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章哈密,没有蜜糖
    第六十章哈密,没有蜜糖

    张风骨觉得自己的眼睛很痛,不得不闭上眼睛休憩一会,身子才挨到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他的鼻子已经没有什么嗅觉了,张风骨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肮脏的人类聚居地。

    六千人忙碌了整整十天,才把这座哈密城给清理出一个大概的模样。

    垃圾和窝棚都被拆掉了,可是,浓郁的臭味却无论如何都消不掉。

    直到最近,张风骨才听清香谷武士说,那些回鹘人在哈密城的地底下,埋葬了非常多的尸体……

    土层很薄,在太阳的蒸晒之下,尸体腐烂的味道就会弥漫全城。

    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哈密城完全恢复以前的样子,至少需要两年时间,等待地下的那些尸体完全腐烂化为泥土之后才有可能。

    张风骨觉得这半个月的不眠不休的工作之后,他的医术长进很大。

    在这半个月里,张风骨誓,自己见到的病例远远地过父亲和伯父他们一生行医的总和。

    仅仅是皮肤溃烂这种疾病,他就整理了不下三十种。

    回想起第一次进城,自己被那些带着各种奇形怪状疾病的人围住之后,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

    好在,他是一个医生,很快就适应了这一切,当他每天累的如同一匹老狗一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脑子里面甚至来不及想别的事情,就会被睡魔带去梦乡。

    今天,张风骨打算给自己放半天的假期,好好地看看这座被回鹘人称之为庇护之地的城池。

    如今的哈密城已经见不到多少回鹘人了,听说大王准备将这座城池交给大雪山来的汉人。

    因为粮食的关系,这些汉人们每家都几乎雇佣了七八个回鹘人帮自己干活,所以,很多不用种地的汉人就会搬进哈密城里住。

    当然,这样的优待是有条件的,哈密国需要他们即将成熟的庄稼,来喂养上百万的回鹘人。

    肮脏对回鹘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哈密目前的模样和他们以前的居住地差不多,都是随便搭建一个棚子,然后全家老小挤在一起睡觉。

    没有了牛羊和牧场的回鹘人其实跟死去已经没有区别了,一无所有的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

    令回鹘人奇怪的是,哈密的大王竟然主动拨出粮食来喂养他们。

    这件事在一开始的时候,惊恐的回鹘人没有一个人敢进入那个巨大的草棚子底下领食物吃。

    贵族从来就没有好人,贵族就代表着抢劫和掠夺,这是他们一贯的认识。

    那些部族领们或许会照顾一下自己的族人,而这种照顾也是以族人成为自己奴隶为前提的。

    指望一个由马贼组建的国家能够明白什么是百姓这个含义,实在是对他们的要求偏高了。

    百姓的存在对他们唯一的意义就是有人能帮助自己不劳而获。

    一群饿的快要死的孤儿闻到了食物的香味,于是,他们在其余回鹘人怜悯的目光中走进了草棚子,看着他们每人都获得了一大碗食物,看着他们吃完了食物从大棚子里出来,看着他们没有被活活毒死……

    于是,所有的人都冲进了棚子……

    踩死踩伤了六百七十多人!

    张风骨是亲眼看着这些回鹘人是如何学会规矩的。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大宋胥吏们声嘶力竭的要求他们排好队,一个个的娶厨子那里装饭。

    这样的行为对那些听不懂宋话的回鹘人来说个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直到那些彪悍的武士用棍棒,铁链,鞭子没头没脸的抽打那些抢的最欢,挤的最凶的人身上,他们才稍微收敛了一些。

    当他们看到大锅里的食物快没有的时候,骚乱又开始了,这一次,从厨子那里探出来一大排长枪,流血的尸体接连不断的从人群里被挑出来之后,回鹘人很自然的就学会了排队。

    听说那一天的饭食微微红……

    张风骨沿着城墙慢慢的游荡,在这座夯土城墙的外面,四五万人正在紧张地修建一道更加高大雄伟的石头城墙。

    外面的石料堆积如山,即便如此,依旧有源源不断的石头被马车,牛车从不远处的天山运送过来。

    城墙的一周几乎都在施工,城墙的边上高耸着无数的木头架子,每当架子下的回鹘人用绳子绑好了巨石,就有七八个回鹘人拖拽着另外一条绳子,轻易地将巨石摆放在它应该待得地方。

    张风骨估计,最多再过一个月,这些被分成无数段的外城城墙就会全部合拢,到了那个时候,一座巨大的城池将会出现。

    他隐隐约约的听人说过,将来,清香城将作为皇城使用,而哈密城将成为宰相和文武百官号施令的地方。

    这样的安排真是太奇怪了,皇帝和宰相竟然不在一个地方,难道大王就不怕出现什么状况吗?

