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七章阿伊莎的魔鬼
    第六十七章阿伊莎的魔鬼

    天下间的老师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得英才而育之。

    学生喜欢高明的老师,同样的,老师更加喜欢一点就通并且能举一反三的好学生。

    同样的课堂,同样的教育方式,坐在下面的学生接受到的学问却有天地之别。

    有些学生轻轻松松的就把先生一天教授的学问全部吸收完毕,并且有意欲未尽之感。

    而有些学生则瞪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只想问先生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铁心源上学的时候,毫无疑问,一直都是先生眼中的宠儿,不论是在私塾,还是在王家蒙学,还是在太学,都是先生眼中不可多得的英才,至今,东京城里的郭先生,都把铁心源当做标杆告诉他后来的学生。

    穆辛教授铁心源的时间不长,即便是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不论穆辛喜不喜欢铁心源,至少,在教授铁心源神学这一方面,他是非常享受的。

    穆辛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自己已经七十五岁了,即便是天神如何的宠爱自己,也绝对没有办法活过一百岁的,争取再活十年,这是穆辛的一个奋斗目标。

    他有这方面的感觉,并且置信无疑。

    穆辛骑在马背¥长¥风¥文¥学,ww♀w.c︽fwx.≡t上,看着身边暴躁的阿丹,他甚至悲哀的想到,如果自己突然死了,阿丹这样的傻瓜会被铁心源活活的玩死。

    身为这两个人的老师,他有资格下这个定语。

    大军兜兜转转,回到焉耆的时候,天气已经转凉了,尤其是博斯腾湖这样的高山湖泊附近,青草已经渐渐地变黄,连接博斯腾湖的塔里木河河道已经露出了怪石嶙峋的河床,一些小小的水洼里,有挤得密密麻麻的鱼在那里相濡以沫。

    这样的场景维持不了多久,今天还看着它们相濡以沫,明天就只能看到一堆发臭的鱼肉。

    小小的水洼,其实就是博斯腾湖的先兆。

    这片水草丰美的牧场,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一片死寂的戈壁。

    看到这一幕,穆辛就想起宋人贤者庄子说的那句悲凉的话语,与其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回到焉耆的博克图汗,似乎完全失去了进取的野心,相比进军哈密,他更希望回到八剌沙衮。

    纳赛尔和土库曼人的野心已经非常的明朗化了,如果自己继续留在外面,诺大的喀喇汗国,虽然不至于灭亡,分崩离析却几乎是一定的。

    每一个王朝的衰弱就是从分裂开始的,强大的如同神祗的罗马帝国,在分裂成东西两部之后也很快就没有了昔日的雄风。

    塞尔柱土库曼人如今正在进攻阿拉丁王朝,巴格达岌岌可危,一旦塞尔柱人攻占了巴格达,控制了阿拉丁,即便是穆辛这位智慧之王的地位也会不保。

    到了那个时候,有谁还会在意自己这个为了圣战不惜万里奔袭的博克图汗?

    汗国的重心应该在西面,而不是来到贫瘠的东方作战。

    当这个想法在脑袋里逐渐形成之后,博克图汗就下令自己的三万骑兵率先离开焉耆,回到八剌沙衮震慑自己那位野心勃勃的哥哥。

    很奇怪,已经做好被穆辛质问的博克图汗没有等到穆辛,却等到了哈密国兵出天山的消息……

    博克图汗最初以为以为哈密出兵的目标是自己,这让他极为愤怒,准备召回已经走了两天的骑兵的时候,却发现哈密的军队出了鬼谷口之后,就径直向别失八里杀过去了。

    这样的做法非常符合西域人的做法,在狮子美餐一顿之后,总有些野狗会获得一点残羹剩饭。

    已经很久没见的穆辛来到了博克图汗的大帐里,他来的时候,博克图汗正在观赏龟兹美人的歌舞。

    博克图汗邀请穆辛一起观赏。

    一曲舞罢,穆辛赞叹道:“龟兹舞姬为天下之冠,真是名不虚传,也就是这样的族群,让人舍不得清除他们,果然是一种可以长久生存下去的道理。”

    博克图汗大笑道:“一群没有勇敢之心的下等人罢了,穆师为何对他们有如此高的评价?”

