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一章烛爆双蕊,龙凤呈祥
    第六十一章烛爆双蕊,龙凤呈祥

    农家的婚宴,酒宴不丰,浓情却不欠。

    王柔花笑吟吟的指挥着以孟元直老婆侯氏为首的一班妇人操持儿子的婚宴。

    侯氏已经是第六次开始抱怨了。

    “太后,这实在是太简陋了……”

    忙着从大锅里捞面条的王柔花笑道:“有肉,有面,有汤,有酒,有菜哪里简陋了?”

    侯氏跺着脚道:“只有一碗猪肉面,两碟子菜蔬,一壶酒,如何不简陋?

    这连大宋普通人家的婚宴都不如,如何配得起我哈密清香国国王和王后?”

    王柔花麻利的给六个大碗里的面条浇上汤汁,整整齐齐的码在木盘里,往侯氏手边一推道:“快送上去,铁心源只是一个铁匠的儿子,摆什么排场!”

    侯氏闻言低吼一声,一只手抄起木盘道:“也罢,你这个太后都不嫌丢人,****什么心!”

    见侯氏出去了,王柔花莞尔一笑,又安排卓玛端上去两坛子葡萄酿,这才闲下来。

    瞅着满院子忙碌的妇人自言自语的道:“简陋?我儿子娶的是大宋长公主,证婚的是吐蕃活佛,和大宋右谏议大夫,唱诗的是大宋赫赫有名的才子,傧相是②¤长②¤风②¤文②¤学,ww◇w.cf※wx.±t天下间首屈一指的盖世猛将,迎宾的是青唐驸马,贺宾的是我儿生死与共的兄弟,守卫洞房的是来自波斯的马木留克阉割骑士。

    那里简陋了?”

    侯氏面带羞愧的将面条给欧阳修和撒迦活佛送了上去,连连道:“简慢了……”

    欧阳修泰然自若的端起面条赞叹道:“七哥汤饼老夫不吃久矣,今又见之,令老夫食指大动,萨迦活佛,失礼了,老夫这就开动。”

    撒迦活佛大笑道:“人间喜事,尽在这一面之中,欧阳先生且慢,容老僧一同发动。”

    两人哈哈大笑,端起大碗,风卷残云一般就把面条吞进了肚子。

    两人一起放下碗筷,萨迦活佛道:“吃了这碗面,老僧方觉我苯教一脉将出息放在哈密王的身上,是何等正确的一件事。”

    欧阳修连连点头道:“确实如此,行百里者半于九十,这一场婚宴,在老夫看来已经把剩下的十里路给补足了。却不知活佛的贺礼在那里?”

    撒迦笑道:“一百辆车的粮食,一百辆车的布帛,再加五百僧兵,密宰以为如何?”

    欧阳修笑道:“难为活佛了,金银珠玉易得,粮草衣料难得,护教僧兵更让我王如虎添翼,欧阳修在这里先谢过了。”

    撒迦笑道:“且慢!先生身为大宋右谏议大夫,难道就这样空手而来吗?”

    欧阳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叠通关文书放在桌子上傲然道:“这里有七十二封加盖了我大宋市舶司大印的通关文牒,可以从我大宋任何边关进入大宋内地,即便是杭州,苏州也能去得。

    只要商贾们有了这封通关文牒,可在我大宋境内任何地方进行官卖,活佛以为如何?”

    撒迦大笑道:“甚好,有此文牒,十万粮草只是呼吸间的事情。”

    欧阳修扫视一眼酒宴会场,感叹一声道:“群贤毕至,猛将如云,哈密如今就要西起大风,却不知结果如何?”

    撒迦嘿嘿笑道:“老夫全程参与了哈密王建立哈密国的全部过程,因此,老僧对哈密王的信心要比欧阳先生足一些。

    如果先生见过哈密王是如何对付回鹘王子和契丹祖鲁大王府的,那么,您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心。”

    欧阳修笑道:“大雷音寺正是活佛这种信心的保证吗?”

    “确实如此,它将成为我苯教的祖庭丛林!”

    “如此,老夫就可以不再担忧苯教半途撤退的问题了,可以将苯教的能力加算在哈密国的身上。”

    撒迦微微一笑道:“如果先生能够说服哈密王让我苯教成为哈密国的护国大教,老僧号召全天下的苯教僧众为哈密国死而后已如何?”

    欧阳修笑道:“此事后议,新人已经出来了,我等上前,先恭贺哈密王如何?”

