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九章蝗虫入境
    第六十九章蝗虫入境

    铁心源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只要是战场就会冒烟?

    热兵器时代冒烟还能理解,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里,为什么战场上还是会处处浓烟?

    无人居住的破房子在燃烧,破木头桩子也在燃烧,甚至有一些尸体也在燃烧。

    充满了破坏欲的清香谷武士们正在将城堡外面的那些简陋的房子一一的点燃。

    刚才,就是从这些破房子里有冷箭射出来,伤了十几个自家弟兄。

    射手的人头已经被斩下来了,被清香谷武士插在木棍上示威。

    那个叫嚣着要把铁心源以及所有清香谷武士的脑袋砍下来的城主,他的脑袋如今挂在城堡的大门口,如同风铃一样的和他副手的脑袋一起随风摇晃。

    当数不清的敌人铺天盖地一般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时候,那个城主想要投降都已经晚了。

    听说在砍他脑袋的时候,他依旧在大喊大叫的要求饶命,他至死都想不通,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只能居住一两千人的城堡为何会有人率领十几万人来攻打。

    残破的城堡大门倒在一边,敌人的尸体如同麻袋一般摞在城门两侧,一些衣着华贵的富人正在辛苦的用板车拉着尸体去城寨外面掩埋。

    富人和贵族们都在忙着掩埋尸体,背运战利品,而那些美丽的,高贵的贵妇们却围在铁心源的身边,叽叽喳喳的向他介绍这座城市的出名之处。

    铁心源也没有为难这些女人,非常绅士的侧耳听这些妇人的解说。

    向胜利者献媚这是她们早就习惯做的事情,如果不是喀喇汗的军队过于残暴,她们同样会这样做的。

    这就是西域女人独特的存活之道,完全不像汉家女儿遇到这种事情做的那样决绝。

    敌人如此的和善和英俊,于是,铁心源身边的女人就越来越多,她们的衣衫也变得越来越简单。

    贫穷的,没有城堡保护的回鹘人都逃跑了,那些有城寨或者城堡保护的人却没人愿意离开家园。

    当初突厥二十万帐被回鹘王并入了回鹘,才有了回鹘上百年的兴盛,现在,逃离回鹘的人更多,虽然这些人都是回鹘王看不起的百姓,在大量的离开之后,一个帝国还是重重的跌倒在尘埃里。

    回鹘王似乎忘记了回鹘国兴盛的原因,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二十万帐突厥人才是回鹘国兴盛的真正所在。

    铁心源自然是知道人多力量大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宁愿自己节衣缩食也要养活留在哈密之地的一百五十万回鹘人。

    回鹘人不过是一种称谓而已,就像他们以前叫做突厥人一样,将来也会被人称之为哈密人。

    铁心源对此坚信不疑。

    当然,这些留在回鹘不愿意去哈密的人,是铁心源目前最主要的打击者。

    因为没有人,也因为谁都清楚粮食的重要性,只要打开一座城堡,城堡里的粮仓里永远都是满满当当的。

    铁心源从哈密出来的时候带了十五万人,真正的战兵只有不到两万人,其余的都是赶着大车来装运粮食的。

    在目前的环境下,只要装满一百车粮食,就有三百人赶着这一百车粮食向回走。

    按照铁心源的计算,等他顺利的到达别失八里的时候,身边就应该只剩下战兵了。

    天山北面真是富裕啊……

    铁心源已经不止一次的发出这样的感叹了。

    手里的感觉非常好,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被一个皮肤细嫩的少女给发胸脯上去了,滑腻的手感让他几乎不想把手抽回来。

    少女媚笑着道:“我父亲和哥哥还能继续帮您装运粮食吗?”

    铁心源拍拍少女的脸颊道:“其实我只要你家的粮食和黄金,其余的我都不想要。”

    另一个贵妇跪在铁心源的面前握住他另外一只手道:“您也不想要这座坚固的城堡吗?”