    穆辛大笑道:“大汗有所不知,大风来临的时候,高大的树木会被折断,而那些野草却会随着风势摇摆自己的身体,为了生存,不惜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大地上。

    大风过后,巨大的树木折断了,而后枯萎了,这些野草却会重新挺直身体,继续沐浴在阳光下,吸允露珠。”

    博克图汗沉默了片刻,而后笑道:“我宁愿活的如同这沙漠里的胡杨一般,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

    我宁愿在大风中挺直我的腰板,哪怕从中折断,也不愿意弯下我的腰。

    更不愿意将我的枝叶变成针状,将我的根抓在石头上,任由牛马践踏。

    我活着就要高大,挺拔,我活着就要看看远方,迎接最凶猛的风暴,对抗最极端的干旱,宁愿大片的死亡,也心甘情愿。

    如此,才不负此生。

    穆师,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天神,没有谁能让我弯下我的腰。”

    听完博克图的话,穆辛叹了口气,抚胸施礼之后就退出了帐篷,在他退出来的时候,他听到帐篷里又传来激烈的手鼓声。

    “没有人愿意卑微,博克图!你这样骄傲,最终会害死你的。

    你给了铁心源时间,而这些时间将来一定会杀死你。

    你和铁心源不同,他为了生存可以去充当蛆虫,很早以前,我用极度羞辱的方式想要他忘记尊严。

    结果,接受了屈辱,却没有丢掉尊严,将屈辱变成了仇恨。

    博克图你会为今天所说的大话感到后悔的。”

    穆辛站在大帐外面,对着帐篷说了很长的一段话,他知道博克图听不见这些话。

    这些话原本是要当面说的,穆辛从博克图眼中看到了深深地烦躁和厌恶,多说无益。

    阿丹即便是再蠢,也能看出自己的老师现在很不高兴。

    他这个时候没心思考虑先生为什么不高兴,总是把目光盯在一顶刚刚建立起来的大帐蓬上。

    穆辛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看了一眼那顶悬挂着飞鹰旗子的帐篷道:“飞鹰山来的人是谁?王旗?纳赛尔?”

    阿丹高兴地道:“穆师,阿伊莎来了。”

    穆辛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阿伊莎是纳赛尔的小女儿,也是哈桑亲自祝福过的圣女,以幸运为名,以神眷为姓,也是纳赛尔的眼珠子,她如何回来到战火纷飞的回鹘?

    穆辛来不及思索,一个脸上蒙着黑纱的娇小神躯就跳跃着从帐篷里跑出来,冲进了穆辛的怀里,在她银铃般的笑声下,阴鸷如穆辛也不由得露出慈爱的笑容,将权杖丢给了在一边傻笑的阿丹,捧起阿伊莎的小脸道:“我的心肝,你如何会来回鹘?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应该留在飞鹰山和你的女伴们玩耍。”

    阿伊莎揪着穆辛雪白的胡须道:“穆辛爷爷在这里,阿伊莎自然会来,我还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穆辛爷爷。”

    穆辛松开了阿伊莎的纤腰,却拖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道:“幸运的阿伊莎有什么问题问爷爷呢?要知道我的阿伊莎是天神祝福过的幸运儿,不该有任何的烦恼。”

    阿伊莎反手抱着穆辛的胳膊道:穆圣曾经说过,学问即便远在中国亦当求之,我是来看中国的。”

    穆辛笑道:“这里距离中国还有一万里,我的阿伊莎去不了。”

    “可是,穆辛爷爷您也去过中国啊?我听说契丹的武力非常的强大,那里也非常的热闹。我很想去满是湖泊和河流的地方去看看,飞鹰山满是灰尘,脏死了。”

    穆辛拍拍阿伊莎的小脸道:“我的心肝,中国和契丹是两个国家,准确的说,现在的中国叫做宋国,契丹是东面的一个巨大的国家,宋国是南边的一个大国。

    两者不可混淆,否则宋人会非常的不高兴。”

    “为什么?”

    穆辛苦笑一声道:“因为优雅的宋人认为,除了他们其余的国家都是蛮夷!”

    “蛮夷?什么意思?”

    “蛮夷的意思就是野人!”

    “该死的宋人,穆圣说,不论是柏柏人,还是波斯人,都是可以教化的子民,他们是干净的,没有污点的,那些宋国人凭什么这样说我们?”

    穆辛拖着阿伊莎沿着博斯腾湖漫步,有些唏嘘的对阿伊莎道:“某些方面来说,我们和宋人相比确实就像是一群野蛮人。

    他们修建了巨大的城池,有最优美的文章,有志向高洁,品行端庄的诗人,有忧国忧民的皇帝,有纯朴善良的百姓,那里的繁华也只有天神之地可以媲美。“

    即便穆辛非常希望圣战的圣火能够抵达宋国,身为一个智者,他却不愿意说一些昧心的话。

    很多时候,穆辛说出来的话就是真理,这让阿伊莎不好辩驳。

    看到水位已经很低的博斯腾湖,阿伊莎指着湖面道:“大湖里的水哪里去了?”

    穆辛笑道:“被一个宋人拿走了。”

    “拿走了?怎么拿?”

    穆辛看着阿伊莎迷惑的眼睛大笑道:“自然是掘开了河堤让塔里木河按照他的意愿流到他想让河水停留的地方。”

    “这里怎么办?”

    阿伊莎眨巴着大眼睛,朝四周看看,这里有郁郁葱葱的森林,有绿草如茵的草地,她不敢想这里变成死寂一片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魔鬼!”

    穆辛爱怜的拍拍阿伊莎的小手道:“是啊,这个魔鬼如今是我们的敌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