    撒迦哑然失笑,起身与欧阳修一起上前迎接铁心源和赵婉。

    铁心源一身黑色的蟒龙袍,一条粗壮的五爪金龙从袍服下摆一直盘旋到胸口,一张狰狞的面孔正正的出现在铁心源的胸口,怒视四方。

    这件龙袍,乃是尉迟一族的巧手按照于阗国的旧制制作的,原本龙袍上是缠满龙图的,被铁心源一口否定,只要最前面的一条金龙就足够了。

    头上的紫金王冠上镶满了宝石,铁心源觉得这顶帽子足足有十斤重。

    回头看看赵婉头上的那顶极为夸张的凤冠,心里面顿时舒坦了很多,那顶凤冠上满是金珠,想必分量也一定不轻。

    赵婉千挑万选了身上这件紫色嫁衣,和铁心源一样,这件嫁衣上也用金线绣了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

    若是在平日里,铁心源一定会笑话两人身上的衣衫,但是,今日是自己的大喜日子,穿这样夸张的袍服反而引来众人的赞叹。

    赵婉见铁心源两只眼睛上下打量自己,虽然脸上还有一道薄薄的纱幔,也清楚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今日不能失礼,于是就挺胸抬头,跟在铁心源的身边亦步亦趋。

    酒菜不多,众人自然很快就吃完了,一个个身上都穿着簇新的衣衫,准备参加大王的大婚典礼。

    欧阳修原本打算,将登基大典和婚礼一起举办的,却被铁心源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三政策给说服了。

    铁心源认为,只有在彻底的吸纳了回鹘流民,击败了虎视眈眈的喀喇汗,在哈密彻底站稳脚跟,谁都不畏惧的时候才可以有一场登基大典。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哈密清香国封赏下去的官职,才会被所有人接受并以礼待之。

    王柔花的安排非常的简单,她没有将这场婚礼当做哈密之地划时代的大事,而是当做一个含辛茹苦的农妇终于把儿子养大成人的奖励。

    笑呵呵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等待接受铁心源和赵婉的三拜九叩大礼。

    对于三拜九叩大礼,欧阳修是不同意的,大宋公主下嫁,从未有过叩拜公婆的事情。

    相反,为了弥合皇族的辈分,有时候会把驸马的辈分提高一辈和他父亲等同,这样的例子在大宋比比皆是。

    王柔花历来随和,但是在这一件事情上口风丝毫不松,即便是欧阳修说出天大的理由来,她依旧不同意。

    还是赵婉主动对欧阳修说,她如今已经为人妇,自然已经不是大宋高高在上的长公主,而是铁家的儿媳妇,儿媳妇跪拜父母乃是人伦大礼,岂是区区皇家规矩能制约的。

    这件事如果发生在大宋境内,自然会被人议论纷纷,甚至会有言官弹劾长公主赵婉。

    如今在距离大宋万里之遥的哈密,欧阳修抱着货到地头死的想法,咬着牙认了这件事。

    在傧相孟元直的带领下,在欧阳修,撒迦,仁宝,以及哈密大大小小官员的观礼下,铁心源带着赵婉朝端坐在椅子上的王柔花顺利的进行完毕了三拜九叩大礼。

    感谢母亲把他带来人间,感谢母亲不辞劳苦将他抚育长大,感谢母亲为自己操劳一生。

    对于儿子,王柔花历来是粗放管理的,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儿子成亲,她心里忽然心酸的厉害,不由得想起铁七哥将她母子抱进洗澡桶的温柔,想起铁七哥在滚滚浪涛中毅然决然的松开了手中的救命木桶,终被波涛卷走的事情。

    不由得泪如雨下,抬头看着晴朗朗的天空大声道:“七哥,我已经把我们的儿子抚养成人了,他娶了大宋的长公主,一个很好地孩子。

    七哥,妾身求您保佑这两个孩子平平安安,一生无忧无虑!”

    铁心源轰然跪倒,和赵婉一起向九天之上的铁阿七行礼。

    礼毕之后,王柔花似乎放心了千斤重担,抬手摸摸儿子的面孔,又拉着赵婉的手,终将他们的手合在一起道:“此生定要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赵婉低声道:“谨遵母命,孩儿一日不敢或忘!”

    王柔花微笑着点头,从身边的一个锦盒里取出一柄钥匙递给赵婉道:“从此宫闱尽在你掌握之中,贤惠仁慈当为第一!”

    赵婉接过钥匙再次谢过王柔花赏赐,却见王柔花大笑起身朝欧阳修和撒迦活佛施礼道:“欧阳先生,萨迦活佛,如今老身一身轻松,通体舒泰,不知两位还能否再饮一杯?”

    欧阳修和撒迦一起大笑道:“太后所愿,正是我等所请,现如今,已然到来小儿女调笑之时,我等正好饮酒谈笑。”

    说罢,三人在哈密官员的簇拥下径直去了云堂,对喧闹的婚礼现场再也不看一眼。

    李巧笑吟吟的凑过来,火儿,福儿,玲儿一干兄弟也大笑着凑过来,抬起铁心源一溜烟的就跑了。

    孟元直笑嘻嘻的朝赵婉拱手道:“还请王后在洞房等待,在下喝酒的意愿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哈哈哈……”

    说罢,三两步就窜上前去,和李巧等人嘻嘻哈哈的一同离去。

    侯氏朝丈夫离开的方向啐了一口道:“没一个好的!”

    说完就笑嘻嘻的和张嬷嬷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赵婉向温泉汤边的精舍走去,今夜,那里真是龙凤和鸣之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