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八章阿伊莎的骄傲
    第六十八章阿伊莎的骄傲

    随着穆辛的娓娓道来,铁心源在阿伊莎的眼中很快就从魔鬼,变成了卑鄙者,以及小偷。

    穆辛虽然智渊无底,却对小女孩的心思还是缺少认知,尤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样精彩的一个人,很快就引起阿伊莎的兴趣。

    且不论这样的兴趣是好是坏,总之,阿伊莎来到焉耆之后得知的第一个能让她感兴趣的人就是铁心源。

    阿丹来自巴格达,是一个神秘的人物,谁都没有想到阿丹最终会成为智慧之王的弟子。

    阿伊莎自然知道阿丹为什么会被智慧之王看中,因为阿丹本身就是智慧之王的儿子,或者孙子。

    现在之所以还不能确定,是因为阿丹的母亲,阿拉丁的妹妹。

    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巴格达最神秘的人之一,即便是阿伊莎也从自己父亲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女人可怕的事迹。

    听说阿丹的母亲是一个可以和乌鸦说话的存在,她能从乌鸦的口中知道所有人的秘密,因此,在巴格达,人们只要看到周围有乌鸦,就会闭口不言。

    阿伊莎的父亲告诉她,和乌鸦说话是胡说八道,阿丹的母亲之所以能够知道巴格达城里所有的秘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手中有一支很强大的密谍群。

    阿伊莎是不想理会这些的,在她看来,密谍群远没有会说话的乌鸦来的神秘。

    “阿丹,你母亲是怎么跟乌鸦说话的?你见过吗?”

    好不容易见到了阿丹,阿伊莎自然是要问个清楚明白。

    阿丹黑着脸道:“我家从来就没有过乌鸦,我母亲也从来没有和乌鸦说过话。”

    “不是说,乌鸦会叼着那些偷情小姐们的手帕送到你母亲手里当证据吗?”

    “没有的事情!”

    “那为什么你母亲总能对那些可怜的女人施行石刑?(用石头活活砸死)

    “她们之所以会被用石刑,是因为她们偷情,被他们的丈夫现了,而不是因为什么乌鸦。

    阿伊莎,我们从小就认识,你见过我和乌鸦说过话吗?”

    “这很难说,在飞鹰山的时候,你每个傍晚都会不见人影,样子很可疑。”

    “傍晚的时候是我聆听塔利班们讲课的时候……”

    “好多时候我去找塔利班都没有看见你!”

    阿丹涨红了脸庞,犹豫良久才摊开手掌道:“好吧,我有时候会逃课。”

    “和乌鸦谈话去了?阿丹,你教会我说乌鸦的话好不好?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阿丹乌鸦一样的逃走了……

    阿伊莎轻笑一声,就走进了穆辛的帐篷。

    正在喝茶的穆辛显然什么都听见了,叹口气道:“阿丹是一个老实的孩子,你不要总是欺负他。

    以后你的路还长着呢,嫁给阿丹并不是最坏的结果。”

    阿伊莎趴在穆辛的后背上道:“如果他再聪明些,我说不定就答应嫁给他了。

    我不是看不到阿丹高明的武技,也不是感受不到他对我的好感。

    可是啊,穆辛爷爷,我只要看到他就想笑……”

    穆辛笑道:“这说明你对阿丹并没有防范之心,飞鹰山不是一个好地方,和阿拉穆特城一样都算不得一个好地方。

    如果说的纯粹一点,人多的地方就不是好地方。

    我不喜欢那里的肮脏,所以,穆辛爷爷就一直把自己放在外面,不回去。

    回去了,就要参与很多费脑经的事情,就要参与很多让我伤心的事情。

    不如留在外面,为天神的荣光多做些事,这也是一种修行。”

    “我喜欢穆辛爷爷这样的智者!”

    穆辛笑道:“其实啊,阿丹不是我心目中的弟子,和你一样,我也觉得他傻傻的。

    我以前有过一个弟子,他有着绝顶的聪慧,更有举一反三的能力。

    很多时候我不用说话,他就能理解并执行好我的意图,以至于他让我感到害怕,就用链子穿过他的肩胛骨,好让他知道收敛一些。”

    阿伊莎眨巴着大眼睛问道:“是您的那个魔鬼小偷学生吗?”

    穆辛笑道:“是的,他是一匹孤傲的狼,我用锁链锁住他,希望他能自省,结果,他以为这是对他的羞辱。

    他虽然在极力的掩饰心中的怒火,却哪里能够瞒得过我,我将他丢弃在死地中,希望天神的怒火能够杀死他。

    结果,他用两年多三年的时间制造了一个哈密国,拦在我们的去路上。

    如果他遵从了我的教诲,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他长得英俊吗?”阿伊莎自动忽略了铁心源其余的品质,直接问她最关心的。

    穆辛呵呵笑道:“无可挑剔!”