    天山上又传来打雷一般的巨响,张风骨已经对这种巨响见怪不怪了,据说这种旱雷能够开山劈石,哈密城外之所以会有这么多的石头,全是这些旱雷给劈出来的。

    他很想去看看这些旱雷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会听大王的命令,专门劈山开石,却被清香谷武士给挡回来了。

    据说,天神干活的时候,凡人不能旁观。

    连天神都挺大王的话,这让回鹘人非常的疑惑,不过,这样的疑惑没有维持多久。

    大雷音寺来的活佛在天山下念经之后,有些回鹘人就开始虔诚的信奉佛爷了。

    回鹘的小姑娘其实很好看,尤其是把小脸洗干净之后就更加招人喜爱了。

    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眉毛又翘又长,笑起来脸蛋上还有两只酒窝。

    男孩子也是一样,除了皮肤稍微黑了一点,也长得招人欢喜。

    这些没人要的孩子是哈密城最后的居民。

    没有了大人和他们抢吃的,这些濒临死亡的孤儿在吃了几天饱饭之后,就重新恢复了孩子的童真。

    这些孩子马上就要送去清香城了,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送过去,就是需要张风骨好好地观察一下这些孩子是否有什么恶疾。

    一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总是跟着张风骨,她的腿稍微有点瘸,最多只有五岁的样子。

    张风骨已经帮这个孩子看过了,她的腿被人踩断了,没有好好地接骨,所以就变瘸了。

    张风骨准备等这个孩子的身体再恢复的好一点就重新把她的腿从患处断开,给她重新接骨,要不然这孩子这一辈子都将是一个瘸子。

    走了很长一段路的张风骨觉得有些累,就坐在土城墙上,取出一块馕饼开始吃,那个小姑娘也很自然的坐在他的身边,却没有张嘴讨要食物。

    张风骨无奈的在小姑娘的鼻梁上点一下道:“贼精,贼精的小丫头。”

    说完话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取出一条子风干肉拍在那个孩子枯瘦的小手里。

    如今,这风干肉可是稀罕东西,只有军队里才会配这东西,张风骨的官职在军队,所以他才会有肉干,不过,也不是很多,只能用来充饥,不能当饭吃。

    小丫头的小牙齿虽然细小,咬起肉干来却非常的有力,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城墙上,看着天边将要落下的夕阳,构成一幅很美的画卷。

    回鹘人快要收工了,也不知是谁唱起来了回鹘人的小调,张风骨听不懂突厥话,只记得这歌似乎很好听,歌声悠扬,婉转,凄凉,让人几乎潸然泪下。

    身在哈密城的欧阳修也听见了歌声,停下手里的毛笔,打开窗户,看着暮霭沉沉的天边,自言自语的道:“天国吗?这需要自己创造啊!”

    感慨了一会,就合上窗户,唤来了自己的助手周琰,指指桌上的文书道:“哈密城的粮食支应已经给到了八月底,石料的供应一定要跟上,我已经从清香城调派了三千头牛给你们,至于大车,需要你们就地取材,无论如何,八月初,哈密城的外墙必须合拢,四座城门也必须建立起来。

    到了八月底,这些民夫就必须离开哈密城,赶往异地就粮,你应该知道轻重。”

    周琰躬身道:“民夫撤离之后,何人接手哈密城?”

    欧阳修摇头道:“暂时不知,大王还没有明确的诏令下来,不过,以老夫看来,汉人入住哈密城的可能性最高。“

    周琰笑道:“大王是在培育我哈密清香国的富裕人口吗?大雪山下的那些汉人,这一次有福了,别人成为地主需要一两辈人才能达成,他们仅仅是因为一纸诏令!”

    欧阳修看着周琰皱眉道:“这并无不妥。”

    “下官知道,一个王朝总要有自己的臣民,大王早就完成了清香城人心的统御,而那些来自我大宋的百姓,是大王天然的臣民,现在收拢汉人之心,确实是很有必要的。

    大王估计是想一步步的来,等汉人的心都被收回来之后,下一步大概就要对这些回鹘人行怀柔手段了。

    没想到啊,大王看似年轻,做事却步步为营,不肯前一步!”

    欧阳修对属下有这样的见地很是欣慰,拍着周琰的肩膀道:“再磨勘两年,回到大宋担任一任知府的才能就有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