    铁心源将手从少女温暖的怀里抽出来温和的道:“那些被你们赶出城堡的穷人都跑到我的国度里里去了。

    他们没有食物,没有衣服,也没有住的地方,处境凄惨。

    所以,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他们能够吃饱,穿暖,我的国度里不允许有饿肚子的人。”

    “您真是以为仁慈的王……”

    铁心源把这位贵妇从地上搀扶起来道:“因此,反抗是没有必要的,只要给我让我满意的粮食和黄金,银币,战争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没有任何发生的必要。

    你给我,我会拿走,你不给我,我一样会拿走。”

    这是胜利者的宣言,铁心源的话自然被那些女人当做箴言来对待。

    直到现在,她们都不明白,眼前这位英俊的带着强烈异国情调的王为何还没有享用她们。

    刚才那只手没注意犯了错误,这在铁心源看来已经非常的过分了,如果干别的,包子这个傻货一定会告诉母亲的。

    王柔花一直都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变成西域的那些野兽一样的王,出征的时候已经严厉的警告过,如果敢乱来,她就会动用家法。

    铁心源至今都不清楚家法是什么,不过,他相信如果自己胡来,母亲一定会把家法整出来的,或许是藤条,或许是木板,也很有可能是鞭子,这要看铁心源犯错的程度来定。

    赵婉也是千叮咛万嘱咐,离开前的三天里,铁心源算是享尽了温柔,同样,也让他在第一天行军的时候就差点从站马上栽下来。

    安抚了这些可怜的女人之后,铁心源就回到自己的军队里面,阿大正在拟定新的进军路线,按照他的想法,大军应该分成四路,浩浩荡荡的向别失八里推进。

    唯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天山北面彻底纯粹的扫荡一遍。

    天山北面大的城池已经被喀喇汗的军队扫荡过一遍了,但是,那些隐藏在山里,或者隐秘地方的中小城堡,一来喀喇汗嫌费事,或者是担心扫荡这些城堡会拖慢自己的行军速度,就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二来,天山北路的地方很大,想要从这么大的一片区域里找到那些星罗棋布的城堡没有当地人的带领非常的困难。

    铁心源自然没有这样的麻烦,那些来运粮食的回鹘人就是这里的本地人。

    他们不但能够帮着铁心源找到这些城堡,还能帮着他找到那些富人们的藏身之所。

    大城市里的财富很多,可是,真正富裕的是那些小城堡和富人们的避暑之地。

    喀喇汗的大军到来的时候,富人们就很自然的把大城市的财富运送到了隐秘的小城堡。

    现在,全部都便宜了铁心源。

    铁三百粗鲁的拖着一个贵妇的头发从铁心源的面前经过,不知道要去干什么。

    铁心源自然是视而不见,那个贵妇选错了能够保护她的人,自然是活该。

    两百多辆大车在十个武士的押运下向天山走去,这座叫做矮杉的城堡就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日头还早,四支大军就在阿大的催促下分道扬镳。

    铁心源统领的这一支军队人数最多,也是最精锐的一支军队。

    这里面全部都是清香谷的武士,杂牌军一个都没有,不像铁五,铁六,阿大,他们统御的军队成分复杂。

    因此,这一支军队也是哈密军队中地位最高的一支军队,骄傲而勇猛。

    地位最高,战斗力却偏偏最低。

    不论是从大宋来的那些雇佣兵,还是从青唐弄来的那些打手,都比他们的战力强大的多。

    如今,铁心源只能带着他们来没有什么防卫能力的回鹘打劫一点战利品。

    如果没有火儿他们的火器营支持,打死铁心源也不敢来到这片死亡之地。

    军队终究是要见血才能成长起来的,这是一个真理。

    不论他们平日里训练的有多好,不敢杀人就成不了一支真正的军队。

    其实西域人对于杀人这种事情没有多少抗拒,如果说喜欢也能说得过去,至少,铁心源就知道,在没有食物的冬天,他们什么肉都敢吃。

    也就是这几年跟着铁心源总是不缺吃的,这才假惺惺的变得开始吃正经粮食了。

    按照铁一的说法,军队里的这批人只有在死掉两茬之后才有可能变成百战百胜的雄狮,现在,用不着对他们抱太大的希望。

    合适的战场不好找,如果和孟元直出击的方向对调一下,铁心源觉得自己手下就很可能会没有了什么所谓的子弟兵。西夏人的战力是有目共睹的,绝对不是一支匆匆完成训练的军队能匹敌的。

    天山北路地域广阔,不仅仅如此,这里的天气条件也比哈密那边好的多。

    因为天山的缘故,哈密要比天山北面更加不适合庄稼成长,七月底的时候,这里的小麦和豆子已经收割完毕,而大雪山的青稞还是碧绿一片,想要成熟还需要再等二十天。

    矮杉城外还有非常多的小麦田在等待收割,这些麦田对矮杉城堡来说是非常多的,对于一支十万人的大军来说就没有多少了。

    仅仅一个上午,麦田里的麦子就全部被收割了,好多军卒一边行军,一边用手揉搓麦穗,吹掉里面的皮子,然后就装进自己的革囊,晚上停下来的时候还需要仔细晒干,大王说了,这些麦子就是大家这些天的军粮。(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