出来。

    另外,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小男孩费力的抱着被子道:“你长得和他们不像。”

    铁心源这才恍然大悟,进城杀人的全部都是西域人或者回鹘人,就阿大和他们不一样,却偏偏长着两颗脑袋,和他们想比,自己这个大宋文士脸就非常具有欺骗性。

    “你们运气好,藏在柜子里竟然没有被他们发现。”

    “不是的,柜子下面有一条暗道,巴巴里他们跑了,还把地道从外面锁死了,只留下我们。”

    “巴巴里是谁?”

    “我堂兄他们,他们都是胆小鬼。”

    铁心源想想自己的部署,那群人应该逃不出去,毕竟,一万多大军已经把整座城堡围的结结实实,逃出地道就等于是送死。

    不过,这个地道很有必要再搜查一次。

    铁心源帮着这个孩子将被子塞进箱子里,果然,箱子底下还有一条浅浅的地道,地道里阴冷潮湿,口子上站着一个年纪更小的小姑娘,眼泪鼻涕已经糊满了脸,哭泣的非常伤心。

    铁心源又朝地道里丢了一床厚毯子,有了这些东西,他们两个应该就不会感到冷了。

    他又把所有的食物递给了那个小男孩,在盖上盖子之前小声道:“明天中午之前不要出来,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小男孩连连点头,在铁心源盖上箱子盖的一瞬间,就听小男孩小声道:“谢谢你,我叫米盖尔,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铁心源微微一笑就合上了盖子。

    打开门之后命亲卫喊来了尉迟文,对他道:“告诉铁五他们,这座城堡里还有暗道。

    除了我住的这间不要搜查之外,其余的通通搜查一遍。”

    尉迟文吃了一惊,探头朝铁心源的屋子里看了一眼,然后就满脸狐疑的去执行铁心源的命令去了。

    铁心源自然没有回到那间房子里继续睡觉,命令亲卫拿上自己的东西,另外找了一间确认没有地道的房间。

    昨夜就没有睡好,忙碌了一整天,铁心源已经非常困倦了,倒在床上立刻就睡着了。

    尉迟文或许猜到了什么,但是这个和狐狸一样的家伙,不会不明白铁心源的意思。

    那两个小家伙应该能平安的度过这个寒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