    阿伊莎拥抱了一下穆辛就离开了他的帐篷,穆辛看着阿伊莎的后背,又叹了口气,他忽然现,他最近叹气的次数很多,自从回鹘王被击败之后,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

    飞鹰山的阴谋穆辛是知道的,阿拉丁的担忧穆辛自然也是知道的。

    小阿伊莎之所以会来都焉耆,这是飞鹰山上的人最后博弈的结果。

    纳赛尔这是在向穆辛保证,不会伤害到阿拉丁一家,只是想要巴格达的权力而已。

    巴格达的权力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属于阿拉丁了,真正能够控制这座城市的人是穆辛!

    一个纳赛尔还没有资格和穆辛这样的智慧长老来作对,他之所以会这样做,就说明,他的行为获得了宝剑,公正,以及亲善三位长老的默许。

    四大长老的权力来自于穆圣去世后的四大哈里,他们每个人执政的时间都不长,但是,就在这四位哈里的通知下,一个庞大的帝国出现了。

    尽管后来的倭马亚王朝接管了权力,结束了推选的王,四大哈里依旧有自己的传承留下来。

    他们依旧是******世界里的领袖和王者。

    穆辛一心一意的想要继续扩展神的领地,让天神的光芒照耀全世界,想要重新恢复四大哈里时期的进取精神。

    然而,不论是宝剑长老,还是公正之王亦或是亲善先知,都不是很赞成。

    宝剑长老对自己统御的埃及非常的满意,而公正之王则已经彻底的沦为了哈桑的走狗,至于亲善先知,他如今长久的滞留在幼拉底河畔,试图寻找到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准备回复他昔日的荣光。

    对于巴格达的权力,穆辛不是很在意,只要他愿意,随时都会有一个王希望他能主宰自己的国家,不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

    穆辛一直认为能让人忘记道路遥远,路途艰辛,死伤惨重这些不利因素的只有**和仇恨!

    如果宋国的富庶,契丹的辽阔,还不能让自己的战士们有进取的野心,那么,他就想试试仇恨的效果!

    在阿伊莎的名字钻进他耳朵的第一刻起,他就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

    而就在刚才,和阿伊莎谈论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善了这个办法。

    很明显,阿伊莎是好奇的孩子……只要让这个孩子对铁心源产生了更大的好奇,那么,自己的主意很可能就会成功。

    如果阿伊莎香消玉殒在哈密……即便是博克图再不愿意,也必须向哈密进军了。

    “阿伊莎是神的宠儿,既然如此,她就应该回到神的身边,而不是留在这个肮脏的人世间……”

    穆辛再一次长叹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马希姆跪坐在阿伊莎的营帐里,结结巴巴的向这位天之骄子诉说自己在哈密城见到的一切。

    直到阿伊莎打了一个哈欠,马希姆就赶紧倒退着走出了营帐,汗水浸透了衣衫。

    用凉水狠狠地洗去了脸上的汗水,同时也把心头的烦躁给清洗干净了。

    就在刚才,阿伊莎美妙的身姿还充斥满了他的大脑,他相信,就在刚才,如果阿伊莎要他去死,他一定会去做的。

    “迪伊思,我们去那座传说中的清香城吧!”

    阿伊莎掀掉脸上的黑纱,朝帐篷的一角喊道。

    一个年迈的老妇人从角落里走出来,重新帮阿伊莎蒙上面纱,爱怜的道:“我的孩子,智慧之王的心是善变的,鉴于你父亲正在做的事情,我以为,穆辛希望你去做的事情,对你和你的父亲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没有人敢伤害我!”

    阿伊莎信心满满。

    老妇人迪伊思笑道:“当然没人敢伤害你,包括穆辛,只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一座遥远的陌生城市呢?”

    阿伊莎不断地朝自己的面纱吹气,眼看着它飘起飘落笑嘻嘻的道:“我想去看看那个能让穆辛爷爷生气的家伙,更加想去看看他建立的那座城池是不是真的能够称得起”沙漠明珠“这四个字。”

    老妇人笑道:“然后呢?”

    阿伊莎咯咯笑道:“然后?自然是夺过来,充当我的冬宫!”

    老妇人按住阿伊莎那双调皮的小脚道:“路途太远了,你花朵一样的年纪消耗在路上,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那里会比阿拉穆特城的乐园好。”

    阿伊莎撇着嘴道:“那就是一个蒙骗傻子的地方,里面关着一群长得漂亮一点的女人,种了一些不好看的花和果树,流淌着蜂蜜和牛奶的泉水,是哑巴奴隶们给灌进去的,黄色的蜂巢飘在白色的牛奶上,很恶心!

    我要看真实的城池,要看真实的人,而不是去看那群雕塑一样的女人和那群傻子一样的刺客!”

    老妇人连忙掩住阿伊莎的嘴巴道:“我的安琪儿,这些话是不能说的,虽然霍桑已经死了,公正之王依旧在用这个法子培育死士,一旦传出去,阿拉穆特城就要完蛋了。

    而你的身边,需要这群死士来护卫你。”(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